卷一 铜门如渊  第二十四章 长生之谜

章节字数:4412  更新时间:12-06-28 23:30

背景颜色文字尺寸文字颜色鼠标双击滚屏 滚屏速度(1最快,10最慢)

    “别急呀小天真,咱们好不容易来了绝不能空手啊,这可是江湖规矩。这屋子里有什么你不好奇么?看一眼,就一分钟,怎么样?这地方只怕是不会来第二回了,别一失足成千古恨哪。”

    “进去了没准才是失了足,这里这么诡异,谁知道有什么机关,要是真有什么机关或者凭空跳出个千年大粽子,没小哥在身边我和胖子还真不是个儿。胖子你别手欠,包儿里的宝贝还不够你乐的。”

    “也不一定。”吴悠转着眼珠,对我说“自从进了这青铜门后,我们一路过来,碰到了什么机关?”

    我摇摇头,这里仿佛是不靠机关来御敌的,也许太过古老,科学技术还没到那个程度。

    果然科学技术是第一生产力。

    “我觉得可以试一试,起码有助于我们更多的了解这里。”

    吴悠和胖子第一次站在了同一战线上,胖子受宠若惊,立在门侧,取出一个伸缩的鹰爪钩向前弹去,这门实在年久失修,滋咧咧地就开到一半就垮了下来,门缘碎成了粉,散了一地。

    等了好一会儿,没有什么异样,胖子拿手电往里面照去,只见屋内摆放着一些陶钵与陶罐。有的陶罐与陶钵相扣,形成一个略长的纺锤形。

    胖子指着这些陶器,可惜地说,这能值多少钱?这玩意儿可不好带呀。

    我说,你别想着带,你愿意人家还不愿意,这些都是棺材。

    棺材?胖子觉得不可思议。

    “我只在资料里看过,这些是小孩子的棺材。如果幼童早逝,就用上好的陶器,陶钵与陶罐相扣,把小孩子的尸体放在里面。只不过…”

    我看向胖子,胸有成竹地说,“这证实我刚才的一些想法,这是更古老的葬法,大约是在新石器时代晚期至夏朝。”

    “新石器时代?原始人?殷商的人供着原始人的小孩子的尸体?天真,这次玩儿大发了。”

    我也是一时摸不着头脑,胖子非要开棺验明,说实践是检验真理的唯一标准,谁知道我是不是扯淡呢。

    我只好随他去,里面果然是小孩子的骸骨,好在没开出个千年小粽子,尸骨还能看出形骇,里面还有很多细小的骨珠作为陪葬。

    胖子当然收了几颗,揣在怀里,说是信息费。

    我们来到祭坛的石阶前,这种黑色的石材一定是在长白山就地取材,虽然历经千年,稍加拂拭就光亮可鉴,遥想当年是何等的宏伟壮丽。

    祭台用来祭祠,不会庸人自扰的设下机关。

    我们放心地一路向上,走上祭台时却发现,与其说是祭台,不如说是个祭坑,上了石阶,经过短暂的平台,内面也有同样阶数的石阶向里,整个祭坛呈斗状,就像一座金字塔从塔尖又向下挖一个金字塔的感觉。

    我们站在石台上,从边缘隐约知道这里底部应该近似方形,站在这里,我想起了古罗马的斗兽场,不知道祭坛做成这个样子是什么目的。

    难不成下面是万人坑?

    我脑子里浮想出当时的情景:无数奴隶被捆着从石阶上推下去,最底下的奴隶正挣扎着想爬上来,又被新推下来的奴隶死死压住,绝望的哭喊声哀求声响成一片的情景。

    这里一片漆黑,吴悠叫胖子用强力手电去照,生怕自己第一个看到成堆的尸骨密密麻麻堆积一地的场面。

    我们往下走了一段,胖子的手电光不再那么涣散,好像照在光滑如镜的石头上一样,反射出一团带着光晕的白色。

    如果看到万人坑,我会感叹奴隶制社会的残暴,但是看到眼前的景象时,简直颠覆了我的人生观和价值观。

    那是一条至少7米长的巨大的蚰蜓,盘俯在祭坛的深处,周身漆黑,躯壳下的肉身已经完全腐化,只有保留下的躯壳看似硬如磐石。

    这个宠然大物的尾部结了一层茧一样的东西,白色的茧膜里裹住一个形状怪异的绿色异物,整个画面就像蜂王产卵,让人十分的不舒服。

    而那个形状,我和胖子一眼就辨别出来:

    十二手的湿尸!

    “搞了半天历代万奴王不仅是从地里爬出来的妖怪,还是这个千年大蚰蜓生出来的!”连胖子都被眼前的景象震惊了,脱口而出。

    的确,眼前这怪异的景象怎么看都别扭。

    这里好歹是祭祀台,怎么搞得像万奴王的孵化室似的。

    “吴邪,还记得影壁上的字,毁灭即是新生么?”吴悠问道。

    “嗯。你想到了什么?”

    “这里确实是祭祀台,那就应该是用来举行某种仪式的。我有点思路,想听听你的意见,我们还是像以前一样,边提出问题边理清思路。”

    “嗯,你说吧。”

    “汪藏海曾经说过,万奴王换代的时候,就会进入这青铜门里,而且还说,历代万奴王都是从地里爬出来的,我们可以推测汪藏海这句话有两个意思:

    第一,青铜链往下的巨大裂谷对于东夏的子民而言,可以称之为地下,万奴王从青铜门出来,就是从地底出来。

    第二,汪藏海有可能说的是,他在青铜门内看到的情景,就是新一届的万奴王爬出来的情景。”

    说着,吴悠指了指我们刚才上来的地方。

    “你的意思是说,当年汪藏海站在祭坛下面,看到万奴王从祭坛上爬出来。”

    “没错,东夏人并没有允许汪藏海走近祭坛,也就是说,他并没有到过我们现在的位置,可能就不会知道这里实际是个祭坑,也看不到这里的蚰蜓。”

    “那么,新的万奴王真的是从这里产生的,从蚰蜓的肚子里?”

    “在蚰蜓的体内并不一定就是说是蚰蜓生出来的,也有可能万奴王本身使用了某种秘术或者巫术,而蚰蜓是媒介,就像蛊一样,你中有我,我中有你,是个共生或者寄生的关系。

    这也就是为什么,万奴王的身体都发生了匪夷所思的变化,成了十二手的妖怪。”

    我不禁想到了之前在湘西古寨看到的蛇蛊,顿时生出了寒意:“照你的意思,万奴王用这巨大的蚰蜓炼蛊,来使自己变成妖怪?为什么?”

    “为了长生。”吴悠严肃地说,“如果这是真的,那么这很有可能是从伏羲那里得来的秘术,伏羲很有可能真的活到了一千一百岁,如果是以这种方式,那么也与他在历史上流传的形象相匹配,他真的利用蛇蛊成了半人半蛇的形象,这万奴王就是铁证。”

    这种解释让我脊背发凉,感觉脑子已经麻木得接受不了这么震憾的事实。

    我想到伏羲,想到西王母,也猛然意识到西王母为什么会在那幅画里比伏羲地位还要高。

    那是因为,万奴王根本就是一个不完成品,在伏羲的后人中,只有西王母把这种秘术进行了改良,达到接近永生的状态。

    我从头到脚感到了凉意,因为我知道,我和胖子在陨玉前看到的那个苍白的脸,很有可能就是西王母本人!蛇母没有死,她就没有死。

    “胖子,你知道史前文明么?”

    “神仙姐姐你也太小瞧胖爷我了,胖爷我下过乡插过队,下的斗比你小丫头走的路还多,你要是想给小天真科谱科谱那没问题,你急于表现你来吧。”

    我心想这两个人还真是棋逢对手,都是嘴不饶人的典范,吹牛界的杰出代表。

    吴悠瞪了一眼胖子,说道“看来,这是史前文明的一部分,实在过于久远和神秘。就像在三叶虫化石上发现的6亿年至2。5亿年前的穿着鞋的人类脚印,在今天的非洲加蓬共和国发现的20亿年前的大型链式核反应堆,在现今南非发现28亿年前的金属球一样,人类的发展也许并不像以前想象的那样,而是周期性的,不同时期地球存在不同的文明。”

    我点点头,不说那些看不见摸不着的,就是距今差不多五千年以前,也有太多古迹和历史的谜团,就像埃及的金字塔一样,成为千古之迷。

    “我看这一路进来得死这么多人就够不文明的,古人心思大大地坏了。”

    “胖子你别插嘴,我的意思是说,这种蛊术摆在现代社会虽然存在很多壁垒,也过于邪恶和残忍,但从医学的角度来说,并不是不可能的。就像是改变人类的某些基因,影响基因的表达,未来的人类也有可能一步一步延长寿命,走向长生一样。”

    吴悠接着叹息道:“我们只报道世界上有多少物种正在濒临灭绝,却从来不关心世界上有哪些新的物种正在产生。如果利用古老的秘术将自己进行了改造,我们可以从另一个角度说,这是变异的人类,也可以说这是新的物种,他们有着远远超出人类的寿命,有着其他动物的一些体征,就好比,人类基因中的某一些发生了突变,使人类有了与众不同的能力或者性状,就像这十二手尸一样。”

    吴悠的话就像电流一样触动了我的全身,脑海里形成一股强烈的想法,思路清晰了起来,一个巨大的谜团在悄然解开,经历的种种剪切成片断飞速地在我脑海中拼接起来,一幅悠长的历史画面在我脑海中展开:

    销烟尘上,阵列之中,周穆王威仪地站在前车车头,身后是华盖和番旗飞扬。

    黄沙之中是一片黑色盔甲的战士,手持长戈,阵列之中岿然不动。

    数百米外,西王母不怒自威,身后是身着虎皮豹尾的骁勇之师。

    双方箭拔努张,战事一触即发。

    周穆王看着眼前的敌人,不禁冷笑。如此蛮荒之地,参差的装备,悬殊的兵力,怎敌我大周神兵。不屑间,他觉得胜利已牢牢掌握在手中。

    信旗一挥,众将士喊杀声震得地动山摇,在滚滚黄沙中两方将士搏命交战,厢杀起来,大周的将士不等西王母的士兵近身,就着力使着长戈将对方捅倒,再锤杀下去,沙场刹时间变成人间地狱,血流成河。

    果然西王母不敌,节节败退,退回蛇殿之中阵守。

    周穆王乘胜追击,长驱直入。

    然而将士们根本就不习惯在丛林里杀敌,渐渐被冲得七零八落。

    正在这时,西王母命巫士们放出蛇蛊,顿时红色的蛇流犹如波涛汹涌的血色河流,从大大小小的排道中冲了出来,在草地上飞速蹿行,整个绿洲之中像是起了一阵狂风,树枝摇曳,毒蛇直逼周朝的将士。

    “啊…”顿时惨叫连连,这些外来的入侵者掩面痛苦地在地上挣扎,只一会儿便断了气息,尸横遍野。

    态势急剧逆转,堂堂大周第五代国君,就这样被“请”进了西王母的囚室。

    那时西王母正值花信年华,周穆王高高在上的王者之风和不凡的谈吐气度只怕让所有边境小国的君主都黯然失色。

    西王母芳心暗许。周穆王是真心也好,假意也罢,被这里神秘的传统和各种巫、术所吸引,他与西王母对歌,并向西王母敬献定情信物,与西王母结下连理。

    就这样,周穆王不仅被放回了大周,还得到了西王母的一个秘密。

    西王母说,她,还有蚩尤等这些伏羲的后人,都从三皇之首伏羲那里得到了长生的秘宝。而她自己又在所有首领中最通晓长生之术。

    她以人脑入尸蟞王,炼就蛇蛊,供养蛇母,与蛇共生,可得到蛇灵的千年寿命。

    待她自觉不久于人世之时,就发动蛊术,服下丹药,以得长生,可在陨玉里与周穆王长相厮守。

    女人痴情起来,即使是首领也例外。

    然而西王母总归是一国之母,为了考验周穆王的真心,她没有告诉周穆王,如果他不回来找她,不是在这陨玉之中,他带走的玉佣,只会让周穆王变成活死人。

    周穆王肯定万万没有想到,本来以为得到手的复活玉佣,最后竟让他落得个血尸的下场。

    而痴情的西王母,还在玉陨中苦苦等待,她的玉佣兵队和无数的毒蛇仍然在守卫着她的宫殿。

    我不寒而栗。

    “人有的时候,不是求生,而是求死”。

    小哥的这句话在我耳边回响,不知道西王母在得到了长生之后,现在求的是什么。她活了千年之久,现在得到的又是什么。

    “天真,天真?”胖子摇了摇我,生怕我昏迷了一样。

    我定了定神,对胖子和吴悠说出了自己的想法。

    胖子听得惊骇,一激动,居然挤了个响屁出来,在空旷的祭坛里显得格外突兀。

    我最怕胖子放屁,准没好事。

    果然,我眼睛的余光突然觉得祭坛下的茧膜鼓动了一下,又像是错觉一样,转瞬即逝。

    我心里一惊,马上噤口不言,吴悠看见我的表情,也立即闭口。

    胖子显然也注意到了,轻声对我说:“不会吧小天真,胖爷我一下憋不住,露了凡尘之气,这万奴老儿不会吃屁复活吧。”

    我心想以胖子平时胡吃海喝的习性,什么山珍海味的代谢物都有,要是他的凡尘之气,还真没准儿。

    此地不宜久留,既然已经解开一个困绕我多时的谜团,还是找到小哥要紧。

    我们快速走下了祭坛,向后面巨大的阴影中走去。

    

打赏本章    举报本章
这本书实在是太棒了,我决定打赏作品的作者!
100 铜板 300 铜板 1000 铜板 3000 铜板
5000 铜板 10000 铜板 30000 铜板 100000 铜板
打赏查看
送黄瓜送苹果送香蕉送笔记本送手机送钻石送跑车送别墅
标题:
内容:
评论可能包含泄露剧情的内容
* 长篇书评设有50字的最低字数要求。少于50字的评论将显示在小说的爽吧中。
* 长评的评分才计入本书的总点评分。

Copyright 2022 www.lcread.com All Rithts Reserved 版权所有,未经许可不得擅自转载本站内容。
请所有作者发布作品时务必遵守国家互联网信息管理办法规定,我们拒绝任何反动、影射政治、黄色、暴力、破坏社会和谐的内容,读者如果发现相关内容,请举报,连城将立刻删除!
本站所收录作品、社区话题、书库评论及本站所做之广告均属其个人行为,与本站立场无关。
如果因此产生任何法律纠纷或者问题,连城不承担任何法律责任。

关闭窗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