卷一 铜门如渊  第二十五章 青铜树与薛定谔的猫

章节字数:2670  更新时间:12-06-28 23:31

背景颜色文字尺寸文字颜色鼠标双击滚屏 滚屏速度(1最快,10最慢)

    我们快速走下祭祀台,面前依然是延伸的神道,只不过过了祭祀台,道路两边就不是青铜的灯奴而是石制的火架,每四只火架间隔都有一座珍兽石雕,形态各异,有的形态凶猛异常,有的看似温顺祥和。

    “赑屃,螭吻,蒲牢,狴犴,饕餮,蚣蝮,睚眦,狻猊,椒图。”

    我一路走来,石架间的石像雕刻的是龙生的九子,每一座石像都面朝不同的方向,我暗自记下了这个方向的顺序。

    “难不成这些儿子在给他老爹看墓哪。”胖子道,“要真是龙祖宗,我们也得小心伺候着,好歹我们也是龙的传人。”

    就这样走到了神道的尽头,看到的却不是一座殿堂。

    吴悠举着手电,对我们说,“没路了,前面好像是一堵墙。”

    我看过去,头皮就炸开了。

    这哪里是什么墙,那是一根直径十米左右的青铜柱,直直插入坑底的石头,只是树干过于粗大,看上去就像一面青铜墙一样。

    这种感觉我实在太熟悉了,仿佛那些不可思议的事情就发生在昨天。

    “你们往上看。”我用手电当作教棒指向树枝。

    只见眼前的这根青铜柱,犹如一棵从石头中长出的参天大树,枝桠繁盛。

    胖子和吴悠被眼前这棵巨大的青铜树吓了一跳,相当诧异,而我诧异的是这里怎么会有一株青铜树。

    黑水、青水之间,有木,名曰建木。

    看来这青铜树就是神帝往来天界的通道。

    这就有两种可能,要么古文是描写的这里的景象,要么这里模仿古文里的场景造了这样一处所在。

    而我们用手电去观察它的这种做法,就如管中窥豹,得把照出来的景象一点一点拼接成最终的画面,才能完整地知道面对的是什么。虽然我心中已有一幅大致完整的画面。

    “啪”的一声,一颗照明弹夺目而出,划出一道弧线,嘣地打在青铜树干上。

    青铜树的真容在炽白的光亮中清晰可见。

    这棵青铜树跟我在秦岭看到的,除了相似的枝节外,又有一点不同。

    10米左右的地方,多出三簇树枝,每簇又分三枝,共九枝,上有27果鸠,树侧有一百足龙雕塑缘树逶迤而下。

    “这是铸的扶桑神树?”我不敢肯定,但眼前这棵青铜树确实跟资料里描述的非常相似。

    难道扶桑树就是神帝往来于天界与人界之间的建木?

    “乖乖,这不是当时的人能造出来的吧。”胖子啧啧称奇。

    “你觉得青铜门是那个时候能造出来的么?”吴悠歪着脑袋问胖子。

    “我明白,我明白,史前文明嘛,一切皆有可能,不过这阵势要搁着现在也是够吓人的了。”

    “其实我以前,在秦岭也见过这样的青铜树。”我觉得有必要把当时的情况跟胖子他们说一说,毕竟不能打无准备的仗。

    到现在我还觉得在秦岭发生的事像幻觉一样,老痒的照片还印在脑子里,但我一定也没有受到物质化能力的影响。

    可是如果这棵也有物质化的能力,我们很有可能成为自己潜意识的敌人。

    “小天真,我看你还是好好休息一下,别不是开始幻想了吧。”胖子听完后的反应完全在我的预想之内。

    吴悠的反应却出乎意料的冷静,让我很不适应。

    “你知道薛定谔的猫么?”吴悠自问自答,“把一只猫放进一个封闭的盒子里,然后把这个盒子连接到一个包含一个放射性原子核和一个装有有毒气体的容器的实验装置。

    设想这个放射性原子核在一个小时内有50%的可能性发生衰变。如果发生衰变,它将会发射出一个粒子,而发射出的这个粒子将会触发这个实验装置,打开装有毒气的容器,从而杀死这只猫。如果不衰变,那猫就活着。

    由于粒子的不确定性,观察者未打开盒子之前,猫处于一种‘又死又活’的状态,这种状态可以用一个波函数来描述,而波函数可由薛定谔方程解出。

    一旦观察者打开盒子观察,波函数会坍塌,猫呈现在观察者面前的只会是‘生’或‘死’的状态之一。”

    “神仙姐姐,你整这些,想说什么?”

    吴悠意味深长地望了胖子一眼,说道:“我不能确定你们听不听得懂,也许你们觉得我是一派胡言。

    20世纪最杰出的数学家冯。诺伊曼曾指出,不论怎样精密的仪器,由于仪器本身也有波函数,如果我们不“观测”这台仪器本身,它的波函数也陷入叠加态中。

    可是我们能肯定的是,当我们看到了仪器报告后,结果是惟一的,这个测量的过程结束了,我们自己不会处于叠加态中。”

    “你的意思是,是因为‘我们’参与了测量,才会使波函数坍塌。”我思索着问道。

    “没错。”

    难道说,人类意识的参与才是波函数坍缩的原因?

    “根据牛顿第三定律,如果外界可以作用于我们的意识,为什么我们的意识不能改变外界?

    诺贝尔奖得主维格纳认为‘意识’在触动波函数中担当了相当重要的角色,为此他还写了一本书,叫《对于灵肉问题的评论》。”

    “神仙姐姐,看不出来你还这么会扯,你是不是还要传授我们念力远距离弯勺子的独门秘技?这跟我们现在的情况有什么联系?”

    “这不是一个概念的东西。”吴悠已经不知道瞪了胖子多少回了,“意识是组成脑的原子群的一种‘组合模式’,我们脑的物质基础和一个鸡蛋没什么不同,是由同样的碳原子、氢原子、氧原子这些东西组成的。

    但是从量子力学的角度看,即使把我们脑子的电子和一个鸡蛋的电子互换,也绝不会让我们的脑袋变成一个鸡蛋,因为我们的意识,完全建立在我们脑袋的结构模式之上。

    只要一堆原子按照特定的方式排列起来,它就可以形成我们的意识。比如胖子,”

    吴悠把胖子一指,对我说道,“只要你给胖子足够久的时间,不停的随机打字,他就有可能‘碰巧’敲出一本莎翁全集,当然,这个时间可能长得远超过地球的年龄。”

    “你的意思是说,意识如果是组合形式,那么就有可能有完全一样的意识。”

    “这只是一个推论,也有可能载体本身是不重要的,载体所蕴含的组合信息才是关键。

    但是,只要是组合形式,它就是可以被复制的。

    就好像,如果我们的科技发达到一定程度,就可以扫描你身体里的每一个原子的位置和状态,然后在另一个载体上把它们重新组合起来。

    “克隆人?”

    “这和‘克隆人’是两个概念,克隆人只不过继承了你的基因,但是‘复制人’却拥有你的意识,你的记忆,你的感情,你的一切!”

    我听得毛骨悚然,这真的是最客观的科学可以推倒出来的么。在这世界上,真的会有一个与我有着相同的回忆相同的感情的吴邪?

    “胖子呢?”吴悠环顾四周,问道。

    “不跟你们这些理论派瞎掰,胖爷我先上去看看有什么宝贝,你们见了可别眼红。”

    还没得我们回话,胖子已经蹭蹭蹿了上去,我看着胖子的身手,这小子上辈子一定是只大马猴儿。

    看来,不管会遇到什么事还是得往上爬。

    我活动了一下手脚,感觉没那么难受了,这尸毒难道是周期性发作么。

    我带上战术头灯,背上绳子,和吴悠爬在后面,慢慢跟着胖子。

    我努力保持脑袋一片空白,克制自己不去联想当时的情景。

    不知是心理作祟还是紧张,我总觉得有一双眼睛盯着我。这种监视的感觉让我不安,如果我们在明,敌在暗,总归是非常不妙的事情。

    我们就这样爬了个把小时,胖子在上面对我说,到顶了,上面是石头,树插到石头里去了,什么也没有。

    不能啊,难道这棵树,是装饰性的?

    

打赏本章    举报本章
这本书实在是太棒了,我决定打赏作品的作者!
100 铜板 300 铜板 1000 铜板 3000 铜板
5000 铜板 10000 铜板 30000 铜板 100000 铜板
打赏查看
送黄瓜送苹果送香蕉送笔记本送手机送钻石送跑车送别墅
标题:
内容:
评论可能包含泄露剧情的内容
* 长篇书评设有50字的最低字数要求。少于50字的评论将显示在小说的爽吧中。
* 长评的评分才计入本书的总点评分。

Copyright 2022 www.lcread.com All Rithts Reserved 版权所有,未经许可不得擅自转载本站内容。
请所有作者发布作品时务必遵守国家互联网信息管理办法规定,我们拒绝任何反动、影射政治、黄色、暴力、破坏社会和谐的内容,读者如果发现相关内容,请举报,连城将立刻删除!
本站所收录作品、社区话题、书库评论及本站所做之广告均属其个人行为,与本站立场无关。
如果因此产生任何法律纠纷或者问题,连城不承担任何法律责任。

关闭窗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