卷一 铜门如渊  第二十六章 又见小哥

章节字数:2795  更新时间:14-05-10 07:16

背景颜色文字尺寸文字颜色鼠标双击滚屏 滚屏速度(1最快,10最慢)

    “那几个树杈和那几只鸟肯定有问题。”胖子爬下来,靠在树枝上,点了根烟。

    我同意,看来古人把机关用在这上面了。

    我们只好又原路返回。

    我仔细地看了看,这九枝树杈与青铜的整体树杆间,有细小的缝隙,并非整体浇铸而成,我使劲掰了掰,树枝可以轻微地转动。

    “树枝好像可以转方向。”我看着胖子。

    胖子也仔细研究了一番,对我说,看来,只有全部的树枝都指对了方向才行,而每一枝树枝又有四个答案。

    “天真,你刚才记的石雕的方向,还在么?”

    “想到一块儿去了,不过,万一要是错了,会怎么样。”

    “还能怎么样,大石头掉下来把我们砸成肉饼?如果古人心肠好一点,也许什么也不会发生。”

    我可不喜欢拿自己的性命开玩笑,但是挣扎了一下之后,我决定拿出视死如归的精神,让胖子和吴悠都离得远远的,自己一个人试着开机关。

    我使出混身解数地扭着树枝,可是年代太久,树枝简直已经跟树干融为一体了。

    我拿出多功能镐又是顶又是锤,在树上那动作一定也很像猴子,天知道挪完那些树枝花了我多少气力,在我精疲力竭的时候,头顶响起巨大的轰轰声。

    看来真是古老的机关,并不能做得像我们之前在张家古楼里见到的那样神不知鬼不觉。

    顶上的机关打开后,岩石开裂,一些碎石掉了下来,我抱着头,栖身在一根稍微粗大点的树枝下,头顶咚咚直响。

    半晌后,我打了个招呼,胖子和吴悠又重新爬上来。

    头顶的石板打开后,豁然开朗,天然形成的更宽的裂隙,两边石壁上被凿出许多方形的小孔,不知道是什么用途。

    一路往上的这个过程相当枯躁,树干的粗细没有明显的变化,也没遇到什么奇稀古怪的事情,我的神经渐渐放松了下来。

    我们爬累了,就坐下来休息一会儿,再继续往上,成了纯粹的体力劳动。

    “吴邪,你说,神帝通过这根建木往来于天界地界,那这铜树顶上会是什么?”

    “很有可能是一个圆形的祭祀台。我在秦岭看到的那棵,就是这样的结构。”

    说到这里,我不禁苦笑,什么祭祀台,秦岭那个,完全是个许愿池。

    “然后呢?”吴悠边爬边气喘嘘嘘地问,好像解闷儿似的。

    “然后?然后有一棵航母级的榕树根,许多诡异的榕树根洞,根洞里,有‘的…的…的’的怪响,我当时还以为,是榕树成精了,在磨牙呢。”

    “哈哈,真会想,吴邪,你可以去写小说儿啦。”

    没想到,吴悠还真说中了,当然,这是后话。

    只不过,我们目所能及的地方,不可能有什么植物,更谈不上榕树精了。

    这样只会让你产生一种幻觉,你仿佛是走从地心向地表走,而不是在海拔这么高的山体里面。

    不知爬了多久,青铜树枝变得有规律起来,树枝渐渐都朝一个方向倒伏。

    到最后,居然形成了一个收窄的梯形阶梯,宽度也刚好足够一个人跨上一级,我意识到,我们就要接近青铜树顶了。

    胖子在最前面,当他跨上最后一层青铜梯,头上的探灯已经可以照到树顶,不知他看见了什么,又猛的把头一缩。

    还没等我问,胖子像虚惊一场一样,伸手掠过一个灰蒙蒙的东西。

    小哥的包!

    我心里一紧,小哥来的时候,没有带什么食物,我们一路过来,在这巨大的山体腹地,也没有发现这里有什么可以充饥的东西,这包上蒙了很多灰尘,已经很久没有使用过。

    小哥的包在这里,很有可能,小哥就在这树顶上,这样不吃不喝,难道,小哥真的只是寻死?

    不对,这包明显比小哥来的时候还要鼓。

    我急切地翻开背包,里面居然塞下了小哥来时的衣服。

    心提到嗓子眼,小哥应该就在这里,他倒底遇到了什么变故?

    既然小哥可以从容地把衣服塞进包里,证明他并没有遇到什么危险,很有可能,是自愿的。

    我一头雾水。

    对于树顶的情景,我开始害怕,害怕看到小哥的形骇,我不想再体味张家古楼里看到小哥倒在血里的心境――

    那种绝望的感觉。

    胖子回头看着我,想必是觉得短短几秒钟之内我的脸上阴晴不定,觉得闹心。

    “天真,别在那忆起当年苦了,要向前看,广阔天地炼红心。”说着就要跨上去,没等露头,又缩了回来。

    “胖子你在那抽风哪?”

    “不是,我刚才看上面,明明是漆黑一片,只有我头上的探灯照到的一小块儿地方,刚才上去,居然他妈的有两团白光,幽幽的,像两只眼睛正盯着胖爷我一样,怪慎得慌。”

    我也蹬上去,果然,趴在最后一层青铜树枝上,看见不远处有两团白光,光线并不十分强烈,像两团鬼影一样,静立不动。

    这突如其来的变化让我们措手不及,什么东西就在那里,与我们面对面地僵持着。

    我们看了一会儿,那东西并未朝我们靠近,光亮反而逐渐强了起来,两团光晕互相融合,渐渐连成了曲面,最后居然成了一个钟罩样的半球体。

    让人惊讶的是,在逐渐明亮的淡白色光线中,球体里好像有水在流动一样,划出道道波纹的轨迹。中间的地面上显出一个黑色的影子,贴在地上,一动不动。

    我摆了摆头,眼前确实是个祭祀台,十分空旷,四面八方依稀有几个火架。

    “夜明珠!”我一下子领悟过来,抽身向前。

    胖子一听更是兴奋异常,跑得比猴儿还快,“货真价实的夜明珠?好家伙,两个这么大的夜明珠,闻所未闻,肯定价值连城。这次胖爷我是不是发了大财了,哎这要怎么带出去。”

    但是这种喜悦瞬间就被眼前看到的景象踩得粉碎。

    我立在那里,心脏像停止了跳动一样,几乎休克过去。

    因为,从现在的视角,我总算看清,那黑影,就是小哥。

    我大踏步走上前去,也顾不得周围是不是还有什么异样,我感到精神恍惚,耳里阵阵嗡鸣,胖子和吴悠的话都像老磁带打了滑一样,变调得离谱。

    我头重脚轻地走上去,好不容易才跌跌撞撞走到了小哥身边。

    小哥躺在那里,在幽幽的荧光中,只是像睡着了一样,面容与我最后一次见他,没有丝毫差别,但眉宇充分舒展,放松得像个孩子,不像他平时睡着了也会有所戒备的样子。

    身上的麒麟纹身没有显现出来,只露出白皙的皮肤,肌肉线条在流动的光影里依然看得出十分紧致,身上依稀还有几道伤痕。

    在这种光晕的笼罩下,小哥的身体是那么的恍惚和不真实。

    我不知哪里来的冲动,只想上去推醒小哥,对他说,小哥,醒醒,该回家了。

    可当我伸出手刚刚接触到那层钟罩一样的光晕时,手掌像被火烧了一样猛烈的疼痛,我下意识地把手缩了回来。果然烫伤了一大块,灼灼地疼,胖子忙上来看是怎么回事。

    我捂着手,眼巴巴地看着胖子,一时半会儿竟然语塞。

    胖子拍了拍我,递了个理解万岁的眼神,说道:“天真,你别急,你看小哥,还有呼吸,虽然很慢,但是他还活着。”

    我其实并不是担心小哥是不是还活着,因为我坚信小哥不会骗我,起码他一定会坚持到十年后我来这里接替他。

    这种莫名的冲动让我自己也觉得奇怪,我这才又重新回头仔细观察小哥的胸腹和鼻息,虽然奇慢,但是并没有停止。

    “看来这个人只是陷入了一种假死的状态。”吴悠走过来,仔细观察了一会儿,说道,“这就是你们的小哥?他只是暂时被封在了结界里,里面流动的气体对他是一种养分一种保护。”

    “怎么样才能解开这种东西。”我问。

    “小哥没留给你什么‘跟我学,三步教你打开结界’的指南之类的?”胖子问。

    “没…没有啊。”我思忖着,转而愠怒道,“他要是每次能把事情说清楚那还是张起灵嘛!”

    胖子心烦意乱地挠挠头,突然望着脚下顿了顿,又看着地上走了两步,猛地抬起头对我们喊道:“快,快把火架子都点起来。”

    

打赏本章    举报本章
这本书实在是太棒了,我决定打赏作品的作者!
100 铜板 300 铜板 1000 铜板 3000 铜板
5000 铜板 10000 铜板 30000 铜板 100000 铜板
打赏查看
送黄瓜送苹果送香蕉送笔记本送手机送钻石送跑车送别墅
标题:
内容:
评论可能包含泄露剧情的内容
* 长篇书评设有50字的最低字数要求。少于50字的评论将显示在小说的爽吧中。
* 长评的评分才计入本书的总点评分。

Copyright 2022 www.lcread.com All Rithts Reserved 版权所有,未经许可不得擅自转载本站内容。
请所有作者发布作品时务必遵守国家互联网信息管理办法规定,我们拒绝任何反动、影射政治、黄色、暴力、破坏社会和谐的内容,读者如果发现相关内容,请举报,连城将立刻删除!
本站所收录作品、社区话题、书库评论及本站所做之广告均属其个人行为,与本站立场无关。
如果因此产生任何法律纠纷或者问题,连城不承担任何法律责任。

关闭窗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