卷一 铜门如渊  第二十八章 小哥的血

章节字数:2526  更新时间:12-06-30 16:11

背景颜色文字尺寸文字颜色鼠标双击滚屏 滚屏速度(1最快,10最慢)

    “十年了?”

    我说没有,两年,我实在得来,提前替你不行么。小哥的目光又停留在我脸上。

    我不知道自己的脸是不是很难看,但是小哥的血注定了他是不会中尸毒的,我不会向对胖子那样有所顾忌,大大方方亮出来看。

    小哥站起来,去寻他的包,扒出几件衣服穿上,又摸了一把短刀出来。

    “你们退远一些,”小哥看向众人。

    不是吧,难不成我真的没救了,小哥要一刀结果了我的性命,让我脱离苦海?

    要是小哥出其不意地给我一刀倒也罢了,我现在没什么疼痛感,连肩伤都没那么疼了,活蹦乱跳,还精神亢奋。

    这么明目张胆的要取我性命,我有种要被人谋杀的感觉,而且还明知自己不是对手。

    我有点不知所措地看着胖子,胖子也正要说话,“我说小哥,你这是唱的哪一出啊,有没有法了你倒是说个话啊。天真要是真没救了,你倒是让他好吃好喝的再回忆一下一生的光荣事迹啊,别这么不明不白的就让他做了饿死鬼,你这不是让他轻于鸿毛儿嘛。”

    我心说胖子你他妈见死不救就算了,还说风凉话。也管不了那么多了就朝着小哥猛点头,表示胖子说得对。

    小哥握着短刀径自走到我跟前,我心想完了完了,吴邪你命休矣,这辈子连媳妇儿也没娶着就要去见马克思了。

    胖子曾说我牡丹花下死,做鬼也风流。小哥长得不错,算不上牡丹也能是个芍药吧。我就算不能慷慨赴死也好歹要死得尊严哪。

    想到此处,把心一横,眼睛一闭,脖子一伸,咬着牙等死。

    等了半天没动静,倒是听见吴悠轻喊了一声。

    我一睁眼,只见小哥割开自己的前臂,正血流如注。

    “躺下。”小哥的语气不容反驳。

    我看着小哥的血如泉涌,又怕我半点迟疑让他失血更多,慌乱中只有听从,赶紧躺在地上。

    小哥好像还想说什么,可能觉得麻烦就省了,直接拿刀挑开我的衣服,扯开袖子,暴露出伤口。

    这时伤口已不是黑紫色,而是血肉模糊里有些轻微的绿色。

    小哥把他的血滴在我的伤口上,伤口居然滋滋冒起白烟,还有烧焦的糊味,猛烈的疼痛袭卷我的全身。

    我吃痛,正待发作。

    小哥又拿刀在火上烤了烤,直接割到我肉里去,剜去一片烂掉的腐肉,顿时我鲜血直流,这种疼痛我没心理准备,一下哪受得了,痛得叫了起来。

    小哥并未停手,反手一垂,血又顺着他的手臂流进我的肉里,又是一阵钻心的疼痛。

    我这才明白小哥要干嘛,我中了尸毒,他拿他的血当抗血清了,浸润到我的血肉里权当中和毒素,正可谓一物降一物,尸毒的特效药,只可惜不能量产。

    此时我只当自己是关二爷刮骨疗伤,又担心小哥的失血过多,这么个放血疗法,不出半个小时,我们俩都得去见马克思。

    众人这才反应过来,吴悠忙去掏医药包想给我们帮忙。

    “别过来。”小哥有些虚弱地说。

    看来这尸毒还是相当危险,除了小哥,暂时没有人帮得上我。

    这种痛苦的治疗过程持续了十几分钟,我生怕小哥把我刨成了土豆泥。

    以前听说有人上了手术台,麻醉药打得不对,不能说话但还有痛觉,就那样活生生被开膛破肚作了手术。

    我现在的情况虽没那么凄惨,也好不到哪里去,好在小哥手快,剜过之后才觉得火辣辣地疼,但还是真的把我疼昏了过去。

    我在意识模糊的最后一秒,看见小哥居然露出了欣慰的浅笑,头一沉,随着我一并倒了下来。

    我醒来的时候,小哥还在身边睡着,看不出来是假寐还是真睡。

    想必一直待在疆结界里,一出来又失血过多,铁打的身体也受不了,说是睡,说不定是真的昏了。

    胖子正坐在不远处的火架子旁,孙天滨与他各坐一方,吴悠就着一个小型的无烟炉,正烧着茶砖,茗香轻幽,顺手递给胖子和孙天滨一人一小杯,各自品了起来。

    看来已经过了很长一段时间,需要派人守夜的时候,胖子不放心孙天滨,孙天滨也挤兑胖子,干脆谁也不睡,就各自守着。

    我想坐起来,一用力,却发现腰腹绷得好紧很难坐立。

    低头一看,身上被缠得跟木乃依似的,肩上的伤痛又回来了,手指跟腿还能动弹。

    想必我现伸在跟个蚕蛹一样,只能像小青虫那要挪来拱去的。

    我挪了挪身子想侧个身,没控制好力度,一翻身,狗刨式趴在了地上,正对着小哥侧脸,近在咫尺,小哥温热的鼻吸扑面而来。

    我一时半会儿动弹不得,这个距离有些尴尬,我腰部用力,屁股往后挪了挪。

    “好冷…”

    我一怔,小哥打了个寒颤,像是梦呓一般,声音很轻,但我听得分外清楚。

    我心里一紧,想起刚才小哥为我放血疗毒,一定是流了不少宝血,身体非常虚弱,忙伸手扯上盖在小哥身上的外套,把小哥裹得更紧。

    “冷…”

    我急急忙忙往小哥身上靠了过去,贴在他胸前,两个人的热量总比一个人暖和得多,心里还是担心小哥会不会发烧。

    再仔细一瞧,小哥两颊并没有发烧那样的烟红,伸手一摸,额头也不烫,放心了许多。

    “天真,你醒了。”胖子听见了动静,朝我大踏步走来,蹲在我身边直犯嘀咕:“这孙天滨倒底葫芦里卖的什么药,老子看他就是有问题,保不齐在什么时候要动手。”

    我摇摇头,叫他不要惊醒小哥,自己又挪换了一下位置,身体并没有想象中那么疼。

    吴悠走过来,扶了我一把,递给我一杯香茗,我捧着呡了口,说不出的香气馥郁,直沁心脾。

    “吴悠给你打了一针止痛。”胖子说着就指了指吴悠身着的医药包。

    我这才明白,把胖子拉到一边,道:“这次既然我已经来了,就由我来替小哥躺在这里,小哥肯定能带你们出去,大不了我再等个十年,让小哥再来替我。”

    胖子说:“你先别急着学董存瑞,这里是怎么个情况都没摸明白。躺这儿十年不吃不喝指不定你就挂了,你能跟小哥比嘛?”

    我笑道:“这跟能力无关,是人不吃不喝都得死啊,小哥这不是没事嘛。”

    “等小哥醒了我们还是先问清楚,都这个份儿上了,难不成小哥还要瞒着弟兄伙儿。”

    胖子说着,拿眼瞟了瞟小哥,却不知什么时候,小哥的眼睛已经睁开了,正盯着胖子,把胖子吓了一跳。

    “哎哟小哥你倒是吱个声啊,可把胖爷我吓坏了,我这小心脏可经不起您再这么折腾,没准儿能倒腾碎了,碎得跟玻璃渣儿似的。”

    “这树,是个千机变。”小哥看向我,说道:“真正要守的是这树里的璇玑,还是我来吧。”

    千机变?这青铜树本身是个巨大的机关?我的天,那会产生怎样恐怖的后果。

    “可是你有没有想过,你已经是最后一代张起灵,能独自守多久?干革命,不阶梯培养后备队员是不行的。”我劝道。

    “这里原本不需要这么多人力来守。”小哥神色有些黯然,稍纵即逝,“这也是为什么张家要守住群葬的原因。可是现在,没有时间了。”

    又是这句话,我已经心痒难耐,想要小哥解释个明白。

    谁知小哥转眼又金口难开,我着急上火,正待问,小哥突然作了个噤声的手势。

    

打赏本章    举报本章
这本书实在是太棒了,我决定打赏作品的作者!
100 铜板 300 铜板 1000 铜板 3000 铜板
5000 铜板 10000 铜板 30000 铜板 100000 铜板
打赏查看
送黄瓜送苹果送香蕉送笔记本送手机送钻石送跑车送别墅
标题:
内容:
评论可能包含泄露剧情的内容
* 长篇书评设有50字的最低字数要求。少于50字的评论将显示在小说的爽吧中。
* 长评的评分才计入本书的总点评分。

Copyright 2022 www.lcread.com All Rithts Reserved 版权所有,未经许可不得擅自转载本站内容。
请所有作者发布作品时务必遵守国家互联网信息管理办法规定,我们拒绝任何反动、影射政治、黄色、暴力、破坏社会和谐的内容,读者如果发现相关内容,请举报,连城将立刻删除!
本站所收录作品、社区话题、书库评论及本站所做之广告均属其个人行为,与本站立场无关。
如果因此产生任何法律纠纷或者问题,连城不承担任何法律责任。

关闭窗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