卷一 铜门如渊  第三十章 吴悠的执着

章节字数:2935  更新时间:12-07-02 21:40

背景颜色文字尺寸文字颜色鼠标双击滚屏 滚屏速度(1最快,10最慢)

    当我醒来的时候,小哥正低头坐在我旁边睡觉,好像一座雕像一样,让我有种什么也没有发生过的错觉。

    胖子是我们三个人中第一个醒的,正自顾自的在一边吞云吐雾。

    我估计是胖子体重超标,那小妮子给的药量不够。

    我暗自咬牙切齿,第一反应就是,那小妮子想害死我们。

    转念一想,如果想害死我们,直接往茶里下毒药要来得快得多。

    在这青铜门里,计划不如变化快,想必是她没有料到不速之客的出现。

    我揉了揉太阳穴,脑壳儿里像是有个铅球,撞来撞去的疼。

    “没想到会在这里节外生枝。”孙天滨平躺在我身边,不知道他什么时候醒的,双手交叉放在胸前,目光空洞地穿入头顶的一片黑暗里。

    “你跟她是一伙的。”我问道。

    孙天滨摇摇头,苦笑道:“你怀疑我也没有用,我们这些人,很难说谁利用谁。虽然我不知道她想干什么,但我一开始就发现这丫头目的很明确,来的时候就已经打定了主意。”

    此时,胖子听见我们说话,一反常态,也不搭话,烟头甩地上用脚一碾,转身走过来递给我一封信。

    “干什么?递情书啊。”我伸手接过信封,看着胖子的举动好笑。

    “刚才找佛珠,从她包里掉出来的,你自己看吧。”

    我疑惑地看着胖子,迟疑了一下,抽出信纸展开,一袭清秀的蝇头小楷就像吴悠本人的一样,灵动地跳入我的眼帘。

    吴邪:

    你看到了这封信,证明我已经躺在了结界里。

    一路上我有很多事情瞒着你,也许你也有所察觉,但请你相信我没有恶意。

    我从自己的家族里,知道了本不该我知道的秘密,也知道了一直被深深植入骨髓的,流淌在家庭血液里的家族恩怨是多么的无谓。

    我时常梦见儿时的同伴在不断的斗争中,一个接一个死去,他们的脸上流着血,离开身体,飞到空中,我哭着喊着也追不回他们。

    我告诉自己,如果我无法与家庭抗争,那我宁愿帮助张起灵,找到灵体,哪怕付出自己的生命。

    因为到了这个时代,真的没有必要再继续下去了。

    张家历代群葬,只得到了五具灵体,下一具出现在什么时候犹未可知。

    这件事情张起灵本人应该比我更清楚。

    不过他的失忆,遗落了相当一部分信息,而我只知道其中一具的下落。

    汪藏海把其中一具灵体藏在了西王母昔日的圣山里,如果不想大海捞针的话,还是想办法拿到那具灵体的好。

    可是我一个人实在没有能力找到它,我只能以我自己,换取张起灵的行动。

    这是我来到这里的目的。

    请原谅我利用了你,但是我相信,这也是张家的自我救赎,对大家都有好处,算得上双赢,各取所需。

    我知道你打算留在这里代替张起灵,但是从我跟你接触的这段时间里,我知道了你的善良,你果然人如其名,即使再怎么掩饰,被世事再怎么打磨,你也会保留住内心最真善的自己。

    我只是没有办法想着你在这里睡去,也许只有在信里,我才敢对你说,我喜欢看你托着腮望着远方发呆的样子,喜欢看你架着黑框眼镜查资料时的认真,喜欢看你不顾一切也要追查下去的执着。

    所以,我不能让你在这里沉沉睡去。要知道,这种法界对于普通人还是会自损阳寿,由我来守,也许会比你更合适。

    我不能告诉你我的这些想法,因为你一定会想要选择一个折中的方法,但是世间的事往往难以两全。

    我只是帮你做出了选择。

    另外,我悄悄收集了点十二手湿尸的标本,我自己不能研究了,托你帮我带给同事,也许有朝一日,能从科学的角度解开现在无法理解的事物。

    写到这,不知道我要是睡下去,还会不会醒来,也许再也无法见到你了。

    要是真的喝了孟婆汤,我就再也记不起你。

    所以我得告诉你,你的眼睛,虽然清澈,却有说不出的淡淡忧郁。

    只是,也许连你自己都不曾知道,你倒底在思念着谁。对方,有多难忘?

    --此致”

    我有种说不出的感觉堵在那里,如鲠在喉。

    我走过去,在结界旁边坐下来,静静地看了一会儿,一团温暖的光笼罩着她。

    这种感情很复杂,我看着吴悠的脸,就好像昨天才听到她铜铃般的笑声,只是此刻的她,眼角还有泪痕。

    吴悠的反反复复的表现,现在看来只是一个蹩脚的利用,一个单纯的人精心策划出来的计谋就会成为这样的四不像。

    经历了这么多事,我总是害怕被人算计,没想到是算计了一个最不该算计的人。

    “走吧,如果对得起她,就应该快点找到灵体。”孙天滨说,“而且,我上来这么久,弟兄们也不知道怎么样了。”

    “不止你一个人?”

    “嗯,我只是把他们留在安全的地方。公司的事情已经结束,这只是我个人的私事,我可不想做恶梦在看见死去队友的脸在流泪。”

    原来孙天滨是个公私分明,有情有义的人,我对他的印象稍微有了点改观。

    虽然我心里十分难受,还是知道要快点出去的道理。回到杭州再从长计议。

    我在胖子的帮助下艰难地下到青铜树下,跟着孙天滨找到了失散的几名队友,在虚无中也未点蜡烛,跟着小哥一味地走,也不知从什么时候起,对他的话就是言听计从。

    只到青铜门在小哥的面前徐徐打开,我们迫不及待地打开手电,把小哥的身影拉得老长,我才注意到,他的右手三只指头,带着小鬼的戒指。

    小哥从九龙抬尸馆里取出自己的鬼玉玺,又叫胖子带上戒指,取出了他放进去的那只,我暗自思忖,原来只能是放进去的人才能亲自取出来。如果不带上戒指,是不是会玉石俱粉。

    离开东夏王陵的过程平淡无奇,依旧是小哥打开了机关,我们从温泉的残隙爬了出来。

    看到久违的蓝天,高远明丽,我恍如隔世。

    两天后,我们一票人躺在医院里。我,小哥和胖子,在一间病房。

    纵然我有再多的问题要问,小哥依旧是躺在床上睡觉。

    因为吴悠的关系,我胸中有股闷气,既然小哥现在不想说,我相信他一定有自己的打算。

    胖子说,要不是咱们每次换不同的医院躺,指不定护士们以为咱铁三角有自虐倾向。

    我除了平时打几个电话给店里和几个盘口,就这样百无聊赖地养了数日,孙天滨他们要先回公司,我就把标本交给孙天滨带回去。

    胖子说隔了这么久,要回巴乃看一下岳父大人,顺便去陪陪云彩。

    我听了心里发酸,说我和小哥先回杭州作进一步打算,等着他来汇合,就这样各自别过。

    考虑到小哥的惯性失踪,我把小哥领回了杭州的家里。

    进门“啪达”按下顶灯的开关,我把包往地上一甩,说不出的窝心。果然金窝银窝不如自己的狗窝啊。

    身上的伤还没有痊愈,但总算可以洗澡了。我舒服舒服地洗了个热水澡,才觉得活了过来。

    小哥洗完澡,穿了件我临时给他找出来的黑色紧身背心,头发还是湿漉漉地,边进客厅边拿毛巾胡乱地擦,在沙发上倒头就睡。

    当真是生活能力九级伤残,我原来想问的话也只好吞进了喉咙。

    我拿出薄被褥给他盖上,又拿出电吹风往他头上一阵猛吹,小哥也是一动不动,任由摆布,好像我在摆弄别人的头发一样。

    我一时兴起,硬是把略长的头发吹成了翻毛鸡才满意地离开。

    第二天,我打电话给小花,告诉他我从长白山把小哥带回了杭州。他并不惊讶,像是早就知道了一样,问我下一步有什么打算。

    我叫他也帮忙打听西王母圣山中的宫殿,有什么消息就立刻告诉我。

    其后的几日,我一面向小哥问起有关灵体的事情,一面带着小哥打理自己荒废了大半月的生意。

    原来张家世代群葬,就是张家历代的张起灵死后,有可能发生匪夷所思的变化,形成灵体。就好像达摩遗体一样,由于通了大周天,达摩一叶渡江,遗体为世人所争夺。

    灵体也是一样,虽然小哥也没有见过,但是以灵体来守伏羲陵,不会折张家守陵者的阳寿,更可固若金汤,百年无虞。

    但是每当我问起伏羲帝那天地璇玑所能产生的作用,小哥要么装作没听见,要么就自顾自的擦自己的刀,把我凉在一边。

    不过从小哥的口中,我还是知道了一件事,那就是小哥对于西王母圣山中的秘密宫殿,根本什么都不知道。

    我叫苦不迭。

    

打赏本章    举报本章
这本书实在是太棒了,我决定打赏作品的作者!
100 铜板 300 铜板 1000 铜板 3000 铜板
5000 铜板 10000 铜板 30000 铜板 100000 铜板
打赏查看
送黄瓜送苹果送香蕉送笔记本送手机送钻石送跑车送别墅
标题:
内容:
评论可能包含泄露剧情的内容
* 长篇书评设有50字的最低字数要求。少于50字的评论将显示在小说的爽吧中。
* 长评的评分才计入本书的总点评分。

Copyright 2022 www.lcread.com All Rithts Reserved 版权所有,未经许可不得擅自转载本站内容。
请所有作者发布作品时务必遵守国家互联网信息管理办法规定,我们拒绝任何反动、影射政治、黄色、暴力、破坏社会和谐的内容,读者如果发现相关内容,请举报,连城将立刻删除!
本站所收录作品、社区话题、书库评论及本站所做之广告均属其个人行为,与本站立场无关。
如果因此产生任何法律纠纷或者问题,连城不承担任何法律责任。

关闭窗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