卷一 铜门如渊  第三十一章 茶楼博弈

章节字数:2835  更新时间:12-07-03 22:21

背景颜色文字尺寸文字颜色鼠标双击滚屏 滚屏速度(1最快,10最慢)

    跟小哥在杭州的最初几日,云淡风轻,波澜不惊。

    小哥从来不做饭,也不知道他会不会做。

    平时我在家,就炒两个小菜,两个人吃。好在小哥不挑食,一点也不浪费。

    闲来无事的时候,小哥多半就是睡觉,醒来的时候,就是擦他的古刀,生活单调的可以,有时我从店里回来,也会拉着他下会儿象棋。

    有时我想,像小哥这样生活能力九级伤残的人,应该有个经纪人,帮他联系夹喇嘛的业务,开着保姆车照料他的衣食住行、生活起居。

    不然,我真会怀疑,小哥以前是怎么活下来的。

    都说哑巴张夹喇嘛的价格高得吓人,可是小哥遇事就脸不变色心不跳的伸手找我要钱,看他那副理所应当的样子我就觉得又好气又好笑,也不知他这些年的钱财都散到哪里去了,没准根本就忘记密码留在了银行里,难不成是藏在个箱子里找个土坑埋了。

    不过有一点值得一提,那就是小哥这次没有玩儿失踪,兴许除了一同去寻找西王母的圣殿,真是没了念想。我幸兴不已,真该给佛祖上上香去。

    平日里我收集西王母圣殿的信息,昆仑山是西王母的圣山,然而,这座圣山应该是指的古昆仑,位于当今宏大的昆仑山脉中的一支,具体的位置仍然没什么着落。

    看来,还是要去当地打听有没有相关的传说故事,再结合大风水中的绝学天星风水,使出分金定穴之术才行。

    胖子这个半调子摸金校尉哪懂什么分金定穴,指望小哥的话…

    小哥应属发丘后人,发丘与摸金虽然为不同派系,手段却几乎完全一样,只是多了一枚铜印,印上刻有天宫赐福,百无禁忌八个字,在掘丘者手中是件不可替代的神物,号称一印在手,鬼神皆避。此印原型据说毁于明代永乐年间,已不复存于世。

    胖子尚且有个西贝货的摸金符,小哥却哪里有什么铜印,我就更师出无门,被明里暗里教得个不成系统的章法。

    我自认没有陈皮阿四那般手段,就连吴悠的造诣,也强过我几倍。

    提起吴悠我就被拉回现实,心扯得生疼,索性专心为这次下地做准备。

    过了几日,又到了去长沙收帐的时候,我特意带了小哥和王盟同去。

    小哥是一定要拴在裤腰带上随身携带的,跑了我没地儿找去。带王盟去则是为了让他学些手段,也好让他实现一下人生价值。

    到了长沙,想起前两日清水塘的伙计说收到了我要的东西,就干脆先去盘口看看货。

    到了地方,我们一行人拐进了螃蟹那无时无刻不挂着“客满”招牌的小旅馆。

    这里的二楼三楼都被改造成了两间小型仓库,可供展示不太重要的明器。几个安了感应门的里间则是能分到的为数不多的上好物什。

    我坐定,螃蟹拿来一个古色古香的檀木盒。我打开一看,一方丝帕包着个漆黑透明的东西,底下还镶嵌着一圈金线,前端锋利无比,锥围形的下端,镶嵌着数匝金丝,制成“透地纹”的样式,符身刻着“摸金”两个古篆字。

    拿在手中掂量,颇有份量,极具质感。

    不是西贝货。

    总算给胖子收到个货真价实的摸金符,省得他再被潘家园的娘儿们骗。

    我收好放进口袋,对螃蟹说道:“老爷们用的东西,怎么拿个大家闺秀的盒子装了,还包个丝帕,这唱的哪一出啊。”

    螃蟹陪笑道:“这不是显得吴小佛爷您有情趣嘛。”

    “情趣你奶奶个腿儿,这是送给你胖爷的,又不是送给姑娘家的。再说了,你见过给姑娘家送盗墓贼手里的东西的嘛?”

    当然我也不吃亏,钱从之前胖子在东夏陵宫里拿的小佛窝等收益里扣除。

    拿了摸金符正准备走,却见小哥在若无其事地把玩一个小巧的铜境,旁边作陪的伙计紧张得汗岑岑的。

    我接过手一看,这是面四方形傀儡戏铜镜,白铜质,大约11厘米长,圆钮,四周窄边规整凸起。

    镜心纹饰铸四女三男,装妆各异,衣褶清晰,礓礤台阶繁缛精细。

    “勾栏”前横拉一帷幕,幕后一童子装妆头饰,两手挑起木偶表演;帷幕左边坐一女子,右手敲击木棒,似在为木偶动作配音。童子右侧一长者侧身卧坐,双手缩袖胸前目视木偶;幕前一少男三女子或坐或卧,特别是那位侧卧短发齐耳的女子,正与左侧少女交头接耳品评傀儡戏表演,随身携带之物竟遗忘身后;而与之搭讪盘坐执膝扭头的少女仿佛洗耳恭听,表现了志趣盎然观看木偶戏演出。

    端得是巧艺如神。

    我认得这是南宋的傀儡镜,河南一带古墓众多,只怕这铜境还是刚下地拿回来的,新鲜的很。

    “喜欢么?”我问。

    小哥摇了摇头,把东西放了回去。

    怎么个情况?不喜欢还看这么久?

    小哥看了我一眼,说道:“眼熟而已。”

    我听小哥如此说,便收下来送给他,送礼嘛,胖子一个,小哥也理应有一个。

    当下也不管马盘已经联系好了买家,只叫螃蟹去打点妥当,别坏了自家的信誉。

    我这两年立下的规矩,逢月就去各个盘口多多走动。一来是渐渐树立自己的威信,二来是个别问题个别谈,盘口拉帮结派也好个个击破。

    这次去盘口打点生意,顺便查帐,手下人的伙计逢我就说,吴小佛爷,这年头生意不好做啊。

    我知道什么叫山雨欲来风满楼。做这一行,最要紧的就是消息灵通。这些猎犬一般的小盘口最是会一有风吹草动,就墙头草两边倒。

    果不其然,第二天,我就收到消息,常德的盘口出事了。

    说来也是旧帐重提。

    前两年叫三叔最亲信的喇嘛盘老板“地中海”吃掉了陈皮阿四在常德的盘口。

    那时陈皮阿四失踪,树倒猢狲散,他手上的喇嘛盘和马盘有不少都被我这双铁筷子夹住。

    当时的局势混乱,蚕食不断,手上生意不好做,我去夹他们,两害相权取其轻,几个老盘口就按兵不动应承下来,并不是真的归服我。

    如今陈皮阿四当年手下的三个大盘口修养生息,包面,琼姐儿,王大麻子所管的三个大一点的盘口形成了三足鼎立的形势,慢慢把常德的盘口吃掉了一部分,还打伤了“地中海”手下几个弟兄。

    这事闹得开了,就有人说我不为手下人做主,兄弟死得死伤得伤都不闻不问。

    好事者就干脆闹起来准备坐收渔翁之利,无利可图也将就看个笑话。

    于是,陈皮阿四手下三个盘口的老大就组了个团,要把我请去喝茶。

    摆鸿门宴?

    我不出头,就失了威信。我出头,我现在一来没有潘子二来没有小花,又不能在自家几个老手面前露了怯。

    思前想后,如果在斗里遇到我一个人的情况,我多半是狗屎运,靠得就是贵人相助。

    然而在生意场上,虽然只有短短两年,我也早已不是当年的我。这次去赴鸿门宴,也是有几分把握。

    终有这么一天,所有的事情都要我独自面对。

    我开始有点理解小花的感受。

    歇心茶楼,二楼养心厅包房,红中赖子扛。

    麻将机洗着牌,咕哩咣啷的。

    这一桌上的三男一女,头顶烟雾缭绕,时时寒暄,气氛表面上虽然没那么僵,其实都各怀鬼胎,心里都盘算着现在就撕破了面皮大家都不好看。

    每个老板只准带两个伙计,全都立在一旁。其余有没有不好说,有也都暗自埋伏在外面,不知道具体的人数。

    我带了小哥和螃蟹,他俩西装笔挺地立在一块屏风旁边。

    算起来,这是小哥第二次替我当马仔,只是他的长相气度实在太出众,让其余的人都忍不住多看他两眼。

    我对面坐的是王大麻子,故名思义,这中年发了福的男人肥头大耳,长着一脸麻子,其实也不那么明显,不知怎么就传了这么个诨名。

    琼姐摸风摸到我上家,这半老徐娘正顺风顺水地往我这里喂牌,眉眼间笑得媚之入骨。越是这样的女人越是可怕,那盈盈笑意不知何时就会化作尖刀利刃将你杀得措手不及。

    另一个包面,也是十分大众的长相,正拿眼瞟琼姐,似乎等她发号施令就齐齐向我进攻似的。

    看来,这三个人是公选琼姐作为谈判代表。

    我不动声色,暗自消磨他们的锐气。

    

打赏本章    举报本章
这本书实在是太棒了,我决定打赏作品的作者!
100 铜板 300 铜板 1000 铜板 3000 铜板
5000 铜板 10000 铜板 30000 铜板 100000 铜板
打赏查看
送黄瓜送苹果送香蕉送笔记本送手机送钻石送跑车送别墅
标题:
内容:
评论可能包含泄露剧情的内容
* 长篇书评设有50字的最低字数要求。少于50字的评论将显示在小说的爽吧中。
* 长评的评分才计入本书的总点评分。

Copyright 2022 www.lcread.com All Rithts Reserved 版权所有,未经许可不得擅自转载本站内容。
请所有作者发布作品时务必遵守国家互联网信息管理办法规定,我们拒绝任何反动、影射政治、黄色、暴力、破坏社会和谐的内容,读者如果发现相关内容,请举报,连城将立刻删除!
本站所收录作品、社区话题、书库评论及本站所做之广告均属其个人行为,与本站立场无关。
如果因此产生任何法律纠纷或者问题,连城不承担任何法律责任。

关闭窗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