卷二 神山圣殿  第四章 别有洞天

章节字数:2866  更新时间:12-07-13 15:03

背景颜色文字尺寸文字颜色鼠标双击滚屏 滚屏速度(1最快,10最慢)

    醒来,已是黑夜,一灯如豆。

    我躺在垫褥上,小哥在旁边看着我,火焰飘摇,把他的眼里也照得飘忽不定。

    “你醒了。”

    我头还有些痛,看着胖子和孙天滨还睡在旁边的垫子上。

    “小哥,我们中招了?”我问。

    “嗯。”

    “是道长?”

    “嗯。”

    “你,为什么没事?”

    “张家人从小就接受训练,包括毒药和麻醉药低剂量的适应训练,我不会有事。”

    我心里感到安慰,浅笑了一下,看了看周围。

    “那四个人呢。”

    小哥看了我一会儿,说:“交给道长处置了。”

    “小哥,这道观太蹊跷,那些道士都是些什么人,没听说过神职人员也会害人的。”

    “他们不是害人,是自保。那些人以前也不是道士。”

    不是道士?当初就觉得这道观的位置十分古怪,如今又说不是道士,那是为什么?

    脑子里闪过一道闪电,我猛地想起来,搬山道人搬山道人,就是说的这一派的盗墓贼爱扮作道人云游,见机盗墓啊。

    该不会这些同行到了这里,就真成了道士,不过是半调子道士。

    我有点幸灾乐祸,那牛鼻子肯定没想到会碰上小哥这样的主儿,不然说不定我们现在都身首异处了。

    正想着,道长推了门进来。我一看他,就一肚子气,我今年是命里犯冲是怎么的,屡屡被人迷晕,禁不住拿眼睛瞪他,启图用眼神杀死他。

    “施主,对不住了。贫道也是有不得已的苦衷。”

    “害人还害出苦衷来了,你说说看,要是说得不能让我信服,自有小哥收拾你。反正这荒山野岭的,失踪个把人根本没什么,你自己看着办。”

    “贫道早已看透生死,只是还有心愿未了,在此处也算是赎罪。”

    原来,四十年前,道长还是个少年时,跟一众搬山道人的同门师兄弟,来到昆仑山,想找几个大墓发发财。

    昆仑山是龙脉之祖,大墓自然不少,级别也高。他们十来个人,一路找到这里,见有座道观,就进来休息。

    那时,观里在的道士还没有他们盗墓贼人数多,他的师兄们无意中发现观里有三个不大不小的珐琅金三清塑像,就动了邪念,想趁夜里道士们不备,把金身三清塑像顺走。

    夜里,当他们撬起金身像的时候,不知触动了哪里的机关,正殿神翕后面竟然一开一合,出现了一个通道。

    他们你看看我,我看看你,一时都来了兴趣。

    盗墓贼见洞就钻那是习性,年轻时的道长就留在外面看守,其余人陆续进去。

    等了大半夜都不见人出来,道长心里开始打鼓,别不是出了什么事,心虚地向洞里张望。

    这一望不要紧,一双血手猛地扒住了他,一个满身是血的人爬了出来,把他吓得七窍丢了六窍,忙往后退。

    隔了点距离,才看清楚,那居然是他的二师兄。他的肚子被划开,肠子都露了出来,血流了一地,上来只能勉强做了几个手势,意思是叫道长帮忙把人拉出来。

    道长毕竟只是十来岁的少年,此时已经双腿发抖,站立不稳,强咬着牙探进去半个身子,只见三师兄,五师兄一干人等,都浑身是血地急着往外爬。

    他拉了三四个人上来,正准备伸手拉后面的人,谁知那人刚爬上来一步,又被什么东西拉了进去,惨叫几声,就迅速地被拖了下去,只留下通道里一连串撕心裂肺的叫声在回响。

    道长再也忍不住,也吓得嘶叫起来。

    这么大的动静,惊醒了道观里几个道士。

    道士们一见这些血人,都吓得面如土色,扭头就跑,扬言要去告发他们。

    道长几个兄弟虽然受了伤,却也个顶个的凶悍,道长这时也会过神来,干脆一不做二不休,几个人合伙把几个道士杀了,埋在后院藏好。

    本以为最坏的结果,就是得个三清金身像回去,谁知从那通道里出来的人,不过多久就双股溃烂,十指坠落,三天内接二连三地死去。

    道长见此惨状,知道他们这些兄弟算是要折在这儿了。

    念及同门之情,又想到害了这么多性命,虽然得以保全自己,每每想离开就会良心不安,又时常梦见那天可怕的情景,怕是被那些死了的道士变作厉鬼缠身,要他留在此处,索性也出了家,安心做个真正的道士,在这里赎罪。

    “那洞里,倒底有什么?你有没有听你师兄们说过?”我问。

    “贫道曾经在师兄弥留之际询问过此事,师兄一听到这事就吓得神智不清,只喊有鬼,有鬼,是阎罗派鬼来捉他们了,只说千万不要进去。”

    我和小哥面面相觑。

    如果是汪藏海的手段,倒也不是不可能。这么容易让你找到,定要是你们再也上不来。

    忽然我想到了什么,问道:“那四个人,你把他们送进去了。”

    道长闭上眼睛:“冥冥之中自有天意,他们无非是想寻找这处,我随了他们心愿,谋事在人,成事在天。”

    我不再说话,看来道长打算把我们也送进去。

    我心里盘算着我们有几分把握,决定等胖子他们醒来,再从常计议。

    “不入虎穴,焉得虎子?你们总不会把这里想得跟自家后院儿似的那么自在。”孙天滨听完我转述的故事之后,双手抱着头向后一仰,靠在椅子上,漫不经心地对我说道。

    “看来里面还是诡异得很,我们仔细寻思一下有什么对策,不打无准备之仗。实在不行就一段一段的来,就像做工程一样,反正这里有个落脚点,又有道观作掩护,不怕有什么事情能难得倒我们。”胖子说。

    几人商量了一下,认为可行,各自把背包清理了一遍,找出必要的工具,装备,调试妥当,准备第二天进洞。

    我们总结了一下道长的师兄挫败的原因,在于年轻气盛,仗着人多过于轻敌,这次我们有心理上的准备,装备又比他们好,自认经验也够丰富了,只要步步为营,就算不成功,没理由不能全身而退。

    进去之前我们一字排开,戴上矿工灯,前后互相拉着绳子,一段一段地走,每走一段,就互相拉扯一下,保持联系,以防意外。

    通道大小只容一人弯腰而过,完全就是个盗洞的架势。

    这里被打磨得圆润光滑,显然不打算是一次性使用的。

    小哥打前阵,我和孙天滨在中间,胖子押后,就这样猫腰走了一段,全然不见那四人的踪影,不知道他们现在在哪里。

    小哥扯了扯绳子,示意我们前面有一段向下的陡坡,需要爬着下去。他先下去看看,然后给我们打手电。

    我们把自己身上的绳子都解开,腾出多余的绳子,使小哥的活动直径延长。

    小哥把手电绑在胳膊上,张开双臂撑在两侧岩壁上,手脚并用,一点一点蹭下去。

    我一直盯着黑暗中小哥的手电一晃一晃,直到快要看不见了,小哥的手电突然停住,估计是在找什么机关,过了好一会儿,小哥把手电顺时针晃了三圈,招呼我们下去。

    我们陆续下去,通道后面连接了一个石室,室壁内十分阴冷,四壁都画着青黑色的壁画。

    壁画的线条十分简单,连男女都分辨不出,内容是叙事,有狩猎,耕种,仿佛讲述着居民的日常生活,不知是何用意。

    我只是匆匆看了几眼壁画,没什么特别的壁画内容,看得多了,我已经不敢兴趣。

    “嘿,这东南角居然有个烛台,看来专供摸金校尉前来行事啊,胖爷我也不能坏了规矩。”胖子一时兴起,把烛台点燃,再打着手电看石室内的结构。

    典型的主室,两侧是耳室,我们绕了一圈出来,却没找到进一步的出口。

    我无意中瞟到胖子点的那支烛台,还没半支烟的功夫,这烛台冒起青烟,一缕一缕,直直的往上窜,火花越来越小,蓝色的火焰里冒着绿荧荧的光,奄奄一息。

    我刚好和小哥站在一起,两人的手电都照着烛台的方向,身后的整个视野忽然就暗了下来,只剩下挣扎的火苗照得人影飘摇,说不出的诡异。

    “他娘的邪门儿,难不成,有鬼?”胖子左顾右盼,琢磨着怎么回事。

    要是有形有体的,哪怕再凶神恶煞的粽子,只要胖子手里有枪,也免不了屈服在胖子的淫威之下。

    可要是没有实体的魂魄,胖子还是心里发怵。

    突然,胖子惊讶地看着我,眼睛瞪得老圆:“天…天真,你,怎么没有影子?”

    

打赏本章    举报本章
这本书实在是太棒了,我决定打赏作品的作者!
100 铜板 300 铜板 1000 铜板 3000 铜板
5000 铜板 10000 铜板 30000 铜板 100000 铜板
打赏查看
送黄瓜送苹果送香蕉送笔记本送手机送钻石送跑车送别墅
标题:
内容:
评论可能包含泄露剧情的内容
* 长篇书评设有50字的最低字数要求。少于50字的评论将显示在小说的爽吧中。
* 长评的评分才计入本书的总点评分。

Copyright 2022 www.lcread.com All Rithts Reserved 版权所有,未经许可不得擅自转载本站内容。
请所有作者发布作品时务必遵守国家互联网信息管理办法规定,我们拒绝任何反动、影射政治、黄色、暴力、破坏社会和谐的内容,读者如果发现相关内容,请举报,连城将立刻删除!
本站所收录作品、社区话题、书库评论及本站所做之广告均属其个人行为,与本站立场无关。
如果因此产生任何法律纠纷或者问题,连城不承担任何法律责任。

关闭窗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