卷二 山河破碎风飘絮  第二十二章·一场前尘旧梦

章节字数:2701  更新时间:12-07-26 20:30

背景颜色文字尺寸文字颜色鼠标双击滚屏 滚屏速度(1最快,10最慢)

    “你难道不知道,泓儿和你是同岁么。”良久,秦舒依缓缓开口。

    “知道,又如何。”流焰的情绪已经也稳定许多了,他尽量让自己的语气听起来平静无澜。

    “那你知不知道,他的生辰是十一月初九。”

    “知道。”

    “那你的生辰是多少呢?”

    流焰忽然知道秦舒依是什么意思了。他的生辰是九月初七,而佚水泓的生辰是十一月初九,中间只隔着两月有余,所以他和佚水泓不可能是一母所生。一直以来的心神恍惚致使流焰根本没有察觉到这一点。那么,如此说来,他和佚水泓之间,必定有一个人不是秦舒依的亲生儿子。

    “我和他,究竟谁,不是……”流焰没有把话说完,因为他心里隐隐约约有些害怕,怕自己找了这么多年的人,思念了这么多年的人,不是自己的母亲。

    “这又有什么分别呢,你们,都是我的孩子。”

    这又有什么分别?

    流焰冷笑:“这怎么会没有分别,倘若,我不是你的亲生儿子,那我也不会再怪你丢下我,我也怪不着你。倘若,我是你的亲生儿子,你却还能忍心丢下我去抚养别人的儿子,你可如何对得起我。”

    “横竖已是对不起你了,你又何苦说这些话来伤母亲的心。”秦舒依还是低头用手帕拭了一下眼角的泪痕。

    原来,自己才是她的亲生儿子。流焰顿时觉得心里无比压抑,就像是有什么堵在胸口,堵得他难受。

    “那你告诉我,为什么要丢下我。”

    “你真的想听么?”

    流焰没有说话,秦舒依便当他是默许了,那些前尘往事,便又一点点浮上心头。

    她原本的名字不叫秦舒依,而叫秦落。是离洲一个贵族的女儿。

    秦落与佚天寒,是青梅竹马的玩伴。

    她五岁那年,跟随父亲到佚王府去,遇见了已经七岁的佚天寒。那是他们第一次见面。那时候佚天寒正拿着一块点心在湖边吃,秦落突然从后面出现,伸手就抢走了他手里的点心。佚天寒回头看见秦落,竟然没有生气,也没有夺回来,只是静静的坐在那里看着秦落一口一口的吃完,最后他还帮她擦去嘴角残留的碎屑。从此之后,佚天寒就记住了这个突然出现的小女孩喜欢吃这种点心,便经常从家里拿了出来,带给秦落。

    她七岁那年,一个小男孩抢了她的玩具,秦落便哭着找佚天寒,佚天寒拉着秦落的小手就去找那个小男孩,帮她抢回了玩具,一边帮她擦着泪一边对她说,以后,若是有人欺负你你就来告诉我。还有,我的玩具都给你玩,你别哭了。那时候年纪小,天真的孩子能许下的诺言便是给她所有的玩具,他认为这样,就是许给了她他的天下。

    他十五岁那年,已经渐渐知晓了感情二字的含义,掩藏在心底的那种莫名其妙的情愫一天天生根发芽,最后破土而出,长成茁壮的大树。他知道,自己心底里那个人谁是,他知道,自己这一生只会爱她一个人。他以为,她心底装着的,一定也是他。等到她长大了,他便会去迎娶她,让她做他的新娘。

    可是,他十七岁那年。有一天她突然跑去告诉他,她遇到了这世间最好的一个少年。他以为她终于长大,长大到可以接受自己的感情。可是她说出来的,却是另一个人的名字。流玄。于是他赌气便不再理她。她也生气的离开了王府。可是他对她的思念却一天天的增长,一天天的折磨他,于是他丢下面子跑去找她。看见的,却是她依偎在流玄的肩上,笑得比任何时候都美。他怒气冲冲地把她拉走,她却动手打了他一巴掌。他愣了,她也愣了。

    最后,流玄要带她走,他跑去阻拦,他求她不要离开他,他说他不能没有她。可是那时候的她,正陷在深爱里不能自拔,怎么会听他的话,一心一意要抛弃一切跟流玄走,甚至连她的父母都没办法阻止她。

    他对她说,我和你赌,赌你这一生的幸福,只有我能给得了。她毕竟是年少,冲动得可以为了所爱抛弃一切。她回答他说,那我就和你赌,你能给我的,流玄也能给我,而且,他会比你更爱我。

    她如愿以偿的跟流玄离开了离洲,去到了他的国家。

    “你知道么,跟你父皇走的那一刻,我以为我找到了这个世界上最值得珍惜的东西,还有可以依靠一辈子的人。”

    “可是原来,只是我的一厢情愿。”

    “最初的时候,我们过得的确是很幸福。可是后来,他当了皇上,身边的女人越来越多,再也不是我一个人的流玄了,有那么一些事情,就这么一点一点的变了。”

    “你根本不知道是从什么时候开始,就丢失了一切。我爱的太深,也爱的太傻。人在感情面前,总是太无力。”

    “最后,我们开始吵架,我问他既然这样当初为何要带我走,他说,如果你不愿待在这里,那就回去,回去找佚天寒。多可笑,他不信我,这么多年,他依然不信我。那时候我怀着你,我就暗暗决定,我要让他知道,我可以走得那么决然,我可以干干净净的忘了他。”

    “后来生下了你,我就离开了,因为我不想带走属于他的任何东西,而你的眉眼又那么像他,你的身上也流着他的血,我就狠了狠心,抛下了你。”

    “我终于知道,这爱情,抵不过时间,所有的美好,终会一点一点消失殆尽,最后徒留斑驳的悲伤。”

    “是我对不起你,我不要求你原谅我,只是能不能,再叫我一声母亲?”秦舒依看着流焰。

    流焰抬起头,嘴唇有一刹那的翕合,可是他什么也没说,转身离开了别苑。

    既然再没有情谊,既然不存在疼惜,那就这样吧,就当我从来没有来找过你,我从来,不知道这些过去的故事。

    流焰离开王府的时候,秦舒依去找了佚天寒。这是她回离洲这么多年来,第一次去找他。

    “你是怕我,派人诛杀他么?”佚天寒看着给他斟酒的秦舒依。

    她的动作停下来,脸上浮现出倦意:“我知道你不会的。这么多年,我一直知道你的性格,那些狠话,你只是说说而已,从来都不会真的去做。”

    良久,佚天寒开口:“我不杀他,是因为我知道泓儿受伤与他无关。根据卫蒙说的,那刺客说是十九皇子派他来杀泓儿,那他为何又要蒙面,除非他蒙面是不想让人知道,他根本就不是流焰的人。”

    秦舒依只是望着院子的方向,不再言语。

    “有人要陷害他,你不担心他么?”

    “我担心,可是有什么用呢,我离他那么远,要怎么帮他。”

    佚天寒终于明白了她的意思,他一口饮尽杯中的酒,缓缓开口:“你这是,想要离开么,你想回到他身边了?”

    “我……”

    “你还是忘了,忘了你在那里受的伤害了。你终究还是原谅了他。”

    秦舒依告诉流焰的,只是故事的一部分,还有一部分,她没有说,她也不想说。

    其实,她离开夜城,是流玄逼她走的。

    她不擅长心计,于是在那日渐充盈的后宫之中,便再难站稳脚跟。他没有办法再像以前一样专心待她,护着她。甚至最后,他听信了一个妃子的谗言,相信了别人对她的诬陷。

    他对她说,我不知道你是如此狠心之人,你为我生下了孩子,就再也见不得别人为我生下孩子么,他们同样都是我的骨血,你竟也狠得下心。

    他对她说,原来这么些年,是我看错你了,你走吧,我再也不要见到你,永远不要。

    他对她说,你自己走,不许带走我的孩子,我也永远不会告诉他你的存在,我便告诉他,你死了,也不让他因为有你这么一个母亲而心寒。

    “我对你再好,也抵不上他分毫么,你若这么就走了,那泓儿醒来该怎么办,我去哪里找个母亲来给他。”

打赏本章    举报本章
这本书实在是太棒了,我决定打赏作品的作者!
100 铜板 300 铜板 1000 铜板 3000 铜板
5000 铜板 10000 铜板 30000 铜板 100000 铜板
打赏查看
送黄瓜送苹果送香蕉送笔记本送手机送钻石送跑车送别墅
标题:
内容:
评论可能包含泄露剧情的内容
* 长篇书评设有50字的最低字数要求。少于50字的评论将显示在小说的爽吧中。
* 长评的评分才计入本书的总点评分。

Copyright 2022 www.lcread.com All Rithts Reserved 版权所有,未经许可不得擅自转载本站内容。
请所有作者发布作品时务必遵守国家互联网信息管理办法规定,我们拒绝任何反动、影射政治、黄色、暴力、破坏社会和谐的内容,读者如果发现相关内容,请举报,连城将立刻删除!
本站所收录作品、社区话题、书库评论及本站所做之广告均属其个人行为,与本站立场无关。
如果因此产生任何法律纠纷或者问题,连城不承担任何法律责任。

关闭窗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