卷一 墙外行人,墙里佳人笑  第二十九章·最后的安稳

章节字数:3811  更新时间:12-08-11 14:36

背景颜色文字尺寸文字颜色鼠标双击滚屏 滚屏速度(1最快,10最慢)

    侧院的花园,果然是僻静,静的能听见风吹动树叶的响声。白逸之走到树林边缘,躺在草地上,抬眼看着天上的月亮,光线凌冽却不刺眼。就这么看着看着,困意就袭了上来,再加上酒精的催化,他就睡了过去。

    不远处的声响,似乎不再是单纯的风声,其中夹杂着轻微的,人的脚步声。在睡梦中的白逸之仍然保持着高度的警觉性,所以当他察觉到异样的时候,他就醒了过来,没有预兆的醒了过来。为了不打草惊蛇,他屏住了呼吸。

    “我已经把消息送出去了,也好叫雇主放心。”一个女声传来。

    虽是刻意压低了声音,但是白逸之还是略微听到了。那女子应该是和一个人在说话,于是他想看看另一个人是谁,就微微抬了抬头。

    “有人在这。”刚才的女子警觉性并不亚于白逸之,她听见了不远处草丛中的声响。

    白逸之心知低估了他们,便起身想要看清楚,可是还是晚了一步,看见的只是一个背影,还有一抹淡蓝的颜色。

    有什么地方不对劲。

    一定是有什么地方不对劲。

    白逸之并没有追上去,他站在原地被自己刚才这一瞬间的想法纠缠住了。

    想出来了!

    白逸之眼神里的讶异瞬间全部涌现出来。那抹蓝色是有点熟悉,不,不仅仅是熟悉。他想起来,苏映一直是用那种颜色的发带束发的。若是衣着颜色一样,这种可能性很大,可是这细小的细节的雷同,让他不得不怀疑。他一刻也不停地赶去苏映的房间,他要知道,苏映这一刻在不在房间里。

    房间里有灯火,白逸之舒了一口气,可是却没有看见她的影子,他不禁又紧张起来。

    “苏映,你在么?”白逸之走上前去敲门。

    没有回答。

    “你是睡了么?如果在的话应我一声就好。”白逸之手心里居然有丝丝细密的汗水渗出来。他不敢去想,苏映会是潜伏在他们之中的奸细。如果说,她真的是卧底,那这些年来她能够在宁王府这么核心的地方隐藏这么久,真的是不简单。那么他,又该怎么面对她……

    “苏映……”

    还是没有回答,苏映不在房间里。

    “你在这里做什么。”苏映冷冷的语调从白逸之身后传来。

    白逸之回头,苏映右手卧着剑,双臂环于身前,站在不远处,月光把她的影子拉的很长,显得冷漠又孤傲。

    “你去哪里了?”他急切的问,并且两步并作一步般的迎上去。

    白逸之刚走到身边,苏映就迈步向房间里走去:“与你何关。”

    “站住。”白逸之在她身后喊着,语气有些着急,“你刚才去侧院的花园了么?”

    “无可奉告。”苏映没有回头,径直走向房间。

    “苏映。”白逸之低声叫着,他望着她的背影喃喃地说,“不是你,不是你,对不对。”

    ******

    “水姿。”宁西王喊着水姿的名字走进房间,奇怪的是,水姿竟然没有如往常一样回答他,他以为水姿睡了,或者在房间其他地方,于是便又喊了几声,可是还是没有人回答。

    水姿怎么不在?宁西王正心下疑惑,转眼便瞧见桌子上放了一封信。信封上是水姿那娟秀的字体:王爷亲启。

    宁西王打开信封,抽出那白色的信笺抖开,寥寥几字。可是看完的时候,手已经紧紧地握住了。

    水姿去帝都了,她竟然一个人去帝都了!

    水姿在信中说,她不想因为自己造成皇上和王爷之间的嫌隙,于是她想亲自面见皇上,把一切都跟他解释清楚,这样,王爷和皇上就不用刀剑相向了。

    “水姿你怎么如此天真,他怀疑我并不是一朝一夕的事了,怎么会因为你一言,就把这根深蒂固的怀疑连根拔起,水姿,你怎不告诉我一声。”

    幽云皇若是见到水姿,就算不听她的解释,也不会轻易放她回来,他必然是会留下水姿做人质来要挟他了。

    宁西王面色凝重,这样一来,他必然是要在水姿和皇上之间做一个选择了。

    “凌,你何苦逼我至此!”

    宁西王闭眼,眼前出现了经年以前的画面,那时候,他们都是一袭白衣的少年,多好,多好。

    箜夜静静站在远处,看着宁西王的举动,心里十分不是滋味。他想起第一次见到宁西王的画面,那时候,自己晕倒在死人堆里,原本以为就会这么悄无声息的死去,然后腐烂在这里,就像不曾来过这世上一样。可是,他遇见了他。那时候他还是一个笑起来十分美好的少年,他向他伸出手,对他说,以后你跟着我,不会再这样挨饿了……

    以后你跟着我……

    我生世都跟着你,不会离开……

    ******

    “铭辰哥哥,父皇这么急着召我们回来,是不是出什么事了?”敛凝掀开车帘看了看,又是一路的不眠不休,现在已经到帝都了。

    铭辰往窗外看了看,一片祥和的景象。若是战争一起,他们该怎么办?流离失所,家破人亡?想到这里他就闭上了眼睛。

    “怎么了?铭辰哥哥你怎么不说话?”

    “凝儿,你不必想这些,不管有什么事情都有父皇和皇兄在呢。我会用一切护你一生周全,你知道么?”

    “我知道,我一直都知道。”敛凝看见铭辰说的这么郑重便知道一定是有什么大事发生了,她早知道铭辰不会告诉她的,必须自己想办法弄清楚。

    “停车。”敛凝突然喊。

    铭辰掀开车帘,看见了渊王府的大门。

    “铭辰哥哥,我先不回宫了,我想先去找渺墨,好久很见到她了。”

    铭辰点点头:“记得早点回宫去跟父皇请安。”

    “嗯。走吧,痕轩。”

    一进到渊王府里,敛凝便一个劲的往渊王平日里常呆的书房跑去,全然忘了痕轩还跟在后面一脸的茫然。

    “仙女姐姐!”痕轩喊着。

    敛凝这才回过头来:“你在这里呆着,等我回来,别乱跑知道么。”

    看见痕轩点点头,她这才又着急的跑开。

    “皇叔,皇叔。”敛凝还未到门口便喊起来,守在门口的下人都是见过敛凝的便也没敢拦。

    “凝儿来了,怎么还是这么毛毛躁躁的样子,跟渺墨一样。”

    “皇叔我问你。”敛凝关上房门,迫不及待的走到书桌前,“幽云是不是出什么大事了?”

    渊王一怔,这个小丫头什么时候开始关心起国家大事来了:“你什么时候对这些这么关心了?”渊王避开话题。

    “皇叔,我也不是只知道玩耍的孩子了,我自小就被父皇逼着读各种书,你这渊王府也是我常来的,经常听见你们说一些事情,虽不是什么重要的军机大事,但是我对这方面也是耳濡目染了不少,自然能够觉出一些异样来。”

    “既然你有这般想法,本王也不打算瞒你,幽云,事态危急。”

    “皇叔你倒是说,怎么个危急法?”

    “夜城一直对各国都虎视眈眈,尤其又是,这些年来我们幽云日渐壮大,与他夜城不相上下,他必然不会让我们再这么发展下去,可是他们也不敢贸然动手,但是,这几个月来,宁西王那边开始蠢蠢欲动,眼看幽云内乱要起,这夜城是不会放过这个机会的。”

    敛凝看着渊王:“就是说,战争又要起了。这个夜城,为什么总想要吞并其他国家呢,大家好好相处,各自繁荣,让国内的百姓安居,还有什么比这个更好的呢。”

    “流玄若是有你这份想法,天下也就安生了。”

    “那我们敌得过他么?”

    “幽云国大部分的兵权都还在宁西王手里,当日你父皇忌惮他拥兵过重,便借口养伤把他留在明都,可是,你父皇终是顾念旧日情分没有全部剥夺他的兵权,既然他有心造反想必早就私下招兵买马了,我们对付一个宁西王都有几分吃力,而且,就算我们胜得了宁西王,也没什么力气与夜城一战了。”

    “皇叔的意思是,这一次,我们幽云必亡无疑了?”敛凝震惊在原地。

    渊王此时也沉默着,他居然和这个小丫头谈了这么多利害关系。要她早一点知道也好,总比到时候难以接受来得痛快。

    “难道没有一点办法了么?”

    一个国家在面临着灭国危险的时候居然束手无策,这该是最痛苦的事了吧,眼睁睁的看着血流遍地,江山破碎,其中个别滋味,谁经受得住。

    “战场之上瞬息万变,胜负乃兵家常事,谁又能如此肯定结果。倒是我们,不能这么早就放弃了希望。”

    “离洲,离洲,他们不肯帮我们么?”敛凝问出这话来才知道自己问了一个多么显而易见的问题,若是离洲愿意援手,这次也不会无功而返了,“那,联姻之事,可是父皇想出的法子?”她这时才明白为什么铭辰哥哥会为了大皇姐的婚事到处奔波。

    渊王开始认真看着敛凝,她居然能说出这么多话来,都还颇有几分道理,于是他开始与她认真说起来。

    “原本是想与夜城联姻,以此来暂时消灭他们对幽云的想法,可是夜城虽是派了流焰来,但是流焰却不知发现了什么,还是没有经过你父皇同意便离开了幽云。之后,与离洲,你应该是刚从离洲回来,想必你知道的会比本王更多一些吧。”

    怪不得,怪不得,先前在离洲佚水泓一直问自己,如果他和大皇姐成亲怎么样,那时她还以为他是喜欢大皇姐,没想到,他是想帮幽云,可是自己当时居然还……这么想来,敛凝又对佚水泓产生了更深一层的感情。

    院子里,痕轩还站在一开始敛凝让他等的地方,没有移动一步。最后实在是累了,便蹲在那里,就连旁边有一张石桌他都不肯移动一步过去坐,生怕敛凝回来找不到他。

    这里是通向渊王书房的一条路,不过距离大门和书房都有些远,而且附近种着一些雪殇,看起来像一个小型的花园,于是此时也没有什么人经过。

    痕轩正无聊的拿着石子在地上乱画,就看见眼前出现了一双白色的鞋子,有人站在了他面前。痕轩缓缓抬起头来,一点点打量着那人。因为那人站着,而痕轩蹲着,于是仰头的幅度很大,刺眼的阳光明晃晃的照过来,晃得痕轩睁不开眼睛,也看不太清,于是他伸手遮挡着阳光。

    “你是痕轩。”来人开口,是一个女子的声音,清凉婉转。

    痕轩点点头。

    “不,你不是。”那女子又说,“痕轩,只是你的名字,而已。”

    痕轩迷惑的摇摇头。

    “你是凉泽太子,你是亡国太子。”

    痕轩眼神一颤,眼睛豁然睁大,紧紧盯着那人。虽然他是凉泽太子这件事很多人都知道,但是凭直觉,他知道这女子的话并不是这么简单的意思。

    那女子俯下身来,她看着痕轩,在他耳边缓缓的说了一句话。

    痕轩愣住,一脸错愕。

    “我走了。不过,我以后还会来找你的。哦,提醒你一下,这渊王府,不是一个平静的地方,这里面可有……啧啧,呵呵……”那女子没有继续说下去。

    痕轩正在思考她刚才的话,恍惚间抬头,却发现早就不见了那女子的身影。她是谁?居然能在这渊王府里来去自如而不被人发现。

    

打赏本章    举报本章
这本书实在是太棒了,我决定打赏作品的作者!
100 铜板 300 铜板 1000 铜板 3000 铜板
5000 铜板 10000 铜板 30000 铜板 100000 铜板
打赏查看
送黄瓜送苹果送香蕉送笔记本送手机送钻石送跑车送别墅
标题:
内容:
评论可能包含泄露剧情的内容
* 长篇书评设有50字的最低字数要求。少于50字的评论将显示在小说的爽吧中。
* 长评的评分才计入本书的总点评分。

Copyright 2022 www.lcread.com All Rithts Reserved 版权所有,未经许可不得擅自转载本站内容。
请所有作者发布作品时务必遵守国家互联网信息管理办法规定,我们拒绝任何反动、影射政治、黄色、暴力、破坏社会和谐的内容,读者如果发现相关内容,请举报,连城将立刻删除!
本站所收录作品、社区话题、书库评论及本站所做之广告均属其个人行为,与本站立场无关。
如果因此产生任何法律纠纷或者问题,连城不承担任何法律责任。

关闭窗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