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第十三章

章节字数:2824  更新时间:12-08-09 16:42

背景颜色文字尺寸文字颜色鼠标双击滚屏 滚屏速度(1最快,10最慢)

    手冢看着站在断桥缺口处的迹部,金色的光芒洒在他的身上,使本就耀眼的他,更加遥不可及。“手冢。”迹部突然回过头来,两人的眼神看进彼此的眼中。只一眼,天雷勾动地火,一发不可收拾。话说当年王母娘娘的蟠桃会上,卷帘大将与天蓬元帅,只因为在众仙中,多看了你一眼,就。。。唉哟!扯远了,反正就这意思。

    后来,手冢问迹部当年,你为什么盯着我,看了这么长时间?迹部想了想回答他,其实,那是因为本大爷在你那双清澈的眼里,看到了自己的倒影。(我来乱的,以上纯属本人无聊。)

    迹部看着手冢的脸,笑了笑,“手冢啊!是本大爷长得太过华丽!以至于你迷失了人生的道路吗?啊嗯。”迹部看着手冢愣了愣,转而恼怒的看着自己,却也并不着急。“迹部!你,小心!”说时迟那时快!一支不知从哪里飞出的暗箭冲向迹部,手冢连忙将他推开。

    这一推不要紧,关键是,现在两个人的姿势,有点暧昧。。。容易想歪。让我们近距离观看一下,现在呈现一种迹部下手冢上的姿势。手冢的手还放在迹部胸前,而迹部的手则环在手冢那纤细的腰上。两个人鼻尖对鼻尖,手冢的脸上红晕翻飞“迹,迹部。你可以起来了吗?”“你不从本大爷身上下去,本大爷怎么起来?”迹部坏坏的笑了笑,说的话,实在是很容易让人误会。

    手冢平静了一下自己的心情,将那穿透了树干的箭拔出。看着留下的印记,他皱了皱眉“这个人的功力不浅啊!迹部,你有什么仇家吗?”迹部摇了摇头,“本大爷这么华丽的人,怎么会有仇家。倒是手冢,该不会是找你的吧!”

    手冢也摇了摇头,“我。。。之前都是住在山谷里的,怎么会有仇家呢!”“山谷?”似乎听到了感兴趣的消息,迹部挑了挑眉。“是啊!那是一个开满了曼珠沙华的山谷,那里没有其他人,就只有我一个人。”“手冢,改天你带本大爷去看看吧!”

    手冢迟疑了,“可是,我已经忘了来时的路了。”他垂下那双清澈的眸子,眼里的无助和茫然,让迹部心悸。无意识的将手冢纳入怀中,轻柔的说着,“我会陪你找到来时的路的!我会帮你回家的!”

    迹部拉着手冢的手走进了一家酒楼,他无视了所有人的目光。倒是手冢被大家看的不好意思,又挣脱不了他的手,脸上泛起了红晕。就在他们在二楼落座后,听到了一个对于手冢来说,不算陌生的声音。“手冢!”

    手冢回过头,看着不远处坐着的几个人。是白石他们,“白石?你们怎么。。。”“这儿的酒菜是全彭城最好的了,我们当然要来这儿了。倒是手冢。。。你怎么会。。。这位是?”白石看向了从一开始就,用恐怖的眼神盯着他的迹部。怎么和那天不二看自己的眼神一样,不,比那还恐怖。

    “这位是,迹部景吾。”听到这四个字,千岁千里和白石藏之介都不禁,倒吸了一口凉气。迹部景吾!这四个字在逐音国可谓是,无人不知无人不晓。因为这位皇帝在登基之日,便将逐音国进行大面积的改革,把各个破旧小镇装饰一新。而且还在皇宫里,专门建造了一个玫瑰园,种满了玫瑰花。

    年仅十七岁的皇帝,登基三年,将逐音国的国库充的那个叫满当当啊!第一富国!挥金如土啊!风调雨顺,百姓和睦,那个叫乐啊!全国上下没有人有一点点怨言,那个叫崇拜这个皇帝啊!个个把他当神看。

    如今两人看到了这气宇不凡的俊美公子,也不禁为他的风采折服。二人连忙走到迹部面前,正欲作揖“草民。。。”“你们是手冢的朋友吧!不知可有这荣幸。。。”“荣幸万分。”二人施施然入座,心中也明白了这皇帝的想法,原来是微服私访啊!

    这顿饭吃的那个叫不顺畅啊!白石背后直冒冷汗,这也不能怪他如此不淡定。如果你被对面的人用恐怖的眼神盯着看,那人表面上还一副,你快吃,菜凉了不好的表情。你会做何感想,难道是因为很不巧的,坐在了离手冢较近的地方,不会吧!应该,不至于吧!

    好不容易吃完了,白石松了一口气。“迹部公子,手冢公子。我二人还有事就先走了!先告辞了!”抓住还想说什么的千岁千里,白石直接从窗户那儿跳了下去。“看来,是很急的事啊!”手冢喝了口茶,看着二人消失的方向。“是啊!是很急的样子。”

    “对了,迹部,那位桦地公子呢?他不用吃饭吗?”“他啊!他想必已经吃完了吧!”此刻,屋顶上坐着一个大块头,他的手里捧着个盘子,拿起最后一块寿司,慢慢的塞进嘴里。(表问我为什么有!)做属下的就是命苦啊!午饭只能吃这么点东西,太可怜了!请无视,屋顶上那一大叠堆起来的盘子,那是幻觉而已。

    两个人走在宽敞的大街上,不时从某处飘来某女狼的秋波,这已经不是暗送秋波了!这是明目张胆的拦住你,然后在你面前,送你那所谓的电眼。然后转身故意掉下手帕,就等你来说一句,“小姐,您的手帕掉了!”

    手冢看着迹部淡定的踩上那粉色的手帕,起初还会认为,迹部太伤害人家女孩子了。到了后来,他也一起踩了上去。如果同一个女的,走在你面前,十步掉一条手帕,而且每掉一条手帕,就抛一个媚眼,是人都无法忍受。

    最近明显群众素质下降啊!看看,这一个个的,都需要道德教育!喂!说你呢!大街上的跳什么脱衣舞啊!喂,还有你!别以为你那眼睛小就看不到你那WS的眼神儿,看哪儿呢!我说,老兄,你把口水擦擦,你盯着人家看,人家会不好意思的。拜托你盯也盯个好看的!这样的麻花脸你都。。。审美疲劳啊你!

    迹部很头痛,为什么,自己的国家会有此等败类。都太不华丽了!完全丢了他迹部大爷的面子啊!看来要跟忍足说说,这些百姓的民风民德要整治整治了!个个都要拖去进行思想教育!干脆请个心理专家开个,公民道德心思素质调教班!这要是被邻国的人看到了,多丢脸啊!

    “迹部,迹部。”看着迹部难得的发起呆来,手冢嘴角露出一抹笑容,浅极,以至于稍瞬即逝。“啊?手冢,有事吗?”“没事。继续走吧!”“恩。等下,手冢,根本大爷一块儿进去看看。”迹部不由分说的拉着手冢,走进了一家玉器店。

    看着琳琅满目的玉器,迹部撇了撇嘴,也没什么好货嘛!突然,目光被什么吸引,迹部勾起了一抹笑容。“店家,这两块血玉。。。”迹部指了指摆在一块儿的两块血色玉佩,“公子好眼力,这可是极其难得的上等玉石啊!而且这血玉上还有天然形成的花样,更是不多见。”老板的脸,笑得像朵花似的,脸上的皱纹都挤到一块儿去了。

    手冢看了看那两块血色玉佩,心下一惊,上面的花样正是曼珠沙华。这曼珠沙华好似,在血玉中开放一般。美艳至极,那玉的通透,以及灵性更是不用说,果真是上品。只是,为什么有种熟悉的感觉,以前有见过这两块玉吗?

    “据说,这两块玉佩,没有经过任何修饰,只是钻了个洞系了条绳子而已。本是一位药师所有,后来随着药师的死亡,这玉佩也不知去了哪里。也亏得老夫我好运,这玉佩啊!经过了不知多少代的传承,终于被老夫我发现,便买了下来。两位公子可有意买下这玉佩?”虽说这玉佩,年代已久,但是大概是被细心保存着,看不太出它的半点破损。“好!本大爷就买下了!”

    迹部将其中一块玉佩挂在了腰间,另外一块递给了手冢。“这是。。。”“手冢,本大爷当你是知己,才将这玉送给你。怎么,你不领情?”“这太贵重,我不能收!”“少罗嗦,本大爷说给你,就给你!你可不许弄丢了!”迹部沉下了脸,直到看着手冢也将玉佩挂在了腰间,才重新挂上笑脸。

    

标题:
内容:
评论可能包含泄露剧情的内容
* 长篇书评设有50字的最低字数要求。少于50字的评论将显示在小说的爽吧中。
* 长评的评分才计入本书的总点评分。

Copyright 2022 www.lcread.com All Rithts Reserved 版权所有,未经许可不得擅自转载本站内容。
请所有作者发布作品时务必遵守国家互联网信息管理办法规定,我们拒绝任何反动、影射政治、黄色、暴力、破坏社会和谐的内容,读者如果发现相关内容,请举报,连城将立刻删除!
本站所收录作品、社区话题、书库评论及本站所做之广告均属其个人行为,与本站立场无关。
如果因此产生任何法律纠纷或者问题,连城不承担任何法律责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