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第十九章

章节字数:2697  更新时间:12-08-11 17:15

背景颜色文字尺寸文字颜色鼠标双击滚屏 滚屏速度(1最快,10最慢)

    不二坐在音澜园中的石凳上,天上那轮残月,苍白得就如同他现在的脸色一样。他抬起头,露出一个自嘲的笑容,“呵呵,他是不是从来没有发觉过,我喜欢他呢?”不二觉得自己对于手冢的喜欢,显露的是那么明显,可是,手冢似乎,从来没有发现过。

    他不甘心,不甘心就这样放弃手冢,可是又能怎么样呢?难道把他抢过来?即使这样手冢也不会觉得幸福的吧!虽然手冢和迹部相识没有多久,但是,不二不得不承认,他们两个实在是相配。

    看着天边的残月,不二突然想起,那晚的初次见面。那样一个美好的人,谁能配得上他呢?当时不二是这样想的。那天,手冢一身白衣,享受着月光,沐浴在月光之下。美虽美,却美得太过梦幻,就像天边的那轮残月一般,看似接近,实则无法触摸到。

    他从未自卑过,可是在手冢面前,他发现自己实在无法,与他一同并肩走着。那样耀眼的人,只要站在他身后一步的位置,便已足够了。只要这样静静的看着他。

    直到,迹部景吾的出现。是不是只有这样的人,才能配得上他,这样张扬夺目的人。是不是只有他能与手冢比肩,不二看到他们站在一块儿的时候,有那么一瞬间的失神。

    不二给自己倒了杯酒,那湛蓝的眼眸黯淡无光,该放弃了吗?放弃,谈何容易。不二低垂着头,蜜色的长发沾染了月的光泽。借酒浇愁,何时自己竟需要这种方法,来放松心情了呢?可是,心好痛。

    不二痛苦地抓着胸前的衣襟,仿佛这样可以减轻痛苦。心碎的感觉,就是这样吗?这是第一次,他不能一笑置之,是因为涉及了情感吗?怎么可能。是因为,他是特别的吧!一遇上他,都变得不像自己了呢!

    “手冢国光,你可知,我喜欢你,不是朋友的那种,更不是家人的那种,是恋人的喜欢。你可知,我的失落,我的彷徨,我的惆怅?你不知道,呵呵,你怎么会知道呢!你从来都不明白,不明白!”不二念叨着,独自一人喝了一杯又一杯酒。

    他隐约间看到手冢向自己走来,他被手冢抱起来送回了房间。他的意识渐渐消散,但是他的口中,仍旧呢喃着。他清清楚楚的听到,“国光。。。国光。。。”如果他戴着眼镜的话,你绝对可以看到他的镜片,闪了一下,没错,这位好心人,便是乾贞治。

    乾嘴角向上勾起,“手冢国光。。。你到底是怎样一个人呢?能让这有名的笑脸面瘫,不二周助,变成这般摸样。很好的调查对象呢!不知道,他对我的乾汁有没有抵抗力。”将不二放在床上之后,乾转身离开。

    在乾的秘密研究室里,(其实就是他的卧房。。。)穿着一身白色大褂的乾,手中拿着一个装着紫红色液体的杯子,他将杯中的液体,倒进一杯蓝色的液体里。看着翻滚的泡泡,他露出一个奸笑,“哇哈哈哈!我的新版乾汁研制好了!哇哈哈哈!”这样的奸笑声持续了很长一段时间,外面的天空打了好几道闪电,(怎么就没有一道打到他的房顶呢。。。。)

    在这个时候,总是会有人经过的,他们会目睹这种恐怖的场景,然后,一传十,十传百。然后大家就都会戒备起来,但事实证明,这个经过的人,很无良。。。她就是。。。音弥,同为这种实验爱好者的她,怎么会放过这个机会呢!她透过门缝看到了,那杯颜色诡异的液体。

    她一掌打下去,门开了。乾惊讶的转过身,便看到穿着嫩黄色侍女装的可爱小萝莉,背后电闪雷鸣,不断有黑气冒出。乾咽了咽口水,“呃,音弥。你有什么事吗?”“乾公子,其实我想告诉你,你这杯东西,还差一样材料。”

    “怎么会呢!根据我的数据,更新版的乾汁的材料,就这些了,我都已经放下去了。”乾一脸严肃的看着她,“还少一样!那就是,西洋芹。”乾看着她从背后变魔术一样,取出了那名为‘西洋芹’的植物。

    乾仔细想了想,突然发现,还真的少了这么一样,他不禁重新审视了一下这名少女。“你。。”两个人,就像找到了组织一样,抱在了一块儿。完全不记得,有男女授受不亲这种说法。“音弥,以后,你就来给我当助手吧!”“好的!乾公子!”

    两个恶魔成为了伙伴,这轩殜居里面住着的人,性命堪忧啊!真是。。。太可悲了,这两个人竟然商量着‘投毒’,将乾汁倒在井里面。多亏了音弥认为,这乾汁倒水井里面,味道会淡了,效果不明显,乾才放弃这个念头。

    但是,音弥提议,“不如。。。我们去把乾汁装在调料瓶里面,然后在外面贴上酱油。然后。。。”两个人对视了一眼,开始奸笑。整个音澜园里,弥漫着,“哇哈哈哈。”的声音,也幸亏白天累够了,大家都沉沉的睡着了。

    不过也有个例外的,白天动的最多的菊丸同学,不知怎么的今天晚上失眠,被这声音吓得跑到了大石房里,窝在大石身边裹着被子,瑟瑟发抖,看样子吓得不轻。

    很凑巧的,今天青霜园里也有几个人失眠。其中包括了,手冢国光、越前龙马,以及我们轻功超厉害的‘女鬼’青砂。

    让我们逐个盘查,(其实是偷窥。。。)首先是手冢国光。

    他坐在桌子前,手上拿着迹部送他的那块血玉。他轻抚着上面的曼珠沙华,他十分疑惑,自从迹部说喜欢他之后,他第一次看清了那个人的脸。那张脸曾在脑海中,浮现过很多遍。他曾经想过,他会长什么样子,但是,却没有料到,那张脸,竟然是迹部的。

    可是感觉上有些不同,不同在哪里手冢说不上来。“迹部---景吾。”他的双眼开始变的空洞,这个晚上的第N次失神。

    (以上是苹果失眠理由,下面是小柱子。)

    越前站在院子里,他一遍遍练着手冢教他的剑法。汗水顺着他的脸落下,流进他的衣衫之中,不够,还远远不够。这种体力,还差得远呢!以我现在的实力,怎么去打败他!该死,为什么,为什么这一招,总是练不好!

    他发泄似的看向练习用的草人,被砍得遍体凌伤的草人,依然直直的站着,好像在嘲笑他的渺小、无能。“啊!”他喊了一声,虽然并不大声。但在这寂静的夜里,很是明显。不远处,音澜园传来的诡异声音。

    越前挑眉看了眼,天上已经快要被完全,被乌云遮住的月亮。“大晚上的,死人了?看来天快下雨了,还是回房好了。外面看起来,相当不安全啊!”越前迅速回到房间里。

    (吼吼,终于到了咱家‘女鬼’了!)

    “啊!”被噩梦吓醒,一身白色里衣的青砂坐起身来。看了眼窗外的天色,看来离起床还早得很呢!“奇怪,怎么会梦到轩殜居里面,到处弥漫着诡异的气体呢!”青砂皱了皱眉,下床披上一件外衫,取了个灯笼推开门走了出去。

    突然听到音澜园传来的怪声,吓得她手一抖,灯笼滚到了脚边。“太丢脸了,幸亏没人看到。”青砂看看四周没人,放心的捡起灯笼。她青砂可是出了名的胆大,要是今晚上的事,被别的侍女看到了,她还怎么混呐!

    静下心来,看看外面似乎没有异样。青砂转过身回房,当坐在床上时,她突然发现,“刚才的声音,有点耳熟,是谁的呢?算了,听错了吧!”刚一躺下,她又跳了起来,头撞上了床顶,“啊,好痛。对了!那声音,是小弥。该不会。。。不会的,不会的。”

    青砂自我安慰着,虽然她知道,这安慰一点都没有用。她闭上眼睛,“没事的,你只是幻听,只是幻听。”她自我暗示着。

    

标题:
内容:
评论可能包含泄露剧情的内容
* 长篇书评设有50字的最低字数要求。少于50字的评论将显示在小说的爽吧中。
* 长评的评分才计入本书的总点评分。

Copyright 2022 www.lcread.com All Rithts Reserved 版权所有,未经许可不得擅自转载本站内容。
请所有作者发布作品时务必遵守国家互联网信息管理办法规定,我们拒绝任何反动、影射政治、黄色、暴力、破坏社会和谐的内容,读者如果发现相关内容,请举报,连城将立刻删除!
本站所收录作品、社区话题、书库评论及本站所做之广告均属其个人行为,与本站立场无关。
如果因此产生任何法律纠纷或者问题,连城不承担任何法律责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