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卷——前缘  第三十一回一切为了弟弟

章节字数:3315  更新时间:13-01-12 10:47

背景颜色文字尺寸文字颜色鼠标双击滚屏 滚屏速度(1最快,10最慢)

    ‘咚咚’几声轻柔的敲门声响起,他缓缓的回过头——

    “进来。”

    “公子……”推门而入的是阿囝,一张芙蓉般的素面干净而简洁,没有了刻意的掩饰,一张素面上未施半点粉墨,也就没了那传闻中浓呛得刺鼻的香气。

    阿囝进门后还是微低着头,目光直视着自己的脚尖。

    是她?果然是她!他早已经料到了她会来,所以他一直在等待。

    五年来的点点滴滴依旧萦绕在心头,面前的她却是今非昔比判若两人,似乎唯一没有改变的就是多年养成的那份自卑感,头永远都是低垂的,好像从来就没有扬起过,除了——抓着他的衣角苦苦哀求他救她的那个所谓的弟弟时……

    两年的时间不算长也不算短,自己已经从青涩的年少儿郎成为了一个顶天立地真正的男人,麝月是他的奴婢也是他房里侍候的人,而这个丫头——也已经从一只丑陋的癞蛤蟆摇身一变成为了一只美丽的凤凰。

    是凤凰吗?看来不像,说是只美丽的山间雉鸡到是有些贴切——全无内涵、不会重生的百鸟之王就和随手拾来的雉鸡也没什么太大区别,更何况她还没有那华丽的外表来装点自己的不足。

    华丽吗?如今看来她那块已经消失的血斑倒是真真的掩去了她十几年的风华,望梅山里从来不收不留不养眼的人,她是第一个,也是最后一个,到底是师傅慧眼识珠?还是误打误撞?他始终没有想明白,或许这个答案也只有当时让自己过去传话买下她的师傅可以解答。

    说起她脸上那块丑陋的血斑——他万万没有想到会是这样的结局,只是和了一次房,就可以令它消失?到底是巧合还是本该如此?这么简单的方法到底是师傅没有想到?还是根本就不屑去想?或者还有其他的原因?

    没错,被称为‘神医’的年轻男人就是当年丢下银子对阿囝说‘我师傅买你了’的那个唇红齿白的男孩——沁原秋——‘玉面鬼医’第三个爱徒,江湖人称‘原秋公子’的望梅山三公子,如今他已经是风采卓姿的俊美青年了。

    “有事?”轻瞟一目,转脸继续对月,将整个后背留给了惴惴不安的人。

    “公子,求求您救救少爷……”阿囝抖瑟的启口,面对他,会让她想起很多已经远离却摆脱不掉的过往,或许下一刻她将再次陷入那样的困境中再也无法逃脱,可是为了弟弟,她只能硬着头皮来见他,因为她知道如果他救不了秦麟,那么那个望梅山的主人一定能!更何况她不觉得这样小的病可以难得到师从‘玉面鬼医’多年的他。

    “我已经说过了,他没救了!”沁原秋冷冷的回答犹如旷世宏音,清冷而旷寂,传入人耳心神俱寒。

    “公子,奴婢知道您有这个本事可以医好少爷,奴婢求求您,您就大发慈悲救救他,求求您——”阿囝‘噗通’一声跪了下来,拼命的往地上磕着头。

    沁原秋回头看她心中嗤笑——又是一个自以为是的女人,百般作为不外乎是想给自己立个牌坊,实则只是为了满足自己的私欲,就像他的母亲!

    “你凭什么觉得我一定能救得了他?”毫无波澜的发问,他倒想看看她能为她那个所谓的弟弟做些什么。

    “我……”阿囝迟疑,她要如何回答?

    一双脚出现在眼前,一只手出现在视线内,力道轻柔的执起她被秦麟咬过的手臂,卷开那碍事的衣袖,露出被秦麟咬过的伤处,那里只余了点点青紫和很浅很浅、浅到几乎看不见的齿痕,感觉到伤处被指甲轻划过的酥痒,阿囝身体轻颤。

    “其实想要把他那病根除了倒也不是没有办法,只是我手里缺了一味药引,当初我和师兄协助师傅花了五年的时间练就了一个药人,她身上那血可是世上难寻的良药,配上各色草药的搭配包医百病,可惜啊——如今这药人下落不明已然两年有余。”

    执起的手臂被放开,耳畔传入的声音听不出任何的阴阳顿挫,阿囝低垂着头更看不见沁原秋那抹似有若无的笑意。

    沉默了许久,沁原秋似乎在等阿囝的反应,又似乎是在与阿囝耗着时间,总之阿囝不语,他亦不语。

    阿囝明白自己的身份是彻底的暴露了,她不明白为什么在自己已经不再是那个丑丫头了的时候他还会那么肯定自己是谁,她更不清楚自己接下来究竟应该怎么做,是勇敢的承认?还是继续的装傻?

    “公子……”就在阿囝迟疑之际应了沁原秋吩咐出去给‘玉面鬼医’放信去的麝月推门而入,在看见阿囝的那一刻有些恍然,不过很快就回过了神,“公子,事情已经办妥,依奴婢估计主人应该不日就会到。”

    “恩,我累了,帮我送客。”转身不再去理会众人,沁原秋下了逐客令。

    “是!姑娘请!”麝月是何等聪明的人,立刻就明白了现在的局面,看来有些人还是在存着侥幸心理呢。

    乍听见‘玉面鬼医’将会来,阿囝惊在了原地,再听见‘送客’——阿囝更是慌了心神,为了弟弟,她不能眼睁睁的看着机会就这么在近前错过,只要能让弟弟摆脱病魔,她并不介意再回到望梅山与那些冰冷无情的生物为伍,在被押回望梅山之前,她一定要听到那句承诺——一切都只为了那个唯一的血亲!

    “三公子——”

    一声急唤,让已经转头不准备再看她的沁原秋淡笑着回了头——

    “认了?”

    原本因为迫切而扬起的头慢慢的又低了下去,阿囝双手紧紧的拳握着揪着自己的衣角,她那颗忐忑的心七上八下的。

    给麝月递了一个眼神,麝月马上会意的离开了房间并且关上了房门。

    “你还挺能躲的,两年了,竟然让你一个小毛丫头戏耍了两年,你可知道在这两年里望梅山倾巢而出就只为了追查你的下落?”

    阿囝不语,她实在不知道应该在此刻说些什么,即便是解释应该也是徒劳,何况她似乎也没有什么好解释的,逃了就是逃了,不管当初的初衷是什么,结果都是一样的。

    “不想解释吗?”见阿囝似乎没有想开口的意图,沁原秋问道。

    “三公子,是不是真的只要有我的血做引子,少爷的病就会痊愈?不用再忍受病痛的折磨?”所问非所答,阿囝的心中此刻只关心这一件事,至于未来自己的命运,她已经置之度外了。

    “你好像很执着这件事,单单的一个少爷也值得你这个小丫鬟如此费心?还是你存了什么其他的念头?”明知故问,他想看看她会如何回答。

    “阿囝不求其他,只要三公子可以将少爷的病医好,日后我便安心在望梅山上做药仆,再也不私自离开,”

    “理由?”沁原秋挑眉,她这是在和自己谈条件?

    “不敢瞒三公子,少爷其实是我同父异母的亲弟弟,在您和主人买下我的头半年,二娘将他卖给了现在的秦员外,我也是在上次陪着主人下山时无意间寻到了他的下落,所以一时冲动才私自下山想要守在他的身旁……”

    “三公子,千错万错都是阿囝自己的错,如果三公子因为这两年来的奔劳辛苦一定要找个人责罚的话,请您放过我弟弟,阿囝自己一并承担!”

    “阿囝这辈子什么都不重要,除了这个弟弟,他是我们家唯一的香火,是我爹盼了一辈子的念想——其实弟弟的命真的很苦,小小年纪就离开了爹娘,虽然如今老爷和夫人对他视如己出,可自从被二娘卖掉之后他便开始得了这病,长年累月受着病痛的折磨……三公子,阿囝知道阿囝没资格和您讨价还价,可是阿囝真心希望三公子能大发慈悲去了我弟弟的病根,让他从此以后不用再与病魔抗衡,过上正常人能过的生活,阿囝求您——”三声响亮的响头,阿囝的头重重的磕碰在地上。

    “弟弟?”讥讽的笑意蕴在眼底,她口口声声的弟弟就差了那么一点就要了她的命,而她竟然还在这里苦苦的哀求他去为他医病,这算什么?显示她的大度?告诉他她有多么无私仁厚?好让天下所有的人都为着她的胸襟而折服?笑话!简直就像是个天大的笑话。

    “是的,只要弟弟的病除了,阿囝此生也就再无牵挂了。”

    再无牵挂?就像他的母亲?送了他进山便再无牵挂?然后自己一个人开开心心的过日子享受着荣华富贵?等待着精心布置的局面一朝显现,然后依照她的计划把他推到那惊涛拍浪的浪尖儿上达成她所谓的理想,再登上那再无人可攀的位置?

    “了无牵挂是好事,不过这事儿我看还是等师父到了再说吧,你身上的血是属于师父的,要不要动你,也应该是他说的算,至于你那弟弟——你放心,他死不了,至少是暂时还死不了。”

    “可是……”

    “离开了两年竟然学会了顶嘴,看来外面的生活着实给了你太多的自由,竟然连规矩都不懂了吗?”

    阿囝听见这话马上闭上了嘴,五年来的山里生活她早就已经学会了逆来顺受般的死寂,可今天——看来真是时间久了,似乎都有些忘记自己曾经是如何面对他们的了。只是,如果她现在不去争取,那么等到被他们押回山后便再也没有说话的余地了——可是很明显的面前的男人开始不耐烦了,阴沉的脸色也开始让人不寒而栗了。

    “你先下去吧,我乏了,有什么事以后再说。”

    不敢再争辩,阿囝只能默默的离开。在阿囝退出去之后,沁原秋心中暗想这好戏是不是也应该快要上演了?就不知道这个执意为之的丫头会怎么想。

打赏本章    举报本章
这本书实在是太棒了,我决定打赏作品的作者!
100 铜板 300 铜板 1000 铜板 3000 铜板
5000 铜板 10000 铜板 30000 铜板 100000 铜板
打赏查看
送黄瓜送苹果送香蕉送笔记本送手机送钻石送跑车送别墅
标题:
内容:
评论可能包含泄露剧情的内容
* 长篇书评设有50字的最低字数要求。少于50字的评论将显示在小说的爽吧中。
* 长评的评分才计入本书的总点评分。

Copyright 2022 www.lcread.com All Rithts Reserved 版权所有,未经许可不得擅自转载本站内容。
请所有作者发布作品时务必遵守国家互联网信息管理办法规定,我们拒绝任何反动、影射政治、黄色、暴力、破坏社会和谐的内容,读者如果发现相关内容,请举报,连城将立刻删除!
本站所收录作品、社区话题、书库评论及本站所做之广告均属其个人行为,与本站立场无关。
如果因此产生任何法律纠纷或者问题,连城不承担任何法律责任。

关闭窗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