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卷——前缘  第四十九回 困扰

章节字数:3001  更新时间:13-01-12 11:30

背景颜色文字尺寸文字颜色鼠标双击滚屏 滚屏速度(1最快,10最慢)

    “就是因为师傅的话,我才一直会困惑和不安到现在。”

    “你的意思是……”

    慢慢的摇摇头,回避开韩琪那双探究的眼,阿囝起身慢步到门口——

    “我生来就是一个苦命的人,承蒙师傅不弃收了我为徒才有了今天的我,往事历历在目,阿囝从来不敢有何奢望与奢求,如今山里的生活对于阿囝来说似梦似真,三位师兄对阿囝的爱戴更是让阿囝受宠若惊,可越是这样,阿囝的心里就越是难安,只因阿囝从来没有想过有一天真的可以成为这一山的主人,更没想过自己的命运会与谁牵绊一生。阿囝一直在怕,怕有那么一天因为阿囝的一个决定改变了你们的命运,阿囝……阿囝真的很彷徨——”

    回头看向目光炯炯的韩琪,见他并没有准备插言的打算,阿囝继续说道:“二师兄,已经两年半了,师傅下的禁令也快要到期了,料想师傅也应该快要回来了吧?你说等他老人家回来了,是不是一切就应该有个结果了?料想师傅的心里一定是有属意的人的,毕竟他才是最了解你们的人。当然其实我也有想过,或许师傅的心里也是矛盾的,毕竟三位师兄都是人中龙凤,不论本领还是为人品性也都是不相伯仲的,而且最重要的是你们都是师傅一手拉巴长大的,论到感情更是没有谁轻谁重,我料想师傅也应该是很难轻言取舍的才是,所以他才会当着那么多人的面做了那样的一个决定,把选择权交给一个完全搞不清状况的局外人的我——师傅的想法还真是大胆呢!”

    “小师妹是觉得师傅做的不对了?”

    “也不是。”再次与韩琪四目交汇,阿囝的眼中满满的都是迷茫,“我只是觉得这么重大的事情不应该由我来决定……”

    “你口口声声说从没想过自己的命运会与谁牵绊一生,其实你只不过是在逃避师傅的那个决定而已。事实上师傅并不是要你为他做什么决定,师傅也曾说过,夫婿是要你自己挑的,只有与你心心相映的那个人才有可能成为你的夫婿,只是那个人又刚好会成为这望梅山的山主而已,我并不觉得这期间有什么冲突和不妥,你也不应该给自己那么大的压力,更不需要去刻意的钻这个牛角尖。你只要看好你自己的心,看好你身边的人,看好你自己的姻缘就好,其他的都不应该在你考虑的范围。”

    “那么,二师兄你想成为山主吗?”

    阿囝突然的将话题转移到他的身上,倒是让韩琪一时间有些尴尬——

    “还是想的吧……”

    “那么二师兄是因为想要做山主才对阿囝好的,还是因为二师兄只是单纯的想对阿囝好?”

    “这个问题……”

    “阿囝自知不是一个讨喜的人,更没有那般讨喜的性格,阿囝如今这样问也只是想知道师兄们的真正心思而已,还是那句话,反正师傅回来了一切也就有个定论了,阿囝的一生已经挣脱不开命运的摆布,阿囝的命早就是师傅的了,将来如何阿囝不在乎,可阿囝突然很想知道真相——二师兄要阿囝放开心结,那就告诉阿囝真相,可以吗?”

    “小师妹多虑了,我与大师兄还有原秋毕竟都是在这里长大的,对这里的感情早已不是用一个‘家’字可以概括的,我们长在这里,自然也想将来终老的时候可以依然在这里,所以会不会成为这一山之主与对你好不好是没有关系的!如果一定要说‘有’的话,那也只是因为你是我们的小师妹,而且是唯一的小师妹!再说就算没有你的存在,未来我们三人也还是要有所决断的,如你所说,最后可以继承师傅衣钵的人只能有一个,你只是恰巧被卷进了这件事里而已,只是恰巧。”

    “是吗?可是大师兄和三师兄也会是这样想的吗?都是师傅的徒弟,他们的心里或许也是这样想的吧?或许二师兄你说的对,这山主的位置始终只有一个,最后能该继承师傅衣钵的人注定不会是三个,这山终归是要有个姓,而我只是……”

    “小师妹是不是觉得有些怅然了?”

    “我……”

    “其实你不需要这样苦恼的,每个人都有每个人的命,将来的事儿也没人能知道,至少现在,在这山里,我们始终都是同门至亲,至于以后……事实上你所担心的事情一点都不需要多想,真正能够继承师傅衣钵的人其实师傅的心里是早就有数的,只是你入门时间尚浅,有些事情你还不甚了解!别再多想了,想多了只会困死自己,终究还是解决不了任何问题的,一切顺其自然吧。”

    释然的一笑,阿囝回坐到座位上为韩琪斟满了茶,“二师兄,三年之期一满,如果师傅还没回来,三位师兄是不是就要下山去寻师傅了?”

    “你也看出来有人按耐不住了啊——其实这件事我们还没有具体的商议过,不过依照大师兄的性子和与师傅之间亦父亦师的情分,料想他是一定会去寻的。至于原秋——料想也会去吧?毕竟师傅对他也不薄,如今师傅又要独自面对那么大的事情,危机重重不说,明里暗里的勾当自然不会少,就算是犹如师傅一般事事游刃有余的人也未必就真的能全身而退,何况师傅这一次或许是早就报以了破釜沉舟的心思,任谁也都是放不下心的,好歹从师这么多年,为师傅分忧也是身为徒儿应该做的。”韩琪略微思索了一下娓娓说道。

    “那二师兄你呢?你不去吗?师傅也是极喜欢你的,在山里那五年我看得出。”阿囝不解,为什么韩琪把每一个人都分析了,独独没有说到自己,难道他就不在意师傅的安危吗?难道他与师傅之间的情谊就真的没有其他二人来的深切吗?

    “我何尝不担心师傅在外的安危,只是师傅特意叫我们留在山里三年,并且还特意交代不让我们插手江湖事,他老人家的意思就是不想我们和望梅山牵扯其中,甚至这两年多来师傅行走在外也只是打着药谷传人的名头,并未显露真身,这样看来,师傅是刻意想把望梅山排除在外,不想我们搅进这趟浑水当中。望梅山的名号是师傅一手创建出来的,望梅山能有今时今日的地位皆是师傅呕心沥血的成果,就连我们几个除外行走江湖也都是靠着师傅在外的福祉混日子,纵然是自己小有本事,但是没有师傅的名头罩着,江湖上奇人异事那么多,我们又算得上什么?如今这时候,既然他老人家有意要保全我们,保全心血创建的望梅山的名号,我不觉得我们冒冒然的出头会是一个好的主意,那样会瞎了师傅的一片心意,或许还会给师傅带来更多的麻烦,毕竟一山还有一山高,不论师傅的本事有多大,终究不可能是独一无二、战无不败的。试想当年,那一夜的杀戮绝对不可能是一群乌合之众的所为,江湖上野心勃勃的人不占少数,那‘麒麟三宝’又是通认的武林圣物,不要说那些争名夺利的宵小,就是那些自认名门的世家也无不是存了独占之心,师傅这次的举动几乎就是以一己之力撼动整个江湖,其凶险程度可想而知,师傅应该就是考虑到了这一点才让我们抽身事外的,我估计这也是为什么我们从师这么多年来,师傅从来没有和我们提起师祖是谁的关系吧?”

    “可是既然如此,二师兄为什么不和大师兄还有三师兄说明呢?刚才听你的意思,如果他们两个真要下山去找师傅,甚至帮师傅的忙,你都不打算阻拦的,明知道那样会浪费了师傅的心思,甚至还有可能让师傅的心血付之一炬,让望梅山之名岌岌可危,你还要任他们去吗?”听完韩琪的分析和解释,阿囝越发的无法理解韩琪的缄默。

    “不是我不说,是我说了也没用,那两个人的性子从来都是我行我素惯了的,只要是认准的路,任谁说劝也是没用的。如果我和他们说了刚才那些话,最后他们还会说我一句无情和冷漠再加上个胆小怕事,弄不好还要指责我无情无义,然后还要再替师傅有我这样的徒弟而惋惜扼腕一通,说与不说结果都是一样的,我又何必讨那个没趣,不若就让他们去闯,大不了就是舍命陪君子,好歹都是为了师傅。”韩琪的表情很无奈,他太了解那两个人的作风了,有些事就算是让别人误会,他也只能保持沉默。

    “可是……”

    “没有可是,虽然我们三人是同门,可毕竟性情和遭遇还是各有不同,还做不到互相制约,更何况我们未来也注定了要各走各的路,以后你就会明白我所说的到底是什么意思了。”

打赏本章    举报本章
这本书实在是太棒了,我决定打赏作品的作者!
100 铜板 300 铜板 1000 铜板 3000 铜板
5000 铜板 10000 铜板 30000 铜板 100000 铜板
打赏查看
送黄瓜送苹果送香蕉送笔记本送手机送钻石送跑车送别墅
标题:
内容:
评论可能包含泄露剧情的内容
* 长篇书评设有50字的最低字数要求。少于50字的评论将显示在小说的爽吧中。
* 长评的评分才计入本书的总点评分。

Copyright 2022 www.lcread.com All Rithts Reserved 版权所有,未经许可不得擅自转载本站内容。
请所有作者发布作品时务必遵守国家互联网信息管理办法规定,我们拒绝任何反动、影射政治、黄色、暴力、破坏社会和谐的内容,读者如果发现相关内容,请举报,连城将立刻删除!
本站所收录作品、社区话题、书库评论及本站所做之广告均属其个人行为,与本站立场无关。
如果因此产生任何法律纠纷或者问题,连城不承担任何法律责任。

关闭窗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