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卷——江湖  第六十三回小四与小四媳妇的幸福生活

章节字数:2963  更新时间:13-01-12 11:49

背景颜色文字尺寸文字颜色鼠标双击滚屏 滚屏速度(1最快,10最慢)

    小四从来没有这么知足过,衣服破了有人补,下地、拾柴、劳作回来有热饭吃,身上不舒服的时候有人嘘寒问暖,简陋的土坯屋里再也不是只有他自己一个人半点人气都没有了。虽然自己不能说话,但是他也渴望着能有人可以同自己聊聊天说说话,自从这个‘媳妇’能看懂他究竟比划的是什么之后,没事的时候都会和他说说话,让他告别了多年来孤零零一个人夜半无人理会的感觉。

    小四与阿囝之间的关系起初真的很尴尬,阿囝因为失忆坚信着小四就是自己的丈夫,虽然对于张大妈的说词有些质疑,但是对于小四的身份她是半点没有怀疑,因为她看得出小四是真心的关心她,在她刚刚醒来的时候,她清楚的记得那双因为自己醒来而激动的热泪盈眶的双眼和烘热颤抖包裹住自己小手的那双手,那样真挚的感情绝对不是装出来的,所以她信他是她的丈夫,从来不曾怀疑。

    而小四却心里明知这是一个骗局,起初面对阿囝他总是很不自然,想着自己救她一命本来是不图任何回报的,谁想阴错阳差的就成了‘夫妻’。特别是到了晚上,以前两人虽然同室,自己也经常帮她擦身,可那时人家姑娘是昏迷着的,就算是自己摸了不该摸的,看了不该看的,可毕竟人家姑娘不知道,自己还可以自欺欺人的假装什么都没发生,如今两人共处一室,孤男寡女,他又正是血气方刚的年纪,而且人家姑娘通过张大妈的讲述认定了自己就是她那不离不弃、不记前嫌的丈夫,在她没醒来的时候他还可以蜷猥在临时搭成的木榻上睡,如今却是上床也不是,分床睡也不是,左右的为难,最后还是人家姑娘主动拉了自己进了被窝,这一夜一夜的煎熬真不是一个正常男人可以忍受的,虽然自己从未经历过人事,可也不代表自己就傻呆到什么都不懂;虽然面前的女人相貌平平,毫无诱人之处,可好歹人家也是个闺女,天天睡在旁边一点防备都没有,这样的蛊惑叫他怎能不心猿意马?

    都说君子就该坦荡荡,可小四这个君子是做的委实有些艰难。如是挣扎窘困了一个来月,还是阿囝发现了他的不自在,心里想着是不是因为张大妈说的那事儿其实他心里还是不在意的,所以趁着吃晚饭的时候便坦言的问了他,小四怎么也没想到自己的百般顾虑竟然惹得阿囝多思多想郁郁寡欢了,于是两人就着那晚的坦荡气氛做了真正的夫妻,也是从那日之后,小四与阿囝的关系才算正式走入佳境,叫小四无论走到哪里都是笑的嘴都合不上。

    冬令将至,阿囝将小四辛苦拾来的干柴拿到了集市上去卖,换回来了几吊小钱儿给小四制备了几尺棉布,又买了点旧絮想给小四做件棉衣。话说小四的家底本来就不丰厚,之前都是靠着村里的人帮衬着,小四自己又是个身子骨单薄的人,也干不了什么太重的活儿,家里就那么院前院后的几块菜地勉强还能糊口,如果不是还能吃得几分苦,天天上山拾得几捆干柴与人换些吃食,估计这日子就会过得更加艰苦。不过自从有了阿囝掌管家事之后,小四的日子也就越来越热火了起来,每到集市上集的时候,阿囝就会拉着小四将多余的干柴卖给有需要的人,换些钱物也就可以购买更多自己需要的东西了。

    村里的人远远的看着这对儿硬搭上的假夫真妻,男的抱着一个大包袱,女的手里提着一个小篮筐,两人挎着胳膊虽然没有什么言语交流,可却看着异常的和睦亲密,心里忍不住想着这小四可真是上辈子积了福,这辈子交了好运,上天才给了他这么一个好媳妇。可在为小四高兴之余,又不免想到了另一件事,倒是叫人有些惴惴难安。

    “她李婶,昨天听我家那柱子说,他上山的时候发现咱们这后面的山里来了些个奇奇怪怪的人。你说这是咋回事?没记错的话小四就是从那山上背回的他媳妇吧?你说会不会是她的仇家寻来了?要真是的话,会不会连累我们?”

    “看着小四媳妇那样不像是能和谁结怨的,会不会是有什么误会?”

    “是不像,可你别忘了她可是失忆的,谁知道她以前到底是个什么样啊——不过你还记不记得?小四当时把她背回来的时候那可是一身的伤,大小口子少说也得有好几十条,就说那左胸上的那个血窟窿吧,要是没仇没怨的,谁会下那么重的狠手非要要了她的命不可啊?”

    那被唤为李婶的中年女人想了又想,心里也开始动摇了。

    “你家二柱还说了什么?”

    “还能说什么,二柱远远的看见他们那群人脸色都不怎么好看,早就想要躲开了,结果还是就被人给发现了,还问他知不知道半年前这山里发生过的事儿。你也知道,我们家那柱子虽然力气大,可胆子却不大,叫他斗斗那些个豺狼野狗的还行,真要是叫他面对那些个凶神恶煞面色不善的人,他可是一见了就哆嗦的,要不也不能惧他媳妇惧的那么厉害……”

    “半年前?那不就是小四媳妇出事那时候?难不成还真和小四媳妇有关系?”

    “说不清楚,我记得柱子提过,说是那些人阴阳怪气的好像是在找两个女人的下落。不过你说奇不奇,按说找人总该知道要找的是谁吧?可听柱子说,那群人居然说不出来要找的那两个女人到底长成什么样。”

    “这事儿是够奇的,得好好问问小四才行,别回头稀里糊涂的惹了麻烦就不好了。不过话说回来了,小四媳妇那样怎么看也不像是个惹事儿的人,我想还是我们想多了,她当时或许也就是误打误撞的被人给伤了。你先别把这事儿到处说去,别回头再叫小四媳妇听到了心里画弧。”

    “也是,那你得空和小四说说,问问他当时那山涧里到底发生了什么事儿,柱子说那些人看样子不是本地人,也不像一时半刻就能走的,说不准什么时候就逛游咱们这来了,要真是和小四媳妇有关联,咱们可得心里有个数,也叫小四心里有个打算。”

    “行,我知道了,我这就去和小四说,也算是给他提个醒儿去。啊——还有,你记得告诉你家柱子这事儿也别和旁的人说,就当什么都没见过,如果那些人真来了咱村子,你有空也和村里的人说声,叫别把小四捡回小四媳妇的事儿说出,我也叫小四尽量少让他媳妇露脸儿。”

    “哎!说不准还真就是咱们想多了——得了,你去吧,我知道该怎么办了。”

    李婶避开阿囝向小四打听了救阿囝那时山上发生的事情,打听的那叫一个仔细,也看得是清清楚楚、明明白白。小四很肯定的告诉她当时山上确实是男男女女的十好几人打打杀杀的可不吓人,可要是问他人家到底都是些什么人、长成什么样子他可说不出来,因为当时站的实在是远,那些人的具体相貌他是想看也看不清楚,再说当时的他早被眼前的场景给吓得三魂七魄只剩下了一魂一魄,哪里还有多余的心思去留意那些。至于山上有生人打探的事儿他也知道,就在昨天他也曾经遇到被问过话,因为自己是个哑巴,人家倒是也没为难他,只记得向他打探的人不论男女都是长的极漂亮的,就像是仙子下凡,就连身上穿的衣服也像极了神仙(天气渐寒,那些人的身上穿的都还轻飘单薄,好似半点不畏寒气一般),只是好像其中两个男的脾气不是很好,总是阴沉着脸,特别是在看见自己比比划划的回答的一塌糊涂的时候皱着眉头直瞪他,还好其中一位说话语气很和善,所以才不至于被吓得瘫软的山上回不了家,只是他万没想到那些人居然还遇到了进山打猎的柱子。

    不知道他们到底要找的是谁,他清楚的记得他们是要找两女人,小四心里有些怀疑,难道他们要找的人真的就是自己的媳妇?还有那个喝了自己媳妇血后又对她理也不理的女人?小四心存私心的在面对询问他的人时胡乱的回答了一通,虽然怎么看自己那媳妇都不像是和那些人同路的,可就是隐隐约约间有些不安,所以小四刻意的隐瞒了此事,也没想和谁去说,谁想李婶却直接了当的问了自己这件事,小四下意识的在回答中隐瞒了一些事实,比如自己的媳妇为什么会受了那么重的伤,而那个丢弃同伴的女人又是怎样一挥手毒死了好几个人的事实。

    

打赏本章    举报本章
这本书实在是太棒了,我决定打赏作品的作者!
100 铜板 300 铜板 1000 铜板 3000 铜板
5000 铜板 10000 铜板 30000 铜板 100000 铜板
打赏查看
送黄瓜送苹果送香蕉送笔记本送手机送钻石送跑车送别墅
标题:
内容:
评论可能包含泄露剧情的内容
* 长篇书评设有50字的最低字数要求。少于50字的评论将显示在小说的爽吧中。
* 长评的评分才计入本书的总点评分。

Copyright 2022 www.lcread.com All Rithts Reserved 版权所有,未经许可不得擅自转载本站内容。
请所有作者发布作品时务必遵守国家互联网信息管理办法规定,我们拒绝任何反动、影射政治、黄色、暴力、破坏社会和谐的内容,读者如果发现相关内容,请举报,连城将立刻删除!
本站所收录作品、社区话题、书库评论及本站所做之广告均属其个人行为,与本站立场无关。
如果因此产生任何法律纠纷或者问题,连城不承担任何法律责任。

关闭窗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