卷一 黄帝宝藏  第二章 陷空岛辨识五鼠

章节字数:3331  更新时间:13-01-04 19:13

背景颜色文字尺寸文字颜色鼠标双击滚屏 滚屏速度(1最快,10最慢)

    展昭与白泽琰一路畅通无阻的到了陷空岛的议事厅门口不远处,就听见里面人声鼎沸,其实主要是三爷徐庆的嗓门实在是太大,让人听不见都很难啊。

    “大哥,这次五妹可是闯了大祸了,那开封府是一定会让展昭来这里缉拿五妹的,你说这怎么办?!五妹要是出了什么差错,那不是闹着玩儿的!”徐庆那大嗓门吼地整个陷空岛都听得见了。

    “大哥,五妹这件事情是不大好处理,这五妹的性子和五弟一定的倔强,她要是认准的事情,十头牛都拉不回来。这次她就是想引展昭来陷空岛,然后比试一番,要是她比得过也就算了,可是她的功夫这不是及不上展昭吗?这要是蹭破了一点皮肉,那白家两口子还不从大理杀回来啊!”说话的人气力不如徐庆充沛,不过说的倒是很有调理,是翻江鼠蒋平。

    “哎……我现在也不知道要如何是好了,若是拿着五妹和三宝去开封府认错赔礼,依照五妹的性子估计就要拔剑自尽了,我们都能来硬的,必定五妹是姑娘,还是再好好劝劝吧。”卢方最后说话了,语气之中透着深深的无奈。

    展昭在厅外听的真切,深觉陷空岛其他四鼠都是为了白玉棠操碎了心,心中也不忍他们如此为难,心下便有了计较——如果白玉棠肯交还三宝的话,那么他必定无**面前求情美言,不要让四鼠忧心。

    但是展昭才想好,身边的白泽琰却已经朗朗出声,声音清澈悦耳如泉水激石泠泠作响:“劝什么劝!把她立马绑来才是正经!”

    此言一出,展昭心头划过一丝疑影,他有些惊疑不定的瞧着已经率先走进议事厅的白泽琰的背影,这么理所当然的口气,竟然如此就在陷空岛上冲着四鼠说了出来,还如此大模大样走进了议事厅。

    敢如此,能如此,在陷空岛上放肆的人,展昭知道一个,那就是陷空岛的五当家——白玉棠!

    “什么人,他奶奶的敢在这里放肆,不要命了!”徐庆雷声一般的嗓门已经到了,而展昭也进了议事厅,却看见徐庆在看见他前面的白泽琰之后,顿时整个人都蔫吧了,原本已经举起来的双锤一下的就放了下来。

    其他三鼠也都是一副吃惊的表情,展昭心中更加坚定了自己的猜想,但是却还是不明白其中的缘由。

    “大哥、二哥、三哥、四哥,经月不见,各位哥哥和嫂嫂都别来无恙吧?”白泽琰冲着四鼠拱拱手,口气随意的很,但是也很恭敬,熟络着呢。

    卢方和一直都没有说话的韩彰第一个跨步上前,拍拍白泽琰的肩膀:“五弟可算是回来了,你说你好好的去什么西域,让哥哥为你担心的不行,你说你要是出了什么事情,我们四个如何与你已经死去的大哥交代啊!”

    “让各位哥哥担心了。”但是白泽琰却没有让四鼠就如此转变话题,而是往门口一看,展昭站在厅堂门口,白泽琰冲着他微微一笑,“展大人且稍等一会儿,白某等会在于展大人解释。”语气倨傲,不可一世。

    “来人,去把暗花流萤清梦三人还有小姐一起叫到议事厅来,马上!”白泽琰颇有微言,下人自然不敢耽误,赶着就去了。

    四鼠倒是看着站在门口的展昭觉得颇为意外,白泽琰却对四鼠说道:“几位哥哥,我从西域回来,往开封去了一趟,倒是听说了不少关于‘锦毛鼠白玉堂’的事迹,恰好就遇见展大人。锦毛鼠在开封府内盗走三宝,展大人追寻到陷空岛讨要三宝,四位哥哥,我偏生倒是挺好奇的,我一年之久都在西域,你们说这陷空岛的白玉堂怎么还能再开封府盗走三宝的呢?”

    四鼠脸上都有些尴尬,卢方瞧着白泽琰,信步一口却到了展昭面前:“展大人,五妹鲁莽,我等做兄长的也有责任,只希望归还三宝之后,**能够网开一面。”

    “开封府并无人员伤亡,**亦非小气之人,必定会网开一面的,还请卢庄主放心。”展昭温和,自然不会博了卢方的面子,但是他在意的却是在一旁站着的白泽琰。卢方性情喜欢结交朋友,看见展昭年少英俊,自然也想结交,更可况展昭来到岛上之后并未疾言厉色要他们交出白玉棠,卢方对展昭很有好感,便让展昭坐下正欲好好说谈。

    “小姐来了。”下人进来通报,身后就看见四个女子走了进来,为首的一个正是展昭见过的白玉棠,白玉棠看见了展昭倒是一点也不害怕,反倒看到白泽琰的时候,面上露出了些许害怕的神采。

    “展大人,在下陷空岛白玉堂,之前并未以真实的性命告知,只是想弄清楚到底是何人在假装我,故而告诉我大人我的表字。”白泽琰,不,应该是白玉堂走到展昭面前,虽说是解释,但是依旧是那样狂傲的样子,眼神犀利。

    果然!展昭心中暗自点头,他就猜测此人才是真正的五鼠锦毛鼠白玉堂,但是却又不知道为何那个女子装扮白玉堂,四鼠却依旧听之任之。

    白玉堂指着那丽装打扮的女子对展昭说道:“这是我三叔伯的女儿,白海棠。”

    “是白玉棠!玉碎海棠的玉棠!”白海棠赶紧反驳白玉堂,谁知白玉堂信手一挥说道:“反驳无效!你别乱改名字,白玉堂世间只有一人,那就是我!要是让你爹知道你随便改了他给起的名字,非把你吊在你家房梁上面饿你三天不可!”

    “五哥!”白海棠恨恨一声,之后有娇嗔的一跺脚,然后随手就拉起站的离她最近,就在展昭身边的卢方:“大哥,你看五哥,你帮我说说吧。”

    卢方轻咳一声,看见白玉堂凤目凝视着自己,再想想白玉堂这去西域的一年白海棠的确没少用他的名字闹腾,就算想要求情,也是没有办法的,于是干脆不说话了。

    “别找人帮你求情了,快把三宝拿出来,不然我让你爹娘把你接回大理去让你好好学学什么是三从四德、什么叫针线女红。”白玉堂凤目一瞪,流转间威严自显,却又有一种动魄惊心的绝世风华,比起白海棠确实还要漂亮上十倍都不止。

    白海棠见四鼠之中无人帮她,也知道肯定是拗不过白玉堂的,白玉堂是说得出做得到的人,他可不是随意吓人,他真能让自己爹娘把自己给接回去的。于是白海棠不高兴的瘪瘪嘴,一阵风似的冲了出去。

    白玉堂见她出去了,又转而看向展昭,展昭从椅子上站起对着白玉堂拱手:“那么今日算是展某与白兄重新认识,在下展昭,幸会!”

    “展大人客气,白玉堂。”一袭白衣的风华,也只有如白玉堂者才能诠释的即如清风一般飘逸,也如刀剑一般冷厉,更如那波涛一般霸道。

    等到白海棠又是一阵风似的回来,手中多了一个包裹,她把包裹往展昭面前一递不满的说:“喏,给你!”

    展昭冲她微微一笑:“多谢白姑娘。”正想要伸手接过,却不想被一把银刀给抢先了,展昭秀眉一挑,抬眼只看见白玉堂拿着刀将那包裹挑到了自己手中,而那把刀本是白玉堂手中的用白布条包好的一根长棍。

    如今布条扯去,露出那银白色的长刀,跟展昭手中乌金的巨阙一般散发着上古神器的味道。

    那刀鞘上面镌刻着繁复的花纹,似是一只鸿鸟,欲飞天而去一般。

    展昭不明白白玉堂此为何意:“白兄,你这是什么意思?”

    白玉堂一手接过那包裹,随手一抛,那包裹便已经挂在了议事厅的匾额上面,白玉堂抱着刀对展昭说:“素问南侠展昭的侠名,如今得封御猫更是春风得意,白玉堂想要与御猫大人打个赌,就用这开封府三宝和白某性命!”

    一时间的转换,让在场的人都一时间不知所措,四鼠还有白海棠都不知道白玉堂这到底是怎么了,明明就是带着展昭来拿三宝的,怎么如今又要以三宝和自己性命与展昭打赌呢?

    “白兄,你……?”展昭有些惊异的望着白玉堂。

    白玉堂却无谓一笑:“展昭,若想要取回三宝,就先赢过我手中宝刀!”

    银刀豁然出鞘,一阵龙吟凤鸣,白玉堂已经执刀挡在了展昭面前,神情倨傲张狂。展昭皱眉,望着白玉堂手中的宝刀,刀身虽是银色的但是却隐隐透着红光,果然是一把上古神器,展昭依旧不愿动武:“白兄,在下只想取回三宝,并无意挑战陷空岛。”

    “五弟,不可鲁莽!”卢方首先开口喊出声来。

    白玉堂只瞧着展昭,口中说道:“大哥不必多言!展昭,今日你若赢过我手中的宝刀,这三宝原物奉还,我白玉堂的性命也是你展昭的,决不食言!但是……你若输了,我五妹的事情你不可再追究,亦不可带她会开封府受审!”

    此言一出在场四鼠还有白海棠和展昭,都明白白玉堂的意思,他如此出头其实不过就是为了白海棠洗脱罪名。

    “白兄,若是只是因为白姑娘的事情,那么展昭保证回去之后必定会向大人求情,白姑娘此事虽然闹得有些大,但是并未伤及人命,大人不会重惩白姑娘的。”

    “废话少说,展昭你白爷说出口的话,没有收回的。你封为御猫,折了我五鼠的名头,今日一战势在必行,看看你厉害,还是我高明!若是不应战,休怪白爷翻脸无情,一刀结果了那些宝贝的性命!”白玉堂凤目上挑,喧嚣着露出那狠历霸气来,惊得连其他四鼠和白海棠都不敢再多言一句。

    展昭好话说尽,也被白玉堂这般的纠缠弄得心情不好,秀眉一蹙,反手亦拔出自己的巨阙,喝道:“白玉堂,你不可理喻!”

    

打赏本章    举报本章
这本书实在是太棒了,我决定打赏作品的作者!
100 铜板 300 铜板 1000 铜板 3000 铜板
5000 铜板 10000 铜板 30000 铜板 100000 铜板
打赏查看
送黄瓜送苹果送香蕉送笔记本送手机送钻石送跑车送别墅
标题:
内容:
评论可能包含泄露剧情的内容
* 长篇书评设有50字的最低字数要求。少于50字的评论将显示在小说的爽吧中。
* 长评的评分才计入本书的总点评分。

Copyright 2022 www.lcread.com All Rithts Reserved 版权所有,未经许可不得擅自转载本站内容。
请所有作者发布作品时务必遵守国家互联网信息管理办法规定,我们拒绝任何反动、影射政治、黄色、暴力、破坏社会和谐的内容,读者如果发现相关内容,请举报,连城将立刻删除!
本站所收录作品、社区话题、书库评论及本站所做之广告均属其个人行为,与本站立场无关。
如果因此产生任何法律纠纷或者问题,连城不承担任何法律责任。

关闭窗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