卷一 黄帝宝藏  第三章 锦毛鼠笑泯恩仇

章节字数:3189  更新时间:13-01-05 19:58

背景颜色文字尺寸文字颜色鼠标双击滚屏 滚屏速度(1最快,10最慢)

    展昭一出剑,龙吟之声不绝,白玉堂横出一刀‘横扫千军’直攻展昭的前胸,展昭施展燕子飞一个轻巧的跳跃往后退了一步,举剑一挡,刀剑相触,兵刃相撞之声却直射进人心,震得在场众人都一阵气血翻腾。

    五鼠之中白玉堂功夫最高,展昭的功夫在江湖上也是数一数二的厉害,如今两人相斗,早已经是抛却了名衔虚荣之争,反倒是惺惺相惜的比武,人生难得遇上旗鼓相当的对手,会当凌绝顶一览众山小固然有种迎风独立之感,但是失去对手的寂寞却不是任何人都能体会的。

    原本展昭是被白玉堂的无理言语还有他的胡搅蛮缠激怒,才愤然拔剑本着想要教训一番白玉堂的心思与他对战。但是到了如今,他却已经沉浸在与白玉堂的对战之中,刀者霸道狠历,武功路数大开大合,而剑者却善于轻巧灵动,多以取巧为长。二者本不是一路的,但是如今与白玉堂对战,展昭却有种酣畅淋漓之感,到底有多久未曾遇上这样的对手了呢?不止是武功高强,而是犹如伯牙遇见了子期之感。

    高山流水,知音难觅。

    展昭的巨阙是欧冶子铸造的宝剑,可谓是万剑之宗;而白玉堂用的却是鸣鸿刀,鸣鸿刀乃是黄帝取首山之铜所造,自然冷却而成刀形,黄帝怕其喧宾夺主抢了轩辕剑的风头,故而欲用轩辕剑毁之,不想此刀却化作一只朱色鸿鸟鸣叫数声后冲天而去,后被汉武帝赏赐与东方塑,如今到了白玉堂手中,这把刀也可说是万刀之祖。

    当巨阙碰撞上鸣鸿,两把上古名器的所散发出的气势能叫周围之人都心惊。

    白玉堂的轻功‘踏雪无痕’是如鬼魅一般的,与展昭的燕子飞截然不同,但是却不相上下,两人在议事厅内斗得不过瘾,展昭一个飞跃跳出议事厅中,而白玉堂也如影随形跟了出去,刀剑相斗在一起。

    打了快一个时辰,四鼠与白海棠都啧啧称奇,看的他们叫一个目瞪口呆,如此的比武,只怕一生也不见得能看见几回。

    两人你来我往,打的不亦乐乎,不过最后两人却是同时收住了自己的兵刃,白玉堂直视着展昭,展昭却将巨阙收入鞘中:“白兄此次比武看来是不分胜负,再这样打下去结果是一样,不如就此休战如何?”

    四鼠与白海棠都知道白玉堂心性好强,如何肯定展昭之言,只怕等会儿又是要一场恶斗才是,于是大哥卢方正要上前去劝阻,但是谁也没有想到,白玉堂却当真也将刀收入了鞘中,淡淡一声:“好。”

    四下皆惊,如此不愿服输,只想着赢的白五爷,竟然真的肯如此就罢休了,这场比试还未真正分出胜负呢?

    “展昭,三宝还你,只是我五妹海棠却是不能跟你会开封府的。”白玉堂倒也很是大方,直接了当的对展昭说道。

    展昭从议事厅的匾额上取下三宝,再听白玉堂之言,却有些为难:“展某奉命必定要带那捣乱之人回去见一见**才行,白兄方才的要求恕展某不能答应。”

    白玉堂倒也未曾立马翻脸剑拨弩张,只是一撩衣摆坐在一旁的椅子上,刀放在小几之上,拿了桌上的茶就喝了一口,动作一气呵成好不潇洒,他不看展昭只淡淡的说:“展大人,我是为了你和开封府着想,你只当我们陷空岛神鬼难近、阎王莫留。但是比起我五妹海棠的爹娘来那可就是不好比了,若是你当真带了她回去,只怕他们二人能直接拆了你开封府的招牌,弄他个天翻地覆,到时候岂不是更不好收场。”

    白玉堂之言听着旁人只当是白玉堂很为展昭与开封府着想,其实不然,白海棠的爹娘在江湖上虽然退隐已久,但是侠名仍在,而且是出了名的难缠加宠女儿,要是知道自己女儿在陷空岛出了事情,那四鼠和自己自然一个都讨不了干系,估计也要够呛,所以白玉堂此番说辞也是为了自己与四位兄长考虑。

    展昭自然不知道其中曲折,但是也能猜到几分,不过开封府是官衙,招惹太多的江湖是非也确实不好,只是找回了三宝,弄不可能没有犯人啊?展昭犯难。

    白玉堂放下茶盏,抬头瞧见展昭为难的样子,却是一挑眉,无所谓道:“也罢,虽然猫鼠不容,但是白爷不能让我的四个哥哥为难,反正海棠犯事用的是我的名号,那就这样,我随你去开封府走一趟,也好见见清廉公正闻名天下的**!”

    白玉堂此言一出,白海棠立马就站出来说道:“五哥,我一人做事一人当,怎么能让你代替我去呢!”

    “行了,你不给我惹麻烦就不错了,你要是不去开封府做这些事情,能来这么麻烦吗?我看我还叫大嫂把你看住了,好好教教你什么是女红针线!”白玉堂说话语气也如他的长相一样充满了冰雪的气息,羞得白海棠连话都说不出来了。

    陷空岛上其他四鼠的性情都算是比较怜香惜玉的,就算是愣汉子徐庆见了女人说话声自然也会小上一点,蒋平虽然长得不怎样,人也鬼主意多,但是对女人还算是让三分的,这也是江湖的一个习惯,毕竟好男不跟女斗。

    可是白玉堂不同,白玉堂看人只看你做事善恶,不分男女性别,在他的眼中只有人做事,而不分是男人还是女人做事,其实这也算是一种公平。

    岛上的四鼠以及他们的夫人都对白海棠很好,也对他颇为骄纵,一来她是白玉堂的堂房妹妹,二来这姑娘虽然有些唯恐天下不乱,但是也是天真可爱的很,自然讨人喜欢。自然无人会抱怨她什么,出了事情也只会帮她摆平,但是白玉堂就不同了,他虽然不疾言厉色,但是白海棠听了却很内疚羞愧,的确借着白玉堂的名义大闹开封府,实在不是什么明智之举。

    如此一来,不止把白玉堂牵扯了进来,也把陷空岛给扯到了朝廷的眼皮子底下,有诸多的不妥。

    “小妹知错,只是这次……”无论起因是否是为了这猫鼠的称号好意为之,白海棠都承认自己的错误,但是只有让白玉堂代替自己去受过她是接受不了的。

    “这次我去,就这么说定了,你无须多言。”白玉堂冷冷的瞧着白海棠一眼,口气不容置疑,就连其他四鼠都不知道白玉堂做了决定的事情没有改变的,但是却也都松了一口气,白玉堂的武功比白海棠高了不知多少,人也聪明,他去想来是不会有什么问题的。

    问题在于——展昭肯不肯?

    于是众人的目光一下都集中到了展昭的身上,展昭被众人的目光洗礼着,实在觉得压力很大,但是他心中自然也有计较,一贯的从容不迫:“既然白兄愿意前往,那展某自然也愿意如此交差。”

    卢方松了一口气,抱拳对展昭感激道:“多谢展兄弟了,只是玉堂此去,还望展兄弟在**面前说明清楚。”

    “卢庄主放心,展昭自有分寸。”

    如此一来皆大欢喜,卢方为人最爱交朋友,立马叫来了下人要他们设宴备酒,说要与展昭痛饮几杯,其他三鼠也都应和,就连白海棠也在席上作陪,唯独白玉堂却不参加,独自去了。

    展昭对于那个白衣翩翩的身影有种莫名的关注,当他看到白玉堂不上桌喝酒而是转身离开的时候,目光便不自主的跟着白玉堂,卢方为展昭倒酒却见展昭心不在焉,再看他看着的方向,以为是他介意白玉堂不陪坐,便笑着解释道:“展兄弟不要介意啊,玉堂他就是这么一个性子,平日里就是与我们几个兄长也不常在一处,他爱清静。其实也我们几个年龄相差太大的缘故,玉堂如今不过十七八岁,我们几个却是已经二十七八的人了,自然说不到一起去。”

    展昭对此倒也是听说过,原本陷空岛五鼠除了如今的四鼠之外,第五个其实是白玉堂的大哥白金堂,乾坤义鼠。白金堂病逝之前托其他四鼠照顾白玉堂,白玉堂才成了如今的锦毛鼠,这长兄幼弟,年龄相差过大,自然相处起来颇费些功夫。

    “哪里,白兄品貌万中无一,有些脾气也是正常的,我不会放在心上的。”展昭温厚的一笑,与卢方一道喝下杯中的酒。

    蒋平此时却也端了个酒杯过来,拍了展昭的肩膀说:“展兄弟,要是不介意我可就这么叫你了。”

    “四爷说笑了,展某怎么会介意呢?”

    蒋平长得的确不太好看,但是水里的功夫却是一流的,头脑也好,陷空岛上的大部分生意都是他在打理,很有本事,展昭自然不会以貌取人,所以对蒋平其实颇为敬佩。

    “展兄弟年少就成名了,不知道今年几岁啊?”蒋平也不知为何问起了展昭的年龄,展昭虽然觉得奇怪,但是年岁这东西也不是什么不可告人的秘密,便大方的说了:“在下今年十八岁,腊月十三的生辰。”

    “和我们五弟不过差了一个月都不到嘛?”蒋平对卢方说,卢方点点:“正是,五弟现在十七,正月初五的生日。”

    问完这些蒋平便也不再多问,只是与展昭一起饮了几杯。

    这一桌酒饮的欢畅,但是展昭却半路退席,奇怪的是并没有一人去过问什么,一切就好似本就应该如此一般发生着。

    

打赏本章    举报本章
这本书实在是太棒了,我决定打赏作品的作者!
100 铜板 300 铜板 1000 铜板 3000 铜板
5000 铜板 10000 铜板 30000 铜板 100000 铜板
打赏查看
送黄瓜送苹果送香蕉送笔记本送手机送钻石送跑车送别墅
标题:
内容:
评论可能包含泄露剧情的内容
* 长篇书评设有50字的最低字数要求。少于50字的评论将显示在小说的爽吧中。
* 长评的评分才计入本书的总点评分。

Copyright 2022 www.lcread.com All Rithts Reserved 版权所有,未经许可不得擅自转载本站内容。
请所有作者发布作品时务必遵守国家互联网信息管理办法规定,我们拒绝任何反动、影射政治、黄色、暴力、破坏社会和谐的内容,读者如果发现相关内容,请举报,连城将立刻删除!
本站所收录作品、社区话题、书库评论及本站所做之广告均属其个人行为,与本站立场无关。
如果因此产生任何法律纠纷或者问题,连城不承担任何法律责任。

关闭窗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