卷一 黄帝宝藏  第七章 听墙角听出蹊跷

章节字数:2942  更新时间:13-01-10 22:52

背景颜色文字尺寸文字颜色鼠标双击滚屏 滚屏速度(1最快,10最慢)

    白玉堂何等聪明,他一眼就看出了包拯和展昭有话要避开自己说,白玉堂还隐隐觉得这事情跟自己会有关系。他往后有意无意的看了展昭一眼,展昭却没有发现,白玉堂挑了挑眉跟着公孙出了书房。

    开封府很大,但是客房却不多,只有一间,因为大约没有太多人想来开封府做客的样子,所以准备太多也没有意思反而浪费。但是开封府的后院却有一个类似于书院的地方,那是给在开封府就职的衙役的孩子前来上学或者是看管玩耍用的,专门有夫子来教课,有时候包拯得空的时候也回来教课,公孙也会来教。

    不过如今深夜,孩子们都回家去睡觉了,自然也看不到众多孩童在开封府玩耍的景象,或者是听到朗朗的读书声。

    夜晚的开封府很安静,也很寂寞。

    白玉堂跟着公孙进了客房,因为有时候会让一些证人住在府中方便保护,所以府中的丫头每天都会拿着被子来晒,房间也是每天就打扫的,很干净,最起码白玉堂没有觉得不舒服。但是刚才淋过雨,所以白玉堂想洗个澡,就问公孙:“公孙先生……”

    “我能比你大几岁,叫我公孙就好了。”公孙向来很随和,就算博学多才也是一个谦和的人,所以对于称呼上面没有什么讲究,而且他觉得自己这么年轻,被外人叫先生就算了,被认识的人叫先生,就显得太老了,所以一般都让他们叫自己公孙。

    白玉堂其实也对‘先生’这个称呼比较反感,但是公孙跟闵秀秀的关系类似于恩人,所以白玉堂虽然觉得反感,但是依旧这么叫了,如今公孙自己提出来,白玉堂立马就改口了:“公孙,我想洗个澡,现在厨房还有热水吗?”

    公孙有些为难的看着白玉堂:“现在厨房里面没人了,反正也快天亮了,等厨房大娘来了,让她给你烧水吧,现在你就将就一下。”

    白玉堂也不是蛮不讲理的人,径自一点头:“无妨,那就等明天早上吧。那我先睡了,赶了几日路也很疲惫。”

    “那你好好休息。”公孙对白玉堂也不过是见过一面,相处不过几日而已,自然了解不深。白耗子这哪里是累了要休息的,这分明要想要早早打发了公孙,好再偷偷跑到书房去听墙角去的。

    这不公孙才走,白玉堂就从窗子里面翻了出来,轻功一施展,原地不过剩下残影。白玉堂纵身上了书房顶上,看着天上的月亮,坐定,凝着内力去听书房中展昭和包拯的谈话——“展护卫,依你来看,白少侠此人人品如何?”

    “大人双目如炬,已经看的十分清楚了,何必再问属下呢?”展昭的声音如清泉一般缓缓流出,“白玉堂此人虽然看似冰冷,行事狠历一些,但是却不失狭义之道,属下认为,如若给予重托,此人必定可以担当。”

    白玉堂在屋顶上听得一清二楚,心想这猫给自己的评价还是挺高的嘛!

    “本府自然看得出白少侠虽然行事有些晦暗,可是颇有狭义,这次他能够归还三宝,并到开封府来,足以说明一切。只是这次之事,却牵扯到了他的已经逝去的大哥,还有他的宝刀,只怕就是再清明的人,都会有所……”包拯的话没有说完,但是白玉堂听出了些许的苗头,可是只是到底是什么事情会牵扯到自己的已经故去的大哥白金堂呢?

    白玉堂这个人对什么都不在乎,甚至他自己的名声,所以白海棠这么拿他的名讳胡闹他也不生气,他一直都相信清者自清、浊者自浊,也不在意旁人的眼光,但是却极为在意他已经逝去的大哥,还有其他四个结义哥哥的名声,容不得旁人诋毁。

    白金堂字父母逝去之后就一直照顾白玉堂,如父似兄,兄弟二人自然比一般的兄弟更为亲密。白金堂比白玉堂大好些年岁,自己的儿子白云只比白玉堂这个小叔叔差了两岁,所以白玉堂一直把白金堂当做父亲一般的存在看待。

    一听到提到他大哥,白玉堂对待自己那般的冷静就消失殆尽了,他直接翻下屋顶,门也不敲,直接闯进了书房,把包拯给吓了一跳,展昭倒是早就知道白玉堂在屋顶偷听,并未吃惊。

    白玉堂一进书房开口就问:“**,到底有什么事情,牵扯到我哥,还有我的鸣鸿刀?!不妨直接说出来吧!”

    “白兄不得无礼!”展昭早年丧父,只有在常州的母亲与之为伴,到了开封府后保证待他如子侄,展昭也待保证如父亲一般,白玉堂语气咄咄逼人,全身内劲外泄,展昭挡在包拯前面,生怕他被白玉堂的内劲冲撞到。

    白玉堂这才意识到自己的确有些激动了,往后退了一步,脸色却依旧不是很好:“在下鲁莽,只是方才大人所说的事情,还希望大人据实告知!”

    包拯微微推开展昭,站到白玉堂面前,一脸严肃,看着就让人肃然起敬也生出尊敬来,白玉堂收敛一下自己情绪,但是依旧有一些情绪是无法收敛的,比如担心,比如惊讶。

    “白少侠,此事说来话长,不是一句两句说得清楚的,不如你坐下,本府慢慢与你讲清。”包拯是个连皇帝都畏惧的人,又怎么会畏惧白玉堂呢,更何况白玉堂大约只是听到了自己的哥哥也牵扯其中,才会如此激动的,包拯并不担心,看见白玉堂刚才一进门如此的气势也未如同一般江湖人一般动粗或者出言胁迫,就知道此人必定不是江湖中的那些莽汉。

    白玉堂微微一思量,他早就知道包拯了,所以很相信他,于是微一额首,率先坐桌边的椅子上面,包拯和展昭也随之坐下。

    包拯此时才开始说话,却先问:“白少侠的兄长是何事过世的?”

    白玉堂皱了皱眉,其实他不太愿意提起自己兄长去世的事情,那时候白玉堂还年幼,父母和长嫂因为在湘水遭遇水难过世,只剩下了兄弟两人,还有一个与白玉堂一样年幼的侄儿,白金堂一个人拉扯着两个孩子,幸好有闵秀秀和其他几位嫂嫂帮衬着,才算照顾过来了。

    不过他大哥先天原本就不足,身体不好,再叫上当初有人挑衅所以帮着四鼠去破铜网阵,精力耗竭,身体一落千丈,白玉堂十岁的时候就去世了。

    这是白玉堂的一件伤心事,所以不爱提起,但是白玉堂相信包拯不会因为无聊才问这些问题的,所以沉默了一会儿才出声:“我十岁的时候,也就是七年前。”

    “七年前,白少侠是否已经得到鸣鸿刀了?”包拯接着问,白玉堂的眉头蹙的更紧了,都想要打人了,但是对上包拯的眼睛,看到如此黑、如此严肃的脸,白玉堂只好又收敛一下自己的情绪:“这把刀是我七岁的时候跟着我二哥一起出门去南蛮的时候,经过一处古冢,碰到一个大和尚,那个大和尚说那古冢之中有一把上古神器正在作怪,说我是正是可以压制它的人,我原本不想理睬,但是那个大和尚说如果我不收了这刀,接下来死的就会是我。我二哥听了,二话不说就挖了,然后在地下一丈处挖出了这把鸣鸿刀……”

    说到这里,白玉堂突然停了停,之后脸上有些不耐的神色变了,变成了若有所思的表情。

    展昭在一旁听着,开始还在感慨自己虽然年幼丧父却还有母亲疼爱,可是白玉堂却接连遭受亲人离去之痛,也难怪他的性子有些乖张。后来又听到他说关于自己佩刀如何得到的,正觉得真是奇遇,但是白玉堂突然停下,又这样一副表情,倒是让展昭有些费解。

    白玉堂很少露出这样的表情的。

    “白兄,你怎么了?”展昭问道。

    白玉堂沉吟了一会儿,眉头依旧蹙紧:“之后那个大和尚还与我说了什么,我怎么记不起来了呢?”

    “都是十年前的事情了,记不起来也很正常。”展昭觉得白玉堂似乎很纠结,就出言安慰。

    白玉堂却遥遥头:“不是的,我无论是什么东西、什么话,看过、听过就一定是过目不忘的,可是现在想起来,我却想不起那个大和尚的样子,也记不清他对我说的最后几句话了,清晰的,似乎只有他的声音而已。”

    白玉堂的话让展昭的眉头也皱了起来,要是真如同白玉堂所说,那么那个大和尚不是一个世外高人,就是一个另有目的的人,只是他为何要那时候才七岁的白玉堂来做这把鸣鸿刀的主人呢?颇为蹊跷啊。

    ps:明日不更,要更另外一篇文文,大家见谅,后天就恢复了!!

打赏本章    举报本章
这本书实在是太棒了,我决定打赏作品的作者!
100 铜板 300 铜板 1000 铜板 3000 铜板
5000 铜板 10000 铜板 30000 铜板 100000 铜板
打赏查看
送黄瓜送苹果送香蕉送笔记本送手机送钻石送跑车送别墅
标题:
内容:
评论可能包含泄露剧情的内容
* 长篇书评设有50字的最低字数要求。少于50字的评论将显示在小说的爽吧中。
* 长评的评分才计入本书的总点评分。

Copyright 2022 www.lcread.com All Rithts Reserved 版权所有,未经许可不得擅自转载本站内容。
请所有作者发布作品时务必遵守国家互联网信息管理办法规定,我们拒绝任何反动、影射政治、黄色、暴力、破坏社会和谐的内容,读者如果发现相关内容,请举报,连城将立刻删除!
本站所收录作品、社区话题、书库评论及本站所做之广告均属其个人行为,与本站立场无关。
如果因此产生任何法律纠纷或者问题,连城不承担任何法律责任。

关闭窗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