卷一 黄帝宝藏  第二十六章 假无欢言语露破绽

章节字数:3091  更新时间:13-02-13 19:03

背景颜色文字尺寸文字颜色鼠标双击滚屏 滚屏速度(1最快,10最慢)

    莫天一这话说的清楚,白玉堂和展昭也听得真切,白玉堂对展昭点点头:“我也觉得他很古怪,或许他根本就不是无欢和尚。”

    “此话怎讲?”莫天一虽然觉得无欢古怪但是却没有怀疑他的身份,白玉堂怎么就会说此人根本就不是无欢呢?

    “师父,我也觉得那人不像无欢大师。”展昭附和白玉堂对莫天一说道,“刚才我与玉堂跟他对找,只觉得全身的内力都被吸走一般,我想少林寺应该没有这样刻毒的武功吧?而且此人的内力跟少林寺的纯正内力有极大的区别,无欢大师我虽然没有见过,但是曾经听其他僧人提起过,他虽因为自己能知祸福的关系而与其他师兄弟相处的不好,可是他却修行的一直都是佛家内功,精纯刚烈。就算是无欢大师误入歧途学了不该学的武功,但是内家真力却是不会改变的,那人的内功根本就不是少林寺的内功。”

    莫天一皱起了眉头,他刚才没有真正和无欢交手,所以无法从自身判断,可是展昭功力已经有他的五成了,这世上能有他天一老人五成功力的人本就不多,青年才俊就更加没多少了,他相信展昭的判断。

    继而他又看向了白玉堂,白玉堂正好在与展昭对视,似乎在用眼神交流什么,莫天一啧啧称奇,原来还能这么交流啊,果然是心有灵犀?难道当年和日君那老家伙一起测算的命数竟然是真的,亏得他们还以为是算错了呢,原来真的是真的呀。

    白玉堂和展昭心无旁骛跟对方交流了一番自己的信息之后,白玉堂转头看向了莫天一,结果看见莫天一正饶有兴趣的看着自己和展昭,眼睛里那个精光四射啊,几乎能把这房子都给烧了。

    莫天一炙热的眼神不止把白玉堂吓了一跳,也把展昭给吓了一跳,拉着白玉堂往后退了几步,小声对白玉堂说:“估计我师父又抽了,我俩离他远一点,千万不要被他给搅进去。”

    “咳咳!臭昭儿,你说什么呢!有这么说自己师父的嘛,不孝徒!”莫天一双手叉腰,大有一副泼妇骂街的架势,但是他面容英俊又穿着一身粉色,所以怎么看都像是在撒娇,吧展昭都给逗笑了。

    师徒两人闹了一顿才安静下来,白玉堂有些吃惊的看着展昭,他还以为那只猫是个正经的要命的人呢,原来还有这一面,果然有趣的很。

    “行了、行了,师父还是先听玉堂说完,你再闹吧。”展昭一手挡住莫天一扫来的一掌。

    莫天一也知道分寸,当下就不闹了,看着白玉堂,等他来说。白玉堂见来两人都消停了,才缓缓说道:“刚才他说十年前的事情的时候,我说他十年前跟说了一句话‘十年后我来取刀’,但是事实却非如此,真正的应该是——‘十年后,我携绝世五剑前来毁刀。’”

    白玉堂语出莫天一和展昭都吃了一惊,展昭抱着巨阙冷哼一声:“如此重要的一句话,无欢不可能记错,若是连取刀和毁刀都分不清楚的话,那我就把我的展昭倒过来写!不用说了那个无欢八成是假的。”

    白玉堂微微额首算是赞同展昭的说的话:“而且,无欢和尚当年还跟我二哥说了许多话,不过他是避开我跟我二哥说的,我想应该和鸣鸿刀有关系,另外……我刚才虽然被拉入黑暗之中,但是我觉得我看见的那个人并无恶意,反倒是有些求救的意思。”白玉堂陷入了沉思之中。

    “可是若那个人应该不是无欢,那他又是谁?为什么要假扮无欢呢,难道是为了鸣鸿刀?”展昭一向觉得自己师父虽然有些二,但是还是相当无所不知的,于是就转头就看向了自己的师父。

    莫天一对上展昭问询的视线,微微一耸肩,表示自己也不清楚。

    展昭无奈了叹了口气,转头看见白玉堂还微微皱着眉头,也不想他如此辛苦就说:“玉堂,你也不要想了。你看我们出来耽搁了不少日子,不如先回开封府去,跟**说明之后再去陷空岛一趟,一来可以问问二哥当年的事情,二来你可以再看看你哥哥留下的遗物之中是否有关于河图洛书的线索。”

    白玉堂看了看展昭,想想展昭说的也对,就点点头:“也好,那我们马上启程回去吧,迟则生变,我想早些弄清楚当年的事情,鸣鸿刀里到底有什么秘密,而我大哥是否真的与这件事情有关。”

    “今天就走?还是休息一夜在说吧,你已经很就没有好好睡一觉了。”展昭担心白玉堂的身体撑不住。白玉堂却随意挥了挥手:“无妨,回到开封府再睡也不迟,那里不比这里睡着踏实吗?”

    展昭知道自己是绝对拗不过白玉堂的,于是叹了口气就要向莫天一辞行,回头却已经不见了莫天一的行踪,正奇怪呢,莫天一突然从门口闯了进来手里拿着一个包袱兴冲冲的对展昭说:“昭儿,为师同你们一道去开封府玩玩。”

    展昭正想拒绝,可是转念一想马上答应了莫天一:“好呀师父,你不是一直都想去见见**吗?这次正好就可以见到了,那我们马上就走吧。”展昭推着莫天一出门一边使眼色让白玉堂不要忘记拿玉枕。

    刻意避开了无欢和尚,三人一起上路往开封府去了。路上莫天一却缠着白玉堂问:“哎,包拯是不是真的很黑啊,有多黑,我听别人说他黑的跟黑炭一样,是真的吗?”

    白玉堂这个人其实还是相当老实,于是他老实的点点头:“是,除了眼白和牙齿都是黑的。”

    “噗,真的?!”莫天一听了大笑出来,心情很好的继续赶路,展昭对于莫天一这么抽的情况已经习惯了,他策马跟白玉堂并肩而走:“玉堂你别理我师父,他就这个样子,要是他说了什么惹你生气的话,你别忘心里去啊。”

    白玉堂斜睨了展昭一眼,反问道:“我有这么小气?”

    展昭愣了愣,但是随即两人相视一笑,继续策马赶路。到了晚上,自然是又一次的风餐露宿,三人在野外生起了火堆,有一搭没一搭的说着话,莫天一不知道怎么了,吃完了一只烤鸡就嚷嚷着说累,要睡觉了,倒头就睡着了。

    白玉堂拿着跟长树枝拨了拨火堆,耳边是噼啪的声音,展昭看了白玉堂半晌,见他神采的确好了很多,但是心里却依旧担心:“玉堂,你先睡一会儿吧,这些日子你都没好好休息,我来守夜,不会有事的。”

    “无妨,我不困,你要是困了不如你先睡吧。”白玉堂淡淡的说。

    “呵,我也不困。那不如……我们聊聊天吧。”展昭也拿起一根树枝拨了拨火堆,“玉堂,你说无欢现在是不是应该已经追上来了?”

    白玉堂摇摇头:“若我是他,我一定不会来追,而是会守株待兔,”

    “守株待兔?”展昭不解。

    “我们三个人一起走了,可是却没有告诉他,他应该已经知道我们对他起了疑心。但是来追我们却是最笨的办法,因为我们一定会排斥他,甚至跟他出手,你师父在这里,他占不了便宜,只会吃亏,所以他要是够聪明就不会来追。但是他可以选择直接绕开我们直往开封府去,你是开封府的护卫,自然总是要回去的,而我明显还有事情没有办完,自然要回开封,他去那里等我们的几率,应该会更大一些。”白玉堂用他淡漠疏离的语调头头是道的分析着无欢的动向,展昭听着只觉得白玉堂果然不负盛名,实在是太聪明了。

    “那你的意思是要我们先不回开封府?”白玉堂聪明,展昭也不笨,他自然明白白玉堂的意思,既然无欢会在开封府那里守株待兔,那么他们又干嘛要自投罗网呢?

    白玉堂点点头:“这里离陷空岛不远,离常州府也很近。猫儿,你之前不是说很久都没有见过伯母吗,你可以去看看伯母,之后我们再启程去陷空岛,你可以先写封信给**,告诉他有关无欢的事情,还有我们的安排,免得**担心。”

    “如此也好,只是我们还是先去陷空岛吧,等从陷空岛回来,你再和我去看我娘亲,随便我这里还有一个我娘提的问题要找你帮忙呢。”展昭心想也好,明日直接赶去陷空岛,问了韩彰当年关于鸣鸿刀的事情,看看到底是怎么回事,再做下一步的打算。

    “啊哈。”白玉堂轻轻打了一个哈欠,“我有些累了,那我先睡了,明日我来守夜。”

    “好。”展昭轻轻应了一声,看见白玉堂就要倒下,急忙说,“别忘了枕上玉枕,免得又梦魇了。”

    白玉堂看着包袱中的玉枕却不见动作,隔了一会他才说道:“这是那个无欢给的东西,你确定我要用?”

    展昭被白玉堂这一问给噎得半死,过了好些时候才说:“最起码,你不是不梦魇了吗?你还是先用着吧。”

    白玉堂挑了挑眉,枕着玉枕躺下了,可是睡至半夜却听见了打斗声,闻到了血腥气……

    

打赏本章    举报本章
这本书实在是太棒了,我决定打赏作品的作者!
100 铜板 300 铜板 1000 铜板 3000 铜板
5000 铜板 10000 铜板 30000 铜板 100000 铜板
打赏查看
送黄瓜送苹果送香蕉送笔记本送手机送钻石送跑车送别墅
标题:
内容:
评论可能包含泄露剧情的内容
* 长篇书评设有50字的最低字数要求。少于50字的评论将显示在小说的爽吧中。
* 长评的评分才计入本书的总点评分。

Copyright 2022 www.lcread.com All Rithts Reserved 版权所有,未经许可不得擅自转载本站内容。
请所有作者发布作品时务必遵守国家互联网信息管理办法规定,我们拒绝任何反动、影射政治、黄色、暴力、破坏社会和谐的内容,读者如果发现相关内容,请举报,连城将立刻删除!
本站所收录作品、社区话题、书库评论及本站所做之广告均属其个人行为,与本站立场无关。
如果因此产生任何法律纠纷或者问题,连城不承担任何法律责任。

关闭窗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