卷二 姑苏食脑案  第三章 相似的案件

章节字数:3343  更新时间:13-04-20 22:13

背景颜色文字尺寸文字颜色鼠标双击滚屏 滚屏速度(1最快,10最慢)

    直到晚上大家才都忙完,聚到一起吃晚饭,江南也是鱼米之乡,陆琳琅知道展昭爱吃鱼,公孙、白玉堂爱喝酒,赵烨爱吃兔子,于是吩咐厨房做了好大的一桌美食,让众人享用。展昭看见那么多的鱼虾河鲜,吃的猫尾巴都快翘起来了。白玉堂和公孙则喝着江南的梨花酒,味道清甜,入口极好。赵烨看着自己面前的的烤兔腿也不客气,拿了一只就啃,觉得比在西北吃着的好吃多了。

    其他几个人都吃的满嘴流油,本来包勉还有赵虎马汉三人有些不好意思,不过看着这么多的美食,实在是经不住诱惑,渐渐的也就放开了。

    “公孙先生,我大哥的病情如何,要紧吗?”陆琳琅很是关心自己大哥的身体。

    公孙放下酒杯说道:“陆姑娘放心,另兄不要紧,只是伤心过度,五内郁结,先前的大夫也知道是怎么给他诊治的,他这个样的身体最经不起补,就连食补也都要小心谨慎,可是那大夫却给他开了大补的药材。不过还好令兄体虚,水米不进,否则这一剂补药下去,莫说是我,就是大罗神仙来了,只怕也是救不了了。”

    陆琳琅神色一凛,望着公孙默默不语,公孙也颇有深意的看着她,公孙不说破,陆琳琅也只把那些想法埋在心里,而在场的人除了心性单纯的白海棠,还有莽汉般的赵虎和马汉,哪个又不是聪明人呢?谁都听得出公孙的意思。

    那个大夫无论是有心还是无意,若是陆家大少爷那剂药吃下去的话,那么现在只怕是魂归离恨天,只怕……是有人要害他,只是这害他是为了什么呢?

    一顿饭因为公孙的几句话,把众人又吃的全是心意,有些食之无味。吃完之后,大家自然坐下,要相互分享一下自己掌握的情况,这时候展昭看着白玉堂却不见蒋平不免问他:“四哥呢?他晚饭也没来吃,这么晚了还要处理什么事情啊?”

    白玉堂喝了口茶说:“四哥他不说,只说去拿些东西,等会儿就过来。”

    “谁念叨我呢?我这一路上喷嚏就没断过,不停的打,别人不知道还以为我有病呢!”一个不高的男声在众人身后响起,回首去看,只看见一个五短身材、有些贼眉鼠目、一笑还会露出黄色大板牙的矮瘦男子,右手拿着一把羽扇,左手拿着一个木盒走了过来。

    “四哥。”展昭和白玉堂一齐出声叫蒋平,真是再没有的默契了,蒋平瞧着两人,似笑非笑的,让两人都有些尴尬。

    “四爷,拿着什么呢,是要送给我的吗?”寰空空瞧白玉堂和展昭尴尬便为他们解围,白金堂死后除了白玉堂之外,就是蒋平与她接触最多,两人相熟的很。

    蒋平低头瞧见坐在椅子上仰着头笑眯眯瞧着他的寰空空,呦了一声:“空空,几年没见,你倒是女大十八变,越长越好看了!”

    “不错,就是送给你还有陆姑娘的。”蒋平把盒子往寰空空手里一放,走到白海棠身边,今天下午的时候他已经从白玉堂那里知道了白海棠中摄魂术的事情了,如今瞧着面上看不出什么来。

    “四哥。”白海棠甜甜的叫了蒋平一声,笑的谄媚。

    蒋平哼了一声:“小妮子,这次你偷跑可把大嫂惹毛了,她说等你这次回去要罚你学女红呢!”

    白海棠撅了撅嘴:“学就学,人家已经在学了,是陆姐姐教我的!”

    蒋平一愣,随即点点头,连说了几个好,之后转头对陆琳琅作揖:“还要劳烦陆姑娘好好教教她了。”

    “岂敢,陆家这段日子多亏四爷了,四爷要是再这么说,琳琅可要无地自容了。”陆琳琅也站了起来,给蒋平回礼,蒋平不动声色坐到了白玉堂的身边,跟着公孙赵烨也随意聊天,他很是健谈,自然谁都能说上两句。

    一时间气氛轻松了不少了,白海棠好奇蒋平送了什么东西给寰空空和陆琳琅便凑上去看,寰空空磨不过她,便打开盒子,里面放着十八颗晶莹滚圆的珍珠,烛光一照更觉得耀眼动人,就连见惯了好东西的陆琳琅都眼前一亮,捧着盒子,拂过一颗颗珍珠:“真是好东西,便是当贡品都绰绰有余了。”

    蒋平无谓的一笑:“陷空岛在江南买了一片塘子专门养珍珠蚌,这是这一批珍珠里最好的,可是做各种首饰。下面还有一个夹层,时候一些散碎的珍珠,可以磨成粉,敷脸熬粥,便随便你们用了。”

    展昭听了便伸手拱了拱白玉堂,白玉堂奇怪的转头看他,却听展昭小声与他说:“四哥可真大方。话说,你们陷空岛的产业真多,连珍珠塘都有。”

    白玉堂微微一笑,凑到展昭耳边悄声说:“什么你们陷空岛,你不是陷空岛的人?”

    展昭一惊,抬眼去看,却见白玉堂调笑的眉目,哼了一声:“我是开封府的人!”

    “错!是开封府的猫——”白玉堂故意拖长了尾调,变得暧昧不清的很,展昭气的掐了他一把:“陷空岛的老鼠!”

    两人正闹着呢,蒋平却在一边咳嗽了两声,两人才见众人都瞧着自己,展昭看见包勉还有赵虎马汉都有些愣,尴尬的红了脸,轻咳两声,端正坐好。白玉堂也有些脸红,不过他恣意惯了,倒是没有像展昭那样不好意思。

    这时寰空空捧起珍珠盒子说:“既然可以磨粉,那么不如我去厨房做几样珍珠粉的小点心,等会儿给诸位做宵夜,也不算辜负了四爷的一片心意。海棠,你来帮我一下。”

    白海棠现在最听寰空空的话,一见寰空空对她招手,便乐颠颠的跟着寰空空走了。等两人走远了,蒋平摇着羽扇赞叹道:“这空空就是聪明,现在我们可以说这些日子发生的案子了。其实发生夏姑娘的事情的时候,我也在姑苏城呢,仵作说既无外伤也未中毒,根本不知道是如何死的。我觉得其中必有蹊跷,莫说夏姑娘对两月之后的婚事很是高兴,不会去寻了短见,就是她想要自戕,那身上也总该有伤口才是啊?所以之后我调查一番,我一开始以为仵作没有说实话,就去找了仵作,那仵作说他当真没有说谎,就是如此,我不太相信,便让他再去夏家验一次尸,可是还未等到第二天,那原本来灵堂棺材里的尸体却无缘无故的不见了!我这一问才知道,这城内已经发生了很多起一模一样的命案,很多年轻姑娘都是这么无缘无故的死的,一开始只以为是寻了短见,但是事情发生的渐渐多了,自然就知道不对,那知府也查过,但是查不出来,久而久之,这城内就说是有鬼怪了,弄得人心惶惶的。”

    展昭点点头:“我这边问到的情况差不多,现在罗列出来的疑点有这么几个。第一,死者都是年轻的姑娘……”

    “是还未婚嫁的姑娘。”陆琳琅突然插嘴,“我派人去打听过了,一开始姑娘们的父母以为是有恶徒奸杀了那些姑娘,但是姑娘们衣衫整齐又不像,所以每一个人都让稳婆来检查过,每一个都是处子。”

    “这么说,凶手的目标是处子。”白玉堂皱了皱眉头。

    赵烨也皱起了眉头:“这个凶手倒是奇怪,不过倒是让我想起了以前在西北时候的一个案子。”

    “什么案子,跟这次的很像吗?”公孙好奇地问,赵烨想了想:“说像也像,说不像也不像。那时我才到西北做元帅不久,西北那边不如江南你们也是知道的,消息闭塞不说,男丁少,女娃儿多,所以在那边的人看来女孩子不值钱,所以家里丢了女娃儿很少能想起报官,不过也估计也是那时候以前的官也不管,老百姓也就是不愿意报官了。后来我去了那里,一个月丢了三四个姑娘,当然那些不只有未出嫁的姑娘还有年轻的小媳妇。我就让手底下人开始查,最后查到一个大夫家里,在他家地窖里发现了那些尸体,全部都被浸在药水里,说也奇怪没有一具是腐烂的,跟活着的时候一样……嗯……很新鲜,唇红齿白。之后我自然把那人给抓了,就问他干嘛要杀那么多人?结果,你们猜怎么着?那大夫是个怪医,他说他就是喜欢女人,而且就喜欢女人的尸体,所以弄了好些,就放在地窖里看!”

    “的确跟这次的案子很像啊,说不定是跟那个怪医一样的人,他就喜欢尸体……”公孙突然想起了什么,问赵烨,“那个怪医呢?你把他杀了?”

    “嗯,他死了,不过也算是我杀的,是他自己自杀的,服毒在牢里,验过他死了之后,我就让人把扔去了乱葬岗。”赵烨说,“有什么不对?”

    公孙似乎想到了什么,但是又一时间抓不住头绪,只好摇摇头。

    赵烨看了看他,确定他没事之后,接着对众人说:“我说一样,是因为尸体不见了,所以我想起那个案子。但是这个案子是离奇的死在家里,之后尸体不见,西北那个案子却是人直接失踪,所以我说要说像也像,不像也不像。”

    “无论是像还是不像,你这么一说,倒是给了我们不少的启示,或许我们可以往这方面查一查看看,说不定有发现,我这就去布置!”展昭兴奋的蹦起来就要出去。

    被白玉堂一把拉住,按在椅子上:”去什么去呀!现在就是去府衙也没人了,明日一早去吧,再说了,这里的官差跟开封府的五百衙役可不能比,不如等江宁那边的驻军来了,让他们来做。”

    展昭想想也是,便也又坐下了。

    众人说了一通,寰空空那边也做好点心回来了,做的红豆汤和珍珠粉团子,众人接过一尝——喝,好吃!

    再瞅瞅寰空空,心想,这才是入得厅堂,下得厨房,贤妻良母啊!

打赏本章    举报本章
这本书实在是太棒了,我决定打赏作品的作者!
100 铜板 300 铜板 1000 铜板 3000 铜板
5000 铜板 10000 铜板 30000 铜板 100000 铜板
打赏查看
送黄瓜送苹果送香蕉送笔记本送手机送钻石送跑车送别墅
标题:
内容:
评论可能包含泄露剧情的内容
* 长篇书评设有50字的最低字数要求。少于50字的评论将显示在小说的爽吧中。
* 长评的评分才计入本书的总点评分。

Copyright 2022 www.lcread.com All Rithts Reserved 版权所有,未经许可不得擅自转载本站内容。
请所有作者发布作品时务必遵守国家互联网信息管理办法规定,我们拒绝任何反动、影射政治、黄色、暴力、破坏社会和谐的内容,读者如果发现相关内容,请举报,连城将立刻删除!
本站所收录作品、社区话题、书库评论及本站所做之广告均属其个人行为,与本站立场无关。
如果因此产生任何法律纠纷或者问题,连城不承担任何法律责任。

关闭窗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