卷二 姑苏食脑案  第二十九章 尽释前嫌(完整版)

章节字数:3031  更新时间:13-05-18 20:54

背景颜色文字尺寸文字颜色鼠标双击滚屏 滚屏速度(1最快,10最慢)

    “我明日要出门一趟,快则十日,慢则半月,我必然回来。”白玉堂并未拉着展昭会小楼,而是到了他们自己的住处,白玉堂取了几件衣服收拾成了包袱,对展昭说。

    展昭站在白玉堂身后沉默良久不说话,白玉堂收拾好东西回身,看见展昭那样看着自己,觉得好笑,展昭瞧见他回头过来却说:“我与你一道去。”

    “你与我,一起?”白玉堂颇有些不相信自己的耳朵,“可是**和包勉怎么办?这姑苏城的案子怎么办?”

    “无妨,有**在自然比我在有用十倍,更何况赵烨也在这里,**必然不会出事。我与你一起去,你独自去,我不放心。现在你没有趁手的兵器,若是不着急,不如先去我常州母家求了那柄宝剑再一起去。”

    “急倒不急,既然你想去,那就一道去吧,我要去湘江。”白玉堂知道展昭的个性,他平日好说话是好说话,但是若是倔强起来,便是谁劝也无用的,“你自己去跟**说吧,只是明日定要启程。”

    展昭脸色缓和了一些:“那你先睡吧,我去见大人。”

    白玉堂看着展昭急匆匆出门的身影无奈的摇摇头,展昭一路往府衙去了,包拯因为案情有异,所以还在研究案情不曾睡下,展昭进去跟包拯说了一通之后,包拯其实也看出了展昭和白玉堂之间的事情,既然现在案情没有什么需要的,那么展昭留着也没有太大的意义,不如让他跟着白玉堂去的好。

    就这样第二天一早,展昭和白玉堂就离开了陆府,赶往常州府,展昭的母家。寰空空看着一点都不在意那晚的事情,依旧待人和善,但是众人都各自心怀鬼胎,一切看似平常的事情,反而都显得那么不平常了。

    包拯不愧是破案的高手,他看了那些卷宗之后就看出了端倪,那些失踪的姑娘有十几个,那些姑娘有些是大家闺秀,在姑苏城里也都是有名的美人,自然认识的人也很多,若是被带出城的话,没有到底不被发现,更何况,凶手先假装将她们给弄死,然后再盗走尸骨,就是说他并不仅仅是想绑架那些姑娘,而是想让那些姑娘永远的消失在人们的脑海里,成为他手中的一枚棋子。

    包拯想到此处实在不知道那个凶手要干什么,只好再去审那个张知府,但是张知府却无论如何也不开口,包拯也知道审问无效,暗卫的诸般手段都用尽了,张知府却咬死了就是不说,看见包拯也不过一句:“**,我背后的人,你就是终极一生也不能动摇分毫,你就别白费心思了!”

    听了张知府的话,包拯心中升起一股不好的预感,正在一筹莫展之际,衙役说终于在钱塘江的乡下找到了朱书吏的妻儿老母,就都带了回来。

    丈夫惨死,朱书吏的妻儿老母自然不免又是痛哭一场,不过痛哭之后,朱书吏的妻子却交给了包拯一件小孩子的棉衣,那件棉衣虽然看着新,但是布料却是旧的,很奇怪,朱书吏的妻子说朱书吏在让她们回乡下去的时候把这件棉衣打包在了包袱里面,她们不过是回去小住,带的都是春天夏天穿的衣衫,哪里用得着带件棉衣回去,一开始他妻子还以为是朱书吏糊涂了。但如今朱书吏惨死,他妻子才想起这茬来,便觉得是不是朱书吏故意把这棉衣给让她们给带走的,她一个妇道人家的也不敢乱拆,便直接交给了包拯。

    包拯想了想,让人把朱书吏的妻儿老母都安排在了张知府府衙的后院,让人保护,别被有心人给暗害了。

    拿了那件棉袄,包拯让人请了公孙来,拆开了那件棉袄,里面藏着厚厚的一叠纸,上面是那些姑娘死去后他去现场勘察后的真正的卷宗手记,非常的详尽,果然朱书吏发现那些姑娘并未真真死去,而是被张知府掳走了,并且朱书吏还找到了张知府藏匿那些女孩子的地方,但是张知府势大,他如何敢说,只是城里出了这样大的事情,民怨沸腾,张知府才上疏了,在开封府人来自后张知府就再为做过了,因为他怕被发现。

    包拯不太熟悉姑苏城,就让公孙拿给陆琳琅看看,陆琳琅看了却是一皱眉,屏退了左右才对公孙说道:“公孙先生,此处当真是关押那些姑娘的地方吗?”

    公孙点头:“此处是朱书吏生前所留,想来应该不会有错,陆姑娘可识的此处吗?”

    陆琳琅秀眉微蹙,隔了好一会儿才点点头:“若是我看的不错,具体的地点我不清楚,但是那地方所在的是姑苏城内有名的花街,只怕……去找七妹吧。”

    公孙暗赞陆琳琅的心思缜密,若是这次被害的姑娘真的被困在花街的地方,找旁人那个人看了只怕不妥,倒是寰空空,她本来手下就有许多青楼的产业,说不定对着一带比较虚席,也不怕她说出去,更可以打探清楚情况,正是一举多得的事情。

    “陆姑娘想的周全,那我们现在就去吧。”

    陆琳琅前头带路,一路往小楼去了,其实自从那件事情之后,陆琳琅和公孙到是有些不好意思见寰空空,尤其是陆琳琅她与寰空空一向姐妹情深,可是这次却私自窥探了寰空空的私事,虽然是无心的,但是她心中却一直自责的很。

    才到楼下,两人就听见小楼之中传来依依呀呀,婉婉的戏腔,唱的是吴侬软语,很是软糯好听,虽听不明白戏词是什么,但是却叫人舒服的很。

    “这寰姑娘倒是挺会享受。”公孙淡淡说了一句。

    陆琳琅抬头看着二楼:“怕她闷得慌,特意买了几个小戏子给她解闷的,她往日里除了歌舞,也爱听戏。”

    “走吧。”陆琳琅轻叹一声,垂眸一路往小楼里面走去。

    白玉堂和展昭已经走了快五六日了,寰空空也休养了那么些时日,毕竟年轻身子骨好,而且陆琳琅更是不惜血本一日三四次的给她进补,自然好的快些,如今已经不再一天十二时辰,七八个时辰都躺在床上了。

    公孙和陆琳琅到的时候寰空空正倚在贵妃榻上面听采买来的一个小戏子唱昆曲,依依呀呀的,只觉得声音还不错,不过唱的是什么还真听不明白,那一口软糯的吴侬软语叫人听着都觉得骨头酥酥的。

    寰空空似乎听得很享受,连陆琳琅他们来了都不晓得。

    “七妹。”陆琳琅出声叫了一声寰空空,寰空空张开凤目,瞧见是陆琳琅和公孙,略有些惊奇,然后不露声色的把那小戏子给打发了。

    坐起身瞧着陆琳琅和公孙都有些束手束脚的,未免尴尬,便对她说:“师姐买来的那个小戏子唱的极好,正好给我解解闷。你们来,可是有事情来找我?”

    按照白玉堂的说法,寰空空不是一个小气的人,虽然她心机深沉,但是做人也极有分寸。

    陆琳琅将公孙手中的地图交给了寰空空:“七妹可认识这个地方?”

    寰空空拿着那地图看了一会儿:“这不是我的地方,那是一处书寓,在花街上也是有些名气的,若是记得不错的话,那个书寓的名字应该是——娴雅阁。”

    “书寓?”公孙听说过,知道书寓和花楼不一样,但是终究没有去过,到底是有什么区别他却不太清楚。

    寰空空莞尔一笑:“这书寓里面的姑娘大多都是才貌双绝的,且都不是那种一般人家的姑娘,很多都是家道中落的大小姐们,走投无路,又不愿意卖身的,就回去书寓讨生活。书寓里面一般去的是文人骚客,那里的姑娘也都只是卖艺,陪着聊聊诗书也就是了,而且那里面的姑娘最后的结局,一般都不错,不像花楼里面卖身的花娘孤苦无依。我不做书寓生意,那些个读书人我看着麻烦,那些个大小姐似的姑娘我看着更烦。”

    寰空空将地图还给公孙,公孙伸手接了:“多谢寰姑娘。”

    说罢,公孙就急着要去禀报包拯,寰空空却在后面叫住了他:“公孙先生,其实无论是普通花楼还是书寓都是烟花之地,姑娘进了里面就一世都摆脱不掉娼妇之名了,还望先生三思。”

    公孙有些吃惊的看了一眼寰空空,这姑娘果然冰雪聪明,不同常人。

    “多谢寰姑娘提醒。”说完匆匆的离开了。

    陆琳琅一人留在那人却更觉得尴尬,一时间都不知道该如何面对寰空空了,隔了好一会儿才对寰空空说:“七妹,那日我……”

    “师姐,你有的在这里磨蹭,不如多做几件漂亮衣裳给我赔罪呢。”寰空空调笑着对陆琳琅说,陆琳琅愣了愣,随后扑哧一声笑了出来,轻轻的拍了一下寰空空的肩膀,她也不敢用力,深怕弄疼了寰空空:“知道了!你好生休息吧。”

    陆琳琅出了小楼,外面阳光灿烂,这么多日的烦闷气息终于一扫而空。

打赏本章    举报本章
这本书实在是太棒了,我决定打赏作品的作者!
100 铜板 300 铜板 1000 铜板 3000 铜板
5000 铜板 10000 铜板 30000 铜板 100000 铜板
打赏查看
送黄瓜送苹果送香蕉送笔记本送手机送钻石送跑车送别墅
标题:
内容:
评论可能包含泄露剧情的内容
* 长篇书评设有50字的最低字数要求。少于50字的评论将显示在小说的爽吧中。
* 长评的评分才计入本书的总点评分。

Copyright 2022 www.lcread.com All Rithts Reserved 版权所有,未经许可不得擅自转载本站内容。
请所有作者发布作品时务必遵守国家互联网信息管理办法规定,我们拒绝任何反动、影射政治、黄色、暴力、破坏社会和谐的内容,读者如果发现相关内容,请举报,连城将立刻删除!
本站所收录作品、社区话题、书库评论及本站所做之广告均属其个人行为,与本站立场无关。
如果因此产生任何法律纠纷或者问题,连城不承担任何法律责任。

关闭窗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