卷一 快乐厨娘  第十八章 参见皇上

章节字数:3066  更新时间:13-03-18 19:06

背景颜色文字尺寸文字颜色鼠标双击滚屏 滚屏速度(1最快,10最慢)

    随着我的歌声落下,一阵掌声轻轻地响起,回头望去,一个华服男子身长玉立在一株梅树的旁边,身旁还跟着一个小太监,手里挑着一杆小巧精致的宫灯。

    “偷偷摸摸可不是君子所为,既然来了,何不现身,陪本姑娘喝上两杯?”

    灯光昏暗,看不清华服男子的长相,但是,我的心却似乎直觉地不喜欢这个人。

    “刚才姑娘高歌,在下实在是听得有些痴迷了,不敢露面扰了姑娘的兴致,所以才会如此失礼。姑娘刚才唱的歌儿,在下从来都没有听过,是姑娘故乡的曲子吗?”

    华服男子接过小太监手中的宫灯,挥手示意小太监离开,然后提着灯缓缓地走到了我的面前。看这架势,当真是想要跟我一同共饮呢。

    “贺桐?!!怎么会是你??”

    看清了眼前人的长相,我倒抽了一口凉气,究竟是这世上就是有长相完全相同的人,还是贺桐那个家伙也穿越过来了?

    贺桐,是我上辈子的至交好友方云止的男朋友,也是我最讨厌的人之一。我讨厌他,并不是因为我家云止傻妞被他迷得找不着北,而是因为这个人好高骛远故作清高,从来就没有想过要对云止傻妞好。

    那两个人之间的爱情,从一开始,就是云止傻妞时时处处低声下气事事忍让。正所谓上赶着不是买卖,对于男人来说太容易得到的,他不但不会珍惜,还会觉得你贱你傻,根本不值得珍惜。

    云止傻妞的那段恋情将会如何落幕,从一开始就已经注定好了结局,只有傻妞自己不知道罢了。而注定了会对不起我挚友的男人,我为什么要给他好脸色看?就算只是长得像也不行。

    “贺桐?在下姓贺,名叫绥霖,并非姑娘口中的贺桐,姑娘认错人了吧?”

    华服男子贺绥霖并不理会我的敌意,只是拢了拢身上的披风,和我并排坐在了梅园正中央的大石头上。

    贺绥霖?这个名字听上去有些耳熟啊,贺是朝华的皇家姓氏,能够出现在皇宫之中的,当然也是皇族之人。看着人的年纪好像也就二十上下,而朝华王朝姓贺的皇族,年纪比贺焕武稍长一点的,貌似也就只有一个人了…………

    “你是?!!皇…………皇上???奴婢参见皇上!!”

    一下子,我的酒也醒了一大半,赶快下跪磕头。就算我再怎么讨厌贺桐,也不可能对朝华王朝的当家老大有半点不敬。他是皇帝,想要我的小命还不是一句话的事儿?

    “起来吧,朕来梅园只是想休息一下,你不要太拘谨了。起来,坐在朕的身边,咱们随便聊聊。”

    仔细看看,贺皇帝和贺桐之间的区别其实挺大的。

    首先年龄上就相差甚远,贺皇帝据说今年只有二十一岁,而当年我遭遇沉船事故的时候,贺桐那个家伙已经二十八岁了。

    其次气质也大不相同,贺桐是故作清高,目空一切的狂傲,而贺皇帝虽然身居高位,身上自然而然带了一种富贵逼人,但他眉目间却带着一丝无能为力的忧愁。

    这样两个人,就算长相再怎么相似,也不可能被看成是一个人,我刚才绝对是喝多了,才会有这样的错觉。

    “贺桐?你确定他是姓贺而不是姓何?年龄和朕相仿么?而且长相也很相似?难道是皇族之人?为什么朕没听说过有这么个人存在?你是在什么地方见到过这样一个人的?”

    果然是当皇帝的,对皇族的事情就是这么敏感,抓住我的这个口误不放,非要追问出个所以然来。很麻烦唉,你要我怎么解释?明明是跟你们贺家王朝没有半毛钱关系的人。

    “那个人姓何,不是贺!长得眉清目秀,挺好看的,是奴婢年幼时在故乡见到过的一个人。实不相瞒,奴婢不太擅长记忆人的长相,十几年前见过一面的人怎么可能一直都记得清清楚楚的呢?只不过都是长相清秀的人,就被奴婢记混了。

    那个名叫何桐的人,若是现在还活在世上,大约年纪也有四五十岁了,若真是皇家之人,也该是皇上的叔伯辈,您自己有没有这样一个亲戚,您自己还不记得吗?”

    出身底层社会的孩子,最擅长的就是说瞎话,说谎绝对不用打草稿,你要是再细追问下去,我干脆就直接告诉你我什么都不记得就好了。

    “原来如此,朕还以为是朕的什么亲戚呢。皇家子嗣凋零,朕深感寂寞。若真的是朕的亲戚,朕还想接他回来共享天伦呢。”

    贺皇帝的声音里透着寂寞,半垂了眼帘的他不知在思念什么人。一时间,我也不知道该接什么话才好,两个人就这样无语相对,空余满园雪落无声。

    “清儿姑娘刚才唱的歌儿真好听,能给我再唱两首吗?”

    片刻之后,打破安静的人依旧是贺皇帝。他想听我唱歌?唱什么好呢?

    “奴婢献丑了…………”

    实在想不出来唱什么好,皇帝总是要有些文采,给他唱《明月几时有》和《又见炊烟》,他应该挑不出我什么毛病来。

    于是,慢慢的,歌声在梅园之中飘散开来,而园中正在飞舞的雪花也似乎在跟着歌声轻快地舞蹈,贺皇帝看着雪花梅花,也渐渐地迷蒙了双眼。

    “真是太神奇了,我果然没有看错你,你的身上有一种神奇的力量,是一种改变的力量呢…………”

    贺皇帝的这句话也很神奇。他是怎么想的?我一个小小厨娘,再卑微不过的存在,怎么会跟‘神奇的力量’扯上关系?而且还是‘改变的力量’?这话说的也未免太不靠谱了些。

    “皇上,天冷,您还是赶快回寝宫吧,当心冻着。”

    冻出毛病来,我可概不负责。

    “你觉得朕在说胡话?”

    咳咳,我可没说得这么直接。

    “朕不是第一次见到你,你仔细回想一下最近半年的经历,说不定能想得起来在什么地方见过朕?”

    贺皇帝饶有兴致地看着我。

    “最近半年?奴婢见过您?…………”

    我盯着贺皇帝上下打量了起来,我说我不擅长记人,那是假的,做为一个小偷来说,记性好是我最起码的一项技能。

    “啊!!!我想起来了!!!”

    贺焕武第二次来拐棍斜街,被我偷了钱袋子的那天,我最先盯上的人并不是贺焕武,而是坐在郑伯的馄饨摊子上吃馄饨的两个人。其中那个华服公子给我的印象非常深刻,那通身的气派,绝对非富即贵,身上应该有不少好东西。

    不过,我也看出了华服公子身边的黑衣男子不是什么好惹的主儿,他应该身怀武功,却对华服公子毕恭毕敬,那两个人应该是贵族公子和贴身护卫的主仆关系。

    要偷这样的人,并不是很容易的事。所以我没等看清楚华服公子的长相,就换了目标,转身去偷看上去虽然会武脑子却有点儿二的贺焕武的钱袋子。

    “你终于想起来了?”

    贺皇帝微微笑着,看上去像只狐狸。

    “奴婢只是小偷小摸,从来没干过什么伤天害理的事,再说跟随摄政王世子去了摄政王府之后,就再没有偷过什么东西………………”

    在郑伯的摊子上吃过东西的人,多半都会知道我是个小偷,郑伯也不知道是故意还是不故意的,常常拿张拐子家娃娃们的故事哄着客人在他摊位上多吃馄饨。而那些富贵闲人,也都爱听这种街头巷闻,很愿意让郑伯以这种方式宰富户。

    “你说的这些朕都知道,所以朕也出手帮助你了呀…………”

    贺皇帝依旧在笑,我心里的不安也随着越来越大。

    “您…………帮助我?”

    怎么个帮法?

    “嗯,朕拜托丞相认下了闻人临渊做义子,并且对外声称闻人临渊是他的独生子,也托丞相出面,擒拿处置了张拐子,还你们那些娃娃一个自由之身了啊!”

    我真想翻白眼给他看,我只知道有人收拾了张拐子,至于背地里是谁的命令,我不知道,也不想知道。张拐子作恶多年,早就应该有人收拾他,我和娃娃们人小言轻,就算是去衙门告状也告不出什么结果来。

    如今贺皇帝亲自出手收拾了张拐子,反倒让我觉得他这么做是另有目的,他现在告诉我这些,为的是什么?想让我报恩吗?

    “皇上跟奴婢说这些事是什么意思?奴婢孑然一身,实在是没有什么可以拿出来报答皇上的。”

    我的声音冷下来了,没办法,我不会装腔作势,生来就不会。

    “其实,朕最初想帮你们,并没有什么别的想法,只是单纯觉得你们可怜而已。但是,你的所作所为却一直在出乎朕的意料,你让朕看到了一种改变的力量…………”

    贺皇帝的声音若有所思。

    “改变的力量?我哪儿有那么大的本事?若是有,又何必这么多年生活在社会的最底层,苦苦挣扎,吃了今天的饭,不知道明天的米在哪里?”

    真正有力量改变的人,不是你们这些王公贵族吗?翻手为云覆手为雨,玩弄人命都不当一回事儿。

    

打赏本章    举报本章
这本书实在是太棒了,我决定打赏作品的作者!
100 铜板 300 铜板 1000 铜板 3000 铜板
5000 铜板 10000 铜板 30000 铜板 100000 铜板
打赏查看
送黄瓜送苹果送香蕉送笔记本送手机送钻石送跑车送别墅
标题:
内容:
评论可能包含泄露剧情的内容
* 长篇书评设有50字的最低字数要求。少于50字的评论将显示在小说的爽吧中。
* 长评的评分才计入本书的总点评分。

Copyright 2022 www.lcread.com All Rithts Reserved 版权所有,未经许可不得擅自转载本站内容。
请所有作者发布作品时务必遵守国家互联网信息管理办法规定,我们拒绝任何反动、影射政治、黄色、暴力、破坏社会和谐的内容,读者如果发现相关内容,请举报,连城将立刻删除!
本站所收录作品、社区话题、书库评论及本站所做之广告均属其个人行为,与本站立场无关。
如果因此产生任何法律纠纷或者问题,连城不承担任何法律责任。

关闭窗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