卷一 快乐厨娘  第四十九章 没有无缘无故的爱

章节字数:3147  更新时间:13-04-18 22:30

背景颜色文字尺寸文字颜色鼠标双击滚屏 滚屏速度(1最快,10最慢)

    月光皎洁,伴随着徐徐的清风吹散了夏天的暑气,让我刚刚还燥热的心慢慢地宁静下来。

    我坐在院子中那棵桂花树,依靠着树干,看着头顶茂密的枝叶,幻想着满树桂花飘香时候的样子,那一定是非常美丽的,只可惜我看不到了。

    这棵桂花树原来并不是种在这里的,而是去年春天贺焕武从桂花林那边选好了移植过来的。

    别看贺焕武是个粗人,自从我跟他提过大棵树木移植的方法之后,他竟然亲自带人去桂花林找了一棵看着顺眼的挖了回来。

    无论是挖树还是栽树,他都一丝不苟,比大姑娘绣花还仔细。树种下之后,更是向家中的园丁请教照顾桂花树的方法,把这棵树看得跟个宝似的,事无巨细,亲自照料。

    桂花树栽下的那一天,我也跟着凑了个热闹,装了一小坛桂花酒,跟贺焕武一起埋在了这棵桂花树下。

    那一天的贺焕武特别高兴,人高马大的他笑起来竟然像个天真的孩子,那笑容纯真动人,让我永远都无法忘记。

    而从明天开始,这笑容就要和我永远告别了,不知道有生之年,我还能不能看到他那样纯真无伪的笑容。

    “今晚我睡书房,你抽出时间来收拾一下东西吧。”

    贺焕武今天一整天都是面无表情的,看得我都跟着麻木了。也许我心中念念不忘的那个笑容只是我的幻觉吧,也许贺焕武只有这一种表情,就是面无表情。

    “知道了。”

    我的确应该收拾一下东西,贺皇帝的赏赐还有齐家送我的陪嫁,对于我来说这都是无所谓的,但却可以拿回齐家,说不定会有一天能够派上用场。

    “还有…………那套……嫁衣,你也一并带回去吧。”

    嫁衣?我的嘴角挂上了一丝嘲讽的笑容。

    “不!我会把属于我的东西带回去,那些不属于我的,我是不会动的。我不会拿走摄政王府的一片草叶,何况是那套大红嫁衣?那不是你母亲留给你正妻的吗?我既不是你名义上的正妻,也不是你心目中的正妻,我又怎么配得上你那套只属于正妻的大红嫁衣?”

    那鲜艳的红色如同鲜血,是贺焕武的母亲用心头血染红的,如今又用我心头的血重新染了一遍。

    它始终就是一种讽刺,讽刺我们这些不配拥有它的女人无论如何痴心妄想终究是不应该拥有它。

    “这么说来,你的行李就只有你从齐家嫁过来时带过来的那些嫁妆了?”

    贺焕武悄悄攥紧了拳头,却藏在了身后,没有让我看见。

    “还有一样东西,我要带走。”

    我摸摸树干,心中有了一个非常重要的决定。

    “是什么?”

    贺焕武略微提高了声音。

    “这树下埋着的桂花酒,我要带走。”

    绝情断念,这是最后的一点牵念。

    “不能留给我吗?”

    他的微微颤抖着,难以让人察觉。

    “埋下这坛酒的时候,我以为你对我有情,而我身无长物,只能埋下这坛酒,权当定情之物。如今,你要休了我,毫无情意可言,定情信物则再无意义,我还干嘛要把它留给你呢?”

    我的心冷冰冰的,如果从来没有想过接受贺焕武,也许我不会伤得这么重,只有接受了再被狠狠的抛下,才会留下这么深重的伤痕。

    “你又怎么敢说我当初我对你有情,如今就没有了?”

    贺焕武咬牙切齿地磨出了几个字。

    “是啊,我怎么敢说呢?如今你能如此绝情,绝不是一朝一夕能够做到的,说不定从一开始,你对我就无情,只是为了某种不可告人的目的,才会演出了这样一场精彩绝伦的好戏。

    我是个小贼偷,虽然在拐棍儿斜街的时候没少看戏,却想不到会有这么一天,我也变成戏中人而毫无知觉,所以才会被你骗的这么惨。

    最打动我的就是这身大红嫁衣,并不是因为我对你正妻的身份有什么非分之想,而是觉得这身嫁衣代表了你的认真。

    结果呢?最假的就是这身嫁衣,它甚至成为你休掉我最好的借口和最有力的证据。我头一次知道我原来这么傻,街头三岁的孩子都知道不能让陌生人用一块糖就给骗走,我竟然不知道,我连三岁的孩子都不如………………

    能不能告诉我,你究竟是出于什么目的这样骗我?好歹也让我死个明白?”

    我就是想不通,我一个小贼偷,究竟哪里值得他花费这么大的心血来骗我了?

    “你真想知道?”

    这么问,有必要吗?

    “你说吧…………”

    我想我还抗得住。

    “‘神御天宝’,你应该知道那是什么。妞妞潜入王妃卧房,想要找的不就是那样东西吗?我也曾不止一次地看到你翻看有关渝闽女国的传记,‘神御天宝’是渝闽女国的镇国之宝,你也应该了解了。”

    一瓢冷水瞬间从我的头顶浇了下来,似乎有很多细小的线索从我的脑海中迅速地闪过,快得让我抓不住。

    “我听皇上说过,那东西在你父王手上,也是因为一句‘凤安天下’,是那东西让你的父亲起了不臣之心。难道说你跟你的父亲一样,对江山皇位有什么妄想吗?”

    这正是我想不明白的地方,贺焕武虽然活泼但是却没有什么野心,在我看来他一直就是一个单纯的大男孩儿而已,他应该对争权夺利没有什么兴趣才对。

    “那东西和江山皇位之间有什么关系,我根本不在乎,可那是我娘去世的时候,我父王为了安抚我娘,向她保证我会是摄政王之位唯一的继承人,当着我娘的面亲手交给我保管的。

    那是我父王以一个男人的身份,向他最心爱的女人表达的心意,就是把他最在意的东西亲手交给那个女人最在意的儿子。这是我爹交给我娘的定情信物,是他的正妻王妃都没能得到的宝物。

    我不把那东西当作什么夺天下的利器,只当是对娘亲的一个念想。可是才第二次见到你,就把那个宝物给弄丢了,虽然事后我追回了我娘亲手绣的钱袋,也不在乎那钱袋子里那几十两银子,可是那宝物我非但要追回,却也不能明目张胆地大肆寻找。

    我早就将你的周围搜遍了,齐家、观澜茶社、甚至是张拐子的旧居,我全都没放过。成亲之后,你的贴身之物,我也都搜过了,还有你在回娘家的这几日之中,你带来的嫁妆我也都翻了个遍,着实没有。

    时至如今,我才敢相信你真的是从来都没有藏过那个东西。如此一来,我也就再没有什么理由留你在身边了…………”

    他眼中的惋惜从何而来,我读不懂。

    怪道人说没有无缘无故的爱,也没有无缘无故的恨。他是高高在上的摄政王世子,与天子之位不过半步之遥,而我不过是贫民窟里走出来的小贼偷。

    明明是不相干且地位相差悬殊的两个人,连这爱情也来得莫名其妙了,灰姑娘只能存在于幻想的童话之中,现实生活中是根本不存在的。

    两辈子都一直辛苦地讨生活的我居然也会有这么弱智的一天,当初曾经嘲笑傻妞方云止恋爱智商低于零,如今终于自己打自己的嘴了。

    “原来如此。那么我还真要谢谢你,没有像对待张拐子那样对待我呢。”

    张拐子死了,死得很惨,而我还活着,至少还幻想着自己曾经被人爱过。现在都弄明白了,就算心再痛,也总算是当了一回明白鬼。

    ‘神御天宝’在我手里,这毋庸置疑。贺焕武无论如何也猜想不到他费尽周折,甚至不惜用感情做诱饵,把我骗到身边却都找不到的东西被我藏在了哪里。

    明天清晨,我将彻底离开摄政王府,带着他千方百计寻找的东西一起,大摇大摆地从他的眼前离开,因为‘神御天宝’就藏在桂花树下的那个小小的酒坛子里。

    在酒里掺水是大众所熟知的一种骗人招数,而缺斤短两也是不良商人惯用的手段。

    只要在酒坛子里放上一个和坛子同样颜色同样材质的特制格挡,就可以借着水的折射带来的视觉误差让人错认为,那就是酒坛子真正的坛底,以达到不良商人缺斤短两的目的。

    这种招数最好是用在黑色或者深褐色的酒坛子里,因为白瓷的酒坛很容易被人看见并非一体形成的缝隙。另外也最好用在小酒坛子上,因为小酒坛装酒少,分量轻,略微的差距不容易被人察觉,可缺斤短两的比例却并不小,比较合算。

    我埋在桂花树下的那坛酒,酒坛子底儿也是动过手脚的。在酒坛底有一个非常仿真的假的酒坛底,而在这个假的酒坛底儿底下还有一个倒扣的小碗,碗底下扣着用油纸细细包裹了的,那个让贺焕武遍寻不着的‘神御天宝’。

    本来我想着,摄政王和贺皇帝之间的争斗早晚有一天会结束,我跟贺焕武的生活也早晚有一天会归于平静,到那时候,我再把这个我眼中再普通不过的MP3拿出来,当作我们两个人之间的定情信物,一辈一辈地传下去,也算是段佳话。

    可是,贺焕武不肯给我这个机会,老天爷也不肯给我这个机会,那我只能带着这个令我心碎的定情信物悄然离开了。

    就当做…………这东西从来就没在我手中存在过…………

    

打赏本章    举报本章
这本书实在是太棒了,我决定打赏作品的作者!
100 铜板 300 铜板 1000 铜板 3000 铜板
5000 铜板 10000 铜板 30000 铜板 100000 铜板
打赏查看
送黄瓜送苹果送香蕉送笔记本送手机送钻石送跑车送别墅
标题:
内容:
评论可能包含泄露剧情的内容
* 长篇书评设有50字的最低字数要求。少于50字的评论将显示在小说的爽吧中。
* 长评的评分才计入本书的总点评分。

Copyright 2022 www.lcread.com All Rithts Reserved 版权所有,未经许可不得擅自转载本站内容。
请所有作者发布作品时务必遵守国家互联网信息管理办法规定,我们拒绝任何反动、影射政治、黄色、暴力、破坏社会和谐的内容,读者如果发现相关内容,请举报,连城将立刻删除!
本站所收录作品、社区话题、书库评论及本站所做之广告均属其个人行为,与本站立场无关。
如果因此产生任何法律纠纷或者问题,连城不承担任何法律责任。

关闭窗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