卷二 九山十八寨  第八十四章 都是我的错?

章节字数:2940  更新时间:13-05-23 21:35

背景颜色文字尺寸文字颜色鼠标双击滚屏 滚屏速度(1最快,10最慢)

    “你要进城,去见五皇子,可以!但是我只帮你办这一件事,办完了,你立刻将令牌还我,否则我就不跟你客气了。我相信简姑娘你已经有两手绝活儿傍身了,走得都是轻巧的路线,您应该不会武功吧?”

    天九目光闪烁,掂量着从我手里抢回令牌的可能性。

    “我是不会武功,可你不是也说了吗,我玩儿的就是个轻巧。我能一次从你身上偷来这东西,我就能偷两次三次,既然让我知道了你有这么个物件,你可就要防住了。俗话说得好,不怕贼偷就怕贼惦记,这个道理您不会不懂,对吧?”

    耍无赖谁不会啊,这个我最擅长了。

    “好,我送你进宫见五皇子!!”

    天九的一嘴银牙都要咬碎了,但本场胜利依然是我的。

    *****

    按照天九的说法,我的那块奶油蛋糕被人以五皇子的名义送进了皇宫的除夕家宴上,皇帝素来知道皇后酷爱甜食,便把整个蛋糕都赏赐给了皇后。

    皇后也是分成晚上和第二天的上午下午三次才彻底吃完这个蛋糕,一口都没分给别人,所以现在宫里真正中毒的人也就只有皇后一个人。

    皇后是一国之母,她中毒自然跟别人不同,整个国家都为之震动了,蛋糕的制作者我在逃,小圆代替我进了监狱,而送蛋糕上家宴的五皇子也受到了牵连。

    虽然有人说五皇子刚刚回国没有谋害皇后的理由,可也还是被禁足在皇宫里,等着真相大白,才能对他做出最后的处置。想要见五皇子,必须进宫。

    到了这个时候我才发现天九真是个不得了的人物。人活于世总要有一两手绝活傍身,这是我说的话,而天九的绝活儿就是易容术。

    看着镜子里粉嫩嫩的小美人,我简直认不出来了,这真的是我吗?鼻子还是我的鼻子,眼睛也还是我的眼睛,可是组合在一起却生生比我真实的年龄小了三四岁,变成了一个粉嫩嫩的小姑娘。

    粉蓝色的宫装衣裙,套在我的身上,巧妙的设计让我本来高挑的身形显得矮了几分,若是不跟什么人站在一起比个头,还真是显不出我个儿高来。

    再搭配已经年轻了三四岁的容貌,打眼一看,这就是个刚刚进宫没几年的活泼俏丽小宫女一个。

    镜子里这人是谁啊?我真心不认识!

    小心翼翼地跟在一个小太监的身后,在紫枫国偌大的皇宫里行走着,七拐八拐不知道饶了多少个弯子,本来就有点儿不太认识路的我越来越晕了。

    走到一个非常偏僻的院落前面,小太监停下了脚步,做贼似的左右看了看,然后回过头来悄悄地对我说:

    “小的给姑娘带路就只能带到这里了,这是后门,守门的侍卫被咱们的人买通了,大概会离开一刻钟左右的时间,姑娘有什么话要跟五皇子说,请您尽快,小的就在这门外等着姑娘出来。劳烦姑娘惦念着小的在宫里当差不容易,千万要尽快出来,行吗?”

    真不知道天九到底是花多少钱买通的这些人,让他们甘愿冒着生命危险替我们做事。

    我朝小太监微笑着点点头,以示谢意,然后闪身开门走进了院落。

    这是一个非常素雅却小而精致的院落,院子中间种植着大片的丁香花,香气袭人,仿若一片紫色中夹杂着些许白色的烟雾。而当年那个雅洁如月的少年正倚在一根廊柱下睡意朦胧,就好像是丁香花的精灵一般美好。

    “五皇子!五皇子!!”

    我一边绕过丁香花凑近余明玥一边轻声呼唤着,然而丁香少年却没什么反应,好像是真的睡过去了一样。

    “五皇子,快醒醒,来客人了!!”

    这一回的声音略微大了一些,可是我依然不想惊动守在正门那边的侍卫。

    “清儿,你何时还能再叫我一声玥玥呢?”

    丁香少年的一声呓语,惊得我一身冷汗,不是我自作多情,但像吴凤溪那样莫名其妙钟情于我的人,我实在是不希望再增加了

    “五皇子!!你呆在这一方小院儿呆舒服了,是不是?”

    我手上用力,猛地一推余明玥,他陡然一惊,终于迷迷糊糊地醒过来了。

    “清儿?当真是你?你……你怎么进宫来了?”

    余明玥用力的揉着眼睛,看着我惊讶地嘴都合不拢了。

    “我怎么进宫来了?我当然得来!就是因为咱们之间一直只有一个管事替咱们传话,所以有些事情恐怕以讹传讹了,咱们还都被蒙在鼓里呢。”

    我的蛋糕明明是送给余明玥的,怎么会被人以他的名义送上了皇宫的除夕家宴?余明玥和我还有小圆交情颇深,彼此都知道各自的背景和性情。

    我虽然会时常抽冷子做一回这个世界没有的吃食,可骨子里还是比较低调的,大凡做了什么稀奇古怪的东西都只会拿给亲近的人品尝,而不希望拿出去显摆,惹得众人皆知。而余明玥这些年在朝华更是收敛光芒过日子,恨不得把自己藏在谁也找不到的地方。

    既然我们都喜欢藏拙,那么奶油蛋糕就不可能出现在有皇帝皇后在的大庭广众之下,更何况这个奶油蛋糕还在打着我和余明玥旗号的情况之下被人下了毒。

    所有的疑点全都集中到了那个亲切而熟悉的老管事身上。

    “那个新奇的点心被人在送进宫的过程中下了毒,这一点本来是毋庸置疑,但你们那条街的人所中之毒跟皇后娘娘一模一样,就未免有点儿此地无银三百两的意思。

    本来有人替我开脱,说是打着自己的名义送有毒的点心进宫,是蠢材才干的事儿。可是你们那条街的事儿一出,我这蠢材的名声便是真的落到实处了。”

    余明玥苦笑着摇了摇头。

    “你若说到这件事,我就想不明白了。现在我们那条街的邻居们身上的毒都已经解了。

    按照我家吴凤溪的说法,那是乌头蛇毒,中毒三日便会发作,根本就不是时隔两三个月才会毒性发作的慢行毒素。

    我们那条街是因为在地下水脉的源头上有一条乌头蛇作祟,而我家的水井里刚好有解毒的白玉蛙,邻居们每天吃我们做的点心解毒,却又吃自家的井水中毒,才会在我们关门歇业的一个月中毒性发作。

    可是皇后娘娘也是在我们关门歇业的这一个月中毒性发作的,为什么?如果蛋糕中有毒,那么大年初三她就应该毒性发作。皇后娘娘即没吃过我们店里可以当作解药用的点心,也没吃过我们那条街有毒的井水,她毒性发作的时间未免太奇怪了些吧?

    只有两种解释,一个是蛋糕本身没有问题,是有人在我们关门后按照着我们那条街邻居们的症状,有样学样给皇后娘娘下乌头蛇毒,还有一种可能,那就是皇后娘娘所中之毒根本就不是乌头蛇毒,只是症状相似,仅此而已。”

    不管是哪一种,都有刻意往我们简记点心铺和五皇子头上栽赃的嫌疑。

    “这事是我连累了你们…………对不起,我明明都刻意跟你们保持距离,装作不认识你们了,怎么会?…………”

    余明玥显得非常疲惫,在皇宫里混果然不是那么容易的。

    “装作不认识我们?我们是朋友啊!!何况我们能够这么快在虞城落脚,不都是你帮的忙吗?房子是你买下来送给我们的,就连开店之初我们买不到原材料,都是你派人给我们送过来的!我之所以没有跟你客气,不就因为我们是朋友吗?”

    我和小圆可是一天客栈都没住过,直接就拿到了吴家那处房子的房契和地契的,余明玥为我们做了那么多,我怎么可能装作什么都没发生过呢?

    “你说什么?房子是我送给你们的?还有开店时的原材料?什么时候的事?我怎么一点儿都不知道?”

    余明玥满脸纳闷地看着我。

    “什么时候?我和小圆刚一进城,就遇到了你派来的白胡子管事伯伯啊!他直接就把我们领到我们现在住的那个房子那里去了,一点儿功夫都没耽误!!”

    当时管事伯伯还说了,是余明玥提前一个月飞鸽传书告诉他帮我们找房子的,那是我们也不过刚刚离开朝华的京城没多久罢了。

    “管事伯伯?清儿!!我离开虞城去朝华做质子的时候,不满十岁,还未成年,是定居在皇宫之中的!!照顾我的人除了宫女就是太监,那些人都是不能私自出宫的,我身边哪儿来的什么管事伯伯?

    还什么白胡子管事伯伯?咱们刚刚离开朝华的京城就收到了我的飞鸽传书?这不是纯属胡说吗?”

    我把这件事给忘了个干净彻底!!原来说到底这件事全都是我的错?

    

打赏本章    举报本章
这本书实在是太棒了,我决定打赏作品的作者!
100 铜板 300 铜板 1000 铜板 3000 铜板
5000 铜板 10000 铜板 30000 铜板 100000 铜板
打赏查看
送黄瓜送苹果送香蕉送笔记本送手机送钻石送跑车送别墅
标题:
内容:
评论可能包含泄露剧情的内容
* 长篇书评设有50字的最低字数要求。少于50字的评论将显示在小说的爽吧中。
* 长评的评分才计入本书的总点评分。

Copyright 2022 www.lcread.com All Rithts Reserved 版权所有,未经许可不得擅自转载本站内容。
请所有作者发布作品时务必遵守国家互联网信息管理办法规定,我们拒绝任何反动、影射政治、黄色、暴力、破坏社会和谐的内容,读者如果发现相关内容,请举报,连城将立刻删除!
本站所收录作品、社区话题、书库评论及本站所做之广告均属其个人行为,与本站立场无关。
如果因此产生任何法律纠纷或者问题,连城不承担任何法律责任。

关闭窗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