卷二 九山十八寨  第八十六章 吴家的冤屈(1)

章节字数:3028  更新时间:13-05-25 21:36

背景颜色文字尺寸文字颜色鼠标双击滚屏 滚屏速度(1最快,10最慢)

    “嗯,太医说皇后所中之毒乃是乌头蛇毒,跟林春街的百姓们所中之毒一模一样。而你的店铺也在林春街之上,整条街的人都中毒了,却唯独你自己一家无人中毒。此事你要怎样解释?”

    皇帝说话不紧不慢,却气势压人。

    “那么敢问皇上,太医大人们可知道解毒之法?”

    没道理这种毒物只有吴凤溪了解,太医当中应该也不乏高手才对。

    “太医们擅长医术,却不擅长制毒解毒,并不晓得乌头蛇毒的解毒之法。我紫枫国境内最懂得毒术的就要数毒仙吴清辉了,现在毒仙已然谢世,他的女儿女婿也已双亡,其他吴家的后人则不知下落。”

    吴家现在唯一的后人也就是吴凤溪了,皇帝这样在民间有无数耳目的人竟然不知道吴凤溪的下落?或者是有人故意向皇帝隐瞒凤溪的下落吧。

    “民女知道吴家后人的下落,他一直就藏身在民女的简记点心铺里做个小小的苦力。现在林春街所有中毒之人均已得救,现在民女恳请皇上让吴家后人吴凤溪为皇后娘娘诊治解毒,不知皇上是否信得过那个小小少年?”

    这也是我进宫之前吴凤溪亲自跟我提出的要求,他希望有机会亲自医治皇后,并且借此机会为父母双亲的死讨个说法。他有这样的胆量,我当然不会拒绝。

    “你知道吴家后人的下落?现在有很多人都怀疑这次的下毒事件是吴家后人蓄意报复,你就不怕朕直接抓了吴家后人,送上刑场处斩吗?”

    皇帝危险地眯起眼睛,刻意释放杀气。

    “吴家后人若是心中有愧,又怎敢提出为皇后娘娘治病解毒的要求?若真是吴家后人给皇后娘娘下的毒,怕也是只求能够亲自面圣,为父母申冤。皇上您是圣明之君,总不会不问缘由随意杀人吧?”

    皇帝为了面子不可能不给皇后治病,这就是我和吴凤溪心中唯一的把握。

    “你们几个小小的草民,胆量却一点儿都不小呢!!”

    皇帝重重地哼了一声。

    “吴家后人生性纯善,若不是被人逼到山穷水尽的地步,是不会想出这些要挟人的手段的,何况皇上您就不想知道究竟是谁给皇后娘娘下的毒吗?”

    我是越说胆子越大,皇帝对我的威慑力越来越小了,不知道是好事还是坏事。

    “你的意思,下毒之人不是你和吴家后人?”

    其实这一点皇帝自己也是深信不疑的,我们两个市井小民根本就没有那个本事接触深宫中的饮食,而五皇子离京多年刚刚归来,自然也没有那么长的手,可以将毒下到皇后的饮食中去,能有这般本事的只能是皇后自己身边的人了。

    “当然不是!!”

    我这话说得理直气壮。

    “好,朕就信你一次。来人将吴家后人带到皇后寝殿来!!”

    不用我说吴凤溪藏身何处,皇帝自然找得到他,事实上吴凤溪早就借着他父亲与太医院的关系,假扮成药童藏身在跪在殿外的太医之中了。

    “草民叩见皇上皇后,万岁万岁万万岁。”

    吴凤溪早在殿外做了半天的心理建设了,所以见了皇帝并没有任何的慌乱。

    “你就不要那么多虚礼了,没见皇后头痛得半天没有说话了吗?还不快过来诊治?”

    皇帝对皇后的病情其实还是很在意着急的。

    “是…………”

    吴凤溪凑到了皇后榻前,开始给皇后认真诊治。片刻之后,再从皇后的病榻前轻轻地退开了。

    “启禀皇上,皇后娘娘所中之毒的确是乌头蛇毒没错。”

    我们之前一直害怕皇后所中的毒不是乌头蛇毒,而仅只是症状相似,如今看来可以免除这种担心了。

    “这回你们还有什么好说的?林春街的百姓和皇后一样中的都是乌头蛇毒,不是你们做的手脚,又能是谁?”

    皇帝拍案而起,周围的宫人吓得跪了一地。

    “正因为皇后娘娘与林春街的百姓相同,中的都是乌头蛇毒,所以才能证明我们的清白。林春街的百姓中毒是因为地下水源中有一条乌头蛇藏身其中,而我们简记点心铺的人不曾中毒的原因则是因为我家的水井中刚巧来了一只专解乌头蛇毒的白玉蛙寄居其中。

    乌头蛇与白玉蛙相生相克,栖息地从来都不会离的太远,林春街百姓食用了有毒的自家井水,再食用我家有解毒作用的井水做的点心解毒,才会在中毒之初毫无知觉。

    其实乌头蛇毒中毒三日之内必定发作,所以邻居们才会在我们关门歇业的时候失去解毒药而毒性发作。

    皇后娘娘毒性发作的时候,民女和凤溪已经进山好几日了,家中只有小弟看家。您中毒跟我们又有什么关系呢?说是蛇毒被下在民女所做的奶油蛋糕之中就更是无稽之谈了,从时间上推断,这是根本就不可能的事情。”

    和之前我们推断的结果一模一样,这下子总算是还我们清白了。

    “来人!!把皇后身边伺候的人全都拿下,一个一个细细地给朕审!!定要问出下毒之人究竟是谁!!这还得了,连当今国母都干毒害,还有什么是这些人不敢干的?”

    皇帝震怒,倒霉了皇后宫里的一干宫人。

    “皇上,草民身边便有自家的井水,可以给皇后娘娘解毒之用,请娘娘尽快服用,再晚几天毒入骨髓,就要不好治了。”

    吴凤溪从衣服里拿出了四个小瓷瓶儿,立刻有太监拿了托盘过来把小瓷瓶儿端到外面给太医们检验,检验无事后又送了回来。

    “这四瓶井水,请皇后娘娘每日黄昏十分毒性最盛的时候服用,每日一瓶,服完为止。四日后必可解毒。”

    吴凤溪有模有样地下着医嘱。

    “好了,你有什么冤屈,现在可以说了,费了这么多的周折,甚至拿解毒的方法作为要挟也要见朕与皇后?朕很想知道你究竟有多大的冤屈?”

    皇后的病情有了缓和,皇帝的心情也大为好转,愿意听吴凤溪说话。

    “皇上可还记得草民父亲仇天魁是因何罪名被下的大狱吗?”

    原来吴凤溪的父亲真的不姓吴,我只知道吴凤溪的父亲是倒插门,今天还真是第一次听到他的姓名。

    “仇太医吗?朕记得,他是因为调戏太子宫中的侧妃,被人告发,以秽乱后宫的罪名下的大狱,但仇太医为了证明自身的清白,在狱中自杀了。是这么回事吧?”

    跟后宫有关的事,皇帝有些拿不准,回过头去问了问皇后,得到了皇后肯定的回应。

    “但,草民以为草民的父亲并不是自杀而亡的。父亲下狱,草民与母亲曾经想要去监狱探望,但守门的狱卒并没有问草民母子要什么金银财帛,而是要草民家中祖传的毒经的下半部分。

    草民的祖父吴清辉所著毒经流传天下,却少有人知流传于世的毒经并非全本,而是还有个下半部不为人知。母亲对狱卒的要求起了疑心,所以没有答应狱卒的要求便带着草民回了家,打算另外再想办法探望父亲。没想到仅仅次日,狱中就传来了父亲自杀的消息。”

    这件事连我都是第一次听说,我吃惊地长大了嘴巴。按照吴凤溪的说法,他父亲的死蹊跷得很啊。

    “你的意思是说,你父亲不是自杀而亡?那你的母亲呢?外间传闻,你母亲因为你父亲过世殉情而亡,这事难道也有其他内幕?”

    皇帝似乎对毒经的下半部分更感兴趣些,不过他表现的并不明显。

    “草民的母亲是被人杀害的,这是草民亲眼所见!!”

    吴凤溪的眼角流出的泪水隐约有暗红的颜色,吓的我不知道应该怎么安慰他才好。

    “怎么回事?你细细说来!!”

    皇帝一听也吓了一跳。

    “父亲去世,草民六神无主,便被有心人士骗去买醉赌博。那一日草民赌赢了几两银子,醉酒回家,发现母亲房中传来说话的声音,草民便趴在窗外偷看。结果看到的是两个黑衣蒙面之人在像母亲逼问毒经下半部的下落。

    母亲执意不肯透露,那两个黑衣人便下毒手勒死了草民的母亲,然后将母亲的尸身悬挂于房梁之上,伪装成上吊自杀。

    草民当时吓得不知如何是好,躲进了柴垛之中,又因抵抗不住醉酒而沉沉睡去,第二天被上门求医的人找出来,告诉草民,说草民的母亲依然为夫殉情,草民才敢哭出声音。

    在那之后,恶人继续欺骗草民,让草民在赌场之中输掉了所有家财,乃至房契地契,让草民流落街头,直到简家姐姐收留草民,草民才算是有了安身之地,也才有今日为父母申冤的机会。”

    吴凤溪看向我的目光依然温暖,我也似乎有些明白了他钟情与我的原因。

    “简艾清,朕问你,你又是如何得到吴家的房契地契的呢?吴凤溪被恶人所骗,输掉的房契地契又怎么会落入你的手中?”

    当皇帝的果然很敏锐,一下子就抓住了问题的关键所在。

    

打赏本章    举报本章
这本书实在是太棒了,我决定打赏作品的作者!
100 铜板 300 铜板 1000 铜板 3000 铜板
5000 铜板 10000 铜板 30000 铜板 100000 铜板
打赏查看
送黄瓜送苹果送香蕉送笔记本送手机送钻石送跑车送别墅
标题:
内容:
评论可能包含泄露剧情的内容
* 长篇书评设有50字的最低字数要求。少于50字的评论将显示在小说的爽吧中。
* 长评的评分才计入本书的总点评分。

Copyright 2022 www.lcread.com All Rithts Reserved 版权所有,未经许可不得擅自转载本站内容。
请所有作者发布作品时务必遵守国家互联网信息管理办法规定,我们拒绝任何反动、影射政治、黄色、暴力、破坏社会和谐的内容,读者如果发现相关内容,请举报,连城将立刻删除!
本站所收录作品、社区话题、书库评论及本站所做之广告均属其个人行为,与本站立场无关。
如果因此产生任何法律纠纷或者问题,连城不承担任何法律责任。

关闭窗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