卷二 九山十八寨  第九十一章 斗气的两只

章节字数:3122  更新时间:13-05-30 21:07

背景颜色文字尺寸文字颜色鼠标双击滚屏 滚屏速度(1最快,10最慢)

    黑线,他怎么被我这一句话就给喊醒了?难道他强打着精神应对皇帝的审问,给皇帝画了一幅嫌疑人画像是假的?难道他一出皇后寝殿就晕倒,从中午昏睡到半夜也是假的?

    就算是吴凤溪跟这小子有勾搭,愿意帮他伪装昏迷,太医院的那位太医也未必愿意跟着他们的步调玩把戏啊?

    我有一种被骗了的深切感觉,眼神不善地看了看小圆,再看了看吴凤溪,想从两个人的神情当中看出点端倪,然而这两个人依然表情泰然,找不到半点欺瞒作假的痕迹。

    “凤溪,你再来给小圆看看,他虽然醒过来了,但是身体的热度还是没有退下来。”

    我用力地**自己的右手,企图从小圆的螃蟹钳子里把已经麻木的右手拯救出来。但是小圆硬是不肯撒手,使出全身的力气攥着我的手。他一个高烧的病人,哪儿来的这么大的力气?

    “小圆,你不放开我,凤溪怎么给你看病?”

    我还试图规劝这个病中尤其任性的孩子,可是小圆张嘴发出了两个沙哑而不甚清晰的音节后,固执地摇了摇头,传达了自己不妥协的意志。

    “你不肯听我的话是吧?那好,从今往后你也都不用听我的话了,我也不再管你的事儿,咱们两清了吧!”

    对付不听话的小孩,就得是他怕什么,你就那什么吓唬他,而且次数不能过多,多了不怕了,就会变成死猪不怕开水烫。

    “阿姐……”

    小圆沙哑着声音,说不出什么话,急得眼角流出了清澈的泪水,我却冷着心肠,不理睬他,让他越发的着急。

    “行了,你就别做戏了,让我给你把把脉,再开一副药。你要是执意不肯医治,明儿断了气,我看你还拿什么纠缠清姐,你打量着,你死了,清姐也能跟着你死不成吗?”

    吴凤溪表达了巨大的不满,冲上来用力想要拽开小圆抓我的手。

    也不知道是吴凤溪本身比我力气就大,还是小圆被吴凤溪死来死去的话给吓到了,他真的乖乖放来了自己的手,还我自由,只是眼角的泪水一发不可收拾,落得个满脸涕泪横流,怪可怜的。

    尽管看着小圆可怜,我依然不敢出言安慰他,怕给他找到借口,再来个非暴力不合作,拖延着一身的伤病不愿意治好,来换取我在身旁的陪伴。

    片刻之后,吴凤溪抬起手腕,结束了给小圆的诊治,神情也不似刚才的凝重,开口道:“白天那剂药还是有用的,只是眼前这个家伙想要赖在病床上博得清姐的同情,才会到现在没有退烧。我再去给他煎一剂药,吃了就该没问题了。”

    “有这么严重吗?病人精神上的抵抗,竟然能够减弱药效?”

    这事儿还真是挺神奇的,我从来都没想过精神力能有这么大的效用。

    “当然了,咱们医家有四个不治,其中就有一条是不信者不治,就是说如果病人不相信医者,身体就会对治疗手段或者药物有所抵抗,大大降低治疗的效果。人呐,就是这么奇怪的东西…………”

    吴凤溪一边说,一边走到桌旁提笔写了一张药方,然后轻轻拿起来吹干上面的墨渍。

    “你想要挽留清姐在你身边,就光明正大的争取,该说的话就说,该表达的感情你就表达,别掖着藏着好像见不得人似的,反而那自己的身体当筹码,用卑劣的手段把清姐留在你身边。

    能让清姐真正接受你的感情那才是真本事,总是装柔弱,扮无辜算什么能耐?倒叫人好生看不起你!!”

    这还是那个醉生梦死的吴凤溪吗?怎么尖牙俐齿的让人接受不了?不过这倒也像是他的脾气,直来直去从不掩藏,否则他也不会那么大的胆子,对相识还不到半年的我表达爱意。

    小圆费力地抬起袖子,一把抹掉脸上的涕泪,怒声道:“我没有!!”

    “你最好没有!我煎药去了,你在这儿继续扮柔弱,博取清姐的同情吧。”

    吴凤溪拎着药方走了,屋子里只剩下我和小圆两个人,和一屋子的尴尬无声。

    不妙啊!!我怎么听着这两个人之间的对话,好像他们都对我有心?是我自作多情,还是他们私底下有什么协议?

    其实吴凤溪跟小圆的关系很好,因为在我们简记的后院儿里,他们都是住在一件屋子里的,可以说是住在上下铺的兄弟。但,凡是住过寝室的人都知道,熄灯以后的卧寝会常常话题劲爆,都是些白天羞于说出口的题目。难道说他们俩的卧寝会话题常常是有关于我的?

    我看向小圆的目光变得怪异了起来,我决定试探试探这小子的口风。

    “今儿个白天,我向凤溪许婚了,也许不久以后,你要叫他一声姐夫…………”

    话说一半留一半,用来撒谎效果最好,虽然我向吴凤溪许婚是真的,但许婚背后的真相还有待探究,不过我是不会这样告诉小圆的。

    “什么?你答应他了?…………”

    小圆的脸瞬间又红了几分,不是发烧烧的,就是着急急的。

    “他呀,有时候脆弱得让人心疼,可是他故作坚强的时候更让人心疼,我怎么可能放得下他?”

    我故意忽略了小圆脸上的燥红。

    “难道说…………你把贺焕武,贺世子给忘记了?”

    小圆又着急了几分。

    “感觉不一样啊!!跟贺焕武在一起,我事事都依赖于他,跟凤溪在一起,我却必须要自己坚强起来,给凤溪依靠。这差别可是非常大的哦!!”

    事实也是如此,若是懒人,肯定是喜欢跟贺焕武在一起的,但我这人自小就是劳碌命,怕是后者更能让我提起精神来活下去。

    之前在朝华,不也是因为有一群娃娃依靠着我,我才蹦跶的那么欢实吗?而失去了娃娃们的依靠,我变得连为什么活下去都不知道了。回想起来,现在我都觉得自己这种心态挺不正常的,不为别人而活就找不到自己的生存意义,这不就是个贱皮子吗?

    “他们都有吸引你的地方,唯独我没有吗?阿姐,我跟着你这么多年,就从来没有一次能够进入你的眼,进入你的心吗?可是阿姐你一直都在我心里啊?我不求你只喜欢我一个,难道我和吴凤溪一起分享你的心,也不可以吗?

    阿姐,自从你挡在我面前,不让青楼的人带走我的那一刻起,我的心里就只有你了!我的命是你的,我的心也是你的,你不要对它视而不见,它会痛的!非常非常痛啊!!”

    刚刚擦去的泪水再一次泛滥,红色的小脸儿因呼吸不畅甚至变得有些发紫,眼看着就要一口气憋回去,吓得我赶快将他扶起来,力道适中地拍他的背。

    “阿姐心里有你,那么多的娃娃来了又走,只有你还在阿姐身边,你在阿姐心里的分量自然要远远胜过于其他人。干嘛要跟贺焕武还有凤溪比较,你是阿姐身边最贴心的人,和你在一起,阿姐的心能够得到最大的安宁,你哪里比不上别人呢?

    现在你别多想,先把自己的身子养好,等你没事儿了,咱姐俩远远离开皇宫的那些肮脏事儿,找个最接地气的地方,还开咱的小店,阿姐在后厨忙,你在前台张罗,把日子过得红红火火的,好不好?”

    又不是生死关头,这孩子干嘛纠结在那些没有关系的人身上啊?我心里最美好的生活,就是前一段时间,我们三个人忙活着自家小店的日子,踏实,充实,晚上睡觉都不会做梦,再幸福不过了。

    而小圆,很显然是我这段梦幻生活中不可或缺的一部分,他在我身边几乎是理所当然的,我当然不明白他到底在纠结什么。

    “离开皇宫,找个地方,还开咱的小店?那凤溪呢?”

    这里头有凤溪啥事儿?

    “他要是愿意跟咱走,那就让他跟!他若是不愿意跟咱走,那以后咱就干啥都不带他,好不好?”

    比如说去游乐场,海洋公园啥的。

    “不管他跟不跟咱走,咱都不带他。”

    对三岁小孩都爱这样嫉妒别人家的小朋友。

    “好!不带他…………一会儿凤溪端药给你,你要乖乖喝,这样身体才能早点儿好起来啊!!”

    把小圆揽在怀里,轻轻拍着他的肩头,一如小时候一样。

    “哼!我就说小圆你做事不地道!刚刚借着昏倒,抓着清姐的手不放开,这会儿又趁着我不在,怂恿清姐跟你两个人远走高飞。还说什么不带我?就没有比你心眼儿更坏的人了!!”

    凤溪端着药碗进门,一脸的不高兴。小圆反而因为他的话往我的怀里靠得更紧了。

    “你们两个别跟小孩子似的,都是十五六的了,怎么闹起别扭来比三岁的娃娃都不如?来,凤溪,把药端过来,给小圆把药吃了,你就睡去吧,今天晚上我来照顾小圆,你明天在来替换我。”

    看今天这情形,小圆是不肯放我去睡了,何必还让凤溪跟着熬神呢?

    “还是您去睡吧,我还有话跟他说。”

    凤溪把挑衅的眼神跑过来,小圆以同样的眼神回敬。

    “那好,我不管你们两个了,真是越活越小!!”

    让两个小孩子交流去吧,也不知道他们能交流出来个什么结果。

    

打赏本章    举报本章
这本书实在是太棒了,我决定打赏作品的作者!
100 铜板 300 铜板 1000 铜板 3000 铜板
5000 铜板 10000 铜板 30000 铜板 100000 铜板
打赏查看
送黄瓜送苹果送香蕉送笔记本送手机送钻石送跑车送别墅
标题:
内容:
评论可能包含泄露剧情的内容
* 长篇书评设有50字的最低字数要求。少于50字的评论将显示在小说的爽吧中。
* 长评的评分才计入本书的总点评分。

Copyright 2022 www.lcread.com All Rithts Reserved 版权所有,未经许可不得擅自转载本站内容。
请所有作者发布作品时务必遵守国家互联网信息管理办法规定,我们拒绝任何反动、影射政治、黄色、暴力、破坏社会和谐的内容,读者如果发现相关内容,请举报,连城将立刻删除!
本站所收录作品、社区话题、书库评论及本站所做之广告均属其个人行为,与本站立场无关。
如果因此产生任何法律纠纷或者问题,连城不承担任何法律责任。

关闭窗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