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高山仰止,景行行止,之伊树诀别

章节字数:2732  更新时间:15-12-22 11:21

背景颜色文字尺寸文字颜色鼠标双击滚屏 滚屏速度(1最快,10最慢)

    伊洺看着面前的这个纤细单薄的背影,不用说他都知道她一定在哭。每周都会上演的戏码,已经持续了10年。10年是多少个日子,他知道锦芙并没有忘记哥哥伊树。在锦芙的心中,这个溃烂的伤疤一直都没有好过。

    水族馆里成百上千条形态大小各异,色彩缤纷的鱼儿在其中游来游去;还有憨态可掬的大海龟也不时缓缓地来回游走;淡褐色的形体庞大的鲨鱼懒洋洋地沉在海地休憩,完全没有人们平时想象中的凶猛之态。

    伊洺觉得最可爱的是圆形的鳐鱼,它形体扁平,拖着一条长长的细尾,背面有许多棕红色的斑点,腹面纯白色,眼睛和嘴巴都长在腹面,看起来真像一张喜气洋洋的人的笑脸。它们在海水中游动,一忽儿高,一忽儿低,看起来酷似孩子们放飞到蓝天上的风筝。

    每次来锦芙只看鲨鱼,其余都不看,她能盯着鲨鱼一看就是一个小时。而经常陪她来的伊洺,则觉得飘逸的水母,憨态可掬的企鹅都要比那个丑陋的凶恶的庞大生物要好的多,他知道一定与伊树有关,但是他不想说,只是静静的陪着他。

    一如那个雷雨交加的夜晚,锦芙陪着他一样。哪怕锦芙的爸在怎么威胁,她都不放手,她一定要带着伊洺生活。于是韩伊洺变成了郭伊洺,曾经一度苏城商圈里疯传伊洺是锦芙爸爸在外面的私人子。

    可是这些对于锦芙和伊洺来说并不是什么事情,对于伊洺来说,锦芙不仅仅是姐姐存在,更深层次他把他当妈来着,虽然她只比他大了7岁。伊洺永远记得哥哥第一次带锦芙回家时候的情景。

    那个单薄的白衣青裙被她穿的很好看,但是更好看是她的笑容,甜甜的对他说:“你好,我是郭锦芙,是你哥哥的同学。”

    彼时哥哥13,锦芙12岁,而自己才5岁。天真浪漫的季节,一直跨进了那个雨季,锦芙陪着伊树度过了4年的时光,在一个午后的雨夜,悄然嘎止。

    没有尸体,只有一大滩血迹,还有一眼就认出伊树的鞋和书包。那双鞋是锦芙亲手挑的,洁白的鞋面上已经干涸的血渍像盛开过的月季,死亡是那么的强大,锦芙似乎一夜长大。而那时候的伊洺只会挥洒他廉价的泪水。是锦芙将他拥在怀里,让他闻着锦芙身上好闻的气息安然入睡。

    此时锦芙正值女孩最好的年华,26,而他自己也是一个帅小伙了,嘴角总是带着玩世不恭的笑容,黑眸中闪着冷冷的光,只有面对锦芙的时候才会变得温暖而温情。伊洺还陷在回忆中,锦芙拍拍她的肩膀:“走了。”

    伊洺知道她泪了,每次来都想抽干她的灵魂一般。她的红肿的眼睛虽然藏在巨大的parad的墨镜后,可是伊洺还是洞察她的内心。

    伊洺伸开手,锦芙把钥匙放在他的掌心,伊洺顺手把她的手包在掌心,像她冰冷的掌心传递温度,锦芙坐在奥迪Q5后座上,顺势倒了下去,耳边的施华洛世奇的耳环,冰冷靠着皮肤。

    伊洺没有开口,车子驶出了海洋馆,驶出了伊树不简萧的视线中。

    很多次他假装不经意间和她偶遇,但是她已经认不出他来了。他知道韩国的整容技术是很好的,他从韩伊树变成了尹简萧,身份也变成了韩国汽车制造商的独生子,有个妹妹叫简研。简研对这个哥哥开始总是很抗拒,但是随着时间流逝,她开始喜欢哥哥。

    企业在5年前来到苏城发展,一家人也迁至金鸡湖畔的一处别墅里,他静静看着十年如一的湖水思绪万千,他知道锦芙就住在对面,隔着一汪湖水。可是他已然猜不出她在想什么了。她出落的比之前还要美。

    美带着寒冷的凌冽,像一朵傲然风雪的雪莲花。

    一双手缠到脖子上来,简萧笑了:“你能不能换个花样啊。”简研以八爪鱼的姿势缠着简萧,闻着他身上好闻的气息。简萧不动。夜色很美好。

    锦芙再睁开眼已然是在高速上:“死小子把我拐到哪里去。”

    “上海。”

    “去上海干嘛?”

    “梅陇镇去挑挑衣服吧。”

    锦芙不再开口,她知道伊洺是为她开心,她拿出手机准备打电话。

    伊洺笑道:“我已经打过给爸了,爸让你给我挑几套正装,暑假他要我进公司实习。”

    锦芙换个姿势躺下,她知道爸爸已经完全把伊洺当成儿子了。

    夜色弥漫,车子滑入高级餐厅。门童打开门邀锦芙下来,听着轻缓的音乐,切着来着澳洲的牛排喝着自己出生年月的红酒,过着上流社会的生活。

    有什么不对么?锦芙看着打扮一新的伊洺,衬衫把伊洺那略带贵族气息更加烘托出来,真的有点像那些从杂志走下来的,目光料峭的模特。

    伊洺转个圈:“好不好看么?”

    “当然,也不看谁的弟弟。”

    只听见刷卡机出纸的声音,以及锦芙刷卡的沙沙声音,不用奇怪,在个动辄就四位数的商场,扔一个西瓜都未必能砸到一个人,冷清安静的很。

    伊洺为锦芙挑衣服,他拿了一堆,让锦芙一件件换上。

    摇头,摇头,锦芙简直怀疑他头是个拨浪鼓了。

    锦芙已经在发飙的边缘了,难得他开始点头了。

    把身上这件、粉蓝色那件、亮黄那一套和薄荷绿那一套全部打包。

    等锦芙换号衣服出来的时候,伊洺已经付好钱,并挑选好6双鞋子供她试穿,这个效率,难怪锦芙挑剔的老爸都在说伊洺是难得的商业人才。

    锦芙喜欢试鞋,里面居然有一双平跟鞋。她不解看着伊洺。

    “你老穿高跟鞋,适当释放一下脚的啦。”不由分说把她的脚放在香奈儿小羊皮平跟鞋里。

    软软的很舒服。

    “其余的你看着挑吧,把我原来的包起来。”锦芙起身给伊洺看包。

    伊洺给她挑了4双鞋包起来,他偷偷又选了双跑鞋,准备诱惑她跟他一起去晨跑。

    锦芙淡淡的问伊洺:“你刚刷了多少钱。”

    “没多少的啦,爸给我的钱我没怎么花。”

    锦芙眼睛有点湿,她知道每次伊洺花钱都是给她买东西。

    她给伊洺选了2个包,伊洺提着大包小包离开商场。

    锦芙泡完澡,在脸上涂上小黑瓶精华液之后,催伊洺赶紧去洗澡。锦芙头发散在她背上,湿湿的。伊洺去拿了吹风机,锦芙趴在床上,伊洺细细把她头发吹干,她或许是太累了,沉沉睡去。

    伊洺洗完澡,锦芙以很不雅的姿势横在床上,伊洺把她放顺,自己也躺在她的身边。她爸爸总是说他们早就该分开睡了,伊洺大了不是么?

    他还是个孩子,锦芙总是争辩。爸爸对他这个独身女儿总是很无奈。他唯一能确认的就是他们之间绝对没有什么。妈妈说,随他们去吧。

    虽然伊洺有自己房间,他总是爱在深夜惊醒的时候,一溜烟的钻进锦芙的被窝。阳光洒了一地,锦芙一睁开眼就能看见伊洺干净的睡颜,他有七分像他的哥哥。锦芙亲了他一下才起身。

    伊洺抱着锦芙,不让他走开。锦芙转过身,别闹了,该起床了。爸让我们去看两个项目,看完就该回去了。

    等伊洺洗漱完毕,锦芙已经化好妆换好衣服了。说实话伊洺还是喜欢素颜的锦芙,这样的锦芙总让他感觉她是个没有生气的精致的瓷娃娃,好看是好看却丢了最美好的东西。

    等锦芙和伊洺走出恒隆,坐在门口的喷泉池边上。周围往来着无数提着名牌手袋的年轻女孩,她们肌肤似雪,全部戴着蛤蟆镜,高跟鞋踩得像是在跳芭蕾舞一样高耸的人云。

    他们就像是一张张行动者的活支票,等待着年少多金的富家少爷来把她们的青春兑换成现金——或者等待更有钱的老男人,来把她们的青春兑换成黄金。

    伊洺不动声色看着锦芙不找色彩的躲开老男人并不高明揩油,滑向另一个人的怀抱。伊洺觉得自己得快点长大,因为他看的出锦芙的不耐烦和疲惫。

    

打赏本章    举报本章
这本书实在是太棒了,我决定打赏作品的作者!
100 铜板 300 铜板 1000 铜板 3000 铜板
5000 铜板 10000 铜板 30000 铜板 100000 铜板
打赏查看
送黄瓜送苹果送香蕉送笔记本送手机送钻石送跑车送别墅
标题:
内容:
评论可能包含泄露剧情的内容
* 长篇书评设有50字的最低字数要求。少于50字的评论将显示在小说的爽吧中。
* 长评的评分才计入本书的总点评分。

Copyright 2022 www.lcread.com All Rithts Reserved 版权所有,未经许可不得擅自转载本站内容。
请所有作者发布作品时务必遵守国家互联网信息管理办法规定,我们拒绝任何反动、影射政治、黄色、暴力、破坏社会和谐的内容,读者如果发现相关内容,请举报,连城将立刻删除!
本站所收录作品、社区话题、书库评论及本站所做之广告均属其个人行为,与本站立场无关。
如果因此产生任何法律纠纷或者问题,连城不承担任何法律责任。

关闭窗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