三战风云  第四十八章破碎的记忆

章节字数:2970  更新时间:14-07-26 15:47

背景颜色文字尺寸文字颜色鼠标双击滚屏 滚屏速度(1最快,10最慢)

    再次感受到变态男的接近,柰子抿嘴,一双乌黑的猫眼似乎失去了灵光般沉寂毫无光泽。毫无焦距的眼睛望着丝线离开的地方,感受着又一次开始,也更加剧烈的疼痛,“退幕的戏剧,华丽,壮观,无可比拟,只是可惜,看不到啊!”

    “锵!”

    “你知道自己在做什么么?”带着诡异狰狞的表情,羽山附着忍术的手挡住平水劈砍来的苦无。

    “我无法控制身体了,被控制了!”不负冷漠的摸样,死命挣扎四肢,在阳光的照射下隐隐可见数条闪出光芒的丝线缠绕着平水的四肢。

    “哼哼!”羽山眯起眼睛,嘴中发出含义不明的语气词。一边阻拦着女人的攻击,一边眼睛眯的越发严重,隐隐看见其中的不耐,“既然控制的是四肢……”

    看着女人望向自己恐惧的眼神,羽山才心情颇好的睁开一点眼睛,慢悠悠的一字一句道,“既然控制的是四肢,那就……砍掉好了!”

    干净利落的手刀而下,便见女人带着不可思议的目光倒在地上,而在周围,则是四条被砍断的四肢。

    真是残酷,不过,冷笑的感受自己已经疼的麻木的身体。忍者真是一个好东西,这种伤势放在前世早死几百遍了,现在她几乎只剩下胸口以上,竟然还能保持良好的意识,真是让人难以置信的感到喜悦啊!如果不是保持清晰的头脑,接下来的一切的,可都完成不了啊!

    闭上眼睛的柰子嘴角勾着一抹冷笑,这样的世界,真让人憎恨。战争,杀戮,死亡,痛苦,身为人,却被当做工具的忍者,身为工具却妄图做人的忍者。破坏,守护,对立的矛盾,绝对的理智,绝对的感性,绝对的……憎恨!恨,恨这个世界,恨意滔天!

    一根丝线缓缓而立,在羽山戏谑的目光中停留在半空,一点点将缠绕住的东西松开。安静的环境中,失去四肢不甘躺在地上的平水,满目毁灭气息的羽山,破碎无力的柰子,各自神色不同的望着。当看到一粒沙子从半空落下时,有人绝望的大笑,有人扭曲的狂笑,也有人漠然的冷笑。

    “爆!”

    无论是何人,无论之前是何种的声音,皆在这一声轻喝之后戛然而止。独留下一脸诧异望着眼前散发出耀眼光芒的微小沙粒,瞬间的无声,瞬间的无神,瞬间的思维停暂。一时间,三人都被覆没于光芒之中,没有狂暴的爆炸声,没有绚丽的效果,只是安静的几乎寂静的光芒覆盖而过,一切都宛如被凝固了空间,然后刹那之间恢复,鸟儿鸣叫,虫鼠爬行,飞鸟穿梭天空而行。而刚刚的一切都仿若一个幻觉……

    “啊,我是谁?”极具深意的问题自脑海传来,让意识体猛然一囧。

    “我是…是……,到底是谁呢?”

    “死了,死了,死了……”

    “我?死了……”

    “然后呢?然后……为什么想不起来?”

    “平山,快看,这是妹妹哦,以后平山要好好照顾关心妹妹哦!”一个声音从远处传来,那么的开心,爽朗。

    “妹妹?这就是妹妹么?”稚嫩的童音软软的,很可爱。

    “是啊,平山以后就要负担起作为哥哥的责任了呢!”柔和的声音带着些许的病弱,却是那样的幸福。

    “那么,妹妹叫什么呢?”

    “叫做……”

    声音渐渐模糊,叫什么呢,为什么不说下去呢?意识体伸手想要阻止声音的模糊,却什么都没有,没有手,也没有了声音。

    “哥哥好厉害!”脆脆的童音可爱的让人忍不住抱起来蹂躏一番,“能教嫩嫩么,他们都说哥哥是天才呢!”

    “不可以哦!”

    “为什么不教嫩嫩,爸爸也这样,哥哥也这样,都是大坏蛋,大坏蛋!”有着脆脆童音的小女童似乎哭了起来,意识体想,却觉得心中阵阵的疼,那个女孩,是我么?

    太过优秀也未必就是好事,实力超群便会被孤立,并且也会使人傲慢,就算最初是被人期待被人追捧也是一样。莫名的,意识体想起了这样一句话,或许,这便是不教小女孩的原因吧。

    原本感觉不到黑,也感觉不到白的空间,恍然间出现一抹光亮。

    一个男孩在哭泣,跪坐在一座坟墓的前面。

    “为什么被抛弃了呢?”低低的声音自男孩背后传来,“为什么呢?”

    “因为我…我……”

    “因为你是……灾难啊!”

    男孩抹着脸上总也擦不完的泪水,跪坐在地上的身体有些疼痛,“不是,才不是灾难,明明是天才……”

    “是憎恨啊!”低沉的声音越发沉闷,似乎自胸口发出的声音带着些许的诱惑,“灾难,憎恨,厌恶,排斥,被抛弃的你……”

    沉默的看着眼前一幕,空间如镜子般一片片破碎四散,这是什么,是我的记忆么?伸手接住一片镜子的碎片,一个人影,小小的人影一闪而过。镜子碎片穿越手掌化作一汪晶莹飘飞……

    “哥哥!哥哥!救救嫩嫩,救救嫩嫩!嫩嫩不要这些,不要!不要!不要……”尖嚎的哭泣声,是那么的让人心颤。

    “不要,求求你,不要这样做,她只是个孩子!”因为时间的流逝而失去爽朗的声音,那么的憔悴。

    “我可怜的孩子,你这个恶魔怎么不去下地狱!”原本的柔和的幸福,伴随那怨毒瞬间消逝。

    “为什么没有成功啊,真是废物呐!”低沉的声音不复诱惑,失望的叹息,冰冷了那一片真心。

    意识体空白的脑海伴随着各种声音而头痛的昏沉睡去,却没有发现,周围的空间出现一条条裂缝,宛若一个即将破壳的鸡蛋。

    “啊啊啊啊!!”痛苦的嚎叫声,惊醒了沉睡昏迷的意识体。

    一个巨大的地下空间,很多人,死人,活人,活死人,生不如死的人……

    “扒下他的皮!”熟悉低沉的声音传入脑海,转头望去,只见一个清秀的男孩,阴翳的脸庞,冰冷的话语,眼睁睁的命令手下扒下趴在地上男人的皮肤。

    血液顺着身体流下,好残忍。皮肤被一点点剥下,好可怕。怨毒的眼神,好恐怖。这是……我的记忆么?意识体第一次怀疑……

    “2号计划开始!”一阵高昂兴奋的声音打断她的怀疑。

    两个人被推搡着拉上高台,好熟悉的人,是他们?

    数个人围站在二人身边,一个胖子,便是刚刚喊话的人,满脸激动的举着刀,“这次的行动我全权主持!”

    利落的举刀行动,眨眼的速度,男人被剥下半张皮,女人在尖叫。身边的人在赞美的叫好,叫好那利落的手法,胖子则得意的炫耀片刻,才继续剥下后面半张皮。

    不忍的移开目光,眼中映出的清秀人影让意识体瞬间呆愣。不是父母么?不是亲人么?为什么,为什么能面无表情的看着,看着自己的父母接受那样的残酷啊!

    “处理掉,这种垃圾没有收藏的必要!”恶趣味的将手中血淋淋的人皮扔给人皮主人血缘上名为儿子的清秀少年,眼中的恶意毫不掩饰的散发而出。

    “平山,接下来由你做如何啊!”胖子笑眯眯的眼睛,和蔼的面孔,却硬是散发出一种极端的恶意。

    “好,受体是谁?”

    “啊哈哈哈!大家瞧啊,这是多么蠢的问题!”胖子听到少年的问话,顿时笑得唾液四溅,顺便不忘说出来和周围人一起分享。“当然是……”

    “你说呢?”嘲笑的问题狠狠践踏着少年的内心。

    低垂的眼睑遮住黝黑的眼珠,抿嘴走到浑身是血,一身肌肉暴漏在外的男人身边,踢开来阻拦的血缘上为母亲的女人。和自己血缘上的父亲对视一眼,无情的忽视对方眼中的请求。伸手接过胖子递过来的薄刀,慢慢在男人身上割画起来……

    一片,两片,三片,肌肉被顺着纹理割下……

    惨叫伴随着大喘气而渐渐微弱……

    女人的哭声被脖子上穿刺的短刀阻断……

    手掌依旧稳定,眼中的冷漠是那样的心寒,让一开始便恶意漫漫的胖子打个寒颤悄悄退散而逃……

    这是我的……记忆么?意识体茫然的看着眼前的罪恶,那是……我么?为什么呢?哥哥不是为了保护妹妹才早出生的么?父母不是为了保护孩子才……

    保护孩子?为什么会这样想?意识体迷茫的望着四周,才发现图面已然消失,只留下布满裂痕的空间。自己不是没有记忆了么,那么,为什么怀疑?空白的脑袋顿时失了意识,空洞的看着空间的裂缝一条条缝合,再一次恢复成没有黑没有白的虚无。

    这是我的记忆,消失的记忆,一定是的,毕竟,自己不是没有记忆么?淡淡的怀疑被意识体浅浅的低吟抹除,只剩下无知的认同。

    

打赏本章    举报本章
这本书实在是太棒了,我决定打赏作品的作者!
100 铜板 300 铜板 1000 铜板 3000 铜板
5000 铜板 10000 铜板 30000 铜板 100000 铜板
打赏查看
送黄瓜送苹果送香蕉送笔记本送手机送钻石送跑车送别墅
标题:
内容:
评论可能包含泄露剧情的内容
* 长篇书评设有50字的最低字数要求。少于50字的评论将显示在小说的爽吧中。
* 长评的评分才计入本书的总点评分。

Copyright 2022 www.lcread.com All Rithts Reserved 版权所有,未经许可不得擅自转载本站内容。
请所有作者发布作品时务必遵守国家互联网信息管理办法规定,我们拒绝任何反动、影射政治、黄色、暴力、破坏社会和谐的内容,读者如果发现相关内容,请举报,连城将立刻删除!
本站所收录作品、社区话题、书库评论及本站所做之广告均属其个人行为,与本站立场无关。
如果因此产生任何法律纠纷或者问题,连城不承担任何法律责任。

关闭窗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