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第三章 神奇丑衣料

章节字数:2969  更新时间:14-08-04 14:38

背景颜色文字尺寸文字颜色鼠标双击滚屏 滚屏速度(1最快,10最慢)

    “永安王爷大驾光临,学生迎接来迟,罪过罪过啊!!”

    能够眼尖看见薛冉的,绝对不止阮竹卿一个人。事实上薛冉刚一出现的时候,今晚掏钱请客的那位礼部尚书二公子冯英就看到薛冉了。

    只不过,薛冉的目光一直黏在阮竹卿的身上,冯英心知肚明,就让这个小色胚多看两眼状元公,哄他个开心,才是冯英的真实想法,毕竟拍马屁也是要讲究投其所好的。

    “王爷来晚了!!罚酒三杯!!”

    酒席的主人一开口,跟风拍马的人自然也要捧场,所谓的罚酒根本就是借口,今晚身份最高的客人还没到,他们的根本就不敢开席,自然也就不存在什么王爷迟到的说法了。

    “你们这群混小子,才见着本王就要罚本王的酒?看样子你们今天是不灌醉本王誓不罢休啦?”

    薛冉收回视线,朗笑着大步走进屋子,跟屋内众人一一见礼,一时间屋内热闹无比。

    今天赴宴的的确都是熟人,京城里的纨绔子弟有数的就那么几个,冯英早就把薛冉的交游圈子摸清楚了,跟薛冉不对脾气的人,他也绝对不会邀请,薛冉见了各位酒友自然也十分的放松,今晚的酒席当作禁足之前最后的消遣,果然再合适不过了。

    人群中只有今年文武两榜的前三名是薛冉不太熟悉的。阮竹卿自然不必说了,其实打从阮竹卿赴京赶考,一进城就被薛冉恰好撞见,从此以后就惦记上了。

    经过多方打探,薛冉问清楚了阮竹卿姓甚名谁,家住何方,家中人口,家产几何,娶没娶亲,生没生孩子,什么都问清楚了,薛冉才敢追在阮竹卿的身后当跟屁虫。

    另外薛冉还特意在大考之前为阮竹卿安排好了衣食住行,打点了跟考场有关的一些庶务,前前后后忙了半个多月,才听到阮竹卿高中状元的好消息,而这段忙碌也正是广仁帝说‘跟踪新科状元半个月’的典故出处。

    文科榜眼是个年过四旬的半大老头,想来年轻时也是个吃喝玩乐啥都没耽误的主儿,他对薛冉等一干年青人说笑嬉闹的场景丝毫不见抵触,只安静的坐在一旁微笑着看热闹。

    而文科探花则是个留了两撇小胡子年青人,以他眼下说话办事的态度来看,这也是个擅长巴结逢迎的,他紧贴着薛冉高谈阔论的架势,在座众人可都明白他究竟是怎么一回事。

    这两个人可都是适合混迹官场的类型。

    武状元的名字叫做阮浩,他原本是一个孤儿,从小被阮竹卿家收养,阮老爷让他学习武艺的用意原本是担心自家儿子出门考试不安全,希望他身边有人护卫,没想到打从乡试时阮浩被阮竹卿忽悠着下武科考场,中了个武秀才之后,一路跟着考下来,竟然还真让他考中了武状元。

    武科的三个人是比较好懂的,武榜眼紧绷着身子僵直地坐在原地,很显然是不适应这种高档酒席的场面,而武探花则一脸的迷茫,还有些闹不清楚自己坐在这席面上究竟是干啥来的,武状元则自从薛冉一进屋,眼神就化作了刀子楔在薛冉的身上,大有一种‘你敢过来骚扰我家公子,我就咬死你’的架势。

    这三人不但身材上都是膀大腰圆孔武有力的类型,就连长相都有几分相似,脸上线条的刚毅有形,比起文人们更有男子汉的气概。

    若然薛冉自己选择,文榜眼和文探花这两人是薛冉最讨厌的类型,他骨子里是最愿意和性格直爽的武人们交往的。

    但是薛冉知道,自己父亲当年那战神之名就颇受皇上的忌惮,如今皇上更是忌讳他与手持兵权,或即将有可能手持兵权的人交往,薛冉也自然知道应该避讳。违背自己心意的生活,薛冉早就习惯了。

    酒宴开席,客人们三三两两的凑在一起,要么聊天,要么划拳,酒桌上一时间热闹非凡,薛冉的好基友之一程素连同几个拍马屁地围了上来,跟薛冉凑在一起撩闲篇儿。

    “你们可真行,本王今日穿了这么难看的一件衣裳,一点儿都不声张,你们居然也能认得出我来?”

    薛冉的衣服料子大多是宫里赏赐下来的,各种高大上自然不必说,就连自家丫鬟做衣服的手艺都是京城里首屈一指的,今天这件大酱色的衣服理所当然是薛冉衣服箱子里最难看的一件了。

    “您就别身在福中不知福了,这可是上等的蜀锦,咱们寻常连衣服边儿都摸不着的,您居然还嫌弃,当心太奢侈了遭天谴啊!!”

    程素家历来都是造办处的,他别的本事没有,看东西的眼神儿可从来都没出过错。

    “你别蒙我,还蜀锦呢,你当本王没见过蜀锦还是怎地?年年进贡给宫里的蜀锦,颜色要鲜亮的也有,要淡雅的也有,就是没见过这么难看的,你居然说这是蜀锦,谁信啊!”

    当初这匹锦缎跟着一大堆的赏赐从太后宫中送过来,薛冉还以为拿错了呢,还是秋艳说,赏赐的东西从不见退回去的,才留了下来,秋艳还特地用它做了这件衣服,薛冉从来都是干坏事儿的时候才穿它。

    “您这是知其一不知其二,这块料子就是在蜀锦里也是难得一见的,它是用山上一种野生草药做的染料,夏天穿又透气又驱虫,做成寝衣穿,夏天晚儿睡觉可就舒服了。你就是做成长衫也不错,尤其现在这刚入秋的时节,蚊虫最是猖獗的,你穿这件锦袍,百虫慑服,可免虫扰矣。”

    程素如数家珍,说起来头头是道。

    “呵呵?居然有这样的好事?这么好的东西,可惜了竟然是这样难看的颜色?那些工匠怎么不动动脑子,添点儿别的颜料,改改颜色也好啊?”

    薛冉在宫里养得身骄肉贵,最不耐烦耳边眼前有蚊虫飞舞,呆在屋子里有熏香驱虫还好,到了夏天绝对不会有人看见薛冉在花园子里晃悠,就是因为他害怕蚊虫叮咬。

    “添什么别的颜料啊?若是掺了别的东西,药效就要大打折扣了,那草药的汁液就是这个颜色,您就将就将就吧。”

    程素早就摸清薛冉的脾气秉性了,他知道薛冉的一切好恶。

    “本王记得太后的赏赐,这料子可不止一匹,等回头让秋艳在给本王做两身寝衣,哈哈,本王冬天也可以穿着它睡觉。……唉,这草药能驱蛇虫吗?”

    薛冉胆子小着呢,什么都怕。

    “可以啊!!我说这草药可避百毒,您信吗?只要您穿着这料子往外一走,什么蛇虫蛊虫的,就算是迎面遇见,也都得老老实实的趴着,一动都不敢动,您还有什么好怕的?”

    程素毫不在意地挥着手,大有信口胡说的架势。

    “好好好!听君一席话胜读十年书!!程兄,这杯酒本王敬你,干了!!”

    薛冉一高兴,连带着周围一群人都跟着高兴,酒席上的气氛瞬间又高涨了几分,唯独阮竹卿坐在一旁冷冷淡淡地听着,在心中悄悄嘲笑。

    都说这草包王爷向来是不学无术的,‘听君一席话’的典故竟然也能拿到这儿来乱用,这姓程的摆明了是在哄他高兴顺嘴胡说,他说了半天都没说出来那草药的名称,具体产地在哪里,这草包王爷竟然也信他的。

    这么好哄的人还身居高位,怪不得那么多人喜欢奉承他,就是奉承他这种没脑子的人才最好得利呢。

    “公子,院落里好像有很吵闹的声音。”

    阮竹卿还在自己心里吐槽薛冉程素等人的对话,阮浩却一直在眼观六路耳听八方,对于他来说,自己考没考上什么武状元都是无关紧要的,只要他跟在阮竹卿的身边一天,他就要负责阮竹卿的安全一天,他甚至还打算过两天真的给他派下官职了,他直接找皇上辞职去,什么国家安危,绝对比不上自家公子的安全重要。

    “什么吵闹的声音?你看看这屋子里就知道了,房顶儿都快被他们掀飞了,别的雅间里若都是同样的场景,会有吵闹的声音有什么好奇怪的?”

    刚刚还只是纨绔子弟和几个文人在喝酒,他们即便吵闹也是有限的,可是这会儿武榜眼和武探花那两个粗人已经喝高兴了,有他们两个大粗嗓门在,绝对把其他人的声音都盖了,跟他们比起来,那起子文人闹起来声音跟蚊子叫差不了多少。

    偏生薛冉对武人喝酒的场面很感兴趣,他就喜欢这种豪气冲云天的架势,虽然薛冉没跟那两个武夫一起喝酒,可看他那兴致勃勃的样子,几个纨绔子弟也兴起了坏心眼儿,轮番上阵,专门灌那两个武人喝酒。

    阮竹卿再次在心里吐槽,这个草包王爷骨子里也就该是粗人的材料,跟他一同喝酒,真是有辱斯文。

    

打赏本章    举报本章
这本书实在是太棒了,我决定打赏作品的作者!
100 铜板 300 铜板 1000 铜板 3000 铜板
5000 铜板 10000 铜板 30000 铜板 100000 铜板
打赏查看
送黄瓜送苹果送香蕉送笔记本送手机送钻石送跑车送别墅
标题:
内容:
评论可能包含泄露剧情的内容
* 长篇书评设有50字的最低字数要求。少于50字的评论将显示在小说的爽吧中。
* 长评的评分才计入本书的总点评分。

Copyright 2022 www.lcread.com All Rithts Reserved 版权所有,未经许可不得擅自转载本站内容。
请所有作者发布作品时务必遵守国家互联网信息管理办法规定,我们拒绝任何反动、影射政治、黄色、暴力、破坏社会和谐的内容,读者如果发现相关内容,请举报,连城将立刻删除!
本站所收录作品、社区话题、书库评论及本站所做之广告均属其个人行为,与本站立场无关。
如果因此产生任何法律纠纷或者问题,连城不承担任何法律责任。

关闭窗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