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第五章 幸福的意外

章节字数:3018  更新时间:14-08-06 14:58

背景颜色文字尺寸文字颜色鼠标双击滚屏 滚屏速度(1最快,10最慢)

    事后证明,遇见鲁建明必须绕着走,薛冉禁足期间外出喝酒的事儿,当天晚上就被鲁建明上报给广仁帝了,薛冉再次挨罚不可避免,既然他已经在禁足了干脆罚俸三个月。

    回家以后,秋艳在薛冉耳朵边上唠叨了三天,什么这三个月是每年家里花钱最多的月份,眼瞅着就要八月十五了呀,九月里过生日的达官贵人特别多呀,还要准备做冬衣呀,年节下的东西要提前准备呀,听得薛冉脑袋都大了。

    不但如此,被罚了俸禄,郑铎那小子居然还说风凉话,说什么没有挨打算是走运的了,鲁建明那个家伙居然提前送来了伤药,不是抹在脸上祛疤的,而是棒伤药。

    鲁建明!!!!!!

    薛冉一边喂鸟一边磨牙,笼子里的金丝雀乖觉地缩在角落里,生怕眼前的主人把自己抓出笼子当磨牙棒嚼了。

    “王爷,有客人来访。”

    秋艳低眉顺目。

    “本王正在闭门思过,不见客。”

    薛冉很没心情。

    “你也知道你在闭门思过?究竟是谁在禁足期间还出去喝酒的?”

    母老虎露出本来面目。

    “王爷,上门求见的人是阮状元哦…………”

    郑铎蹲在房顶上闲闲地飘来一句。

    “阮…………是竹卿来见我吗?”薛冉瞬间灿烂了,“秋艳快给本王更衣,拿上个月太后新给我做的那件!!!”

    “他说的是武状元阮浩…………”

    秋艳力求好好打击薛冉一样。

    “阮浩从来都是跟着竹卿半步不离的,他来就代表这竹卿也来了。”

    薛冉根本不在乎,反正阮浩是阮竹卿身边最近的人,能跟阮浩套套近乎也可以。

    “你还真是了解他们…………”

    *****

    永安王府水榭华亭是整个王府里景致最美的地方,薛冉把阮竹卿二人请到这里来也是为了找个环境好的地方跟阮竹卿谈情说爱,不过人比花娇什么的这种词绝对用不到薛冉身上吧,谈情说爱什么的……基本上也是薛冉异想天开……。

    “竹卿,快来,这是宫里新近上下来的,从番邦进贡来的红茶,听说要加着牛乳和砂糖一起喝,你也来尝尝…………”

    这种红茶跟紫砂茶壶很不搭调,所以薛冉特别找来了一套白瓷的茶具,细润如玉的白瓷茶杯陪着红色的茶汤,精致而美丽。

    “多谢王爷好意,竹卿心领了。”

    阮竹卿对薛冉的热情很不能适应

    “哪里的话,前几日这茶一赏下来,我就想去找你一起品茶,可惜我现在还在禁足不能出去。你可知道我这一日见不到你,心里是何等的想念…………”

    薛冉对着阮竹卿絮絮叨叨,阮竹卿的脸色也越来越青。

    “王爷,事实上今日上门求见,是阮浩的主意,只是因为在下无名之辈,贸然登门求见,王爷未必肯赐见,所以才拖着我家少爷一同前来,请王爷不要骚扰我家少爷了!!”

    阮浩忍不住打断了薛冉的话痨行为。

    “你!!!……好吧,你们上门求见,可是有事?是不是竹卿…………”

    若是小事阮竹卿也不会想到求到他头上来,薛冉越想越觉得是阮竹卿出什么事情了才会需要他的帮忙。

    “不是少爷,是在下的一个朋友。……前几日在萃华楼吃酒,被贵府侍卫拿下的三个刺客当中有一个是在下的朋友。如今那人就关在提督府的大牢里面,在下想请王爷帮帮忙,放那人出来。”

    阮浩提出的请求让薛冉着实意外,阮浩的朋友怎么会是刺客?

    “你的朋友?莫非是当日划伤本王脸颊之人?若是的话,本王倒可以跟提督衙门打声招呼,就说本王伤得不重,所以不会追究,让他们放人。

    可若不是那人……他们把石大人和柳大人都刺伤了,柳大人现在还卧床不起,好像伤得挺重。刺杀朝廷重臣可是挺重的罪名,提督衙门也未必有那个胆子放人啊。

    是你们在家乡时的朋友吗?竹卿也认识那个人?”

    薛冉从来都只有被提督衙门找茬的份儿,让他去找提督衙门捞人,好像不太现实。

    “那人是个武举子,是在下在京城结识的朋友,跟少爷并不相识。但是那人人品极好,为人豁达爽朗,仗义疏财,是个十分值得交的朋友。在下虽然不知道他们为什么会去刺杀那两位大人,但其中一定是有隐情的。

    他进京赶考十分不易,若是刺杀朝廷重臣的罪名坐实了,他的前程将毁于一旦。在下曾不止一次地听到过他说想要投身沙场报效国家,这样的一个忠义之士若是毁了前程,那也是朝廷的损失啊!!”

    阮浩竟然如此的重视朋友,这让阮竹卿也第一次正视自己身边这个一直陪伴的人,他似乎从来都没想过阮浩也会有自己的交友圈子。

    “你说这话也太夸张了,一个武举子前程被毁就是朝廷的损失?那柳大人被伤一事又该怎么算?朝廷培养出这么一个饱学之士也是很不容易的!他若是有个三长两短,难道就不是朝廷的损失了吗?

    你说那三人当刺客,内中可能另有隐情,那你就应该让提督衙门把这隐情好好的查清楚问明白,若是现在就把人弄出来,他们背后的隐情还有谁会去问?他们岂不是要背着隐情和刺客的恶名一辈子?

    阮浩,本王很喜欢你这样为朋友两肋插刀的侠肝义胆,但是官府办案自有官府的道理,你,还是不要过多干涉的好。先让提督衙门查清案情,若是将来有什么冤情实在是说不明白,本王再帮你想办法,怎么样?现在就去干涉……本王看,还是为时尚早了。”

    这还什么都没问清楚呢,薛冉无论如何也无法插手。

    如果是什么抢男霸女、圈地抢田之类的事情倒还好说,充其量也就是受伤的两名官员德行有亏,可是受伤的两个人是谁?

    柳大人是此次大比的主考官,掌握着所有考生的前途命运,而石大人是吏部侍郎,所有高中进士的举子接下来的工作分配几乎都掌握在他手里。这样两个人凑在一起吃饭喝酒,还被刺客刺伤了,不由人不去想是这次重要的考试出了什么问题。

    薛冉一向的原则就是远离所有的政务,只管吃喝玩乐,他甚至对政务很敏感,稍微感觉到什么事会和政务两个字挂上关系的,他都会脚底抹油,能躲多远就躲多远。阮浩上门央求的这件事,薛冉就已经明显感觉到很为难了。

    “王爷!!…………”

    阮浩很激动,他还想要说些什么,却被阮竹卿伸手挡住了。

    “王爷,小浩难得交个朋友,有些激动也是在所难免,王爷请不要和他计较。”阮竹卿冷冷清清地说道,“我们的确不应该冒昧上门求助,失礼了。”

    阮竹卿站起身来,竟然拉着阮浩就要离开。

    “唉!!竹卿,这茶你还没…………”

    薛冉很舍不得阮竹卿离开。

    “番邦进贡的金贵之物,原就不该是我等这样的乡野小民享用的,如今朋友落难,我等都无能为力,让在下更是看清了自己的身份地位。”

    阮竹卿冷冷地回应。

    “竹卿,你可是生气了?”薛冉慌忙拦住了阮竹卿,“不是我不想帮你,可你也知道,我不过是个挂着王爷名头的草包罢了,提督府向来都没有给我面子的一说,何况你们所求之事着实不小,朝廷重臣受伤,皇上必然过问,我就更加无法干涉了。倒不如等案子查实结案了,咱们再想办法,或许能帮着他们减轻刑罚,也就算是你们这做朋友的尽心尽力了?”

    阮竹卿虽然是状元,但在放官的时候也未必能留在京城里,若是阮竹卿现在生薛冉的气转身离开,那薛冉以后再想见阮竹卿恐怕就难了。

    “能判他们怎样的刑罚,就看他们的造化了,这个你我都无法干涉,在下还是告辞了。”

    阮竹卿根本不假辞色。

    “竹卿!!要不然这样,这几日我先让人关照一下他们,让他们在牢里少吃些苦头,另外我再派人好好打探一下情况,以方便咱们想办法应对,你看如何?”

    这已经是薛冉能做出的最大的努力了。

    “王爷此话当真?”

    阮浩立刻脸上开晴了。

    “当真当真,真的不能再真了!!”

    薛冉鸡叨米般的点头。

    “坐下,喝茶。”

    阮竹卿不着痕迹地端起茶杯,眼角似乎染上了一丝笑意。

    啊嘞?貌似他们从一开始也没想着薛冉能够直接把人从提督府捞出来吧,毕竟伤到了两位大臣,实在不是一件小事情…………

    薛冉怎么突然有一种钻进圈套的赶脚呐?

    但是薛冉现在也顾不上那些了,竹美人似笑非笑的表情实在是风情万种,薛冉现在的心都酥了,忙前忙后地给薛冉的茶杯里又是加奶又是加糖,忙得不亦乐乎。

    郑铎蹲在房顶上看戏,不由得叹息,这将来就是标准的老婆奴啊,阮竹卿你就勉为其难收了他吧。

    

打赏本章    举报本章
这本书实在是太棒了,我决定打赏作品的作者!
100 铜板 300 铜板 1000 铜板 3000 铜板
5000 铜板 10000 铜板 30000 铜板 100000 铜板
打赏查看
送黄瓜送苹果送香蕉送笔记本送手机送钻石送跑车送别墅
标题:
内容:
评论可能包含泄露剧情的内容
* 长篇书评设有50字的最低字数要求。少于50字的评论将显示在小说的爽吧中。
* 长评的评分才计入本书的总点评分。

Copyright 2022 www.lcread.com All Rithts Reserved 版权所有,未经许可不得擅自转载本站内容。
请所有作者发布作品时务必遵守国家互联网信息管理办法规定,我们拒绝任何反动、影射政治、黄色、暴力、破坏社会和谐的内容,读者如果发现相关内容,请举报,连城将立刻删除!
本站所收录作品、社区话题、书库评论及本站所做之广告均属其个人行为,与本站立场无关。
如果因此产生任何法律纠纷或者问题,连城不承担任何法律责任。

关闭窗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