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第八章 瓦舍兰玉班

章节字数:2954  更新时间:14-08-09 14:53

背景颜色文字尺寸文字颜色鼠标双击滚屏 滚屏速度(1最快,10最慢)

    西街兰玉班是西街上的瓦舍之首,瓦舍中的戏子清一色都是容貌俊秀的少年郎,虽然有很多人不理解为什么清一色少年戏子的兰玉班为什么会比众多美貌女戏子支撑的瓦舍都要红火,可见识过的人都知道,去兰玉班砸钱捧戏子是他们甘之如饴的。

    今晚的兰玉班要演的戏叫团花扇,预订是由当家台柱子邵玉楼主演,但是距离开锣只剩下一个时辰了,邵玉楼却还不见踪影,把兰玉班的班主孟绘仙急得团团转。

    “把小三子给我抓起来狠狠地打!!今天晚上熙宁郡王世子预订好了要来看戏,他主子竟然外出到现在还没回来,他这个小厮究竟是怎么当的?主子出门他也不知道拦一下子?”

    孟绘仙彻底毛爪儿了,有大人物要来看戏,要看的人却不在,这不是等着人家上门找茬呢吗?

    “班主,您稍安勿躁,邵哥儿的脾气您又不是不知道,他真要想走,一个小三子怎么可能拦得住?现在赶紧想办法找人代替才是正经的,一个时辰以后上台,现在就得开始化妆啦!!”

    孟绘仙的跟班路头是孟绘仙身边军师一样的人物,他常常会在孟绘仙情绪失控的时候站出来稳定局面,所以是孟绘仙最信任的人。

    “找人代替?你满屋子扒拉扒拉,能找出来一个像样的吗?邵玉楼嗓子其实也就是一般,他之所以会红就是因为他扮相好看,你看看这一屋子歪瓜裂枣,根本就找不出一个扮相能超过邵玉楼的!!”

    人红了,脾气就大,邵玉楼在兰玉班耍少爷脾气,就连孟绘仙这个班主都得受着。要不是因为男戏子无法登堂入室,他邵玉楼早就被人娶回家当小妾去了,孟绘仙也理所当然地会培养新人,何至于到现在还受邵玉楼的气?

    ‘咣啷’!

    “你干什么呐?长没长眼睛?瞧不起小爷唱不了主角是不是?我的胭脂盒你也敢摔?”白冬儿是兰玉班的万年‘女’二号,有邵玉楼在头上压着,脾气本身就不好,可是让他跳槽去别的戏班子他又不甘心,所以经常在戏班子里拿地位没他高的人出气。

    “班主,要不然这次就让冬儿上吧,好歹他能把整出戏都唱下来,耽误不了正事儿。”路头凑到孟绘仙身边小声说道。

    “不行,他之前曾经倒贴熙宁郡王世子,结果被人家卷回来了,熙宁郡王世子特别讨厌他,还特意吩咐过我,若敢是让白冬儿唱主角儿,他就让兰玉班在西街上混不下去。我不能让他毁了兰玉班。”

    熙宁郡王世子其实不是特别跋扈的人,尤其讨厌倒贴他的戏子,当初他们初来乍到,孟绘仙没有阻拦白冬儿私底下的小动作,结果差点儿闯下大祸,正是那一次熙宁郡王世子被邵玉楼对谁都不屑一顾的高傲所吸引,开始迷恋邵玉楼,才勉强保住了兰玉班,所以孟绘仙说什么也不会让白冬儿在今天这个关键时刻毁掉整个兰玉班的。

    “……对……对不起……,我不是故意的……我真的没看见。”

    白冬儿那厢做错了事的人正在喏喏地赔礼道歉,但他软弱的声音却更加激起了白冬儿的愤怒。每次熙宁郡王世子来看戏白冬儿都会非常暴躁,何况今天好容易邵玉楼没在,他也依然唱不了主角,白冬儿的暴躁已经翻了好几倍了。

    “没看见?我这么大个活人戳在这儿,你都看不见,你还能看见什么?你这对招子本来就是瞎的?那还留着它有什么用?”

    白冬儿猛地抓起桌子上一支珠花发簪向那人的左眼狠狠地刺了过去。

    “我说你闹够了吧?当着班主的面,你也敢伤人?若真是见了血,人家要送你去衙门,可别怪班主不照看你!!”

    白冬儿平日在杂役们身上留下一些或打或掐的伤痕,孟绘仙也就睁一只眼闭一只眼了当作看不见了,若是真的刺伤了杂役的眼睛,伤在了表面上,孟绘仙能装作看不见,戏班子里其他人也能装作看不见吗?犯了众怒的话,可是谁都保不了他白冬儿的。

    “不就是一个臭杂役吗,有什么了不起的?伺候戏子的人,不是比戏子身份地位还要低吗?他根本就没有什么身份地位可言吧。”白冬儿的嚣张跋扈已经让周围好几个杂役握紧拳头了,他竟然还不自知。

    “一时伺候戏子,不代表一辈子都会伺候戏子吧?你眼前这个人可是身上背着举人的功名呢,就是见了官他都可以不用下跪,你能吗?”

    被白冬儿欺负的这个杂役可是有来头的,他叫百里靖是个赶考的举子,三年前的那一次大考来的京城,只可惜没能考上,身边的盘缠银子也花光了,却身染重病,被客栈老板扔出了门,倒在大街上。

    当时兰玉班刚刚进京不久,邵玉楼也还没红起来,路过的时候随手捡到了百里靖,一时发了善心把他带回兰玉班,还花钱帮他治好了病。后来的百里靖也的确很好地报答了邵玉楼,他帮助邵玉楼修改了不少的剧本台词和唱腔,用优美的曲调和委婉的唱词掩盖了邵玉楼嗓子一般的缺陷,邵玉楼后来能大红大紫,百里靖功不可没。

    一直以来,邵玉楼都十分尊敬百里靖,甚至他愿意自己花钱供养着百里靖,帮他在客栈租房子,让他安心读书备考。但是百里靖却不愿意接受,他说邵玉楼已经救过他一条性命了,没有理由还让救命恩人花钱供养自己,他宁可在戏班子做杂役换取住所和一日三餐。

    百里靖说过,若真的有才华,无论环境多么嘈杂都不会影响他读书。也正是因为百里靖的这种坚持,换来了兰玉班绝大多数人的尊敬,大家都尊称百里靖为百里先生,少数不喜欢百里靖的人则都是白冬儿的支持者。

    敌人的朋友同样是敌人,这就是白冬儿的基本原则。

    只可惜兰玉班的环境毕竟是不适合安静的读书,百里靖再怎么想否认也否认不了他今年再次落榜的事实。这几天白冬儿在百里靖面前可嚣张了,今天甚至趁着邵玉楼不在家,想要废掉百里靖的一只眼睛。

    幸亏路头及时出手拦住了白冬儿,否则等邵玉楼回来,兰玉班就要遭受十二级大地震了。

    “有举人功名又怎么样?他高中了吗?这么大的京城,四五品的官员都得低着头过日子,何况是他一个落第的举子?他要是有本事,还用得着在戏班子里做杂役?

    依我看,你还是赶紧让邵玉楼把你包养起来吧,这都几年了腮帮子上也没见长上二两肉?否则再在戏班子里混下去,这辈子也休想考得上进士了!!”

    白冬儿虽然有些害怕路头,可最终还是让争强好胜的心占了上风。

    “既然你这么看不上咱们兰玉班,那我们也就不委屈你了。”不远处冷眼旁观的孟绘仙终于开口了。“彩笙儿,你马上去上妆,今儿配角儿的戏你来唱,让咱们冬哥儿好好歇息歇息。”

    邵玉楼的嚣张是因为他在众多戏迷心中无人可以取代的地位,同时也因为他骨子里带来的一种端庄清贵会让人不由自主的尊重,孟绘仙虽然不喜欢邵玉楼的目中无人和不识时务带来的麻烦,却并不是真的讨厌邵玉楼这个人。白冬儿在孟绘仙这儿可没有那么好的待遇。

    “什么?班主!!你不能这样对我!!昨天李老板还…………”白冬儿也是有粉丝的,要不然他在兰玉班早就站不住脚了。

    “不过是有几个臭钱的商人罢了,真要是得罪了熙宁郡王世子,你看看你那位李老板还能不能保得住你?”孟绘仙冷笑道,“再者说,李老板昨天还偷偷塞银子给我,想让彩笙儿下个月去他家的喜宴唱堂会呢,你以为你那李老板就这么靠得住?”

    “下个月喜宴?他明明说过要请我去他家唱堂会的!!竟然背地里又看上了彩笙儿?”白冬儿恶狠狠地看向了彩笙儿,却发现彩笙儿正嬉皮笑脸地看着自己,那笑意丝毫都没能延伸到眼底,彩笙儿的目光冷得像一把刚刚出鞘的刀子。

    “哼!!爷还不伺候了呢!!兰玉班又怎样?不过是个戏班子罢了,你们还能翻出大天去?此地不留爷,自有留爷处!!孟绘仙,咱们走着瞧!!”

    彩妆画到一半的白冬儿愤然起身,只从衣架子上拿起自己的长袍,就离开了后台离开了兰玉班,他竟然什么值钱的东西都没有带走。

    “嘻嘻,这下子兰玉班再也找不出一个敢欺负百里先生的人了,真解气!!”彩笙儿揉身凑到了百里靖的身边,对着百里靖笑得开心,像是一个纯真无邪的孩子。

    

打赏本章    举报本章
这本书实在是太棒了,我决定打赏作品的作者!
100 铜板 300 铜板 1000 铜板 3000 铜板
5000 铜板 10000 铜板 30000 铜板 100000 铜板
打赏查看
送黄瓜送苹果送香蕉送笔记本送手机送钻石送跑车送别墅
标题:
内容:
评论可能包含泄露剧情的内容
* 长篇书评设有50字的最低字数要求。少于50字的评论将显示在小说的爽吧中。
* 长评的评分才计入本书的总点评分。

Copyright 2022 www.lcread.com All Rithts Reserved 版权所有,未经许可不得擅自转载本站内容。
请所有作者发布作品时务必遵守国家互联网信息管理办法规定,我们拒绝任何反动、影射政治、黄色、暴力、破坏社会和谐的内容,读者如果发现相关内容,请举报,连城将立刻删除!
本站所收录作品、社区话题、书库评论及本站所做之广告均属其个人行为,与本站立场无关。
如果因此产生任何法律纠纷或者问题,连城不承担任何法律责任。

关闭窗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