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第九章 勾魂桃花眼

章节字数:2925  更新时间:14-08-10 14:39

背景颜色文字尺寸文字颜色鼠标双击滚屏 滚屏速度(1最快,10最慢)

    彩笙儿是因为小的时候家里穷养活不起他才被卖到兰玉班的,离家多年的彩笙儿一直都十分惦念家里的亲人,直到百里靖来到兰玉班,起初是帮着彩笙儿写几封家书,后来干脆教彩笙儿和几个与他情况相似的孩子读书识字,让他们自己给家里写信。现在的彩笙儿能够时常和家人联络,并三五不时地往家寄钱,都是百里靖的功劳。

    对于白冬儿时常欺负百里靖,彩笙儿早就看不下去了,但他却一直没有跟白冬儿起正面冲突,因为他知道,越是有人替百里靖出头,白冬儿越是要欺负百里靖。他能做的就是好好练功学习唱戏,为的就是今天能够把白冬儿挤走。现在,他终于如愿以偿了。

    “百里先生,可不可以借一步说话?”孟绘仙眼中有着很深的忧虑,他把百里靖让进了自己的办公室。

    “先生,我就开门见山了,您知不知道玉楼去哪里了,什么时候能够回来?…………或者说他今天还能回来吗?”孟绘仙从小看邵玉楼长大,对那个孩子的脾气太了解了,他的询问却只换来了百里靖的沉默。

    百里靖的确知道邵玉楼去哪里了,而且也很确定他今晚肯定是不会回来的,因为邵玉楼出去会情人去了。

    邵玉楼的情人姓魏是今年的考生之一,当初两人相遇的情形和百里靖那会儿万分相似,魏书生到京城后丢失了行李,被邵玉楼捡到时已经饿了好几天了,邵玉楼请他吃了碗馄饨,魏书生就粘上邵玉楼了。

    但和百里靖不相同的是,魏书生很会花言巧语,邵玉楼本身就倾慕有文才的人,所以很快就着了魏书生的道儿,不但出钱给魏书生租房子住,还经常性的随传随到。就像今天,下午魏书生差人过来,说是魏书生病了,请邵玉楼过去,邵玉楼就毫不犹豫地飞出去了。

    百里靖虽然和魏书生并不熟悉,但并不妨碍他看透魏书生的本质。他曾经在茶楼遇到过魏书生高谈阔论的场景,那人是标准的万般皆下品论调者,邵玉楼的身份绝对会被魏书生鄙视的。

    “先生,我们不能就这样看着玉楼被人伤到心,我们这一行的人若是不能看透情爱,到最后就只有死无葬身之地的份儿。况且今晚还有大人物来看戏,玉楼不在,我们今晚根本就没办法开锣!!”

    孟绘仙是过来人,所以反对的态度尤其坚决。

    “正因为你们这一行的人必须看透情爱,所以……至少这唯一的一次伤心的机会,你总要留给他,不管怎么说这回事他将来难得的回忆。

    你放心,以那个魏书生的为人,他不会在玉楼身上花费太多的心思,京城里可以供他攀附的大树太多,他很快就会丢掉玉楼的,那时候玉楼应该不会陷入得太深,还能有救。

    至于今晚的戏,我来唱!!”百里靖抛出了一颗重磅炸弹。

    “先……先生…………”百里靖的话让孟绘仙惊讶得缓不过劲儿来。

    “怎么,你觉得我不行吗?”看着孟绘仙惊讶的样子百里靖莞尔一笑。

    “您……您也会唱戏吗?您可是参加会试的举子,若是被人发现您上台场戏,告到学官那里,您的前程就全都毁了,您十年寒窗付出的努力也会付之东流…………”

    寻常的考生根本就不会轻易踏足瓦舍,就是因为这种行为会被认为是举止轻浮德行有亏,被学官发现了绝对就是夺取一切功名的下场,百里靖也未免太过于大胆了。

    “团花扇的整个本子都是我写的,你觉得还会有人比我更熟悉这出戏的台词和唱腔吗?当初为了掩盖玉楼嗓子的瑕疵,我为他设计的那些唱腔,用在我自己身上不是也恰到好处?

    学官那边绘仙也尽可以放心,最近一段时间因为北方学子没有一人高中有人怀疑是科场舞弊之事闹得沸沸扬扬,皇上下旨一定要彻查,学官的大小官吏现下里都忙翻天了,那些学子也不敢在这种时候出来乱晃,以免被人抓住什么把柄,从此丢了功名。

    绘仙难道不觉得最近西街有点儿安静得过分了吗?”

    进京参加会试的举子们虽然平日很注意自己的行为,基本上不会踏足瓦舍青楼这样的地方,但西街的酒楼食肆也是全京城最顶尖的,举子们隔三差五聚在一起喝酒饮茶也是常有的,不过最近这些举子们就连酒楼这样的地方都鲜少踏足了,谁也不想在皇帝彻查舞弊案的当口上因为自己的行为放诞不羁而被人找麻烦。

    “那也不行,太危险了,我不能让先生为了兰玉班冒这等风险。”

    孟绘仙看了看百里靖,这人眉目如画若真是扮上妆也定然是令人惊艳的,万一被什么人看上了,要把他彻底摘出来恐怕不容易。

    “你看看,我平日在你这里当杂役灰头土脸的,外人很少会注意到我。一会儿上妆的时候,贴片子可以遮住我的脸型,丹凤眼的眼妆可以模糊我的眼睛,唇妆再化成樱桃口,更可以遮住我的唇形,这样一来我的长相就完全看不出来了。反正今日因为有大人物要来,限制了散客入场,大人物们都在包厢里,距离远远的,谁还能认得出我来?”

    看着孟绘仙有些松动,百里靖还特意凑到了孟绘仙的耳边吹气:“只今晚这一场戏,就打玉楼的牌头出去就可以,绘仙完全可以看看靖模仿玉楼到底像不像。”

    孟绘仙终于点头了,除了让百里靖冒充邵玉楼也别无他法,好在最喜欢找茬的白冬儿刚刚被撵走,不可能马上就回来找麻烦,邵玉楼和百里靖都至少能安全一段时间。

    “…………彩笙儿,你化完妆没有?到我屋来一趟!!”孟绘仙朝百里靖点了点头,示意百里靖叫彩笙儿给他化妆,而孟绘仙自己则准备去取邵玉楼的头面和戏服过来。要让百里靖假扮邵玉楼,至少装扮上不能让人看出破绽…………

    *****

    薛冉喜欢看戏。

    所谓的宫廷乐舞,不过是每次表演的时候换几件衣服或者换几个美人罢了,鲜少有什么新意。宫中规矩众多,就连表演歌舞的人自己都觉得放不开手脚,何况是看客?再说每次有宴会,不分宾主,所有参加者都会忙于宴会上的交际和勾心斗角,真心看歌舞的人找不出几个,只有薛冉这种米虫才会分外注意歌舞表演是否精彩。

    而听戏则全然不同了,在禁忌颇多的宫里,戏剧是根本难等大雅之堂的,这却恰恰放宽了戏剧内容和表演上的限制,让表演者更加自由投入,即便是相同的一段戏,也很可能因为表演者不同,或同一表演者当天情绪的不同而演出不一样的韵味来,这才是薛冉痴迷其中的原因所在。

    至于大多数人听戏喜欢捧角儿这一习惯,在薛冉身上是完全找不到的,以他的身份地位而言,什么样的绝色没有见过,他早就审美疲劳了,再说薛冉至今也没有发现能够完全征服他胃口的伶人,说到底薛冉看戏看的是剧情和表演,根本就不是唱戏的角儿,单一某个伶人能够吸引住薛冉的,基本上是不存在的。

    但是,今天在兰玉班,薛冉沦陷了,因为台上的那个‘女子’有着一双灵动的眼睛。

    寻常的伶人,在台上表演的时候,眼神总是喜欢向戏台外面飘,或是专门飘去给捧自己戏的人看,或是飘着寻找给自己捧戏的人。

    但今日台上的人不是这样的,相思时的殷切期盼,分开时无法叙述的绝望,不能用语言表达的都托付给了眼神,而一切眼神都在诉说着他就是剧中的人物,而非唱戏的伶人。

    他根本就不看台下的看客,把戏台上下生生分隔成了两个世界,然后一心只沉浸在戏台上自己的世界里,沉浸在绝世独立的喜怒哀乐之中。

    这人绝对不是邵玉楼!!无论他们的唱腔有多么的相似,邵玉楼根本就达不到这样的境界。要按说兰玉班打着邵玉楼的招牌,私底下却换人上台,作为挑剔的薛冉是完全可以找兰玉班麻烦的。但是薛冉完全不想这么干,他舍不得让这灵动的人儿受半点委屈。

    薛冉猜的没错,台上唱戏的人正是百里靖,他的表演震惊了所有的人,而站在后台旁观的孟绘仙却不为人察觉地紧紧地皱起了眉头。太美了,这样极致的美绝对是祸不是福,这根本就是招引祸端节奏啊!!

    和孟绘仙想法相同的还有另外一个人,那就是兰玉班今天晚上打起十二万分精神招待的贵客熙宁郡王世子金凤宇。

    

打赏本章    举报本章
这本书实在是太棒了,我决定打赏作品的作者!
100 铜板 300 铜板 1000 铜板 3000 铜板
5000 铜板 10000 铜板 30000 铜板 100000 铜板
打赏查看
送黄瓜送苹果送香蕉送笔记本送手机送钻石送跑车送别墅
标题:
内容:
评论可能包含泄露剧情的内容
* 长篇书评设有50字的最低字数要求。少于50字的评论将显示在小说的爽吧中。
* 长评的评分才计入本书的总点评分。

Copyright 2022 www.lcread.com All Rithts Reserved 版权所有,未经许可不得擅自转载本站内容。
请所有作者发布作品时务必遵守国家互联网信息管理办法规定,我们拒绝任何反动、影射政治、黄色、暴力、破坏社会和谐的内容,读者如果发现相关内容,请举报,连城将立刻删除!
本站所收录作品、社区话题、书库评论及本站所做之广告均属其个人行为,与本站立场无关。
如果因此产生任何法律纠纷或者问题,连城不承担任何法律责任。

关闭窗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