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第十二章 对质南书房

章节字数:3048  更新时间:14-08-13 14:42

背景颜色文字尺寸文字颜色鼠标双击滚屏 滚屏速度(1最快,10最慢)

    木新航昨天晚上吃了亏,实在是咽不下这口气,从小到大只有他不想要的,没有他得不到的,这个戏子到底哪儿好还说不定,可明目张胆地被人抢走,却绝对不可以。

    若是按照木新航往日的性子,直接带人打上门去才是正经的,但如今既然是在京城,咱们就按照京城的规矩走,就算你薛冉是亲王级别,上面也总有一个皇帝管着你呐,总而言之这件事不能随随便便就算了。

    “新航兄弟,咱们喝酒的时候发生了几句小的口角,这不算什么大事,何必非要闹到皇伯伯这里来?皇伯伯日理万机,你因为这点小事就耽误皇伯伯的时间,可是大不应该啊!”薛冉一脸冤枉,皇帝在心里暗中啐他,臭小子,真会装。

    “冤枉?邵玉楼可是兰玉班的台柱子,你把邵玉楼抢走,岂不是要逼得兰玉班混不下去?那兰玉班老老小小要指望什么活下去?坐等饿死吗?这等恶行,皇上是断然不能饶你的!!”

    木新航装模作样痛心疾首的样子,就连广仁帝都要偷笑了,兰玉班离开了邵玉楼就能饿死?开什么玩笑,跑江湖的连混口饭吃的本事都没有,早就饿死了也用不着薛冉来下这个黑手。

    “我把邵玉楼抢回家了?别开玩笑!就算本王喜欢听戏,为了一个邵玉楼,我还得额外养活一班子锣鼓家伙,我可没有那份闲钱!!皇伯伯刚刚扣掉我三个月的俸禄,现在家中日子艰难着呢,养不起那么些人!!”

    薛冉阴阳怪气,引来了广仁帝的怒瞪,好小子,你在这儿埋怨朕扣你俸禄了?回头再扣你三个月。

    “昨日之事乃是微臣亲耳所听,亲眼所见,熙宁郡王世子金凤宇可以作证!!”木新航在家想过薛冉各种耍赖的可能性,但第一个被排除的就是薛冉不认账,邵玉楼名气那么大,被永安王抢回王府一定很轰动,只要把兰玉班的人找来问话,永安王抢人的事情就会被坐实,但薛冉不承认,就让木新航有些想不明白为什么了。

    “传金凤宇问话!!”皇帝对这个邵玉楼起了好奇心,因为他知道薛冉这个人一向只听戏,不捧角儿,能让薛冉不惜跟木新航对上的戏子一定非同一般。

    小太监离开了一会儿,金凤宇就被找来了,规规矩矩地给皇帝请安之后,看了看薛冉,又无奈地看了看木新航,然后叹了一口气。

    “凤宇,你为何叹气啊?”三个都是小辈,皇帝还是要端一端长辈的架子的。

    “昨日微臣与表哥和永安王一同饮酒,表哥见邵玉楼戏唱得好,便想让他上楼陪酒,微臣与永安王劝诫再三,说邵玉楼一贯卖艺不卖身,强迫人家不好,表哥竟然为此与永安王吵了起来,最后我们好容易把表哥劝住了,不想他竟然还是把事情闹到了皇上面前。微臣代表哥向皇上请罪了。”金凤宇下跪,再次给皇帝磕头,木新航气得够呛,可事实的确如此,木新航倒也不敢在皇帝面前说假话。

    “没错,是争执来着,可就是争执当中,永安王说了要让兰玉班班主把邵玉楼送到他永安王府去,这也是事实吧?你可敢否认?”木新航没想到自家表弟都不向着自己。

    “那样的玩笑话表哥怎么也当真了?永安王想要邵玉楼,邵玉楼还未必肯跟他呢,他最近和一个落榜的书生好上了,这事儿兰玉班的常客都知道,不信皇上可以找兰玉班的班主还有邵玉楼本人问话,一问便知真相如何。”

    金凤宇也是有备而来的,薛冉是广仁帝最疼爱的侄子,虽然薛冉本人并不招惹是非,看上去脾气好好说话,但想要得罪他的还得想一想皇上答应不答应,再说京城的这些成年皇子都在暗中拉拢薛冉呢,薛冉有事,根本用不着自己出手,背地里替他解决的人有得是。

    “凤宇这么说,邵玉楼和兰玉班班主你都已经带来了?”皇帝暗中点头,金凤宇这小子果然是有眼色的。

    “正在殿外等候。”这回木新航彻底傻眼了,金凤宇把人都带来了,当然也就事先套好了说辞。

    “宣!”皇帝眼睛亮晶晶的,等着看这邵玉楼到底是何方神圣,让自家兔子一样老实的侄子居然能够跟人发飙。

    “宣兰玉班班主、邵玉楼觐见!!”小太监尖细的声音伴着两个纤长的身影走了进来。

    孟绘仙年龄虽然大了些但眉宇间一种历尽沧桑超然物外的风情依然很美,而邵玉楼则在精致的眉目中多了一种清冷和高傲,丝毫不像混迹欢场之人。但在皇帝看来,这两个人其实还比较普通,长相也好气质也好,根本就比不上他家新科状元。

    为了不如新科状元的戏子发飙?是薛冉又同情心泛滥了吧?薛冉这孩子心思太干净,一点儿也不像皇家的孩子,这一点跟他爹一模一样。

    “草民叩见皇上,吾皇万岁万岁万万岁。”孟绘仙和邵玉楼也是见过大场面的,但人生中第一次面对皇上,不免有些紧张。

    “你二人抬起头来!”威严的皇帝老伯发话了,两个人便抬起了头,可这一抬头竟然看见了木新航就站在一边,邵玉楼不由得皱了皱眉头。

    “你们叫什么名字?”这两个人一个年长一个年轻,一看就知道谁是谁。

    “草民孟绘仙,乃是兰玉班的班主,草民身边的就是兰玉班的台柱子邵玉楼。”在皇帝眼里邵玉楼再怎么高傲也还是带着一身的风尘气,实在是配不上他家侄子。

    “不可能!!不对!!你不是邵玉楼!!”就算没见过昨天的戏子卸妆的模样,木新航一绝对知道眼前这个人不是邵玉楼,那个人的眼睛绝对是不一样的。

    “怎么不可能?昨儿玉楼唱得投入,得了木世子和金世子的青眼有加,还赏了玉楼五十两银子呢。啊!赶得巧了,玉楼谢世子爷的赏。”邵玉楼妖妖娆娆地给木新航行了个礼。

    “你糊弄得了别人,糊弄不了我!!你绝对不是昨天唱戏的那个戏子!!”木新航气得红了眼,这些人竟然当着他的面撒这种弥天大谎?

    “昨儿晚上玉楼唱的不是团花扇吗?那团花扇是三年前一位先生专门给玉楼写的戏本子,别说兰玉班,就是整个京城也没有第二个人会唱。再者说,您既然要找的是我邵玉楼,那不妨找一些常常听戏的朝中大臣来认认,看看我是不是邵玉楼。您若找的不是邵玉楼,麻烦您说出个名字来,咱们也好帮您找找是不是?”

    邵玉楼可不管这是在广仁帝的南书房,面对的一屋子人都是皇亲国戚。昨天晚上他不在,居然让人欺负到了百里先生的头上,害得百里先生在兰玉班呆不下去,只能躲到永安王府,怕是再也不能回来了。这让邵玉楼怎能不生气,面对罪魁祸首又怎能不发飙?

    “好个牙尖嘴利的戏子,在朕面前哪儿有你说话的份儿?”广仁帝装模作样地呵斥着,邵玉楼却从中听出了纵容。就是这小子当着广仁帝的面儿欺负他侄子,有人帮他出气,皇上他乐呵着呢。

    “木世子昨日非要奴才陪酒,奴才当真是吓坏了,多亏了永安王大力相助,奴才才躲过一劫。不料想今日却连累了永安王,被人诬告成强男霸女,奴才实在是觉得愧对永安王爷。”不愧是长期演旦角儿的,邵玉楼一番表演情真意切,看得木新航自己都快感动了。

    “嗯,你虽然出身卑贱,倒也忠义。”广仁帝眯着眼摸了摸胡子,心中对这件事已然有了裁决。

    “木世子,看在你应该知道是误会了吧?昨日醉酒,永安王口无遮拦,说了句浑话。事后证明他并没有把这句话当真,强男霸女这件事自然也就不必当真了。今晚朕要在宫中设宴为你接风洗尘,酒宴上你们兄弟两个多喝几杯,握手言和,你看怎样?”

    这是和稀泥的标准说辞,酒桌上说过的话既然不算数了,那就还在酒桌上和解,当然最好不过。

    “微臣遵旨。”都让人堵成这样了,木新航还能说些什么?

    “邵玉楼!!朕看你也却是忠义之人,朕代永安王为你赎身,你去永安王府做一个小厮,服侍永安王,你看如何?”广仁帝的建议震惊了众人。

    “奴……奴才…………”邵玉楼从来没遇过这样的想法!!

    “草民代玉楼谢过圣恩!!玉楼自幼被卖于戏班子里面,吃了不少苦,如今能离开戏班子,脱了贱籍是他的荣幸,草民叩谢皇上圣恩!!”

    孟绘仙看出来广仁帝是害怕木新航私下里还要找兰玉班的麻烦,所以特意替邵玉楼脱掉贱籍。贱籍改奴籍,若不是皇帝发话,这手续要办起来也难得很呢。

    “奴……奴才……叩谢圣恩。”邵玉楼虽然心里还惦记着魏书生,但他身在贱籍跟魏书生也难有结果,能够改成奴籍…………皇上下旨的事儿,他是拒绝不了的。

    

打赏本章    举报本章
这本书实在是太棒了,我决定打赏作品的作者!
100 铜板 300 铜板 1000 铜板 3000 铜板
5000 铜板 10000 铜板 30000 铜板 100000 铜板
打赏查看
送黄瓜送苹果送香蕉送笔记本送手机送钻石送跑车送别墅
标题:
内容:
评论可能包含泄露剧情的内容
* 长篇书评设有50字的最低字数要求。少于50字的评论将显示在小说的爽吧中。
* 长评的评分才计入本书的总点评分。

Copyright 2022 www.lcread.com All Rithts Reserved 版权所有,未经许可不得擅自转载本站内容。
请所有作者发布作品时务必遵守国家互联网信息管理办法规定,我们拒绝任何反动、影射政治、黄色、暴力、破坏社会和谐的内容,读者如果发现相关内容,请举报,连城将立刻删除!
本站所收录作品、社区话题、书库评论及本站所做之广告均属其个人行为,与本站立场无关。
如果因此产生任何法律纠纷或者问题,连城不承担任何法律责任。

关闭窗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