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第二十一章 舌战木新航

章节字数:3017  更新时间:14-08-22 17:01

背景颜色文字尺寸文字颜色鼠标双击滚屏 滚屏速度(1最快,10最慢)

    薛冉等一行四人坐在聚贤楼对面的馄饨摊子上吃馄饨,也不知是哪个不开眼的家伙竟然赶在同一时刻宴请东郡王世子木新航在聚贤楼吃饭。

    木新航本来还在腹诽请客的人不大气,也不说在自己的府邸之内请客反而寻了这么个上不得台面的地方,可当他一下轿子看见街对面吃馄饨的薛冉,立刻就觉得自己今天出来这一趟算是值个儿了,能抓住应该在家禁足的永安王的把柄,这是一件多么愉快的事情啊。

    面对木新航的挑衅,薛冉本待反驳几句,却被阮竹卿扣住了左手,按捺下了性子,只听阮竹卿淡淡地说道:“永安王爷在家禁足,基本上全京城的人都知道,这小小的馄饨摊子上哪儿有王爷的身影?”

    阮竹卿并没有正式见过木新航,也不知道眼前这个胆敢挑衅皇上亲侄子的人是谁,他只知道一旦薛冉回嘴了,那薛冉违背皇上禁足的圣令私自外出,就是抗旨的罪名。虽说这件事可大可小,端看皇上想不想严惩薛冉,但让讨人厌的家伙抓住把柄,纠缠不休也不是一件令人感到舒服的事。

    薛冉本来是根本就不惧怕木新航的,京城可是他的地盘儿,有本事护佑他周全的可不只皇上一个人,木新航再怎么横行霸道,在京城地界儿上找他薛冉的茬儿,他也未必能够玩儿的开。

    但是现在薛冉已经完全沉醉了,这可是阮竹卿第一次主动抓他的手啊!!温软如玉的素手与他左手紧扣在一起,滑嫩细腻的触感拨动着薛冉的心弦,薛冉几乎快要醉死在这片温暖之中了,啊~~~~左手左手~~~~~~是下半辈子再也不洗手好呢?还是砍下来精心收藏好呢?(别开玩笑)

    “怎么,难道是本世子看错了?眼前这个胆敢和主子同桌而食忤逆的奴才并不是咱们那位目无王法的王爷?嗯嗯,既然不是王爷,那这等没有规矩的恶奴,就实在是不能放任了,如果主家不敢处置恶奴,本世子代为效劳,尊驾意下如何?”

    木新航可不是轻易肯善罢甘休的人,只要是抓住了找茬的机会,他是不会放过的。

    “世子殿下凭什么认定他就是一个‘恶奴’呢?您究竟哪只眼睛看见这‘恶奴’为恶了?他是杀人放火了,还是强男霸女了?亦或是他做了什么见不得人的恶事,在您的手上有把柄?他不过是在街头吃碗馄饨罢了,就被世子殿下冠以恶奴的称号,这岂不是欲加之罪?”阮竹卿毫不客气地还击道。

    “凭什么认定他是‘恶奴’?与主家同桌而食便是欺主的恶奴,这是京城,是最讲究尊卑贵贱的地方。与恶奴同桌而食,状元公,本世子也照样可以上殿参你一本有失体统,你以为如何?”

    敢情木新航认得阮竹卿,这让薛冉倒抽了一口凉气,木新航这家伙也是色中饿鬼,但是看个戏都能对戏台上扮相漂亮的百里靖动不轨之心,如今他该不会是看上了素颜便绝色惊人的阮竹卿了吧?

    “世子殿下说话好没道理,阮某虽忝居状元之位,却尚无官职在身,依旧是布衣草民一个,与‘奴才’同桌而食也不算是有失体统吧?再者说,您又凭什么认定在座之中就一定有一个人是这‘奴才’的主家?何来恶奴欺主一说?”

    阮竹卿毫不犹豫大义凛然地将薛冉护在身后,薛冉已经感动得痛哭流涕了,竹卿心中一定是有爱的,一定是这样没错…………

    “木世子!”聚贤楼的楼梯口处蓦然传来一个清雅的声音,打断了木新航即将喷薄而出的怒火,“本殿在楼上等候你多时,你怎么却在酒楼的外面与人争执起来了?你好歹是个郡王世子,将来是要袭爵的,怎么这般不顾身份体面?”

    阴影了逐渐走出了一个人,粉面如敷文雅疏朗,一瀑墨发被一根镶着羊脂白玉的白银发簪绾在头顶,长身玉立,身上穿着淡雅的月白色长袍,被一条明黄色的腰带束住蜂腰,压衣摆的几件挂饰数量虽然不是很多,却无不是精雕细琢华贵非凡。

    这人虽然已经尽量打扮得低调,那明黄的腰带却出卖了他的身份,“新航见过太子殿下。”木新航躬身行礼的空隙,偷眼瞄了瞄僵直的薛冉,心里想着,让皇上的亲儿子抓住你偷溜出府的把柄,看你还怎么辩解。

    和木新航有着同样想法的人还有阮竹卿百里靖和邵小玉,他们都觉得这下子被太子殿下抓现行了,薛冉大概是在劫难逃,然而薛冉的思维很显然没有跟那几位在一个频道里,想的完全是不一样的东西。

    “子怀,你又淘气!!”太子殿下,您的语气也未免太温柔了吧?木新航的下巴摔在地上捡不起来了。“快过来,你若是饿了,进酒楼来好好要一桌酒菜便是,何苦坐在路边吃灰喝风的?路边的东西不干净,别回头回去了又闹肚子,从小到大每次都是这样,你怎么就是不知道长记性?”

    子怀就是薛冉的字,因为薛冉打小儿长在宫里,长辈或是兄弟们都喜欢叫他小冉儿,酒肉朋友们只敢称呼他王爷,所以真正会亲昵地称呼他的字的人并不是很多,可巧这位太子殿下便是最喜欢叫他子怀的人。

    “太子哥哥,您干嘛揭我的老底?难得一点儿吃饭的兴致都败坏光了!!聚贤楼的东西我早就吃得够够的了,哪儿有路边的馄饨吃起来新鲜有趣?偶尔闹一回肚子无所谓啦!!都像你这么揭我的老底,以后谁还敢陪我出来寻新鲜的玩意儿吃?”

    薛冉虽然嘴上嘀咕着抱怨着,却还是乖乖地走到太子殿下身边,任由他轻轻抚摸薛冉的头顶。薛冉根本就不怕太子把他易装出游的事抖落出去,整个京城里最溺爱薛冉的人,太子若是认了第二,绝对没有人敢认第一,就连太后都要排在后面。

    因为薛冉从生下来那天就失去了母亲,恰好皇后当时刚生下六皇子,两个小婴儿就被一起养在了皇后的宫中,身为皇后长子的太子殿下在面对两个小婴儿的时候,竟然对薛冉爱不释手,而视自己的亲弟弟如无物,从此奠定了薛冉在太子殿下心里的地位,那是绝对不可撼动的。

    亲眼见到这位文韬武略天下第一的太子殿下,阮竹卿和百里靖连忙站起身来行礼,邵小玉也乖乖地扮起长随,错步站在百里靖的身后,低眉敛目乖巧异常。

    “这位便是今科的状元阮卿吧?”太子殿下优美的凤目对着阮竹卿上下打量的一番,面上依旧不变的云淡风轻却没有延伸至眼底,那墨玉般的眼珠儿似乎散发着点点寒芒。

    “真是不凑巧,今日是本殿为木世子接风洗尘的私宴,本殿就不请阮卿一同上楼了,改天本殿另设一宴为阮卿庆贺高中如何?现在你们趁着他还没有不舒服,赶紧回去吧,出来疯玩儿一天也够了。”只要薛冉在跟前,太子殿下的眼里就没有别人的存在。

    “太子殿下!!永安王无视皇上禁足的指令私自外出,这是抗旨不尊!!你不能…………”木新航并不是没有看清楚眼前的形势,只是心有不甘,还想扑腾两下。

    “木世子,你也有年头没来过京城了吧?京城的位置偏西北,难免天干物燥,不能和你东郡的湿润怡人相提并论,你有些水土不服头晕眼花也不奇怪,既然世子殿下身体不太舒服,那就请赶快上楼歇歇脚,聚贤楼有几道去火的羹汤,最是清肝明目,世子殿下不妨试试,效果还是不错的。”

    言下之意,永安王爷什么的,你看见了也当没看见吧,去火的东西都是苦的,不想吃‘苦’就要学会管住自己的嘴巴,太子殿下对薛冉的溺爱可见一斑…………

    薛冉明知道太子哥哥不会找他的麻烦,但眼见着太子帮着他压制了木新航,心里还是大大的松了一口气。这要换了别人,虽说同样不会声张,可到皇伯伯面前悄悄告他一状却是难免的,这种背着人的排头他可是没少吃,只有太子殿下不会这么做,只有太子殿下是真心维护他的。

    “既然如此,学生等这便告退了。”能够全身而退,阮竹卿也在心中暗暗松了一口气,薛冉为什么能在京城横行无忌,他今天算是见识到了,眼下这种形势,乖乖撤退才是上策。

    “等一下!!”木新航又出幺蛾子了,包括太子殿下在内,都对木新航的不依不饶产生了反感的心理。

    “木世子还有什么事?再磨蹭一会儿,楼上的酒菜都要凉了。”阮竹卿咬着牙花子问道。

    “那边那个一直没吭声的书生,本世子怎么看他有些眼熟?他身后跟着的是兰玉班的头牌邵玉楼,没错吧?”木新航已经在百里靖的眉眼间渐渐看出了那日让他惊艳的神采。

    

打赏本章    举报本章
这本书实在是太棒了,我决定打赏作品的作者!
100 铜板 300 铜板 1000 铜板 3000 铜板
5000 铜板 10000 铜板 30000 铜板 100000 铜板
打赏查看
送黄瓜送苹果送香蕉送笔记本送手机送钻石送跑车送别墅
标题:
内容:
评论可能包含泄露剧情的内容
* 长篇书评设有50字的最低字数要求。少于50字的评论将显示在小说的爽吧中。
* 长评的评分才计入本书的总点评分。

Copyright 2022 www.lcread.com All Rithts Reserved 版权所有,未经许可不得擅自转载本站内容。
请所有作者发布作品时务必遵守国家互联网信息管理办法规定,我们拒绝任何反动、影射政治、黄色、暴力、破坏社会和谐的内容,读者如果发现相关内容,请举报,连城将立刻删除!
本站所收录作品、社区话题、书库评论及本站所做之广告均属其个人行为,与本站立场无关。
如果因此产生任何法律纠纷或者问题,连城不承担任何法律责任。

关闭窗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