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第二十三章 荣耀簪花宴

章节字数:2933  更新时间:14-08-24 17:02

背景颜色文字尺寸文字颜色鼠标双击滚屏 滚屏速度(1最快,10最慢)

    琼林宴,又称簪花宴,是每次会试过后皇帝赏赐中举进士们举行的盛大宴会。

    不但会有一二三甲几百名进士会参加这场宴会,皇帝同时还会邀请文武百官皇亲国戚共同参加这场宴会,以表示对新晋进士们的重视。

    琼林宴的举行地点则是在整个荀景城正中央也是最重要的三大殿之一千璋殿举行。

    荀景城在外面被人统称为皇宫,但实际上是分为前朝和后宫两个部分的。后宫不必说自然是皇上的私宅,后妃们日常居住的所在,而前朝则主要是三省六部的头头脑脑们办公的地点,不过这也就是个脸面,三省六部真正的职能部门——各司衙门的工作地点其实是在京城东南东北两区靠近宫门的地方。

    前朝和后宫之间的分界线就是皇帝日常起居和工作的所在三大殿,三大殿的名称分别是涵瑶殿、千璋殿和元和殿。

    元和殿是每个旬日皇帝大朝或重大仪式又或接见外国使臣的重要地点,涵瑶殿则是皇帝日常起居办公的地方,涵瑶殿的正殿是皇帝每天早朝接见文武百官的地方,南书房就是涵瑶殿的两个配殿之一,另外一个配殿则是皇帝起居室和卧室的所在。

    千璋殿就是荀景城里每次重大宴会的举办地点了,如同它的名字一样,初建皇城的那位皇帝希望,在千璋殿里被宴请的宾客都是玉质含璋的优秀人才,所以每一次琼林宴的指定地点当然只能是千璋殿。

    能够参加琼林宴几乎是天下所有学子的梦想,当然如果能够成为琼林宴上独一无二的主角——状元,那更是许多人梦寐以求的。只是每三年一次的琼林宴上的主角只有一个,那是绝大多数人一辈子也实现不了的梦想。

    今天晚上的阮竹卿身穿着一身状元公大红的朝服,官帽上插着皇上钦赐的金饰和银枝翠羽花,将阮竹卿原本秀美的容貌映衬的更加耀眼夺目,赚足了艳羡欣赏的目光,也让薛冉挪不开自己痴痴留恋的目光。

    今晚的宴会,状元、榜眼、探花三个人坐在进士席的首位上,就在皇帝的左下手,而薛冉则坐在仅次于太子位,皇帝的右下手第二的位置上,两个人遥相对望,阮竹卿虽然频频躲避薛冉的目光,但他耳边淡淡的微红却充分代表了他此刻略有羞涩的心情。

    酒过三巡菜过五味,各种场面话都说尽了之后,皇帝老儿乖觉地退场了,留下文武百官和新科进士们自行联络感情,到此时酒宴的高潮才真正来到。

    既然阮竹卿是今日的主角,敬酒的人自然是络绎不绝,同期的考生们敬酒代表着自己的敬佩,今年一下子考了两回试,阮竹卿都能一举多得状元之位,足见他的实力不容小觑,如后官场相见还要相互提携,这当然是同期考生们最大的愿望。

    文武百官们的敬酒则更多几分复杂,新科状元是人才,拉拢者有之,试探者也有之,另外还有一部分家中尚有待嫁之女的官员们更是话里话外带着说亲的意思,拼命和阮竹卿套着关系。

    一波一波的敬酒让阮竹卿逐渐招架不住了,找人救场?今日的主角被人这样不着痕迹的欺负了,也是绝对不会有人抱打不平的。新的探花是一个年轻狂妄的北方学子,此时此刻正在自己的交游圈子里享受众人的崇拜呢,榜眼那位四十多岁的大叔则不动如风地坐在一旁看热闹,至于薛冉…………阮竹卿下意识地抬头想薛冉求助的时候,薛冉已然不在自己的作为上了。

    阮竹卿在被人多次灌酒之后,总算是找到一个理由脱身出来,在千璋殿后花园的一个角落里找了一个安稳的地方坐下来休息。此刻,他的脑子里乱糟糟的,时而闪过酒宴上各位同期的面孔,时而闪过各位官员饱含深意的各种眼神。

    夜风吹过的一霎那,阮竹卿的脑子里突然闪过了一个问题,刚才被人灌酒的时候,他为什么会突然想向薛冉那个吊儿郎当不成器的家伙求助,希望他能帮自己挡酒?

    今天晚上的薛冉一直在向他甩各种眼神,卖萌耍宝无所不用其极,阮竹卿不明白那家伙怎么能用眼神表达出那么多中情绪来,极近搞怪之能用的竟然全都是眼神?薛冉真是个奇怪的家伙。

    后花园月洞门门口挂着的两盏孤灯突然间熄灭,也掩饰住了阮竹卿突然喷出嘴角的笑意,这究竟是一种什么样的心情,被阮竹卿刻意的忽略掉了。阮竹卿的脑子里渐渐被薛冉的一举一动一颦一笑填满了,酒意正浓也让他昏昏欲睡。

    应该到花厅里找个背风的地方睡下,要不然一定会着凉的,阮竹卿强打着精神,钻进花厅,躲在屏风后面的软塌上睡着了。

    *****

    再次醒来的时候花厅里依旧是黑咕隆咚的,阮竹卿自己估摸着其实也没睡多长时间,因为从千璋殿前殿的方向传来的喧闹声丝毫未减,可是黑暗中却传来了两个人对话的声音。

    “太子哥哥~~~~这里太黑了!!你有什么话要说,去你府上或是去我府上说怎么不好啊?非要到这里来,贼兮兮的,若真是被人撞见了,还以为咱们在做什么见不得人的事情呢~~~”

    竟然是薛冉的声音,阮竹卿立刻酒意退散,清醒了许多。另外一个人是太子吗?这两个人怎么到这儿来了?

    “跟你说过许多次了,皇上最忌讳你牵扯朝政,本殿与你保持距离也是为了不让皇上猜忌,无论是去你我二人谁的府上见面,皇上都不会高兴的,更何况你我府上多得是皇上的耳目,也不是什么好说话的地方。”

    太子的言谈话语之间似乎对皇帝没有半点亲近,只像是单纯的君臣关系。

    “我当然知道了,就是因为这个,自打我出宫立府,太子哥哥都不像以前那样疼我了,我不也没说什么吗?朝堂上见面也不理我,外面偶遇也不肯和我多说话,要不是我了解太子哥哥的用意,真的要以为太子哥哥真的不喜欢我了呢。”薛冉半撒娇地抱怨道。

    “你知道就好,好了言归正传,你摆脱本殿帮你办的两件事已经办妥了。百里靖定在刑部的一个闲职上,从七品,主要做些整理资料的活计。阮竹卿进文渊阁做侍读,也是个从七品的职位。他们俩都能留在京城里,不会离开你了。”太子的声音里充满了宠溺,而他说的竟然是百里靖和阮竹卿两个人职位安排的事儿。

    “当真?我就知道,太子哥哥是最疼我的,无论我提出什么样的要求,太子哥哥都能帮我办到!!”薛冉十分喜悦。

    “办到是办到了,可本殿还是要说你,你实在是不应该这么做,上次彻查舞弊案的事情,你虽办的漂亮,可实在是有出风头的嫌疑,这种事皇上并不喜欢,你不知道吗?”太子对薛冉的每一件事都很在意。

    “其实也不是我想出风头,只是那些人竟然对竹卿动了杀念,着实惹我生气了,要不然我还真想睁一只眼闭一只眼,不在上报皇上的时候,把事情说得那么夸张。那些人也是,什么舞弊不舞弊的,不就是图财吗?何必非要杀人呢?这样不好!!”薛冉对那些人的作为很是不满意。

    “所以你就把那些人全部的所作所为都上报给皇上了?这里面牵扯了那么多见不得人的事儿,你居然能够全部都掌握住了?”就连太子也为薛冉手里竟然能有那么多消息而感到惊讶。

    “要不然我也就是想让他们自己推出来一两个替死鬼当挡箭牌就了事的。再说,我手里能掌握多少消息?说不定那些皇上早就知道,根本就用不着我多嘴呢。我只是把事情点破,提醒皇上应该严肃处理而已。”皇上手里有专门为他打探各种消息的暗部网络,薛冉其实早就见识过。

    “你呀,既然这样为了阮竹卿着想,那就应该让他放任外官,好好历练几年再让他回京,现在就把他留在京中,岂不是耽误他的前程?京里多得是一品二品的大员,他一个从七品要混到什么时候才能晋升?太难了,反而会埋没他的才能。”太子也看过阮竹卿的诗词文章,且大感惊艳,十分欣赏阮竹卿的文才。

    “去外面历练好了再回京?且不说他这一去要多少年才能回来,就算是他历练成才了回京来,皇上又岂能容忍我与他再有接触?他就是想把我养成废物,最不喜欢我和有实权的官员交往,这不都是你对我耳提面命的内容吗?我怎么可能不记得?”薛冉无声地苦笑着。

    

打赏本章    举报本章
这本书实在是太棒了,我决定打赏作品的作者!
100 铜板 300 铜板 1000 铜板 3000 铜板
5000 铜板 10000 铜板 30000 铜板 100000 铜板
打赏查看
送黄瓜送苹果送香蕉送笔记本送手机送钻石送跑车送别墅
标题:
内容:
评论可能包含泄露剧情的内容
* 长篇书评设有50字的最低字数要求。少于50字的评论将显示在小说的爽吧中。
* 长评的评分才计入本书的总点评分。

Copyright 2022 www.lcread.com All Rithts Reserved 版权所有,未经许可不得擅自转载本站内容。
请所有作者发布作品时务必遵守国家互联网信息管理办法规定,我们拒绝任何反动、影射政治、黄色、暴力、破坏社会和谐的内容,读者如果发现相关内容,请举报,连城将立刻删除!
本站所收录作品、社区话题、书库评论及本站所做之广告均属其个人行为,与本站立场无关。
如果因此产生任何法律纠纷或者问题,连城不承担任何法律责任。

关闭窗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