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第二十八章 酒楼听小曲(2)

章节字数:3113  更新时间:14-08-29 17:05

背景颜色文字尺寸文字颜色鼠标双击滚屏 滚屏速度(1最快,10最慢)

    上元佳节,便是接近子时了,街上依然热闹,但是如果仔细观察,游荡的人群中年轻女子的身影已经少了很多,而专门捡上元佳节这一天通宵达旦营业的酒楼茶馆,生意却开始了新的高峰,这些酒楼茶馆中悠然传出的吟唱歌声也渐渐占据了这个喧闹城市的上空。

    “王爷,几位大人,这就是您几位刚刚提到的唱小曲子的姑娘。”聚贤楼的店小二稍一闪身,让出了身后一个穿着一身碎花衣裳的小姑娘。

    “这是给你的赏钱,这儿不用伺候了,你下去吧。”郑铎从腰间取出一小块碎银子扔到了店小二的怀里。

    “谢爷的赏赐!!”就算聚贤楼是达官贵人常来常往的地方,也很少有人会拿碎银子给店小二打赏,店小二今天可算是捡着大便宜了。

    “少爷,此事多有不妥,您不过是文渊阁的闲职文官,还是不要过问这些事情为好。”阮浩似乎从刚才那姑娘的歌词之中听出了一些不妥之处,他很不想让阮竹卿参与进去。

    阮浩虽然没当过官,但此次返乡,阮家老爷没少在私底下给阮浩面授机宜。阮家祖上也出过当官为宦之人,留下一本家传的处世杂学的传记世代相传,其中就包括了不少如何在官场中趋利避害的内容。

    这本书历代都只能传授给家主一人,为的是让当家人能够妥当地保护家族安然度过各种危机。阮老爷当然不能拿出来给自己的宝贝儿子看,而且他也知道自己儿子是何等天真的性格,那些隐约厚黑的传家处世之道,他儿子也未必愿意接受,所以阮老爷才间接嘱咐了阮浩不少,希望他能在自己儿子身边多少提点一些。

    “阿浩,时候不早了,你明天一早不是还要回武备院准备一些外放做官的手续吗?你先回去洗洗睡吧,我跟王爷还有百里兄在一起,也遇不到什么危险,用不着你跟在身边保护。”阮竹卿不知道这次回家阮老爷都跟阮浩说了些什么,不过这些日子他似乎对自己管教得更加严格了。

    “少爷!!”阮浩的语气有些着急。

    “郑锋,这些点心太甜腻了,你回王府帮本王去些糟卤的小菜过来,另外取两件厚一点儿的衣裳过来,连同百里先生和竹卿的厚衣裳也一同拿过来好了。阮大哥,就麻烦您回去给郑锋领个路,免得他不知道应该给你家少爷拿哪一件好。”

    薛冉的突然插嘴让阮浩很无奈的闭嘴了,很显然他若继续跟阮竹卿磨叽下去也不会有什么结果,他家少爷虽然是个文弱书生,却天生正义感很强,而且脾气很倔,一旦他决定了的事情,很少会有转圜的余地。

    没想到薛冉会在这个时候插嘴,也不知道是薛冉已经了解了阮竹卿的脾气,还是他根本就是在无条件地宠溺阮竹卿。阮浩衷心希望是前者,他无奈地看了薛冉一眼,眼下这种情形,他也只能寄希望于薛冉,盼望他能不着痕迹地阻止阮竹卿的莽撞行为了。

    “属下遵命,阮大人,请了。”郑锋的心里也很无奈,薛冉从来就不信任他,但凡不想让皇帝知道的事情,他一定会把自己支开,貌似薛冉很信任郑铎,自己不能留在薛冉身边的时候,似乎被留下的人都是郑铎。

    郑锋不着痕迹地瞄了弟弟一眼,发现这小子正一脸无所谓的样子斜靠在包厢的墙上,根本没有注意自己偷看他的眼神。

    阮浩无可奈何地跟着郑铎一起离开了,而就在他们离开不久,郑铎也没用任何人吩咐,便起身离开包厢,到门口守着去了。

    “哼!!我爹认他为义子也不过就是想给他这个武状元一个比较上得了台面的身份罢了,他还真当自己是我哥哥了吗?什么事都想管,悄悄人家郑铎郑二哥,那是什么眼力价,比他知道好歹多了。”阮竹卿针对阮浩积压了好几天的怨气终于爆发出来了。

    “行了行了,你就消消气吧,就因为他管你管得多了,你也就能说出这样违心的话来?也不知道是哪一个,前两天还跟我说从小到大都一直拿阮浩当亲哥哥来看,这次回乡你爹总算是给人家正名了呢。”百里靖好笑地给阮竹卿续了一杯茶。

    “他从小跟我一起玩儿到大,对我也是百般呵护,我自然是拿他当亲哥哥来看,还别说,我们家族里别的人家里都没见过像他待我那么好的哥哥兄弟。

    也不知怎么,这次他拜过了祠堂,回来突然比以前讲规矩多了,说话的语气简直跟我爹一个样。我已经有一个爹了,难不成还要多一个他来管教我?说不定,这些就都是我爹教给他的,最讨厌的那个还是我爹才对!!”

    阮竹卿从来就不是计较身份高低的人,他对阮浩的抱怨根本就是一时之气。

    “你也知道是你爹教给他的,那还跟他生气?过不了几天他就要离开京城了,依我看,你还是赶紧找机会跟他道个歉,缓和一下关系比较好,要不然你们兄弟还不知何年何月才能再见面,别让他带着遗憾远走。”

    百里靖不但自己脾气好,待人更是像一弯清泉,特别擅长浸润别人的心灵。

    “哎呀,你们有完没完?那个黑铁头不过是回家了,你们有事儿回家在解决行不行?这都后半夜了,要是不听曲子,赶紧放人家姑娘回去,黑更半夜的,多不安全啊?”邵小玉那暴躁的脾气终于听不下去了。

    邵小玉的话说完,在座的众人才想起了屋子里还有个毫无存在感的小姑娘在,几个人的目光全都落在了那个小姑娘的身上。

    这小姑娘看上去也不过是十三四岁的年纪,长相很普通,小鼻子小眼小嘴巴,处处透着小家碧玉的气质,身穿一条白底蓝花的碎花百褶裙,上身套着一件浅青色的罩衫,内里露出的是同样白底蓝花的碎花夹袄,头上挽着小丫鬟常梳的双环髻,除了左鬓边一朵浅绿色的小绒花之外便再没有了其他的头饰。

    整体看来,这小姑娘上上下下左左右右,能够配得上的只剩下秀气两个字了,最突出的就只剩下手上拿着的一面造型别致却有些老旧花鼓了。

    “小姑娘,你刚才在楼下唱得是什么曲子,我们在楼上没怎么听清楚,你能给我们再唱一遍吗?”阮竹卿尽量露出和蔼的表情,让他谪仙般的面容露出了几分亲和。

    “奴……奴婢不敢。”小姑娘低着头,讷讷地回答。

    “唱个小曲子而已,你有什么不敢的?莫不是你那唱词有什么不妥之处吗?”和蔼的阮竹卿眼中闪过精光,被小姑娘的眼角余光瞄到,脑袋低的更甚了。

    “奴婢的唱词有大逆不道之处,故而不敢在各位贵人面前放肆。”这个奇怪的小姑娘遣词用句似乎还挺讲究,不似平常人家的姑娘。

    “你也知道你的唱词有大逆不道之处?那你还敢在大庭广众之下大声的吟唱?就不怕有人抓你去见惯吗?有辱圣躬可是死罪,你一个卖唱的小姑娘怎能顶的起这么重的罪名?”阮竹卿重重地将茶碗放在桌子上,吓得小姑娘浑身一颤。

    “奴婢家中有天大的冤屈,想要进京告状却求告无门,大庭广众之下冒犯圣躬也是为了引起官家的注意,奴婢为的只是想要面见衙门里的大人啊!!”小丫头噗通一声跪在地上,不住的磕头求告,早已是声泪俱下。

    阮竹卿这时才收起严肃的表情,露出了一副‘我就知道是这样’的微笑,百里靖坐在他身边也只能露出无奈的表情,阮竹卿这不是明摆着‘麻烦不来找我,我就去找麻烦’吗?

    一旁的邵小玉一脸的无所谓,这世界从来都不是公平的,他邵小玉什么事儿没遇见过,所谓的天大的冤屈就是告上去了又能怎么样?能够申冤的可能性微乎其微。

    而薛冉却早在大家注意到那个小姑娘的时候,就悄悄地退到没人注意的墙边去了。什么申冤告状之类的事情都是和他没关系的,薛冉早在十几年前就已经确定了自己的处世原则,能不管闲事儿的,尽量把自己摘干净。

    但不远处正兴致勃勃的阮竹卿似乎不会让他如愿以偿,喜欢上这样一个麻烦的人物,是不是一个错误的选择啊?薛冉有些迷茫了。

    “你还是先把那支曲子再唱一遍吧。”薛冉的声音微微泛着寒冷,“既然你都敢在大庭广众之下唱了,当然也不怕被唱词里的禁忌连累,你不是应该早就准备好了去蹲大狱了吗?”

    “是…………

    …………说泷阳,道泷阳,泷阳是个好地方,自从出了仁皇帝,十年倒有九年荒,咚嘚咙咚呛,咚嘚咙咚呛,有钱人家吃白米,没钱人家卖儿郎,奴家没有儿郎卖,身背着花鼓走四方,咚嘚咙咚呛,咚嘚咙咚呛…………”(改编自凤阳花鼓)

    小姑娘敲响旧花鼓,声音如泉水叮咚般地流淌出来。

    “……唉……若是没提到仁皇帝,谁也不能把你怎么着了。今天是上元佳节,酒楼的人群中说不定就藏着什么了不得的大人物。小姑娘,你这是想要寻死么?”薛冉再次叹息道。

    

打赏本章    举报本章
这本书实在是太棒了,我决定打赏作品的作者!
100 铜板 300 铜板 1000 铜板 3000 铜板
5000 铜板 10000 铜板 30000 铜板 100000 铜板
打赏查看
送黄瓜送苹果送香蕉送笔记本送手机送钻石送跑车送别墅
标题:
内容:
评论可能包含泄露剧情的内容
* 长篇书评设有50字的最低字数要求。少于50字的评论将显示在小说的爽吧中。
* 长评的评分才计入本书的总点评分。

Copyright 2022 www.lcread.com All Rithts Reserved 版权所有,未经许可不得擅自转载本站内容。
请所有作者发布作品时务必遵守国家互联网信息管理办法规定,我们拒绝任何反动、影射政治、黄色、暴力、破坏社会和谐的内容,读者如果发现相关内容,请举报,连城将立刻删除!
本站所收录作品、社区话题、书库评论及本站所做之广告均属其个人行为,与本站立场无关。
如果因此产生任何法律纠纷或者问题,连城不承担任何法律责任。

关闭窗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