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第三十章 袁家小丫鬟(2)

章节字数:2987  更新时间:14-08-31 17:10

背景颜色文字尺寸文字颜色鼠标双击滚屏 滚屏速度(1最快,10最慢)

    袁家丫鬟小玉听到百里靖的一番解说竟然如此详细,心知这些人也是对自家老太爷心怀敬畏,不由得面上露出了感激的神色。

    “想不到这位大人如此熟悉袁家的事,老太爷在天有灵也该感到欣慰了。”

    “袁老大人乃是天下所有读书人心目中的当代圣人,他的事迹便是在座的其他几位也都应该是知之甚深的。”百里靖谦逊地说道。

    “是啊,袁老大人是我座师的老师,算起来也该是我的师祖了,那么你家小姐算起来我也该称之为师妹,你们有什么困难尽管说,我一定会竭尽所能帮助你们的。”阮竹卿也对小丫鬟承诺道。

    “这位大人是…………”小丫鬟虽然知道在座的有王爷有大官,却不知道这几个人的具体身份究竟是什么。

    “这位大人是今科状元阮大人,他的座师便是今年的主考官文渊阁大学士柳大人。你可知晓这位柳大人是何许人也?”百里靖好心解释道。

    “柳大人?文渊阁大学士柳大人?可是那位柳青源柳大人?”小丫鬟听到一个极为熟悉的姓名,喜极而泣,“奴婢曾经听说那位柳大人年轻时曾与我家老爷一同读书,是亲如手足的师兄弟,若是能够找到那位柳大人,说不定我家小姐就能有救了!!”

    “此话当真?”阮竹卿欣喜万分。

    “小姑娘,既然柳大人是你家老爷的师兄弟,你家小姐落难,你们为什么不上门求助?反而让你这个小丫鬟出门卖唱维持生计?”薛冉依然坐在靠墙便的位子上,将面孔隐藏在灯火照不到的地方,在关键时刻提出质疑。

    “前些日子奴婢的确是打听到柳大人府邸的所在了,可是我和小姐没有拜帖,无法登门求见,就是在门房恳请柳家的家奴代为传话,也被拒绝,说是柳大人遇刺伤重,不要静养,所以闭门谢客,什么人都不见…………”小丫鬟提到门房的时候,面带委屈,显然在柳家门房没听着什么好话。

    “袁家遭难的事,本王曾有耳闻,那应该是去年元宵佳节之后不久的事情,距今应当已经整整一年的时间了,柳大人在去年八月第一次会试后遇刺,而后带伤筹备第二次会试,真正闭门谢客应该是在第二次会试所有后续之事全部完毕之后的事儿,那时节怎么也都应该是十月之后了。这么长的时间,你都没能找到柳大人家在何处么?你都忙着干什么去了?”

    薛冉虽然没有露出面孔,但精准的分析让所有人都对丫鬟小玉的说辞产生了怀疑。

    “是啊,去年袁家遭难曾经轰动一时,皇上听说有贼人闯入袁家抢劫,杀了袁家上下四十多口人的凶案之后,雷霆震怒,着令州府限期破案,五龙山所属的梅州府仅仅用了一个月的时间就缉拿住了凶犯十一人,那些凶犯最后被处以凌迟示众,才算是结案。

    若是我没记错,当时凶犯中还有一个老和尚,据说是五龙山上泷珏寺的僧人,还说泷珏寺常年接受袁家的供奉,老和尚知道袁家家世殷厚,才起了歹心,勾结贼人洗劫了袁家,那个老和尚其实是匪首来着。”

    邵小玉对那件事记忆相当深刻,那可是他有生以来第一次见到凌迟酷刑,他去菜市口观刑甚至都没能看到最后,回去后好几天睡不好,都不能登台唱戏,吓得班主还以为他生病了呢。

    “什么匪首是个老和尚?泷珏寺的…………是元贞大师吗?那些恶人怎敢如此陷害…………元贞大师是个好人啊!!奴婢和小姐的性命就是元贞大师救下来的!!毕竟是孙沅成那个恶贼的陷害…………”小丫鬟伏地痛哭了起来。

    “好了,你还是把这件事的前因后果跟我们好好说说吧,我都快听糊涂了。”浓浓的阴谋味道让阮竹卿皱起了眉头,他也听说过那场奇异的凌迟酷刑,据说行刑当日惨叫声不绝于耳,唯独匪首的老和尚全程没有惨叫过一声,而是一直在念经,直到最后一口气咽下。

    丫鬟小玉哭了一会儿,总算是捋顺了胸口的气息,抬起头来诉说去年的旧事。

    “孙沅成那个恶贼是我家夫人的娘家侄子,自幼父母双亡,不到十岁就来到我们袁府投亲,老爷本膝下无子只有我家小姐这么一个女儿,孙沅成这个表少爷投到门下之后,老爷就把他当成亲生子看待,不但给他与我家小姐订下亲事,还时常亲自指点孙贼读书。

    前年秋天,孙贼几次三番恳请老爷帮他拜入柳大人门下读书,老爷都因他资质不够回绝了,孙贼忿恨,便借口要找个清静的地方读书,搬出了府内,去了泷珏寺借宿苦读。这一去便是好几个月,就连过年都没有回来。

    去年二月初一,夫人遣小姐上山进香,顺便看望那个就连上元佳节都不曾回府的孙贼,顺便给他捎些御寒的衣物。小姐见了孙贼,本是好心问候,却不了孙贼言语轻佻,惹怒了小姐,小姐与他争执了几句,孙贼便大骂老爷看不起他,还说老爷有心要悔婚。

    孙贼抓着小姐有意轻薄,还是在我小玉的帮助下,小姐才挣脱了孙贼,逃出他读书的院落。那个时候,小姐本来有心即刻下山回府,却不料在寺门前遇到了元贞大师。

    元贞大师拦截了小姐到他的禅房去辩经,两个人从孙贼的身上一直说到佛法各路佛经,两人辩得出神,到小姐回过神来的时候,天色已经不早了,元贞大师便劝说小姐留在泷珏寺借宿一夜,小姐见天色已晚实在是不适合下山,便带着奴婢和几个随行的家仆留在了山上。

    第二天一早,便有泷珏山庄外围的佃户上山报信,说袁家遭逢大难,主宅内包括老爷夫人和许多家仆在内,四十几口人尽皆被人杀害,无一生还。小姐随行的那几个贪心的恶奴竟然在我们还没反应过来的时候,就卷走了小姐随身的财物逃之夭夭。

    我和小姐身无长物又无家可归,只好就此借住在泷珏寺内,而元贞大师则借口闭关修行,再也不肯见我们了。后来小姐说,元贞大师本就是以善卜出名的,出事那天,一定是元贞大师从小姐的面相上看到了死气,才故意拦住小姐,不让她下山的。

    袁家出事,只有小姐和孙贼逃过一劫,孙贼便找上门来,说他们本就是未婚夫妻,袁家大难,小姐日后的生活理当有孙贼承担起来。我家小姐自幼没怎么下过绣楼,家中遇难也不知该如何处置,只好将袁家的事情尽皆交予孙贼处置。

    那孙贼在很短的时间内卖掉了袁家的所有家产,为老爷夫人和遇难的家仆办了个寒酸的葬礼之后,便带着我和小姐来到了京城。

    他为小姐租下了一个小小的院落安置下来,然后告诉小姐,他们虽然有婚约在身,但毕竟没有正式成亲,所以不便住在一起,还特意自己搬到外面的客栈去住了,说是等他高中,就回来正式迎娶小姐。

    起初的几个月,他还曾经准时送银钱回来给小姐度日。后来,第一次会试结束,奴婢分明在三榜上看到孙贼的名字了,却从那以后再也没有见到过孙贼的影子。我们用孙贼最后留下的银两勉强过了两个月,这期间奴婢也曾四处打探孙贼的消息,却没有任何结果。

    孙贼留下的银两用完了,小姐也病倒了,奴婢变卖了小姐所有的首饰,又要给小姐看病买药,又要维持生计,勉强维持到了过年,之后就再也没有办法了,奴婢这才出来卖唱。

    小曲子是奴婢年幼时听父母唱过的调儿,唱词是奴婢根据记忆中母亲唱过的唱词改的,这花鼓就是奴婢卖身进袁府之前,父母留给奴婢唯一的念想。

    今儿是奴婢第一次出来卖唱,就被几位大人给留下了…………”

    听完丫鬟小玉的一番叙述,几个人同时陷入沉默之中,袁家的惨案前后,果然是疑点重重。

    元贞大师拦住袁家小姐的行为,究竟是临时起意,当真看出了袁小姐面上的死气,还是他早有预谋,却不忍袁小姐赴死?孙沅成貌似提前好几个月就上山读书了,可他对袁老爷的怨气那么大,连春节和上元佳节都不肯回袁府与家人团聚,殊不知这怨气也很有可能迫使他策划袁家的惨案?

    薛冉的心头还有一重疑问萦绕不去,因为孙沅成这个名字,他听着太熟悉了,貌似那个在第一次会试中千字的文章中写错了三百多个字的白字先生名字就叫孙沅成。那连篇的错字让人实在怀疑他读书多年,学得究竟都是些什么东西。

    就他那样的水平,要买通考官等人需要花费多少银钱?他为了贿赂而花的钱,恐怕都是卖掉泷珏山庄得来的吧?

    

打赏本章    举报本章
这本书实在是太棒了,我决定打赏作品的作者!
100 铜板 300 铜板 1000 铜板 3000 铜板
5000 铜板 10000 铜板 30000 铜板 100000 铜板
打赏查看
送黄瓜送苹果送香蕉送笔记本送手机送钻石送跑车送别墅
标题:
内容:
评论可能包含泄露剧情的内容
* 长篇书评设有50字的最低字数要求。少于50字的评论将显示在小说的爽吧中。
* 长评的评分才计入本书的总点评分。

Copyright 2022 www.lcread.com All Rithts Reserved 版权所有,未经许可不得擅自转载本站内容。
请所有作者发布作品时务必遵守国家互联网信息管理办法规定,我们拒绝任何反动、影射政治、黄色、暴力、破坏社会和谐的内容,读者如果发现相关内容,请举报,连城将立刻删除!
本站所收录作品、社区话题、书库评论及本站所做之广告均属其个人行为,与本站立场无关。
如果因此产生任何法律纠纷或者问题,连城不承担任何法律责任。

关闭窗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