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第五十四章 热闹赏荷宴(5)

章节字数:2995  更新时间:14-09-24 17:48

背景颜色文字尺寸文字颜色鼠标双击滚屏 滚屏速度(1最快,10最慢)

    他见只有这三个字便让石慧馨的眼中迸发出了希望的光芒,连忙紧接着解释了一句:“小潆虽然孩子气,人品还是没得说,我相信他不会对你做什么的。”

    原来阮竹卿根本就不是担心自己,他只是纯粹相信泉潆而已。石慧馨眼中的光芒寂灭了:“阮大人,慧馨对您的一片心…………”

    阮竹卿根本就不敢让她把话说完,赶紧接过话头说道:“阮某无心婚姻之事,不敢耽搁石小姐的终身。阮某刚刚也说了小潆人品没得说,家世与石小姐也是门当户对,着实是石小姐的良配,万望石小姐不要错过良人。”

    阮竹卿实在是想不明白,这姑娘见他不过一次,虽然说了半天的话,可始终是隔着一架屏风的,面容看得模模糊糊还不算,就算聊天儿也是极近客套之能事,没说几句真心话,这姑娘怎么就能看上他呢?

    阮竹卿侧脸看了看身边的薛冉,对了,当初这个家伙也是,只见过一两次面就像一块狗皮膏药一样地贴了上来,自动自发的嘘寒问暖,都没问过被关怀的人到底需要不需要。不过这个家伙的用心也当真很单纯,跟在自己身边这么久,经常会因为自己不经心的一个举动而傻笑半天,却从来没有强求过自己什么。

    时间久了阮竹卿觉得但在薛冉身边越来越舒服,没有功利心,没有强制性的期望,就连当初他担心过薛冉只是看上他的这层皮肉,会对他行为不轨都没有出现过,时常会让阮竹卿有些怀疑,当初这个家伙到底是因为什么而纠缠上自己的。

    他们只是简简单单地呆在一起,仿佛一切都是那样的自然随意,几乎让阮竹卿越来越不想离开这个人了。就算他每次动念头想要离开永安王府别府居住的时候,薛冉也是绞尽脑汁想出各种理由来挽留他,却一次不曾强迫他留下,现在他不愿离开永安王府,大概是真的不愿意离开薛冉这个人了吧…………

    “阮大人,您是不是担心皇后娘娘对您的威胁?是皇后娘娘强迫您做她的女婿了吗?若是不行,咱们就远走天涯,隐姓埋名,耕读传家,过逍遥日子,不受他人的牵制还不行吗?”石慧馨对阮竹卿的临场走神非常的不满意,难道她就这么不值得被阮竹卿关注么?

    石慧馨的一句话几乎让所有围观群众都摔了,她的脑回路被熨斗熨过吧?怎么会有如此的神来之笔,当着这么多人的面让阮竹卿跟她一起私奔?这姑娘真的是把脸皮豁出去了是吗?

    “石小姐何来此言?阮某与石小姐素未平生,怎敢做出如此坏人名节的事情来?”私奔?跟一个只见过两次的女人?阮竹卿不怀疑自己的耳朵听错了,他怀疑这姑娘早晨出门忘记吃药了。

    “阮大人您不必说了,小女不怕什么名节被毁,小女只是觉得皇后娘娘将一己之私强加给阮大人,实在是太过分了,阮大人这样铁骨铮铮的君子,一定不会畏惧强权,所以小女甘愿随侍在大人身边,哪怕只是端茶倒水,也心甘情愿。”

    干嘛非要把话题往皇后娘娘身上引呢?皇后娘娘再怎么明示暗示,她家闺女也得五年以后才可以议亲吧?干什么他现在就要灰溜溜地夹着尾巴逃跑?五年的时间变数太大,到时候就算皇后娘娘有心想把女儿嫁给他,万一她女儿不乐意,嫌弃他年纪大呢?万一皇上不愿意让一个能臣因裙带关系而不受到重用呢?事情哪儿都能如皇后娘娘的愿啊?皇后娘娘都没有这姑娘想法天真好不好?

    “那么石小姐觉得阮某与姑娘一起离开京城之后,应该如何谋生?阮某十年寒窗,因家境还算殷实甚至从来不曾自己动手倒过一碗茶,可以说是手无缚鸡之力且五谷不分四体不勤,若将一块大田交给阮某,怕只有荒废一途可走。

    石小姐你呢?据阮某所知石小姐家中世代武将,人丁兴旺,作为年纪最小的姑娘,石小姐早就在家中集万千宠爱于一身,何曾让石小姐动手做过一餐一饭?到时候你我二人对坐家中,连生火都不会,两个人就靠喝西北风生活吗?

    别跟阮某说什么其实家中也很重视你的教养,也曾教过你针织女红,甚至是纺线织布,你可知道你织布用的材料都从哪里来?你是会种桑养蚕,还是会种植棉麻?反正这些我都是不会的!

    阮某十年寒窗,乡试会试殿试,一关一关地闯,才换得两次上金殿面圣,辛辛苦苦考出来的功名,得了如今这七品的官职,阮某很知足,也很希望将来能够有一展长才的机会,石小姐觉得你仅凭与阮某的两次谋面就能够让阮某心甘情愿地放弃好不容易得来的这一切吗?怎么可能?”

    越说阮竹卿越觉得眼前这姑娘真的没什么本事,还不如乡下姑娘好呢,乡下姑娘没有这么多的怪念头,反而勤勤恳恳吃苦耐劳,要不是这姑娘还有让人欣羡的家世,会有北安郡王这样需要用联姻的手段巩固自己权势的存在,这姑娘恐怕是最难嫁出去的,谁家愿意要这样心野不着调的媳妇啊?

    “阮大人难道就甘心受皇后娘娘的挟制?或者说您根本就是看上了皇家婿,不凡的身份地位和金银财帛?慧馨不相信您是这样浅薄的人!!”石慧馨痛苦的摇头,围观群众们都有些担心这姑娘纤细的脖子会无法承担负荷了。

    “阮某为什么会受到皇后娘娘的挟制?这天下已经到了皇后娘娘可以只手遮天的地步了吗?你这么说,将皇上至于何地了?我大齐的广仁皇帝是一个会任由一个妇道人家兴风作浪的昏君吗?”薛冉跟着皱了一下眉头,这话是不是有点儿说狠了?

    “慧馨绝无此意,只是慧馨对阮大人一片真心,万望阮大人能够体谅…………”小姑娘落泪了,说皇上是昏君,这么一顶大帽子压下来,姑娘那小细脖子绝对支撑不住的。

    “石小姐到底看上了阮某什么?”阮竹卿仔细回忆了一下,他那天在永安王府接待这小姑娘,绝对没有半点行差踏错,毕竟还有个秋艳在一旁监视着呢。

    “阮大人才华出众,两次都能高中状元…………”这也是听说来的,听说京城里流传着一些阮竹卿所写的文章,广受好评,都说他文才出众,当状元是实至名归。

    “可你知不知道曾经有个人无条件的对我好,根本就不是因为什么所谓我的才华?那时我也不过是一个刚刚上京赶考的书生而已,彼时京城的书生何止千人,还未开考也没有金榜,谁知道这么多人里哪个有才,哪个无德?

    可是那个人偏偏在茫茫人海中挑中了我,细心地为我安排衣食住行,甚至几次找名师帮我指点文章却不让人告诉我,请石小姐扪心自问,你的真心,能不能与之相比?”

    阮竹卿略侧了侧头,眼角的余光扫过了薛冉的脸,让薛冉暗自心惊不已,这事儿他是怎么知道的?薛冉的确曾在大考之前拿着阮竹卿的文章找他曾经的老师指点过,那些老师能够成为皇子们的文化老师,自然是当之无愧的大儒。

    而且也的确有人曾经质疑过,什么时候薛冉也能写出那样精彩的文章来了,不过难得薛冉认真请教一回,老师们也没跟他斤斤计较,而是仔仔细细地阅读评判指出了文章中的各种不足,薛冉一一牢记之后,回去将老师的指导意见细细誊写后连同那些被拿去请教的文章一起,转了好几道手才交到阮竹卿的手上,当时的阮竹卿当然不知道这是谁做的好事。

    不过阮竹卿住在永安王府里也时间不短了,就算薛冉再怎么懒得写字,也总是有机会露出自己那一手专门练习过的字迹,阮竹卿早就看出来这跟那些写着指导意见的字迹是一模一样的,虽然明知道薛冉在品评文章方面没有那么大的本事能够挑出自己的不足,但薛冉是谁啊?皇上的亲侄子,他要是拿着文章到处找人求教,有的是人愿意指点不是吗?

    这比关心他的衣食住行更能打动阮竹卿,他只是一直没有挑破这层窗户纸而已,今天石慧馨这姑娘一再强调自己对阮竹卿是一片真心,阮竹卿认真的对比了一下,觉得她跟薛冉比起来简直是差的太远了,所以阮竹卿在打击石慧馨的时候,一点儿都没有手软,现在更是把这件隐藏的秘密说了出来。

    “阮大人又怎知那人真的就是无所求?这世上有无所求的人吗?”石慧馨不服气,她一个姑娘家能有什么所图,不过是求一知心人能相互搀扶共渡一生罢了,这算什么有所图?这是天经地义好不好?放手追求自己的幸福,难道有错吗?

    

打赏本章    举报本章
这本书实在是太棒了,我决定打赏作品的作者!
100 铜板 300 铜板 1000 铜板 3000 铜板
5000 铜板 10000 铜板 30000 铜板 100000 铜板
打赏查看
送黄瓜送苹果送香蕉送笔记本送手机送钻石送跑车送别墅
标题:
内容:
评论可能包含泄露剧情的内容
* 长篇书评设有50字的最低字数要求。少于50字的评论将显示在小说的爽吧中。
* 长评的评分才计入本书的总点评分。

Copyright 2022 www.lcread.com All Rithts Reserved 版权所有,未经许可不得擅自转载本站内容。
请所有作者发布作品时务必遵守国家互联网信息管理办法规定,我们拒绝任何反动、影射政治、黄色、暴力、破坏社会和谐的内容,读者如果发现相关内容,请举报,连城将立刻删除!
本站所收录作品、社区话题、书库评论及本站所做之广告均属其个人行为,与本站立场无关。
如果因此产生任何法律纠纷或者问题,连城不承担任何法律责任。

关闭窗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