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第五十五章 美人儿病了(1)

章节字数:2987  更新时间:14-09-26 17:43

背景颜色文字尺寸文字颜色鼠标双击滚屏 滚屏速度(1最快,10最慢)

    有鉴于石慧馨这姑娘在赏荷宴上又是落水又是昏迷的动静闹得太大,她那番想要跟阮竹卿私奔的言论是无论如何都掩盖不了的,不过好在泉潆小朋友因隔三差五的翘家行为,在外的名声并不是很好,所以石慧馨小姑娘的惊天言论理所当然的被人理解和同情了。

    要是把阮竹卿和泉潆这两个人放在一起,长眼睛的都会选择阮竹卿好不好?论才情论相貌哪一条不是甩开小屁孩儿泉潆七八条街啊?也就是家世上稍微差了些,可家中好歹也是个土财主,钱是坚决不缺的,只要将来阮竹卿仕途通畅,想来也不会比被皇上惦记着撤藩的北安郡王差多少。

    这叫什么?人比人得死,货比货得扔啊!!

    可是石慧馨这姑娘被阮竹卿明确的拒绝了,阮竹卿是个文质彬彬的读书人,说不出什么特别伤人的话,石慧馨小姑娘很执拗地非要坚持选择阮竹卿,最后还是永安王的一句他和阮竹卿两人之间相互喜欢的话,吓坏了向来纯洁的石慧馨小姑娘,这才有了后来的落水和昏迷。

    听到这样消息的人都是嗤之以鼻,这姑娘也太简单了,永安王那样招猫逗狗素行不良的人说出来的话能有几句是真的?他喜欢阮竹卿八成不假,但要说阮竹卿喜欢他,就不太可能了,总不能阮状元借住永安王府一段时间,受不了折磨自残双目了,要不然谁能看上永安王?

    听说最近一段时间跟永安王订下了亲事的那几家家里的大人都已经愁怀了,永安王打从小时候就好色,而且是好男色,对姑娘家没啥兴趣,谁家要是把姑娘嫁给了他,那就等于说是刚一过门就住进冷宫了。

    想要永安王对媳妇好,那是异想天开,偏生这是皇太后和皇后娘娘亲自指定的婚事,而且还是皇上亲自恩准了的,想退婚十有八九是退不成的,所以几个定了亲事的姑娘成天在家哭天抹泪,家里大人也哀声叹气,可见永安王的人品名声到底怎么样,被永安王看上并纠缠至今的阮状元真不是一般的可怜啊。

    这些都是京城里最热传的小道消息,不过在永安王府里,却是另外一番情景,被人盛传很可怜的阮状元最近非常生气,发火儿的原因他们家的下人们也不知道。

    不过这状元公发火儿的结果他们却是知道的,因为通往永安王府的那道从来就没上过锁的月亮门被无情地关闭了,上面还有铁将军把门儿。

    整个西苑,包括百里靖和阮竹卿两个人在内,出入全都走的是开在僻静街道上的那道小角门,这是西苑全体成员,除魏庭仲之外任何人都没有走过的。

    见不到美人,薛冉急得火上房一样,西苑的两个与外界相同的门他都闯过,月亮门锁的严实,怎么叫门都没人理他,外面的角门放了门房,不拦别人专门拦截薛冉,就是不让他迈进西苑半步。

    无奈之下薛冉想到了百里靖,希望百里靖能网开一面,帮他打开通往西苑的那道月亮门,但百里靖婉言拒绝了,他说他在西苑就是个附属品,说是他和阮竹卿共同租住在西苑里,可阮竹卿从来就没跟他要过半文钱的房租。即便他上赶着去给送钱,阮竹卿都支支吾吾左顾而言他,就是不肯要他的钱,所以百里靖觉得西苑的真正主人是阮竹卿,他做出来的任何决定百里靖都必须无条件执行,绝不会对薛冉这个有恩于他的人网开一面的。

    薛冉黑线了,只能眼睁睁地看着百里靖借口还有事情要忙而开溜,什么叫做阮竹卿没跟百里靖要过房租钱?是他薛冉从来就没跟这两个人要过房租钱吧?怎么到了百里靖这里却变成是阮竹卿帮助他垫付了房租呢?这事儿他跟百里靖还能解释得清楚吗?

    薛冉欲哭无泪,只好日日坐在月亮门的门外对着这圆形的拱门发呆,直到有一天这扇门终于打开了,出来的是阮家派驻在西苑的管家福伯,看着福伯一脑门子的汗,薛冉心中升起了一种非常不好的预感。

    “福伯,您怎么出这么多的汗?是不是哪里不舒服?用不用我找府医来给您看看?”薛冉热情地迎了上去。

    “老奴无事,王爷您还是把府医请来给我家少爷看看吧,他刚刚晕倒过去啦!!”福伯满眼的焦急,其实他是可以去外面找郎中来给阮竹卿看病的,不过守着永安王府这样的高级地方,王府里配备的府医据说也是皇太后从宫里派出来的太医,是有官职品级的,有这么高明的太医在,他还用得着去外面请大夫吗?

    “什么?竹卿晕倒了??来人!!来人!!快去请张府医过来!!”薛冉急吼吼地嚷了两嗓子,站在不远处大树后乘凉的郑锋就朝暗卫摆了摆手,立刻有人去找府医了,而薛冉却脚步没停,直奔西苑正房,阮竹卿的卧房而去。

    “王爷这边,我家少爷是在凉亭里读书,突然晕过去的。”福伯拉住没头苍蝇似的薛冉,朝凉亭的方向走去。

    等府医急匆匆赶到西苑凉亭的时候,看到的却是这样一番场景,阮竹卿面色潮红地躺在软塌上昏睡,薛冉在一旁亲自拧凉手帕,小心翼翼地在阮竹卿的脸上擦拭着,仿佛那是最难得的稀世珍宝。

    “张府医,你还在那边愣着干什么?快过来给阮大人看病!!”薛冉的语气虽然急切,却刻意压低了声音,好像很害怕吵到病榻上的人。

    “是,下官马上为阮大人诊脉…………”张府医也不敢耽搁,赶紧凑上前来,给阮竹卿诊脉,片刻之后,张府医悄悄地松了一口气。

    “怎么样?竹卿没什么大毛病吧?”薛冉紧张兮兮地问道。

    “无碍无碍,阮大人只不过是中了暑气而已,待下官开些个解暑降温的汤药,吃下去,养几天就会好的。”幸亏只是中暑,真要是什么大毛病,薛冉还不吃人啊。

    “那就好那就好。”薛冉的心总算是放下了,他任由张府医给阮竹卿开药方,自己则拉着福伯远远地找了个背静的地方说话。

    “好好的,怎么会中暑呢?这眼看就要入秋了,哪里还有那么热啊?你们这些下人究竟是怎么服侍的?”老好人似的薛冉头一次发脾气,福伯听得却十分舒心,这个人是认认真真地关心阮竹卿的。

    “我家少爷素来就不耐热,年年夏天我们这些下人都要格外小心伺候,才能让少爷不中暑。今年也是,之前少爷不是特别喜欢在王府里的水榭中乘凉吗,就是这个原因。不过最近少爷也不知是怎么了,不但不去水榭乘凉,还非要咱们把这院门关的严严实实的。

    不是我说,您瞧这院子,原来是女眷的住所吧?院墙比别处都要高出不少,本来就不透风,我们以前都是靠敞开着月亮门乘凉的,这少爷一说要把月亮门关上,这院子不透气,还能待人吗?我们皮糙肉厚的还能不在乎,少爷这不是,受不了暑热,就病倒了…………

    王爷,最近您怎么招惹我家少爷了,他成天一脸不高兴的样子,不是老奴爱唠叨,气大伤身,你们之间有什么事儿还不能说开了,非要这样闹别扭呢?”

    敢情阮竹卿素来就是不耐热的?薛冉只见过阮竹卿清清爽爽坐在水榭里一脸清凉无汗的模样,还以为他真的是不食人间烟火,根本就不惧怕暑热呢,原来他才是最怕热的一个,所以才会成天泡在水榭那个凉快的地方,哪儿都不肯去。

    “多谢福伯操心,我知道该怎么办了。”薛冉擦了一把汗,感觉这个院落的确比外面更加闷热一些。

    “郑锋在吧?”薛冉回过头,冲着一棵大柳树喊了一声,郑锋果然从树后闪身而出。“你去告诉秋艳,阮大人中暑了,这几天不能窝在这个不透气的院子里,让秋艳把我旁边的屋子收拾出来,让阮大人住几天。另外找几个力气大的人过来,抬上阮大人的软塌送到水榭去,叫人把那儿也收拾出来。”

    明知道这个院子特别的闷热,阮竹卿还让人关门,就是为了不想见他吗?何必跟自己过不去?

    “我不去!!”不远处在府医的救治下刚刚悠然醒来的阮竹卿弱弱地反对着,“王爷的住处何等的金贵,下官不敢高攀!!”

    潮红的脸庞将阮竹卿衬托得格外的虚弱,可就在这虚弱的脸上却有那么倔强的表情,薛冉无语了,闹别扭也挑挑时间好不好?干什么跟自己的身体过不去啊?

    “你若不想见我,我躲着你就是了。你现在已经病了,怎么还能住在这么闷热的院子里?不说别的,就算是为你自己的身体着想,你也不应该在这个时候闹别扭啊?”薛冉凑上前来温声劝慰着。

    

打赏本章    举报本章
这本书实在是太棒了,我决定打赏作品的作者!
100 铜板 300 铜板 1000 铜板 3000 铜板
5000 铜板 10000 铜板 30000 铜板 100000 铜板
打赏查看
送黄瓜送苹果送香蕉送笔记本送手机送钻石送跑车送别墅
标题:
内容:
评论可能包含泄露剧情的内容
* 长篇书评设有50字的最低字数要求。少于50字的评论将显示在小说的爽吧中。
* 长评的评分才计入本书的总点评分。

Copyright 2022 www.lcread.com All Rithts Reserved 版权所有,未经许可不得擅自转载本站内容。
请所有作者发布作品时务必遵守国家互联网信息管理办法规定,我们拒绝任何反动、影射政治、黄色、暴力、破坏社会和谐的内容,读者如果发现相关内容,请举报,连城将立刻删除!
本站所收录作品、社区话题、书库评论及本站所做之广告均属其个人行为,与本站立场无关。
如果因此产生任何法律纠纷或者问题,连城不承担任何法律责任。

关闭窗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