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第五十六章 美人儿病了(2)

章节字数:3054  更新时间:14-09-27 18:28

背景颜色文字尺寸文字颜色鼠标双击滚屏 滚屏速度(1最快,10最慢)

    “王爷对人什么都不图,下官心内不安,不知将来应该如何偿还王爷的一片情谊,还不如趁着欠你的人情还不多,赶紧了断个干净,免得以后牵扯不清。”阮竹卿倔强地扭开了头。

    “乖,先别顾着跟我生气,咱们暂且迁到水榭那边去好好凉快凉快,等你病情稳定了,你心里有什么不满,就通通跟我说出来,有什么不对的地方,我改还不成吗?”薛冉无语了片刻,怎么看阮竹卿生气的样子怎么像个小孩子,这是他第一次在自己面前显露如此强烈的情绪,不管是好是坏,只要他肯开口,这事儿就还有商量的余地吧?

    “哼!!用不着你管我!!”阮竹卿扭着脸别扭道。

    “王爷…………”郑锋领着四个粗使的下人就站在凉亭之外看着薛冉和阮竹卿闹别扭,阮竹卿的脸更加的红了。

    “别废话,赶紧把人抬走吧。”薛冉此刻也顾不上阮竹卿的脾气,任由下人用四根竹竿架起了阮竹卿的软塌,小心翼翼地迈步出了凉亭,朝月亮门外缓慢的移动而去。

    *****

    被人强行抬走这件事大概是触动了阮竹卿暴躁型倔牛神经的开关,接下来的几天里阮竹卿的脾气坏到了极点,王府的下人没有一个能够靠近他身边的,但凡有大着胆子往他跟前走的,绝对都是摔茶杯伺候,就连可以靠近他的阮家的下人这几天也过得胆战心惊,无论在他附近做什么事都小心翼翼的,就连福伯都不例外,整个永安王府陷入了一种前所未有的低气压当中。

    王府里的下人们扛不住了,选出秋艳做代表跟薛冉做了一番深切的恳谈后得出了一个结论,无论是阮竹卿中暑,还是后来休养中的大发雷霆,究其原因肯定是薛冉什么地方得罪他了,所以要想平息阮竹卿的怒火,必须由薛冉出面才有可能解决问题。

    可眼下阮竹卿这种暴怒的状态薛冉也从来没见过,让他接近暴怒中的阮竹卿更是不可能的任务,如果王府的下人们接近阮竹卿受到的是茶碗伺候,那么薛冉靠近阮竹卿接待他的则是阮竹卿身边的所有物品。

    茶壶、茶碗、书本、枕头、香炉,但凡是卧病在床的阮竹卿能够拿得起来扔得动的东西,全都会被扔出来,而且命中率出奇的高,通通都能打中。

    幸亏有郑锋郑铎两兄弟在暗处护卫着,这些东西在打中薛冉之前都会被兄弟俩甩出来的石子半路截击,否则薛冉身上早就伤痕累累了,那两兄弟在这几天当中也差点儿因为甩石子的频率太高而落下手腕肌腱劳损的毛病。

    这可不妙啊,薛冉急得团团转,照这样下去全王府的人跟着倒霉遭殃是小事,万一给阮竹卿气出点儿什么毛病来,那可就得不偿失了,这可怎么办?

    “那个…………王爷…………学生想了个办法,不知道能不能帮到王爷…………”如今留在阮竹卿身边当了账房先生的魏庭仲有一天找到了薛冉,而彼时薛冉正在跟福伯讨论如何能够让薛冉安全地接近阮竹卿。

    “魏先生?”福伯对魏庭仲的印象并不是很好。

    当初魏庭仲落魄了前来投靠,本来投奔的是百里靖身边的邵玉楼,按理来说,他能在阮竹卿身边稳定下来全都是靠的邵玉楼的面子,如果这个人知恩图报,他就应该善待邵玉楼,但事实并非如此,魏庭仲对待邵玉楼的态度十分的淡漠,就像一个普通朋友一样一点儿也不热情。

    这还不算,有几次福伯恰巧遇到魏庭仲和邵玉楼说话的场面,听他那话里话外的意思,似乎对邵玉楼的出身很是歧视,总带着一种自己是读书人相比戏子出身的邵玉楼来说身份高出了一大截,就算邵玉楼现在不唱戏了,他也是奴籍的身份,魏庭仲总是会摆出一种高高在上的姿态,仿佛跟奴籍的邵玉楼说话都会污了他的身份一样。

    这样狼心狗肺的人,阮竹卿为什么愿意将他留在身边呢?福伯经过了一番分析,发现尽管魏庭仲对待邵玉楼的态度十分冷漠,可架不住邵玉楼对这个人痴心一片,想想当初魏庭仲留下时的场景,如果魏庭仲不能留在邵玉楼身边,邵玉楼大概会不顾及自己奴籍的身份做出什么出格的事情来。

    阮竹卿从来都是不在乎什么身份地位的,他把邵玉楼当成朋友,自然不希望自己的朋友招惹什么麻烦,如果邵玉楼不顾及身份做出什么过分的事,阮竹卿和百里靖恐怕都帮不了他什么忙,毕竟这个社会对待奴籍的身份各种要求还是很苛刻的,有时候奴籍的人犯了错,即便主家有心原谅,官府也不会放任的。

    为了不让邵玉楼过于为难,阮竹卿才主动出面收留了魏庭仲,而貌似魏庭仲根本就没有这份自觉性,还以为阮竹卿愿意留下他是因为两个人同为读书人,将来他若考上了进士,两个人很有可能会成为同僚。

    魏庭仲曾经多次找借口靠近阮竹卿,阮竹卿都给他碰了不软不硬的钉子,根本就不给他机会靠近,魏庭仲也因此的确老实了一阵子,今天这突然又跑出来跟薛冉套近乎,究竟是想要图谋什么?福伯瞪着魏庭仲,眉头打了一个大大的死结。

    “魏先生有什么好主意,不妨说来听听?”薛冉根本就不知道福伯心中千回百转的心思,他现在就是个没头苍蝇,有人愿意给他支招,他当然乐得接受。

    “王爷,学生这也是凭空猜测。那个…………您知道,我们这些读书人有很多都是天生就喜欢看书的,尤其是一些古人留下的稀有之作,阅览收藏各种孤本善本更是许多读书人终生热衷的事。学生也是以己度人,猜测着,您若是能给阮大人找些稀罕的书籍来,他会不会看在书的面子上,暂且收敛一下他的脾气?”魏庭仲干搓着两只手,表现的颇为不安。

    “我觉得不太管用吧?”薛冉犹豫地看了看福伯,“之前他也曾拿手里正看着的书打过我,我实在是看不出他对那些书哪里爱护了…………”

    “王爷没发现我家少爷扔出来的书都很厚吗?”福伯无奈地看了看薛冉,发现薛冉跟着自己的话点了点头,“那都是些合订总集之类的大众版本,我家少爷向来看书很快,也不耐烦一本一本的翻来找去,所以就拿这些合订版本在手中看着解闷儿,那都是些最不值钱,打人又很疼的,往您身上扔,他当然不用犹豫。”

    呃…………对呀,合订本用来打人,光是看那厚度就能感觉到疼了。

    “就是啊王爷,您不妨从书房里找些好书出来献给阮大人,说不定他就能消气了?”魏庭仲点头附和福伯的话,其实心里十分不屑,合订本纯是拿来阅读用的,没有半点的收藏价值,想不到阮竹卿这大名鼎鼎的状元,品味也不怎么样嘛。

    “我的书房?那纯粹就是个摆设,里面的书就是修建这个王府的时候从大街上寻来充面子的货,哪儿来的孤本善本?”薛冉无奈扶额,那个书房他半步也没踏进去过好不好?

    “那可怎么办?”魏庭仲的眼神有些游移,他当然知道薛冉的书房是个摆设,他也曾以借书为理由进入过薛冉的书房,在那里魏庭仲没有找到半张带着薛冉自己的纸片儿,若不是什么秘密都没有,一般人家的家主书房是绝对不会对一个陌生人开放的。

    “孤本善本?我上哪儿找什么孤本善本去啊?我连哪些书算得上是孤本善本都不知道…………”让一个不学无术的米虫王爷认真寻找孤本善本,短时间内他是做不到的。

    “比如说前代的《雪鸢集》或者《落鸿集注》就应该是难得一见的珍品吧,诸如此类的…………王爷有权有势,想要找几本书应该还是不难的。”

    魏庭仲说的两本书别说薛冉就连福伯都曾经有所耳闻,那是上一个朝代早期大文豪遗留下来的作品,只因改朝换代后,书商们害怕书中有一些敏感的话题或字眼,会给自己招来杀身之祸,大齐建国以后就再没有人印刷这两本书了。

    如今大齐建国三百年,加上前代建国五百多年的时间,期间还有战中动乱许多年,那些早年留下来的古书已经称得上是古董了,寻常人别说接触到那些孤本善本,就是抄写本都难得一见,大多数人也只是听说过有这样两本著作,其内容写的是什么就不得而知了。

    “你说的这两本书,我还真的有些印象…………”薛冉埋头苦思了半天,终于想起来了,“金家!!熙宁郡王府的落鸿楼是咱京城最有名的藏书楼,听说是从上上代熙宁郡王时就开始筹建的藏书楼,你这么一说我才发现,敢情熙宁郡王府落鸿楼的名字跟那本《落鸿集注》这么像,很有可能是老郡王无意中得到了那两本名著,为了妥善保存才修建的落鸿楼。”

    

打赏本章    举报本章
这本书实在是太棒了,我决定打赏作品的作者!
100 铜板 300 铜板 1000 铜板 3000 铜板
5000 铜板 10000 铜板 30000 铜板 100000 铜板
打赏查看
送黄瓜送苹果送香蕉送笔记本送手机送钻石送跑车送别墅
标题:
内容:
评论可能包含泄露剧情的内容
* 长篇书评设有50字的最低字数要求。少于50字的评论将显示在小说的爽吧中。
* 长评的评分才计入本书的总点评分。

Copyright 2022 www.lcread.com All Rithts Reserved 版权所有,未经许可不得擅自转载本站内容。
请所有作者发布作品时务必遵守国家互联网信息管理办法规定,我们拒绝任何反动、影射政治、黄色、暴力、破坏社会和谐的内容,读者如果发现相关内容,请举报,连城将立刻删除!
本站所收录作品、社区话题、书库评论及本站所做之广告均属其个人行为,与本站立场无关。
如果因此产生任何法律纠纷或者问题,连城不承担任何法律责任。

关闭窗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