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第五十九章 往事越廿年(1)

章节字数:2980  更新时间:14-09-30 15:33

背景颜色文字尺寸文字颜色鼠标双击滚屏 滚屏速度(1最快,10最慢)

    薛冉从来就没想过阮竹卿说的那句话能是真的,如今听到他的亲口确认,薛冉反倒慌了手脚,一张脸红得好似一块大红布。

    “你是好人家的孩子,可千万不能走上这条路!!我也知道我当初不应该打那样下作的主意,所以如今我改了,只要等着那句话的风波过去了,你就借着我成亲的事儿名正言顺的从这府里搬出去,从此以后跟我撇清关系就好,我保证以后再也不纠缠你…………”

    薛冉的一番解释反而激得阮竹卿更加的怒火中烧,他捧住慌乱的薛冉的脑袋,用自己白嫩嫩的额头狠狠地撞上去,撞得薛冉头昏眼花,也让自己白嫩的额头立时红肿了一大块。

    “什么叫做我是好人家的孩子?你难道是坏人吗?还是说不是好人家的孩子就可以任由你搓扁揉圆怎么祸害都行?打从一开始你就缠着我不放,害得我现在陷进来了,你反倒说不纠缠我了?哪有那么便宜你的好事?想开溜,先问问小爷我答应不答应!!”

    阮竹卿被怒火染红的双眸看着格外的有神采,薛冉不禁怀疑,当初他看上的那个温文尔雅只会生闷气的弱质书生被眼前这个人藏起来了吧?怎么跟原来的感觉完全不一样了呢?

    “我的意思是说……”薛冉吞了吞口水,想着怎么组织语言才能跟阮竹卿把事情的原委说清楚,而自己的真正老底要给他交代多少,他才能相信自己放过自己。

    “你别什么意思不意思的了,干脆,你先告诉我,为什么你要想方设法地宣扬自己喜好男色,别告诉我你天生就是这样的!!你们这些皇亲国戚,喜好男色的不是没有,但绝大多数人都碍于情面不愿公开,或者干脆就是为了玩玩而已,只有你这个家伙跟别人不一样,人家都遮遮掩掩的事儿你非要广而告之?其实你是别有目的吧?老实告诉我到底因为什么,别总是把我当成傻子,总觉得随便糊弄糊弄就能蒙混过关!!”

    薛冉认认真真地看了看,发现阮竹卿也正在认认真真地看着自己,于是恍然大悟,这么长时间了,他怎么才看明白这人是个什么样的脾气秉性?阮竹卿的外表清冷而柔美,看上去好似一股凛冽的清泉,但实际上这个人的性格有点儿莽撞有点儿直,其实是个很火爆的性子,标准的外冷内热。

    而且阮竹卿说的对啊,他是直性子可他并不傻,自己遮遮掩掩的行为,人家未必看不出自己其实另有目的,还不如跟阮竹卿摊牌,等他明白了自己的苦衷,就会自动自发离开的,自己生前身后一大堆的烂摊子,任谁都不会愿意跟着搀和的。

    “你当真想要知道其中的原委?”薛冉看着阮竹卿的眼睛,想从里面看出个不字来,可惜阮竹卿并没有让他如愿。

    “要说就赶快说,不想说我明天就找房子搬出,什么等风头过去不过去的,那些传言与我何干?”左右没有那些传言自己的婚事也是老大难,当真等到皇后娘娘招他为婿的那一天,自己身边早就没有什么朋友可言了。

    “唉…………”薛冉叹了口气,该来的还是躲不过去啊。“你还记不记得那天泉潆说过要跟我学绝嗣的话?”

    “记得啊,怎么了?当时你不是就那自己已经订婚的事儿把他给堵回去了吗?”怎么突然扯到泉潆身上去了?

    “其实,如果泉潆真的愿意绝嗣,上面那个人一定会特别高兴的,只要嫡系子孙绝嗣了,北郡泉家的势力就会被大大的削弱,这对于上面那个人来说可是个天大的好事,因为这样一来用不了几年的功夫,他就可以借口爵位无人继承而借机削藩…………”薛冉冷笑着说道。

    “上面那个人?莫非是……皇……”阮竹卿觉得有些脊背发凉,那个人想事儿真的这样绝决吗?

    “你知道是谁就好,千万别说出来。”薛冉警惕地朝四周看了一圈儿,拜阮竹卿这些天大发雷霆所赐,水榭之内没有半个下人存在,就连平日里贴身保护薛冉的郑氏兄弟,此刻都躲在距离水榭最近的岸上朝这边观望。

    这个距离,扔石头子还勉强在射程之内,要听清楚他们两个说的话就有些费力了,不管习武之人耳力有多好也到不了顺风耳的程度,而且据薛冉所知郑氏兄弟是没学过读唇语的。…………安全确认…………

    “不过这事儿那人也就是想想,泉家虽然只有泉潆一个嫡子,但庶子众多且各个能干,也算得上是人丁兴旺,所以他想从绝嗣的角度去毁掉泉家,那就是白日做梦。不过我就不一样了…………”泉家上上下下对薛冉都非常好,所以他们能够平安无事薛冉也挺欣慰的。

    “你?你是说……那个人希望你绝嗣?怎么可能?你不过是个吃干饭的闲散王爷,就连我都能看得出来你平日里不爱过问朝政,那个人不过是多给你些俸禄养活你这么个人罢了,用得着绝嗣这么狠吗?你一个从来没出过京城的娃娃,还能干出什么大事来不成吗?”

    不是阮竹卿瞧不起薛冉,整个京城的皇族子弟,最不知道上进的就是薛冉了,皇上倒是想拿他当成皇子一样的培养,可他就是标准的烂泥扶不上墙,在那些有志气的文人士子当中最瞧不起的皇族子弟就是他了。

    “你知道我爹是谁吧?”薛冉突然又换了一个话题方向。

    “当然知道!!大齐战神薛懋,自十四岁开始征战沙场,守护大齐疆土二十年,是大齐百姓心目中最伟大的薛家人。”阮竹卿拿鄙视的目光上下扫了扫薛冉,“就是不知道为什么他的儿子竟然是一个只知道吃喝玩乐不思上进的纨绔子弟,平白的污了战神的名声…………”

    “那你知道我爹是怎么死的吗?”薛冉不为所动,这种鄙视的目光他早就习以为常了,虽然也一样引以为耻,但这是他最重要的保护色,是绝对不能丢掉的。

    “是…………是战神军的部将造反,战神为清理门户最终战死沙场为国捐躯。难道……这不是真的?”阮竹卿的脑子里立刻脑补出了另外一种可能性。

    造反的可是战神军,是陪着大齐战神薛懋一起浴血奋战的同袍兄弟,难道当初真正想要造反的人就是大齐战神本人,他被皇帝所灭,而皇帝为了保全皇家的名声特意说成是战神军的部将造反,给战神找了一个替罪羊?

    “这事儿的的确确是真的,不过多少会有些内情就是了。”薛冉有些好笑地看着阮竹卿眼珠子乱转,一猜就能猜到他脑子里到底在想些什么。

    “二十年前,我爹带兵在西南方向上于蛮夷作战,终于得胜而归,大军班师回朝的途中,我爹收到京城的来信,说我娘临盆在即,希望我爹能先行一步,回京陪我娘待产。我爹大喜过望,抛下大队人马,只带了几个随从就快马加鞭日夜兼程地往回赶,谁知他这一次却没能迈进京城半步,而且是从此以后再也没能迈进京城半步。

    就在他走到京城门口的那天夜里,那个人亲自在城门楼上截住了他,并且扔给他一封密报,上面写着我爹最信任的副将姜玉超打着我爹的旗号在渝州造反,声称要推选我爹继承帝位。

    我爹当时的名声正如日中天,就连你现在都敢说我爹是大齐百姓心目中最伟大的薛家人,那么二十年前是他最鼎盛的时候,他的名声如何你可想而知,大齐百姓几乎不知有皇帝存在,只知朝廷上有个大齐战神。这种盛名对于我爹来说是一种拖累,但在他的一些部将当中却是一种梦想,他们觉得大齐的皇帝就应该是战功赫赫的大齐战神,也正是因为这样,他们才在我爹脱离大队人马的时候,打着他的旗号造反了。

    大齐战神的盛名太过显赫,短短几天的时间,造反的人便分别在西面、南面纷纷响应,造成了浩大的声势,而我爹却因为一直在赶路而并不知情。当那个人站在城楼上质问我爹的时候,我爹都懵了,他觉得自己很无辜,他当时最想做的事是和家小团聚,而不是争夺什么大齐的皇位。

    可是他怎么跟那个人解释,那个人都不肯听,反而执意要让城楼上的弓箭手将我爹乱箭射死,绝不许他踏入京城半步。

    最后还是太后娘娘出面了,太后跟那个人说,我爹虽然只是受到盛名所累成了反军的旗子,可战神军毕竟是我爹一手带出来的铁骑,除了我爹本人恐怕当世之上没有人能够对付得了,而且一旦我爹身死,叛军反而会因为受到刺激而狂性大发,到时候以那个人的手段未必能够收拾得了残局。”

    

打赏本章    举报本章
这本书实在是太棒了,我决定打赏作品的作者!
100 铜板 300 铜板 1000 铜板 3000 铜板
5000 铜板 10000 铜板 30000 铜板 100000 铜板
打赏查看
送黄瓜送苹果送香蕉送笔记本送手机送钻石送跑车送别墅
标题:
内容:
评论可能包含泄露剧情的内容
* 长篇书评设有50字的最低字数要求。少于50字的评论将显示在小说的爽吧中。
* 长评的评分才计入本书的总点评分。

Copyright 2022 www.lcread.com All Rithts Reserved 版权所有,未经许可不得擅自转载本站内容。
请所有作者发布作品时务必遵守国家互联网信息管理办法规定,我们拒绝任何反动、影射政治、黄色、暴力、破坏社会和谐的内容,读者如果发现相关内容,请举报,连城将立刻删除!
本站所收录作品、社区话题、书库评论及本站所做之广告均属其个人行为,与本站立场无关。
如果因此产生任何法律纠纷或者问题,连城不承担任何法律责任。

关闭窗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