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第六十章 往事越廿年(2)

章节字数:2872  更新时间:14-10-01 14:53

背景颜色文字尺寸文字颜色鼠标双击滚屏 滚屏速度(1最快,10最慢)

    “最后太后以我和我娘的性命作为担保,让那个人放我爹回到反军之中,平息叛乱然后再自裁。那个人思虑再三,终究还是同意了太后娘娘的请求。不过他也提出了自己的要求,他不但要我爹平叛后自裁,还要求我娘生下我之后也跟着我爹生殉,以免我娘在抚养我长大成人的过程中教导我报杀父之仇。

    另外,太后娘娘当时只是在先皇殡天后出宫与儿子同住的太妃,那个人硬是把太妃抬成了太后,为得要让太后带着我去宫里住,在他的眼皮子底下,在他密切的监视下长大成人,他甚至亲自教导我读书识字,以确定我绝无报复他的可能。

    这些事太后娘娘早就告诉我了,并且千叮咛万嘱咐,千万不要出风头,若是惹起了那个人的疑心,那便是杀身之祸。我爹娘之所以愿意自裁身亡,为的就是保全我这条小命,我若不爱惜自己的性命就是对不起我过世的爹娘。”

    薛冉说道这里有些哽咽,一个从出生之日起就没见过爹娘的人,在知道爹娘是为他而死后,会是一个什么样的心情,阮竹卿不敢妄加猜测,但是他却知道了薛冉自己种那种压抑自己的感觉究竟是从何而来。

    “你且节哀吧,过去的事你既然未能参与其中,便无法阻止它的发生。不过你如今既然已经按照那个人的愿望长成了一个一事无成的纨绔子弟,他又为何不肯放过你,非要让你绝嗣呢?是不是你妄加猜测,误会了人家的意思?毕竟人家一下子给你订下了一个正妻两个侧室,三个媳妇,怎么看都不像是让你绝嗣的意思吧?”

    薛冉订亲虽然晚,可他之前为端懿皇后守孝的理由也说得过去,在民间自愿为父母守孝甚至独身二三十年的人也不是没有,而且还受到了盛赞,毕竟这是个以孝为百善之首的社会,薛冉为养母守孝的行为是会被广大世人认同的。

    “你以为事情会像你想象的这样简单?在今年之前我的婚事可是京城里最炙手可热的一块烫手山芋,没有谁家有胆量接下的,今年这三户人家却突然想方设法在宫里又是找人帮忙又是使银子的,太后和皇后娘娘才顺势应承下了婚事。你想啊,就连为先皇后守孝三年的六皇子今年都应该订亲了,我若还是没有下文,天下的人又不知要怎么猜测那个人了,凭那个人爱面子的心性,断然不会让这种事发生就是了。

    不过,就就连我都看出这三户人家对亲事这么积极本后肯定有问题,那个人绝对不会一无所知。要我说,最晚明年开春,这三户人家肯定会挨收拾,婚事成不了是小的,搞不好还会家破人亡,到时候我想不绝嗣恐怕都不行了,再不会有人肯嫁给我的。”

    对于薛冉的说法,阮竹卿很是不以为然。再怎么说薛冉也是皇家子弟,娶个媳妇哪儿有那么困难?说到后面竟然变成有心跟他结亲的人都是背后另有目的了,薛冉这还那里是皇亲国戚,根本就变成了倒霉鬼了嘛。哪儿有那么夸张?

    “你也别想太多,都是没影儿的事儿,你就好好当你的纨绔子弟,那个人自然不会把你怎么样。这么多年都过来了,以后还有许多年要过,你成天想东想西的,以后日子还想不想好了?”阮竹卿不在意地拍拍薛冉的肩膀,劝慰到。

    “不是我多想,从小到大,关心我的人会对我耳提面命要我多加小心,那个人也会隔三差五派人在我面前提点一番,要我老老实实的过日子,不要起什么歪心,让我想不多想都不行呐。”薛冉摇摇头,见阮竹卿似乎根本不相信,便继续说道。

    “我爹自幼酷爱习武,立志要沙场成名,根本就无心那个位置。这件事那个人不放心,总是心存猜忌,那是他坐那个位置时间久了落下的毛病。老百姓不知道我爹的脾气秉性,只知道战神之名传扬天下,的确是有能力坐那个位置的,会妄加猜测也在情理之中。

    但为什么最后举起反旗的人是我爹最信任的,一手培养起来的部下,这个你想过吗?如果说那些部将以为我爹登上那个位置,他们就可以成为开疆拓土的功臣,可以获得比跟着战神东征西战更多的利益和荣耀,那么策划谋反,蛊惑那些部将的那个人,他是不是应该能够得到更大的好处?”一想到这儿,薛冉就觉得血液都涌上了头,十分的不舒服。

    “你是说…………那个策划谋反的人才是真正想要得到那个位置的人?那你爹不就是一个幌子吗?”阮竹卿微微眯了下眼睛,有些不敢相信自己一闪而过的念头。

    “我爹去平叛的最后结果是,大部分人都被我爹处置了,唯独跑了最重要的一个,躲进了西南的深山,就连我爹都对他束手无策。”薛冉点点头,再次肯定了阮竹卿的猜测。

    “他可是那个姓姜的副将?莫非他早在起事之前就已经勾结了西南的蛮夷?那他这可是卖国啊!!”阮竹卿惊讶不已,想不到那一场惊天动地的叛乱竟然留下了这么大的隐患。

    “只要这个姓姜的一日未除,那个人对我的疑心就一日不可能消散,他是绝对不会允许我留下子嗣的。”即便是亲人,这种冷冰冰的猜忌和防备也让人难以忍受。

    “这跟你有什么关系?你从小在宫里长大,已经长成名副其实的纨绔子弟了,你又从来都跟姓姜的没有什么来往,怎么说也不应该怀疑到你头上吧?”阮竹卿在为薛冉打抱不平。

    “因为姓姜的自己想要造反,号召力却远远比不上战神的名声来得有力,即便是已经过去了二十年的今天,如果他打着战神后人的名号再次叛乱,你说会有多少人站出来响应?谁知道当年被我爹平息的叛乱将领有没有后人,就等着有人打着战神的旗号出来登高一呼,等着他们去呼应?”薛冉嘴边上挂着冷笑,仿佛眼中看到的就是那些不安于室的人。

    “可如果我没有子嗣后代,这杆战神的大旗立刻会失去将尽一半的号召力,因为就算他们把我推上那个位置了,无法传承给后人的话,坐上那个位置也等于是白坐了,不是吗?

    还有,我是在宫里长大的,我自然是懂得不应该随随便便的掀起战乱。可谁能保证我的后人会像我一样的明事理,若是我的后人是在那些人身边长大的呢?还有比我的后人更好用的傀儡吗?

    其实用不着那个人不高兴,我自己都知道我不应该有子嗣后代,上一辈人留下的纷纷扰扰,就在我这里结束掉,不是很好吗?若不是我的小命是我爹娘拼死留下来的,其实我早早的自我了断,才是这件事最好的结果呢…………”

    薛冉眼中的悲伤和绝望越发的浓重,让阮竹卿突然有一种化不开的痛楚袭上了心头。

    “好了,这不是还有绝嗣一条路可以走吗?总算事情还没发展到最后的那一步,你还是好好留着你爹娘拼命帮你留下的这条小命吧,别轻易说出那个字……太不吉利了。”阮竹卿素手遮掩住了薛冉的嘴唇,等两个人反应过来阮竹卿都做了些什么的时候,两人同时爆红了脸颊。

    “那三户人家可能是不知道你身后这些乱七八糟的事儿吧,否则也不会那么上赶着贴乎你的亲事。咱们想想什么办法,趁着那个人没有发作他们之前先把婚事推掉吧,也省得连累了无辜。”阮竹卿眼神有些游移。

    “这世上哪儿有真正无辜的人?安国公长媳的哥哥与姓姜的乃是同乡旧友,你可别忘了我那正妻的位置,正是交给了安国公嫡长孙女的,可不就是这个安国公长媳的女儿。

    去年大比之前,安国公家突然来了两个亲家外甥,对外说的就是安国公长媳的两个儿子。不过有认识姜玉超的人说,那两个年轻男子中的一个长得和姜玉超年轻是一模一样,难道这不可疑么?”

    对于和自己定了亲的那三户人家,薛冉不可能不去探听他们的底细,结果这么一探听,还真是听到了不得了的消息。

    “安国公乃是世袭的国公爵位,这已经是位列公卿不得了的荣耀了,难道他们还不满足?就算姜氏的后人找到了安国公,这跟另外两户人家也没什么关系啊?”对于这里面的猫腻,阮竹卿根本就不清楚。

    

打赏本章    举报本章
这本书实在是太棒了,我决定打赏作品的作者!
100 铜板 300 铜板 1000 铜板 3000 铜板
5000 铜板 10000 铜板 30000 铜板 100000 铜板
打赏查看
送黄瓜送苹果送香蕉送笔记本送手机送钻石送跑车送别墅
标题:
内容:
评论可能包含泄露剧情的内容
* 长篇书评设有50字的最低字数要求。少于50字的评论将显示在小说的爽吧中。
* 长评的评分才计入本书的总点评分。

Copyright 2022 www.lcread.com All Rithts Reserved 版权所有,未经许可不得擅自转载本站内容。
请所有作者发布作品时务必遵守国家互联网信息管理办法规定,我们拒绝任何反动、影射政治、黄色、暴力、破坏社会和谐的内容,读者如果发现相关内容,请举报,连城将立刻删除!
本站所收录作品、社区话题、书库评论及本站所做之广告均属其个人行为,与本站立场无关。
如果因此产生任何法律纠纷或者问题,连城不承担任何法律责任。

关闭窗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