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第六十一章 往事越廿年(3)

章节字数:2975  更新时间:14-10-02 14:37

背景颜色文字尺寸文字颜色鼠标双击滚屏 滚屏速度(1最快,10最慢)

    “安国公家中人丁兴旺,他本人有三个嫡子,三个庶子,另外还有嫡庶女儿五个,后来各自婚配之后,又生了许多的孙男娣女,这么一大家子人只有一个能够承袭爵位,其他的子孙要如何谋生?你认为他们会满足于一人袭爵吗?至于另外两家,根本就是和安国公家穿一条裤子的。

    安国公六个儿子中有四个娶得是那两家的媳妇,女儿也有嫁入那两家的,而那两家之间也有娶嫁联姻,这三户人家错综复杂的姻亲关系,使得他们就是拴在一根绳上的蚂蚱,一荣俱荣一损俱损,可以说是京城大族世家的代表之一。”

    阮竹卿是外来人,对于京城本地复杂的人际关系网根本就一无所知。

    “这么说他们是铁心要把你绑在他们的船上了?”也就是想要通过薛冉搭上姜氏反贼的大船?

    “不是把我绑在他们的船上,而是把他们绑在我的船上。如果将来我真的被那些人推上那个位置,这三户人家就会出一个皇后两个贵妃,那么荫封族人子弟不就名正言顺了吗?否则他们今年为什么这么热衷于与我联姻的事?估计是那个姓姜的小子给安国公带了他爹什么许诺过来了,安国公才会大着胆子拉上亲家一起搭讪我这条破船。”

    这三户人家的用心太明显了,不炮灰他们都对不起皇座上那个人阴谋家的称号。

    “但愿皇上收拾这三家人的时候,你不会受到波及。”听了这么多,此时的阮竹卿对人心的不足和险恶已经深感无力了。

    薛冉目光闪了闪没有接话,但是他深知,那个人如果想要收拾这三户人家,就绝对会把他一起捎带上。这些年那个人对他表现的无限宠爱已经让一些人动了不该有的心思了,那个人会选择适当的时候杀鸡儆猴,而他毫无疑问的就是那只被杀的鸡。关于这一点,薛冉早在很小的时候就已经做好心理准备了。

    *****

    那天的谈话过后,薛冉和阮竹卿两个人之间的感觉发生了很大的变化,虽然阮竹卿还是不爱搭理人的神仙样,但言谈举止中总是会流露出一种对于薛冉的不经意的关心。不过只要这两人的关系能够得到缓和,永安王府和阮家的下人们还是很高兴的,因为他们终于脱离了低气压的范围感受到艳阳高照的幸福了。

    阮竹卿因为卧病在床,向礼部告假了很长一段时间,好在礼部工作也不是很忙,当他销假会到礼部上班的时候,却意外的接到了皇上召见的旨意,突如其来的召见让阮竹卿的心提了起来,他真不知道以他现在的级别,究竟是什么重要的事情能够让皇帝亲自召见他。

    依旧是薛冉最不喜欢的南书房,近身太监早已经撤到了殿外,阮竹卿进去的时候,奉茶的人正是薛冉,看着薛冉那可怜巴巴的样子,阮竹卿花了很大的力气才让自己忍住笑意,南书房可是个庄严肃穆的地方,薛冉的样子跟南书房也太不搭配了。

    不过,广仁帝对待阮竹卿的态度并没有比薛冉好多少,薛冉端着茶杯站在广仁帝身边服侍了多久,阮竹卿就跪在地上等候了多久,广仁帝仿佛把这两个人都忘到了脑后一样,一直到一个时辰以后,他才放下手中的朱笔,抬头找茶水喝,而此时的阮竹卿已经有些摇摇欲坠了。

    “怎么,身体还没有恢复吗?”广仁帝看着阮竹卿强提着精神,却一点儿怜惜的意思都没有。

    “毕竟是大病初愈,身子还是有些虚的。”回答广仁帝问题的人是薛冉而不是阮竹卿。

    “你知道得倒是听清楚。”广仁帝拿鼻子哼了一声,“不过是个中暑而已,用不了几天就能好的毛病,会拖这么长时间还没好,完全是因为你们两个闹别扭,气大伤身了吧?”

    阮竹卿猛然抬起头,惊讶地看了看广仁帝又看了看薛冉,只从薛冉的脸上看到了苦笑。这么说薛冉一直都知道永安王府里有皇帝的眼线?薛冉脸上的苦笑很明显在告诉他,这事儿其实他知道。

    “微臣自幼体弱不耐暑气,今年一夏天都没有发病,直到快入秋了才发作这一回,难免比往常重了些。劳烦皇上挂心了…………”阮竹卿只能装样子地解释了一下。

    “你这病来的不是时候啊…………”广仁帝坐在书桌前,目光烁烁地看着跪在地上的阮竹卿,“最近宫里宫外都在说一个很不好的传言,说你曾经放话你跟永安王两个人情投意合相互喜欢。你在这个时候病倒,永安王病榻前殷勤服侍,恰好让这传言得到了证实,弄得你们两个人现在名声都很不好啊!!”

    听到这话阮竹卿心里一惊,当初他们在金家商量好的,对外一律说这话是从薛冉嘴里说出来的,因为薛冉这个人一向不靠谱,这话从他嘴里说出来自然可信度要大大的下降,可若是从阮竹卿嘴里说出来的两个人相互喜欢,那就不知道会有多少人会把这话当真了。

    究竟是谁把这句话的真实出处给说出去的?而且还传到了广仁帝的耳朵里,这都找两个人当堂对质了!!阮竹卿暗下决定,索性他就承认了好了,争取帮薛冉把婚事退掉,省得那三家人若真的惹了事,薛冉不好摘出来。

    阮竹卿又一次抬头看了看薛冉,发现薛冉正在跟他做口型,好像说的是个‘木’字。木?木新航吗?那家伙因为表现的好了一段时间,就让人把他给忘记了?其实他是死性不改,一直在闷不吭声的寻机会陷害他们吧?

    那天在金家商议此事时,他并没有避讳,可能是因为从头到尾他都没说一句话,让人忘记了他其实跟薛冉是冤家对头,结果就出了这么大的一个纰漏?

    “唉…………”广仁帝结果薛冉手上的茶碗,带着几分怜惜地瞪了薛冉一眼,“朕这个侄儿自幼没了父母,朕总觉得不愿意忤逆他的心愿,不希望让他觉得自己是没人疼的孩子,所以把他给娇惯坏了。

    虽说他一直把自己喜欢男色挂在嘴边上,可朕也不能当真不让他娶媳妇啊?喜欢男人毕竟是有违人伦的事。好容易今年给他订亲了,可是你们看看,现在传出这些不中听的话来,让人家姑娘家里怎么想?还没过门,丈夫就如此荒唐,以后过了门,人家的闺女还不得吃亏啊?万一一生气,把婚事给推了,可怎么办?”

    广仁帝一时火气上来,将茶碗重重地放在桌子上,但语气依旧是怒其不争哀其不幸的。

    “阮爱卿的婚事听说被搁置了是吗?”广仁帝突然将话题引到了阮竹卿身上,让阮竹卿有些不适应。

    “是…………微臣也觉得自己年纪尚轻,还不着急,晚些考虑婚事也不迟…………”您老人家不知道咱婚事是怎么被搁置的吗?

    “嗯,这件事朕也听说了,是皇后耽搁你了吧?居然还想将小十三嫁给你?小十三才多大,她这个当娘的也未免太心急了些。”广仁帝心里一直对这个皇后就不是很满意,但他也不能说出来,毕竟这个皇后是他自己亲自册封的。

    “你别跟她计较,端旻皇后膝下只有一儿一女,小十三降生的时候,二皇子已经快要出宫立府了,小十三刚刚好可以慰藉她心里的空虚,所以她花在这个女儿身上的心思,比旁人终究是多了许多。

    不过她要召你为婿也就是自己心里想想,小十三是皇家的公主,她的婚事最后要宗族太庙出面去筹办才和规矩,不是她一个皇后想想就能说了算的。回头朕会好好警告于她,你回去告诉你的父母,该给你筹办婚事,就抓紧时间去办,千万别耽误了你的终身大事。”

    这算是好消息还是坏消息?不用娶公主了,阮竹卿是挺高兴的,但是要开始筹办自己的婚事,薛冉那边阮竹卿却怎么都放心不下,还不如有皇后娘娘这块挡箭牌在那儿发威,他才能有时间慢慢捋清自己的心思。

    “现在关于你们两个的传闻实在是说的太难听了,阮卿,朕叫人在东城帮你找了一处宅院,你回去好好收拾收拾,准备搬过去吧。你们两个分开来住,以后传言自然会慢慢的偃旗息鼓,现在就不要让那些不堪入耳的消息耽搁你们两个人的婚事了。”

    闹了半天这才是广仁帝今天召见阮竹卿和薛冉的真正目的。

    “皇伯伯…………竹卿他是冉儿的幕僚啊!!您知道冉儿一贯脑子不太好使,有时您交代冉儿去办一些差事,冉儿自己实在是办不好,所以特别需要竹卿他的帮衬…………”

    一听说让阮竹卿搬出永安王府,薛冉也顾不得装鹌鹑了,怎么说也要据理力争一下。

    

打赏本章    举报本章
这本书实在是太棒了,我决定打赏作品的作者!
100 铜板 300 铜板 1000 铜板 3000 铜板
5000 铜板 10000 铜板 30000 铜板 100000 铜板
打赏查看
送黄瓜送苹果送香蕉送笔记本送手机送钻石送跑车送别墅
标题:
内容:
评论可能包含泄露剧情的内容
* 长篇书评设有50字的最低字数要求。少于50字的评论将显示在小说的爽吧中。
* 长评的评分才计入本书的总点评分。

Copyright 2022 www.lcread.com All Rithts Reserved 版权所有,未经许可不得擅自转载本站内容。
请所有作者发布作品时务必遵守国家互联网信息管理办法规定,我们拒绝任何反动、影射政治、黄色、暴力、破坏社会和谐的内容,读者如果发现相关内容,请举报,连城将立刻删除!
本站所收录作品、社区话题、书库评论及本站所做之广告均属其个人行为,与本站立场无关。
如果因此产生任何法律纠纷或者问题,连城不承担任何法律责任。

关闭窗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