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第六十二章 小灾的前奏(1)

章节字数:2929  更新时间:14-10-03 18:00

背景颜色文字尺寸文字颜色鼠标双击滚屏 滚屏速度(1最快,10最慢)

    “你家中不是还有一个幕僚呢吗?”广仁帝瞪了阮竹卿一眼,“百里靖的才智也很是不错,关键是他已经有家室了,怎么也不会跟你传出什么不好的传言来,就让百里靖继续做你的幕僚,阮竹卿还是从永安王府搬出来吧!!”

    见薛冉还想辩驳,广仁帝脸色铁青:“这是圣旨,薛冉你要抗旨不尊吗?”

    “微臣遵旨!!”薛冉微弱的反抗终于彻底失败了…………

    *****

    突然被命令搬家,阮竹卿和薛冉都有些不能适应。

    薛冉不用说,向来都是想方设法留住阮竹卿不让他走的,可是这一次广仁帝明摆着说是圣旨了,薛冉也不敢挽留,就算是一百个不乐意,他也得送阮竹卿走。所以他能做的就是,把自己府上的管事全都派出去帮助阮竹卿在新宅子收拾屋子,务求一定要让阮竹卿住着舒服,没有任何的后顾之忧。

    而出人意料的是阮竹卿也不想搬走,他的心态就值得人深思了。百里靖拉着阮竹卿夜谈了半宿之后得出了一个惊人的结论,他竟然也对薛冉动心了,上次当着石慧馨说的两人相互喜欢的话竟然是真的,理由也与上次说到的相同,薛冉对人的好,属于润物细无声的那种,当他一心一意对一个人好的时候,要对他不动心还真是挺难的。

    可眼下两个人才有点儿情投意合的意思,皇上就让他们分开住了,可不可以说明皇帝陛下的第六感准确的惊人?

    要依着百里靖的意思,他是想让阮竹卿和薛冉两个人彻底好好谈一次的,两个人对这段感情都是怎么看的,将来打算怎么办,事情的前因后果总要一次说个清楚才好,只可惜薛冉并不想谈,永安王府虽然说大不大说小不小,真要是成心躲一个人,你还真是找不到他。

    临了,阮竹卿又生气了,畅谈一次有这么难吗?不过就是把所有的事情摊开了说说,再想想两个人的将来打算是一个什么样的关系罢了,他就这么不想承认两个人真的是彼此喜欢吗?

    阮竹卿一见薛冉当了缩头乌龟,索性一生气一走了之,带着阮家的下人们消失得干脆,,什么送行宴会都没有举行,甚至跟永安王府的人连招呼都没打就都走了,偌大个西苑只剩下百里靖一家子几口人,顿时显得十分的冷清。

    薛冉不是不想回应阮竹卿的感情,在他看来,阮竹卿是个敢爱敢恨的人,一旦他认准了这段感情,让阮竹卿为薛冉去死,他都不会眨一下眼睛。可薛冉能看着阮竹卿去送死吗?他身上背负着那么多的东西,薛冉舍得让阮竹卿参与进来吗?

    越是爱的深,越不希望自己爱的人因为自己而涉险,所以广仁帝下圣旨让阮竹卿搬离永安王府的时候,薛冉只是象征性的反抗了一下,并没有认真的想办法阻止这件事。就连阮竹卿一气之下搬离永安王府,薛冉也没有冒出来跟他打个招呼。

    就这样吧,就这样让他彻底离开自己,就这样让他发着脾气离开,说不定以后他甚至都不愿意看见自己,那不是正好能顺了自己的心意,可以让他远离自己了吗?要不然他也要借着快要成亲的借口让他搬出去呢,皇上的圣旨倒是来得正是时候,这不就是瞌睡了有人给送枕头吗?挺好的…………

    *****

    西苑里阮家的人都消失得一干二净了,偌大个院子霎时冷清了下来,也不知道是因为人少了所以院子才会显得凉快了许多,还是本来秋天也已经降临了,大大方方跑到花园里来玩儿的邵玉楼突然觉得有些冷,不自觉地打了个寒颤。

    邵玉楼最怕冷了,他最后离开家人的那一刻就是一个寒冬的清晨,虽然那是家里也因为缺少柴禾土炕一直烧得不太热,可他以前最喜欢的是偎在哥哥姐姐们中间,用亲人们的体温来取暖。可是他还是离开亲人们了,就在那一天,邵玉楼把那种单薄衣裳阻挡不住的刺骨寒冷深深地刻印进了自己的心灵。

    后来,所有熟悉邵玉楼的人都知道,他每到冬天都喜欢用各种华丽的大毛衣裳紧紧裹住自己,也有许多捧戏的人热衷于将各种华丽的大毛衣裳双手奉上,实际上没有人知道,那个用华丽皮毛衬托自己漂亮脸蛋儿的人真正需要的是什么…………

    “小玉哥,这才入秋,你怎么把这些大毛的衣裳都拾掇出来了?看上去怪怪的,我现在头上还在冒汗呢,看到你这些东西,我好像觉得更热了…………”邵玉楼虽然把名字改回来了,但丫鬟小玉还是喜欢叫他小玉哥,理由是难得两个人同名,这也是一种缘分。

    “啊,这几天大管事不是说咱们可以从那个小院子里搬出来了吗,所以我在收拾箱笼,趁着这几天太阳比较好,我把这些东西拿出来晒一晒,去去霉味,到入冬不就正好可以穿了吗?”终于不用跟那个小院儿里的人大眼瞪小眼了,目前邵玉楼的心情很好。

    “嗯,小玉哥,我家小姐想要拜托你出去帮她买点儿绣花线回来,她想要给爷做一身秋冬穿的寝衣。”成亲后的袁氏非常的安分守己,就连出去采买针头线脑之类都不不会去,她不出门,贴身丫鬟小玉自然也得在家呆着。

    “怎么找我出去?小柱小三都上哪儿去了?”邵玉楼的日常工作就是跟着百里靖,今天百里靖就在家,去找薛冉下去了,所以邵玉楼才得闲在家,平日里采买东西这种小事都是由柳家给袁氏陪嫁的小厮去做的。

    “他们……今天都忙……”小玉的目光有些躲闪。

    “忙?忙到主子们有事差使他们都找不到人影?小红呢?是不是也不在家?他们哥儿仨今天不是又都跑回家看爹娘去了吧?”小红小柱小三,是三兄妹,虽然跟着袁氏来做了陪嫁,身契也直接跟在了嫁妆里面,但这哥儿仨的父母都是柳府里的老人儿,有爹妈在上头时常招唤着,这哥儿仨跟百里靖他们四口人一点儿都不一心,身契更是如同一张白纸,对他们一点儿约束力都没有。

    “说是……他们爹爹今日钓到了几条鱼,他们娘亲就叫他们回去吃鱼了……”这像是给人家当奴才的说的话吗?小玉自己说着都觉得心虚。

    “奴大欺主,咱们家两个主子都太好说话,才会让他们这么嚣张,可见你们在柳家的时候都受了些什么罪。”邵玉楼恨恨地一巴掌拍在他的大毛衣服上,“一会儿我就回了咱们家爷,把这几个目中无人的狗奴才打发人伢子卖得远远的,让他们隔三差五的会自己爹娘家吃鱼!我呸!让他们吃西北风去。”

    “别了小玉哥,咱们刚刚腾了大院子住,需要洒扫的人手,要是单留下咱们两个,这么多的活儿咱们哪儿干的过来啊?”

    要是照邵玉楼说得做,搞不好他们就把柳家人得罪了,那三兄弟的爹娘虽说是柳家的奴才,不怕他们在柳家的主子面前哭闹什么的,可他们要是在背地里下蛆,那时候首先吃亏的可是他们家爷,说到底,就是百里靖的官儿太小也太穷了,他们在京城就这么一家子亲戚,真真得罪不起。

    “唉…………贫贱夫妻百事哀!”邵玉楼看了看自己的大毛衣裳,他倒是还有些东西可以卖掉贴补家用,不过以百里靖的脾气来说,他是断然不会用邵玉楼的钱的,邵玉楼也不知道自己留着这些旧物究竟还能有什么用处,单拿这些大毛衣裳来说吧,样式未免太华丽了些,身为一个家仆,他穿着比主人还豪华的衣服出门的话,百里靖还有脸见人吗?这些衣裳也就剩下拿出来晒太阳的份儿了。

    “行了,如夫人到底要买什么样的绣花线,我晒上这两件衣裳,就出去给她买。”邵玉楼看了看已经好几天没有敞开的月亮门,自从阮竹卿搬出永安王府,那扇月亮门就关闭了,现在除了百里靖还会经常去找薛冉之外,百里靖家的这几个人已经都不会再走这扇门了。

    “嗯,小姐说她想在爷的寝衣上绣一副翠竹图,让小玉哥您自己看着配线,她还说您上回帮她配的喜鹊登枝的线配的挺好看的,她信得着你的眼光。”小玉说着,从小口袋里掏出了几个铜板。

    “我这儿有钱,你还是把钱收起来吧,留着给如夫人买点儿好的胭脂水粉,她用的东西我都看不上眼…………”在胭脂水粉这个问题上,邵玉楼还真是个名副其实的‘专家’。小玉也笑着应声收起了铜板…………

    

打赏本章    举报本章
这本书实在是太棒了,我决定打赏作品的作者!
100 铜板 300 铜板 1000 铜板 3000 铜板
5000 铜板 10000 铜板 30000 铜板 100000 铜板
打赏查看
送黄瓜送苹果送香蕉送笔记本送手机送钻石送跑车送别墅
标题:
内容:
评论可能包含泄露剧情的内容
* 长篇书评设有50字的最低字数要求。少于50字的评论将显示在小说的爽吧中。
* 长评的评分才计入本书的总点评分。

Copyright 2022 www.lcread.com All Rithts Reserved 版权所有,未经许可不得擅自转载本站内容。
请所有作者发布作品时务必遵守国家互联网信息管理办法规定,我们拒绝任何反动、影射政治、黄色、暴力、破坏社会和谐的内容,读者如果发现相关内容,请举报,连城将立刻删除!
本站所收录作品、社区话题、书库评论及本站所做之广告均属其个人行为,与本站立场无关。
如果因此产生任何法律纠纷或者问题,连城不承担任何法律责任。

关闭窗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