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第六十四章 小灾的前奏(3)

章节字数:2927  更新时间:14-10-05 15:49

背景颜色文字尺寸文字颜色鼠标双击滚屏 滚屏速度(1最快,10最慢)

    邵玉楼现在顶的是奴籍,但是要脱离奴籍很简单,只要邵玉楼的主人到衙门去帮他做奴籍的身契注销,他就能从奴籍变为良民,脱不脱奴籍只不过是主人的一句话而已。

    现在百里靖之所以还没给邵玉楼改籍,是因为他的奴籍是皇上亲自下旨给他办的,百里靖得给皇上他老人家留个面子,好歹等个三五年之后再为邵玉楼脱籍,到那时邵玉楼是谁恐怕皇上都不记得,脱籍就自然而然了。

    然而贱籍的白冬儿可就没有这么幸运了,原则上贱籍头上是没有主人的,也不存在身契这一说,看上去比奴籍似乎是自由了不少,但国家的各种政策却从来都优惠不到贱籍的头上,他们不能读书不准参加科举,也不能经商不准办理纳税的手续,甚至连买卖土地房屋给自己寻找一个安身之所都不可以。就算这些也同样落不到奴籍的头上,好歹奴籍还有指望碰见一个像百里靖这样有良心的主人,万一哪天脱了奴籍,不就好了吗。

    而且贱籍的身份是世代传承的,贱籍的儿女还是贱籍,贱籍不可以迎娶良家女子为妻,也不可嫁入良家为妻,甚至嫁人连良妾的级别都够不上,只能做侍妾或者贱妾,而在贵族家庭中,贱籍的女子连做妾的机会都没有,因为没有哪一个达官贵人的家庭允许一个贱籍的女子进门,了不起养作外室就算是抬举她们了。

    简单的说,奴籍和贱籍都在地位上是最低等的,但是奴籍还有盼头有可能有出头之日,而贱籍则是世世代代永无翻身之期,像兰玉班的那帮人能够由皇上亲自下旨为他们改籍,简直就是千古不遇的奇迹,白冬儿在兰玉班散伙改籍之前脱离组织,根本就是自寻死路的结果。

    “喝喝,还真没看出来,什么时候一身傲骨的邵玉楼也学会仗势欺人了?只可惜你依仗的人权势小了点儿,要不然我看你还真的要吃人了呢。别以为就你有依仗,现在你都已经不唱戏了,哪儿还有人像过去一样把你捧在手心儿里啊?我还真就不信了,那些给小爷我捧戏的人里面,随便扒拉出来一个都比你那芝麻大点儿官位的主子强,我看到时候你还怎么跟小爷较劲。”

    一生下来就是贱籍的白冬儿从来就没想过自己能够脱籍,也正是因为这样,他对这种身份极其的适应,对于自己需要依仗权势来欺压别人也没有半点的抵触心理,一切都好像理所当然一样。

    “就算是芝麻大点儿的官位,那也是官儿。民不与官斗,你没听说过吗?”一楼靠近大堂的一个包间的门突然打开,里面走出来了两个衣裳华丽的俊美青年,打头的一个在反驳白冬儿的时候丝毫没有嘴下留情,“就你那些捧戏的主儿什么时候这么有出息,有胆量跟当官儿的斗来着?别告诉我那里面有什么了不起的官儿,我怎么记着尽都是些个满身铜臭的行商来着?还真别让我知道哪个当官的给你捧戏,我非笑话死他不可!!”

    白冬儿一看见包厢里走出来的人,立刻变得脸色煞白,包厢里出来的人正是他这辈子最大的克星金凤宇。

    金凤宇在京城并不是最有势力的人,但他却是京城里最不能得罪的人,一来身为皇亲国戚的金家本来就是普通官员不愿得罪的主儿,二来金凤宇是整个熙宁郡王府最长袖善舞的一个,几乎整个金家的外交都由他全权处理。

    就是这样的金凤宇,仅在当初第一次和白冬儿打了照面,就放话出来绝对不给白冬儿捧戏,从那以后,给白冬儿捧戏的人再也没有一个是出身官场,剩下那些给他捧戏的商人哪个不是见风使舵的主儿,这也正是白冬儿离开兰玉班以后越混越落魄的原因所在。

    金凤宇早就放话不给白冬儿捧戏,可他却一直很喜欢听邵玉楼的戏,当年的兰玉班也正是因为金凤宇愿意给邵玉楼捧戏,才能在京城混得如鱼得水。如今让金凤宇碰见白冬儿找邵玉楼的茬儿,白冬儿能得好吗?

    就算邵玉楼早就不唱戏了,人家的交情还在呢!邵玉楼的主人是百里靖,百里靖现在是永安王薛冉的唯一幕僚,永安王薛冉和金凤宇那就是打小儿穿开裆裤一起长大的发小,只要和金凤宇对上,白冬儿就算死一百遍也不为过。

    白冬儿真后悔自己嘴巴太贱,这么明显的人物关系自己怎么总是记不住呢?刚刚他一直在后台化妆,根本就不知道金凤宇这尊大神今天会这么巧来浮春楼消遣啊?不对,就算金凤宇这尊大神今天不来浮春楼,他也不应该找邵玉楼的麻烦。人比人得死,货比货的扔,白冬儿永远比不上邵玉楼的一根小手指头,不管邵玉楼什么身份,这都是铁一样的事实。白冬儿今天总算是牢牢记住了。

    “今天难得是休沐日,怎么没见你家的百里大人,就你自己出来了?”跟在金凤宇身后的青年,白冬儿并不怎么认识,不过看他对待邵玉楼那过分温柔的态度,白冬儿知道这恐怕也是邵玉楼的铁粉之一,不过过去在兰玉班,白冬儿并没有见过这个人,对于他的身份,白冬儿多少有些好奇。

    “参见六殿下!”邵玉楼板着一张棺材脸,硬梆梆地跟薛墨打招呼。上一次薛墨是被他气走的,今天这一见面,邵玉楼实在是做不到若无其事的跟他打招呼。

    “怎么,还在生我的气?上次我也是为了你们着想,永安王府毕竟是皇亲国戚的府邸,你们随随便便收留不知底细的人,对于大家都有害处。我也就是生气你们戒心太低,不知道保护自己。现在好了,那个人跟着阮竹卿一起搬出永安王府了,要祸害也就只能祸害阮竹卿一个人了,伤不到阿冉和你就好。”

    薛墨并不是聪明绝顶的人,跟他亲爱的大哥太子殿下比起来,他的才智实在是不起眼,可薛墨有个别人没有的本事,就是直觉特别准,所以那天他难得把这种特别准的直觉用在了魏庭仲身上,永安王府那几个混蛋却没人买他的账,薛墨在生气之余还是很担心那几个混蛋的安全,直到听说阮竹卿搬出了永安王府,魏庭仲也跟着搬出来了,他才放下心来。

    今天薛墨约了金凤宇,就是想要两人一起去永安王府找薛冉和百里靖玩耍的,途中路过浮春楼,金凤宇想起来薛冉最喜欢浮春楼做的几道细点,才拉着他进来等着打包外带几份点心再去找薛冉跟他要最好的茶水搭配来吃的,想不到就在他们等候点心的时候,竟然碰上了许久不见的白冬儿跟邵玉楼找茬吵架的场景。

    白冬儿当然没见过薛墨,因为薛墨有数的几次去兰玉班听戏都是跟着金凤宇一起去的,而只要是金凤宇上兰玉班听戏,兰玉班都会把白冬儿藏起来不让金凤宇看见,薛墨跟白冬儿也就理所当然的没见过面了。

    现在白冬儿一听到这个对着邵玉楼和颜悦色大献殷勤的锦绣青年竟然是皇子,脸色就已经是一片死灰了。一个没实权的金凤宇都能让白冬儿生不如死,再来个皇子六殿下向着邵玉楼,他白冬儿是不是就可以直接挖个坑把自己埋了?

    “你这人心肠也未免太狠毒了些,祸害不到你的哥们兄弟,祸害别人就无所谓了?那阮大人可是永安王心尖子上的肉,他伤到一根头发,我们那位傻王爷都能撞墙自杀以谢罪,要不然你以为那个人当初是怎么留在王府里的?”

    虽然曾经喜欢过魏庭仲,甚至为了帮他留在永安王府里,邵玉楼不惜跟薛墨硬碰硬,可是自打邵玉楼看到魏庭仲跟木新航站在一起的那一刻,邵玉楼喜欢魏庭仲的心突然冷了下来,再回想过去他和魏庭仲相处的景象,邵玉楼一下子明白了,过去就是他剃头挑子一头热,魏庭仲从来就没把他放在心上过,会和永安王府的敌人站在一起的,那绝对不会是朋友。

    “哎呦,你怎么突然想通了,知道那小子不是好人?还是说他做了什么对不起你的事儿?你别怕,就算他现在是阮竹卿的帐房,老子也照样有的是办法碾死他,还能不让阮竹卿生气!!”只要邵玉楼能想通就好,薛墨一想到要处置魏庭仲,就按捺不住自己那颗跃跃欲试的心。

    “暂且先不要动他吧,跟那样的人动手你也不嫌掉身价,他要真是做了什么对不起永安王府的事,你再收拾他也不迟,到时候想怎么捏死他还不是你说了算?”

    

打赏本章    举报本章
这本书实在是太棒了,我决定打赏作品的作者!
100 铜板 300 铜板 1000 铜板 3000 铜板
5000 铜板 10000 铜板 30000 铜板 100000 铜板
打赏查看
送黄瓜送苹果送香蕉送笔记本送手机送钻石送跑车送别墅
标题:
内容:
评论可能包含泄露剧情的内容
* 长篇书评设有50字的最低字数要求。少于50字的评论将显示在小说的爽吧中。
* 长评的评分才计入本书的总点评分。

Copyright 2022 www.lcread.com All Rithts Reserved 版权所有,未经许可不得擅自转载本站内容。
请所有作者发布作品时务必遵守国家互联网信息管理办法规定,我们拒绝任何反动、影射政治、黄色、暴力、破坏社会和谐的内容,读者如果发现相关内容,请举报,连城将立刻删除!
本站所收录作品、社区话题、书库评论及本站所做之广告均属其个人行为,与本站立场无关。
如果因此产生任何法律纠纷或者问题,连城不承担任何法律责任。

关闭窗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