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第六十五章 小灾的前奏(4)

章节字数:3000  更新时间:14-10-06 14:51

背景颜色文字尺寸文字颜色鼠标双击滚屏 滚屏速度(1最快,10最慢)

    邵玉楼心不在焉地拿眼神在楼上楼下的包厢来回扫视,他们在大堂这儿闹出这么大的动静,怎么还不见那两个人出来查看情况?还是说他们打定主意要当缩头乌龟了?不管怎么说,这两个人一定是在商议对永安王府不利的事情就是了。

    “行,有你这句话就行,省得到时候我对他出手,你还要心疼。”薛墨仿佛看到了他跟邵玉楼之间的感情大踏步地向前迈进了一步,怎么说这也算是同仇敌忾了吧?

    “我说白冬儿,你怎么还在唱戏啊?”另外一方面,金凤宇早就知道薛墨对邵玉楼的痴心一片,能看着他俩这样和平相处也是挺难的的景象,金凤宇转过头把目标指向了一旁发愣的白冬儿。

    “回……回世子爷的话,小人……小人只会唱戏,不会别的营生,不唱戏,小人就只有饿死了。”白冬儿噗通一声跪倒在地,回话的时候连头都不敢抬,这与硬着脖子跟薛墨顶嘴的邵玉楼比起来,那骨气差的可不止一节两节,怨不得薛墨对邵玉楼死心塌地,白冬儿却被金凤宇撵得无处存活。

    “不会别的营生,那你就去死好了,就你这样的人唱戏,没的把那些好好的戏本子都给糟践了,本世子听了这么久的戏,从来只见过戏里的角色傲骨铮铮,实在是哪一个角色你都不配演,你说你还活着有什么意思啊?”金凤宇压抑在长袖善舞面具下的恶毒全都发挥在白冬儿的身上了,能让金凤宇这样发泄压力,白冬儿也不算是真正的全无用处。

    “世子饶命!!世子饶命啊!!”白冬儿拼命磕头,直到鲜血直流也不敢停下。

    “我要你的命干什么?怪脏的。”金凤宇厌恶地闪身躲开白冬儿磕头的方向,“浮春楼的掌柜呢?赶紧叫你们掌柜出来见我!!”

    早就躲在一旁看热闹的浮春楼掌柜立刻从阴影处窜了出来:“世子爷吉祥!!您有什么吩咐?”

    “我说你个老货,等你做几盘点心怎么等这么半天,还让本世子惹了一肚子的气?”浮春楼真正的背后老板是某个皇亲国戚,恰巧跟金凤宇关系也不错,所以他向来跟浮春楼的老掌柜说话也从来都不客气。

    “世子爷您什么时候这么嘴急来着,非得坐在这儿等点心出炉?老奴派人给您送上门去岂不是更好?”老掌柜也是个脸皮厚的,说话油滑得很。

    “你说你什么眼光?就这样的渣子你也肯让他在浮春楼唱戏?想把浮春楼的招牌砸干净了是不是?你要真这么想跟本世子打声招呼,本世子很乐意帮忙!!”金凤宇连一点点眼角余光都不愿意施舍给白冬儿。

    “瞧您说的,谁敢砸浮春楼的招牌啊,老奴又不是不想活了。”老掌柜掩藏了眼神中怜悯,白冬儿恐怕再也不能在京城呆下去了,“老奴这也是想给孟班主留个面子,他如今不在京城了,在他的戏班子里呆过的人,也都算是故旧,多少该照顾些的。现在老奴知道该怎么办了,明儿老奴就给同行们带个话,这个狗奴才手脚不干净,实在不是能留在店里唱戏的主儿,让大家自己看着办,您看行吗?”

    “就你这老货心眼儿多,行,本世子就给你个面子,也给孟班主个面子,留下这狗奴才的一条小命,不过从明天开始,本世子不希望在京城的任何一个角落听到这狗奴才唱戏的声音,你明白了吗?若是做不到,到时候出手的人可不是我…………”

    金凤宇努着嘴朝薛墨比划了一下,薛墨也很配合地在眼中划过了一道寒光,老掌柜立刻明白该怎么办了。

    “来人!!把这个狗奴才和他的家当都给我扔到后面巷子里喂狗去!快!!”几个客人们瞧着眼生的大汉突然从犄角旮旯里冲出来,不由分说拖起白冬儿就往外走,而此时的白冬儿已经发不出任何求饶的声音了。

    ‘扔出去喂狗’?很好很形象!!这就是他白冬儿最后的下场了!!白冬儿嘴角划过一丝凄厉的笑,眼神恶毒地盯着邵玉楼,目不转睛。虽然他嘴里发不出任何声音了,但这阻挡不了他心里的诅咒,他恨不得邵玉楼立刻死掉,食其骨肉寝其皮…………

    就在所有人的注意力都集中在白冬儿身上的时候,二楼的一个包厢的门悄无声息地打开了门,从里面鬼鬼祟祟地冒出了一个人,趁着大家都没发现,这个人很想就这样偷偷溜走,但是他忘记了一件事,白冬儿这种货色永远都是入不了邵玉楼、金凤宇和薛墨这三个人的眼的。尤其是一直在寻找他的邵玉楼,他刚刚从包厢一冒头,邵玉楼就发现他了。

    “站住,想去哪儿?”那个人蹑手蹑脚地走下楼梯,可惜刚刚下到楼梯口就被背对着楼梯口的邵玉楼一声断喝给叫住了。

    “玉……玉楼……”被叫住的人正是邵玉楼今天盯梢的目标魏庭仲,既然逃不走,他也不做无谓的挣扎了,乖乖地回过头蹭到了邵玉楼的身边,脸上露出了谄媚的神色。

    这种神色其实是他经常摆在脸上的,尤其实在京城这种地界上,官宦人家比比皆是,哪一个都比他这样的无名书生强得多,他自然要经常端着谄媚的表情去奉承人。但这种表情他很少用在邵玉楼身上,因为他潜意识里邵玉楼就是个下等人,完全不值得他去谄媚。

    另外在面对阮竹卿的时候,魏庭仲也从来都没用过这种表情,而是经常端着一副读书人清高孤傲的样子,他知道这种样子阮竹卿会因为同时读书人而倍感亲切。说到底,魏庭仲就是一个看人下菜碟的高手,所以他才能依靠邵玉楼留在阮竹卿的身边。

    “浮春楼可是个高档的馆子,像你这样身无分文需要投靠别人养活自己的,有钱在这儿消费吗?”邵玉楼的心一片冰凉,这种谄媚的表情他看得太多了,通常都是什么样的人会做出这样的表情他也异常的熟悉。

    以前魏庭仲在他的面前总是表现出一种读书人铁骨铮铮的样子,那才是邵玉楼真心爱慕的有骨气的男人,而今一看到这张谄媚的脸,邵玉楼知道了,过去魏庭仲在他面前都是装的,一来是知道自己就吃这一套,二来恐怕也是真心的瞧不起他。

    他怎么会为这样一个人痴迷了那么久呢?好像一直有人劝他不要在魏庭仲身上花费太多的心思吧,为什么他就没听呢?难道真的要等到铸成大错的那一天自己才会幡然悔悟?邵玉楼暗中狠狠地咬了咬牙,一定要知道魏庭仲跟木新航两个人见了面都说了些什么。

    “我…………”魏庭仲的脸面狠狠地被伤了一下子,他有些不可置信地看着邵玉楼,这种瞧不起人的话怎么也不应该是从邵玉楼嘴里说出来的啊?难道说今天早上他起床的方式不对,看错人了?

    “瞧你说的,就算我没钱来这儿消费,难道还不许我有个能消费得起的朋友吗?今儿我没什么事儿,出来溜达,正巧碰见了一个旧识……就是朋友嘛,人家约我来这儿喝茶,我也正想和他叙叙旧,就跟着过来了。……你说的没错,这儿东西都挺贵的,我朋友说了他结账,不用我花钱!!”魏庭仲说得挺仗义,听得一旁的薛墨冷笑了一声,就这样的货色竟然能让邵玉楼喜欢了那么长时间,邵玉楼到底是什么眼神儿啊?

    “你的朋友?能让我也见见吗?”朋友?敌人的朋友同样是敌人!!木新航不是邵玉楼的敌人,是仇人!!仇人的朋友也是仇人,魏庭仲不知不觉中被邵玉楼贴上了这样的标签。

    “还是……别见了,人家挺有身份的。”言下之意,人家不是你想见就能见的,“再说,我拿什么身份把你引荐给他啊?”

    邵玉楼一阵一阵的打着寒颤,冷,从骨头缝儿里一阵一阵地往外冒寒气。

    “是啊,人家挺有身份的,像我这样戏子出身的家奴当然不配见人家,更何况我是你什么人啊?既不是兄弟,也不是朋友!!”邵玉楼咬着牙从牙缝里挤出了最后几个字。

    “小楼,你别这样无理取闹行吗?你以前不是这样的…………”魏庭仲对今天邵玉楼的不识相很不满意,但是当着薛墨和金凤宇的面他不敢发作,要是放在平时,他早就摔脸子给邵玉楼看了。

    “木新航!!你别当缩头乌龟!!你给小爷下来!!”邵玉楼一把推开魏庭仲,仰头冲着二楼魏庭仲出来的那个包厢大喊大叫,吓得一旁看热闹的一干掌柜小二一阵腿软。

    这位的确比白冬儿有骨气有胆量,他敢挖苦薛墨这个六皇子也就算了,谁让六皇子就吃他这一套呢。可是他敢这么大骂木新航,他们可是真心佩服邵玉楼了。

    

打赏本章    举报本章
这本书实在是太棒了,我决定打赏作品的作者!
100 铜板 300 铜板 1000 铜板 3000 铜板
5000 铜板 10000 铜板 30000 铜板 100000 铜板
打赏查看
送黄瓜送苹果送香蕉送笔记本送手机送钻石送跑车送别墅
标题:
内容:
评论可能包含泄露剧情的内容
* 长篇书评设有50字的最低字数要求。少于50字的评论将显示在小说的爽吧中。
* 长评的评分才计入本书的总点评分。

Copyright 2022 www.lcread.com All Rithts Reserved 版权所有,未经许可不得擅自转载本站内容。
请所有作者发布作品时务必遵守国家互联网信息管理办法规定,我们拒绝任何反动、影射政治、黄色、暴力、破坏社会和谐的内容,读者如果发现相关内容,请举报,连城将立刻删除!
本站所收录作品、社区话题、书库评论及本站所做之广告均属其个人行为,与本站立场无关。
如果因此产生任何法律纠纷或者问题,连城不承担任何法律责任。

关闭窗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