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第六十六章 小灾的前奏(5)

章节字数:2757  更新时间:14-10-07 17:43

背景颜色文字尺寸文字颜色鼠标双击滚屏 滚屏速度(1最快,10最慢)

    木新航是谁啊?东郡来的小霸王,虽然近几个月行事低调了很多,可架不住他过去的记录太辉煌了,有好几家得罪他的店铺最近生意都惨淡了许多,那还是因为这些店铺背后都有达官贵人当大老板,才勉强保住门面,要是换了没什么背景的,只有直接关门大吉才是保命的上上策。

    “邵玉楼!!木新航是我表哥,你就不能给本世子留两分面子吗?”金凤宇没想到邵玉楼的目标竟然是木新航,他也被邵玉楼的爆发吓了一大跳。木新航的性子他太了解了,被邵玉楼这么骂,木新航不可能绕得了邵玉楼,而薛墨不用问一定是要力保邵玉楼到底的。木新航和薛墨两尊大神杠上,他夹在中间绝对两面不讨好,到时候受罪的可是他金凤宇。

    “不用给这个软货留面子,玉楼,我也早看木新航不顺眼了,你放心大胆的骂,六爷我替你担着!!”一听这话,金凤宇差点儿给薛墨跪了。大爷,您能不能别在这种时候出来挑事儿?

    然而,金凤宇紧张了半天,楼上却没有半点动静。不对啊,这不是木新航的风格!他要是不出来说点儿什么,那他可就成缩头乌龟了。

    众人又等了一会儿,只见旁边的一个包厢里出来了一个青衫的年轻书生,无视了楼下的剑拔弩张,淡定地喊了一声,“小二,结账!”然后朝魏庭仲一抱拳,“魏兄,就此别过,你我有缘再会吧。”再然后目无旁人地自顾自下楼,从柜台处掏钱付账,大摇大摆地拂袖离开。

    一系列动作一气呵成,仿佛整个浮春楼里发生的各种热闹都与他没有任何关系,就连跟魏庭仲也不过是泛泛之交,这人不值得他投注半点注意一样。大家不免怀疑,魏庭仲嘴里的朋友就是这个人吧?至于木新航什么的,人家根本就不在浮春楼里吧?

    邵玉楼扁着嘴看刚刚发生的这一幕,心里一百二十个不服气,他从小学戏就被教导说,唱戏的上台是眼神要好,才能完美地表现人物,台下眼神也要好,才能在夹缝中求生存。魏庭仲与木新航见面,他绝对不可能看错,刚出去的青衫书生为什么就不能是木新航的手下呢?

    金凤宇看出了邵玉楼的不服,干脆自己上楼,直接推门进入邵玉楼盯的那个包厢去一探究竟,结果在那包厢里,他根本就什么人都没看见,空空荡荡,只有后窗大敞四开地直往里灌凉风。

    “邵玉楼!这里没人,你要不要也上来看看?”金凤宇站在二楼朝邵玉楼耸肩,只招来了魏庭仲的冷笑声。

    “行了小楼,我不知道你今天究竟闹的什么脾气,既然你这么不给我留面子,我也不用对你毕恭毕敬的了吧?今儿你心情不好,咱们改日再聊!!”说罢,魏庭仲竟然也拂袖而去,甚至都不给金凤宇和薛墨打个招呼。

    这样是代表魏庭仲和邵玉楼彻底撕破脸了吗?薛墨心里升起了一点小小的期待,却不知邵玉楼心中已经是恨火滔天了。

    魏庭仲!!你最好不要做对不起永安王府的事,否则我邵玉楼跟你誓不两立不死不休!!!

    *****

    以木新航的个性来说,被人骂了还不出面表示表示,那是绝对不可能的,除非他在邵玉楼骂人的时候根本就不在浮春楼,但邵玉楼的的确确看到木新航跟魏庭仲一起走浮春楼的,既然魏庭仲在,为什么木新航就不在呢?

    答案只有一个,那就是木新航早在邵玉楼开骂之前就已经离开浮春楼了,走的正是那扇大敞四开的窗户。这个包厢的后面对着的就是老掌柜所说的后巷,所以木新航在看到浮春楼的人把白冬儿扔进后巷离开后,便翻窗而下,落到了白冬儿的跟前。

    此时的白冬儿正处在人生最狼狈的时刻,因为适才正准备演出,身上穿的只是白色的里衣,但经过刚才几个大汉的一番拖拽,质地柔软的里衣已经被揉成了一团,再加上几处污黑,根本就像是一团破烂的抹布。而他脸上的妆也只上了粉底,还没抹胭脂,更不用说描眉和涂口红了,所以整张脸一片惨白跟鬼一样。

    最惨的是,浮春楼直接把人就这么扔出来了,可是白冬儿却在自己被扔出来的过程中看到了这些日子和他搭伙的几个同伴,他们鬼鬼祟祟探头探脑的躲着浮春楼的人,怀里抱着的正是白冬儿这许多日子以来辛辛苦苦攒下的家当。

    那几个没良心的逃跑了,带走了白冬儿所有的财产,其中包括两套并不值钱却是白冬儿好容易攒下的头面,包东西的包袱皮裹的并不严实,有几样散碎的首饰从缝隙中掉落出来,却更加映衬了几个人逃窜时的狼狈与仓惶。

    家当没了,活路没了,白冬儿觉得自己的性命都要丢在这里了,难道说他白冬儿只剩下指望着变成厉鬼再找仇人报仇吗?可白冬儿知道自己不是什么好人,就是单论自己的出身,恐怕死后都只有下地狱的份儿,他还能有那个机会变成厉鬼去寻仇吗?

    白冬儿觉得自己是生无可望死无所归,真真的绝望了,直到那个人一身华服如同天神一般地站在自己的面前。他站在逆光处,白冬儿根本就看不清他的长相和脸上的表情,但光线从他的背后照过来时,他整个人就如同神祗一般令人仰望。

    就连那个人的声音都是那样的动听:“想报仇吗?”

    报仇?这两个字强烈地刺激着白冬儿的神经,他的眼中瞬间爆发出了精光万道:“想!!”

    一个字的回答果断而坚定。

    “那好,爬起来跟我走。”一件黑色的斗篷落在了白冬儿的头上。这是今天午后起了冷风,木新航的小厮特意回家给他取来的,木新航身材颇为健硕,他穿来合身的斗篷盖在矮小的白冬儿身上,几乎将他整个人都隐没了起来。

    白冬儿深吸了一口气,斗篷上传来了微微的暖意,这是木新航刚才一直将斗篷挂在手臂上残留下来的余温,虽然这一点点的温暖,暖不了白冬儿在冷风中瑟瑟发抖的身体,却扎扎实实地温暖了白冬儿的心,哪怕这只是他的幻觉也好,白冬儿总算是找到了活下去的勇气。

    *****

    那一天,到了最后邵玉楼也没能把针线给他家的如夫人带回去,但由于和他一起踏进家门的人是六皇子薛墨和熙宁世子金凤宇,当然也就没人敢说邵玉楼是平白出去溜达一圈儿什么活儿都没干了。

    晚上的时候,邵玉楼把他看到木新航和魏庭仲凑在一起的消息跟薛冉说了,薛冉冲他摆了摆手,那两个人勾结到一起也没什么用,魏庭仲是阮竹卿身边的人,他能接触薛冉的机会十分有限。

    更何况薛冉这个人一向不爱参与政务,想从他这里偷些什么机密是不可能的,皇上派在他永安王府里的那些密探都查不出什么破绽,让薛冉安然度过了这么多年,一个魏庭仲才来多长时间,能干得了什么,而阮竹卿也不过就是个从七品的小官员而已,身边没有任何可供魏庭仲偷盗的机密。

    被安抚的邵玉楼好几天都寝食不安,终于在几天后听到朝堂上传来的一个爆炸性消息时爆发了。

    薛冉之前分析的都对,但是他忽略了一件事,皇上派来的密探工作内容只是监视,只要薛冉什么出格的事情都不做,大家自然相安无事。而木新航做的却是无中生有,管你做没做出格的事情,你没做我替你做便是了。

    朝堂之上,木新航上奏折称他截获了薛冉写给西南大山中躲藏的叛贼姜玉超的一封信,可以证明薛冉心存不轨意图谋反。所有人都觉得木新航肯定是在诬告,薛冉当米虫王爷这么多年了,从来都没跟姜玉超联系过,怎么凭空就冒出了一封书信来?肯定是假的。

    没想到,那封信被呈上了广仁帝的龙案,广仁帝一看,虽然不是薛冉常用的行书字体,却的的确确是薛冉的字迹,广仁帝龙颜大怒,当即派殿前侍卫抓了薛冉扔进了天牢。

    

打赏本章    举报本章
这本书实在是太棒了,我决定打赏作品的作者!
100 铜板 300 铜板 1000 铜板 3000 铜板
5000 铜板 10000 铜板 30000 铜板 100000 铜板
打赏查看
送黄瓜送苹果送香蕉送笔记本送手机送钻石送跑车送别墅
标题:
内容:
评论可能包含泄露剧情的内容
* 长篇书评设有50字的最低字数要求。少于50字的评论将显示在小说的爽吧中。
* 长评的评分才计入本书的总点评分。

Copyright 2022 www.lcread.com All Rithts Reserved 版权所有,未经许可不得擅自转载本站内容。
请所有作者发布作品时务必遵守国家互联网信息管理办法规定,我们拒绝任何反动、影射政治、黄色、暴力、破坏社会和谐的内容,读者如果发现相关内容,请举报,连城将立刻删除!
本站所收录作品、社区话题、书库评论及本站所做之广告均属其个人行为,与本站立场无关。
如果因此产生任何法律纠纷或者问题,连城不承担任何法律责任。

关闭窗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