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第七十章 阴谋的影子(4)

章节字数:2963  更新时间:14-10-11 17:54

背景颜色文字尺寸文字颜色鼠标双击滚屏 滚屏速度(1最快,10最慢)

    既然徳公公肯接招,下面的事就好办了,阮竹卿又是如同仙人般地笑了一笑,将目光转向了百里靖:“百里大人,我家的长随还都在宫门外候着,就劳烦您帮着传个话,让他们预备些春茶送过来了。”

    阮竹卿和百里靖之间早有默契,当然知道阮竹卿打的是什么主意,其实徳公公是想把百里靖和阮竹卿他们全都撵走的,只留下薛埴薛墨两兄弟密谈,不过阮竹卿好像根本就不想走,百里靖可没有能够用来贿赂徳公公的东西,他自然要领着邵玉楼和小红离开。

    “你倒大方,上次我想跟你讨些春茶吃,你就是不肯给,这次这么大方愿意送给徳公公好几斤,怎么不说顺便也给我些?”百里靖也是人精,他看似抱怨的话实际上满足了徳公公极大的虚荣心,百里靖和阮竹卿关系好那是满朝文武尽人皆知的,这春茶百里靖跟阮竹卿要,阮竹卿都不肯给,却一开口就送给他徳公公好几斤,徳公公觉得自己的人生终于圆满了。

    “就知道你不是好答对的,告诉他们顺手也给你称二两就是了,再多就糟蹋了。”阮竹卿和百里靖一搭一唱默契十足。

    “得,就冲你这二两茶叶,本官就给你当一回跑腿好了。”百里靖领着邵玉楼和小红顺利退场,阮竹卿也如愿以偿地留下来继续打探消息。薛墨平时看惯了阮竹卿不食人间烟火的模样,想不到他还有这么顽皮的一面,险些惊掉了下巴,心里盘算着什么时候跟薛冉面前好好讨论一下阮竹卿的真实面目,他大哥薛埴却沉下了眸色,若有所思地多看了阮竹卿一眼。

    “唉…………”等着百里靖等人一走,阮竹卿就又换上了一副担忧的神色,对徳公公说道,“让公公见笑了,其实下官家里的春茶每年的产量也不是很多,不过因为下官自幼就喜爱这一口春茶,家父又爱藏私,才会每年单独给我留出一些。

    之前在永安王府里住着的时候,无论是王爷还是百里大人,下官都不曾单独给过他们,就是觉着想要喝茶,到下官这儿来喝蹭茶就行了。要是直接送给他们,他们又拿出来招待客人了,回头别人跟他们讨要,您说他们是给还是不给?

    现在可倒好,皇上非要让下官迁出王府去住,王爷竟然还含冤入狱了,也不知道我们什么时候还能在一起喝一回茶…………”

    美人就是美人,阮竹卿那落寞的神情格外的惹人心疼,竟然让一直觉得自己很熟悉他的薛墨也不由得生出了怜悯之心,不过薛墨知道这是阮竹卿在做戏,索性跟自己大哥一起端着茶杯坐壁上观,看看这个突然开了窍的冷美人到底能从徳公公嘴里套出什么话来。

    “瞧您说的,这倒让老奴不要意思要您那点儿春茶了。”不让他要,那才是拿小刀子割他的心头肉呢,“其实这也不能怪皇上,本来皇上就在为如何替王爷平反一事操心,谁知道今儿个晌午还发生了一件令皇上恼怒的事儿,可不是一看见几位前去替王爷求情,皇上这一肚子的火气就全都发到您几位的头上去了吗?”

    几个人心头一凛,莫非是有人在背后给薛冉下蛆了?可千万别让他们知道到底是谁在这么坏薛冉,这三位都不是什么心眼儿大的人,尤其是在对待算计薛冉的人,他们的手段怕是都不是一般人能忍受得了的。

    “可是有人落井下石了?”这会儿阮竹卿也顾不得装模作样了,赶紧打听道。

    “可不是嘛!!良妃娘娘……阮大人可能不知道,但是两位皇子应该知道。这位良妃娘娘上午派人来延请皇上,说是良妃娘娘亲手做了几道小菜,请皇上过去用膳。皇上也没多想,晌午用膳的时间就过去了。

    到了良妃娘娘那儿可好,菜还没吃上两口呢,良妃娘娘就哭诉上了,说永安王如今下狱,婚事可就这么耽搁下来了,可那三家要嫁给王爷的都是家中的长房嫡女,长房嫡女嫁不出去,下面的妹妹们就都没办法议亲。也不知道这永安王要被关到什么时候去,良妃娘娘恳请皇上替那三家的闺女把亲事退了,千万被因为一个罪臣之子耽搁了好几家子闺女的亲事。

    两位皇子可能也知道,万侍郎家二房长媳跟良妃娘娘是堂姐妹,当初万侍郎为了攀上王爷这门亲事,就是托他弟媳妇来宫里求了良妃娘娘跟皇后娘娘面前说情,才攀上了个侧妃的位置。如今可倒好,万侍郎的那个弟媳妇一见王爷出事,转脸儿就来求良妃娘娘帮万家退亲,说是害怕耽搁她自己闺女的亲事,昨儿跟良妃娘娘面前哭了一个下午呢。

    您几位说说,这皇上能不生气吗?当初托关系找门路,上赶着要跟王爷攀亲事的是他们,现在王爷刚刚落难,张罗着要退亲的还是他们,这都什么人呐?王爷可是还没最后定罪呢,他们这是着的什么急呢?要老奴说,王爷这回下狱下得好,自己糟点儿罪,能看清楚这些攀龙附凤的嘴脸,以后再踅摸亲事的时候才能脑子清醒点儿,别自己耽搁了自己的终身。”

    徳公公替薛冉打着抱不平,语气中似乎一点儿都不担心薛冉最后会获罪,也就是说广仁帝根本就没想把薛冉怎么着,而这次让薛冉下狱的目的,恐怕就是找借口把薛冉的亲事给解决了,这多少让薛埴薛墨两兄弟松了一口气。

    现在,退亲的话让这三家人自己说出口,广仁帝一边表示自己很震怒,一边再把亲事给退掉,既能达到他最终的目的,又一点儿都不落埋怨,反而给人一种他很为侄儿着想的印象,顺手赚个好名声,里外里都是广仁帝占便宜,广仁帝的算盘真是打得滴水不漏。

    阮竹卿觉得有一股凉气从他的脚底一直升到头顶心,奇寒彻骨。这就是素来溺爱薛冉的广仁帝,他用侄儿的性命逼死了自己的弟弟弟媳,又在侄儿成年的时候拼命地想要断掉他延续香火的可能,在这个皇家什么亲情宠爱都是假的,薛冉一直生活在这样的环境里是何等的战战兢兢?

    坐在自己对面的这两个年轻的皇子呢?也许他们现在还念着跟薛冉从小一起长大的情谊,还能为薛冉的困境而着急。那么,如果有一天薛冉触犯到他们的利益了呢?他们是不是也会想广仁帝一样,毫不犹豫地下手,将自己的眼中钉肉中刺狠心地挖出来毁掉?

    阮竹卿想起了薛冉平时的玩世不恭米虫德性,又想起了潇洒的行书中暗藏的压抑和畏缩,他觉得自己非常心疼薛冉,很想把薛冉搂进自己的怀里,拍拍他的背,告诉他自己会一直跟他在一起。

    一瞬间,阮竹卿做了一个这辈子最大胆的决定,现在时机还不到,但他一定会那么做的…………

    *****

    出了徳公公的执事房,三个人准备一起离开皇宫,一路上沉默成了三人之间唯一的相处模式,直到走出宫门的时候,远远望着三个人各自的马车,薛墨突然说话了。

    “既然皇上想要解决的是阿冉的婚事,那咱们不妨去那三户人家走上一趟,摊开了说,让他们直接退亲好了。”只要广仁帝肯告诉他们应该怎么救薛冉出来,那他们直接照做就可以了。

    “就怕那三家不肯退亲呢。”阮竹卿细细回忆着他上次与薛冉谈论薛冉婚事时说过的话,薛冉说了,那三家攀上他的目的是想在姜玉超扶他登位后占据个皇后贵妃的名头,如果真是那样,他们未必会害怕这次薛冉的入狱,恰恰相反的是,这正是劝说薛冉造反,投靠姜玉超的好机会,让他们三家在这时候退亲,人家还不一定愿意呢。

    “是不是冉儿跟你说过什么?”薛埴半眯着眼睛看向阮竹卿。

    “他说,曾有人看到过一个和姜玉超长得很像的年青人出入安国公府。”阮竹卿的话也是点到为止。

    “你的意思是说,那三家才是真正跟反贼挂了关系的,才会在今年拼命地跟冉儿攀亲事?”这三户人家胆子可真不小。

    “王爷只说往年他的婚事是最尴尬的,才会在今年不得不跟六殿下一起在百花宴上相亲。”那些人怎么不继续不开眼下去,把薛冉留给他接收就好了嘛。

    “这倒是真的,头几年的百花宴,阿冉可从来都没收到过请柬。那时候因为我在守孝,也没人给我送过请柬,所以大家才没计较。现在想起来,偶尔有人提到阿冉婚事的时候,不管是多热闹的酒宴都会瞬间冷场,呵呵,我竟然从来都没注意到过。”薛墨冷笑了几声,对那些人的作法很是不屑。

    

打赏本章    举报本章
这本书实在是太棒了,我决定打赏作品的作者!
100 铜板 300 铜板 1000 铜板 3000 铜板
5000 铜板 10000 铜板 30000 铜板 100000 铜板
打赏查看
送黄瓜送苹果送香蕉送笔记本送手机送钻石送跑车送别墅
标题:
内容:
评论可能包含泄露剧情的内容
* 长篇书评设有50字的最低字数要求。少于50字的评论将显示在小说的爽吧中。
* 长评的评分才计入本书的总点评分。

Copyright 2022 www.lcread.com All Rithts Reserved 版权所有,未经许可不得擅自转载本站内容。
请所有作者发布作品时务必遵守国家互联网信息管理办法规定,我们拒绝任何反动、影射政治、黄色、暴力、破坏社会和谐的内容,读者如果发现相关内容,请举报,连城将立刻删除!
本站所收录作品、社区话题、书库评论及本站所做之广告均属其个人行为,与本站立场无关。
如果因此产生任何法律纠纷或者问题,连城不承担任何法律责任。

关闭窗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