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第七十六章 新娘变新郎(5)

章节字数:3003  更新时间:14-10-17 18:21

背景颜色文字尺寸文字颜色鼠标双击滚屏 滚屏速度(1最快,10最慢)

    “此次,微臣呈交给皇上的反贼信件便是魏庭仲交给微臣的,他说这都是他跟随阮竹卿阮大人借住在永安王府时无意中得到的东西。可是最近,微臣竟然得知此人擅长一种叫做揭画的手艺,他重金卖给微臣的一些名人字画竟然都是他靠揭画的手艺仿造的,如此微臣不得不怀疑他交给微臣的反贼信件也是伪造之物。”

    木新航给出的解释让薛埴和薛墨大吃一惊。他们原来还想借着木新航呈交的这些姜玉超的亲笔信,说木新航跟姜玉超或者姜彦波之间有秘密来往呢,如今木新航一说这些信是仿造的,立刻就切断了他和姜家之间有所往来的可能性,直接把罪名全都推给魏庭仲了。

    “你说那些信件是伪造之物,有何证据?”广仁帝也对伪造一说很不满意,他也想借着木新航跟姜家之间来往的事做做文章呢,木新航推脱的倒是干净。

    “是,向微臣揭穿揭画手艺的人曾经告诉微臣,揭画几乎是在原作的基础上原原本本的复制一层出来,但难免会有些毛糙,墨色也会略前些。于是微臣便花大价钱找了一副原作来,跟魏庭仲卖给我的假画儿做了个对比,微臣原来还觉得那假画儿挺好看的,跟真迹放在一比就立见高下了。

    于是微臣便想起来了,魏庭仲交给微臣的这些证物,包括永安王爷的那封亲笔回信都算在内,颜色都略显有些色淡。当时微臣只觉得拿到了永安王谋反的证据事关重大,却没在证据的真假上多做思量,试想永安王爷乃是皇亲贵胄,用得笔墨纸砚当然都应该是最好的,那些淡得快要看不出墨色的东西怎么会是出自永安王府的用品?这当然是有人恶意栽赃陷害了!!”

    木新航一副认真维护薛冉的模样,恶心得薛墨都快吐出来了,你还敢再假一些吗?

    “既然你说揭画是从原作上复制而来的,那么永安王的那封亲笔信也自然应该是存在的,只不过不知被藏到哪里去了而已。你是不是想让朕派人去永安王府搜一搜原件啊?”广仁帝冷哼一声,戳破了木新航的鬼主意。

    “这原作用不着去别的地方找,魏庭仲手上有一份,阮竹卿阮大人手上也有一份!!”木新航此言一出,薛墨就怒了。

    “木新航,你到底是来替薛冉脱罪的,还是来往他身上泼脏水的?找你这么说来那封反信阿冉竟然还写了两份不成吗?找你这么说魏庭仲为什么不把他手上的那封原件直接交给你,而是给了你一封揭过的假货?”早就知道这个木新航不是什么好东西,当着他和太子的面儿还敢这么编排薛冉。

    “六殿下稍安勿躁,殿下误会微臣的意思了。微臣所说的原件其实就是之前永安王爷为阮大人抄录的《落鸿集注》和《雪鸢集》这两本书。前段时间阮大人受了暑热卧病在床,王爷为了安抚于他便从我姑母家的藏书楼里抄了这两本书出来,因为是魏庭仲出的主意,所以捎带着也给他抄了一份。

    可谁料到这个魏庭仲能有这么大的耐心,从这两本书中一字一字地揭出了一封信来,也所以这封永安王与姜贼勾结的反信用得是王爷不常用的魏碑体而不是行书,抄录大作总要规矩些嘛。”原来他也知道这封反信处处透着不正常,根本就不可能是薛冉的亲笔。

    “这么说来,你承认自己诬陷永安王了?”广仁帝拿鼻子眼儿哼出了这句话,心知接下来不能太过重罚这个小子了。

    “微臣自知此事做得太过莽撞了,甘愿受罚,但恳请皇上体恤微臣也是受了小人的蒙蔽才会做了这等错事,还望皇上恕罪。”

    木新航一个头重重地磕在地上,似乎悔罪很有诚意,到让广仁帝不能把他怎么着了,关键是整个过程木新航把自己摘的太干净了,除了误信小人之外还真是拿不出他有意诬陷的罪证来。

    “既然你也知道错了,念你本也是忠心于朝廷,不过是好心办了坏事,朕就不为难你了,官降三级,罚俸一年,权当是给永安王这几个月受委屈的补偿吧。”

    误信导致的诬告,也就只能这样惩罚了,官降三级对于普通的官员来说恐怕不亚于天灾,但是对于木新航来说,他在京城的官职本来就是闲差,再不济他头上还顶着东郡世子的名头呢。罚俸对于他来说更是不痛不痒,那点儿钱连他一个月的花销都不够,他在京城吃的可一直都是东郡给他送来的银两。

    “谢皇上隆恩,今日微臣一定亲自去天牢接王爷出狱,摆酒席为他袪晦气…………”他这是典型的得了便宜还卖乖。

    “省省吧,你觉得他看见你还能吃得下东西吗?”‘天牢里的老鼠都比他长相可爱’,后面这句话薛墨没敢当着广仁帝的面儿说出来,要不是当着他老爹,这句话绝对是要直接砸在木新航脸上的。

    “嗯,太子,一会儿你就去九门提督那里,叫他带人去阮竹卿的府邸抓人吧。”赔罪不赔罪都是次要的,关键是抓住跟姜家有关联的人才是正经事。

    “回皇上,魏庭仲早在将信交予木世子的那一天就离开阮家了。”早知道魏庭仲做这种事,阮竹卿能放任这种人混在自家人的队伍里吗?早在邵玉楼发现魏庭仲秘密与木新航会面的那一天,他就跑了,从那以后就再没回过阮家,甚至还从阮竹卿的帐房卷走了一笔银子,气得福伯一提起这个人来就骂街,完全想不起做了多年管家需要办事稳重这一说。

    “木新航,你可知魏庭仲的下落?”最好是让他派人去木新航的府邸上搜一搜,就算找不出什么证据,祸害他一下也挺好的。以上是广仁帝内心美好的愿望……

    “回皇上,魏庭仲与微臣也仅只见过那一次面,后来他究竟去了哪里,微臣并不知晓。”

    其实魏庭仲一直呆在木新航的府上,直到安国公府被抄家,魏庭仲才卷包裹逃跑的。木新航的确没见过姜家的人,在他与姜彦波之间牵线搭桥的人也的确是魏庭仲。

    姜彦波是以进京赶考的名义,冒充赵家长媳的侄子来到京城的,他也的确曾经混迹于进京赶考的士子当中,物色可用的人才,他跟魏庭仲就是在那个时候勾结到一起的,反而是魏庭仲和木新航的相识在这之后。

    可以说薛冉此次入狱的确是姜彦波假借木新航之手做的,他知道广仁帝特别不能容忍薛冉和姜家有所勾连,也知道木新航的这些罪证一旦交上去薛冉也肯定会蹲监狱,不管最后薛冉能不能够平安的从天牢里出来,他和广仁帝之间相互猜忌不再信任的裂痕都再也不能弥补了,可以说这是假借广仁帝的手把薛冉一步一步地推到姜家这边来。

    木新航也不是傻子,安国公府被抄家的事一传出来,他就大概知道自己被利用了,但是当他回头去找魏庭仲的时候,早已经是人去屋空,连他客房里的古董摆设都被魏庭仲偷走了,所以木新航主动找上广仁帝,竭尽所能地帮薛冉脱罪,顺便把自己从诬陷的罪名中摘出来。为从谋面的姜彦波、木新航两个人就在这种情况下结成了死敌。

    最后太子薛埴领命去找九门提督发布通缉令去了,三天后九门提督的人在城西小山坡的密林里找到了魏庭仲的尸体,和他一同被找到的还有百里靖家中失踪的两个小厮小柱小三和他们的父母。这五个人死相都极其惨烈,似乎是被什么野兽袭击了一样,尸身残破不全,被咬得七零八落的,其中一人的肚肠甚至被拖出了半里地远,惨不忍睹。

    永安王被无罪释放,罪魁祸首魏庭仲下场可怖,真正的幕后黑手却不知道隐藏到了什么地方,一时间整个京城人心惶惶,老百姓担心城外的野兽会袭击人,当官的害怕会遭遇安国公府赵家那样的灭顶之灾。

    这其中最担惊受怕的是许多未嫁的闺女,永安王可是又恢复单身了,可是他那三个曾经的未婚妻一个上吊自杀了,另外两个如今落魄得连百姓家的闺女都不如,接下来究竟是谁家的闺女那么倒霉会成为永安王府未来的王妃?据传说皇太后可是为了永安王的婚事大发雷霆了!!

    端旻皇后私下里曾经找过几户有待嫁女的官员,可得到的回答一律都是拼命往死里磕头,永安王妃这个头衔根本就没人敢接,嫁不嫁闺女还都是小事,哪位大人家里不是嫡出庶出的小姐一大堆。

    这些大人也未必真的把自家闺女的性命看得多么的重要,这年头最要女人命的是生育大关,能活着把孩子生下来那就是好家伙,孩子生不下来母子双双因难产而殒命在这个年代也是常有的事。

    

打赏本章    举报本章
这本书实在是太棒了,我决定打赏作品的作者!
100 铜板 300 铜板 1000 铜板 3000 铜板
5000 铜板 10000 铜板 30000 铜板 100000 铜板
打赏查看
送黄瓜送苹果送香蕉送笔记本送手机送钻石送跑车送别墅
标题:
内容:
评论可能包含泄露剧情的内容
* 长篇书评设有50字的最低字数要求。少于50字的评论将显示在小说的爽吧中。
* 长评的评分才计入本书的总点评分。

Copyright 2022 www.lcread.com All Rithts Reserved 版权所有,未经许可不得擅自转载本站内容。
请所有作者发布作品时务必遵守国家互联网信息管理办法规定,我们拒绝任何反动、影射政治、黄色、暴力、破坏社会和谐的内容,读者如果发现相关内容,请举报,连城将立刻删除!
本站所收录作品、社区话题、书库评论及本站所做之广告均属其个人行为,与本站立场无关。
如果因此产生任何法律纠纷或者问题,连城不承担任何法律责任。

关闭窗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