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第七十九章 新娘变新郎(8)

章节字数:2969  更新时间:14-10-20 17:33

背景颜色文字尺寸文字颜色鼠标双击滚屏 滚屏速度(1最快,10最慢)

    “别胡说八道,天牢里的人什么时候虐待你了?你当我们兄弟花进去打点的银子都是扔了听响儿用的?”薛墨真是又好气又好笑,真恨不得在薛冉的屁股上踹一脚才解恨呢。

    “对……对对对,秋艳姐姐,你快去帐房看看,咱们王府的账面上还有多少银子,拿去天牢打点一下,给竹卿送些换洗的衣物还有添几床被褥!!吃的东西也预备些,不行你亲手做些小食送进去!不对!!你多做些小食送进去!!”

    薛冉又像个陀螺一样开始转圈圈了,转得秋艳头昏眼花。

    “行了,瞧你那点儿出息!!你是打算让阮竹卿在天牢里待多长时间啊,还是怎地,给他预备那么些东西?”秋艳知道薛冉不靠谱,所以根本不为所动,只是任由他原地蹦跶,然后让六皇子薛墨损他几句。

    “你们怎么这样镇定?竹卿在天牢里呢,还不赶快想办法救人?你们要是不想办法,我就去天牢,把他给换出来!!反正我在天牢里呆得挺舒服,要吃有吃要喝有喝…………”薛冉委屈的不得了,他在天牢里就有那么多人关心,怎么换成阮竹卿在天牢里就没人搭理?

    “好了冉儿,你就别闹了。”太子薛埴端起茶杯轻抿了一口,“怎么你自己进天牢的时候冷静的好似别人的事,换成别人进了天牢,你却急得好像自己的事。阮竹卿对你就真的这么重要吗?”

    “太子哥哥,你也知道冉儿身份特殊,婚姻一事,打从我懂事那天起,就没有再抱过什么希望。我知道我不能有子嗣,不能碰女人,也曾想过就算是纯粹发泄,找些不相干的男子亵玩,也总不会牵扯什么感情。

    可是阮竹卿他给我的感觉完全不一样,就算我最开始也是打着玩儿玩儿的主意靠近他,不知什么时候,也早就变了。我现在什么都不求,只要他平安就好,我可以看着他娶妻生子,幸福的过完一生,我也就很幸福了。真的别无所求…………”

    薛冉的直白让在场的某一个人动容了,他就是阮竹卿身边的老管家福伯。阮竹卿天生丽质,小时候更是粉砌玉琢漂亮的不得了,一直一来打阮竹卿主意的王公贵族都不在少数,好在阮家虽然只是商户,可怎么也用不着卖儿子求富贵,且阮家的商人身份让阮竹卿的父亲十分的长袖善舞,尽最大的能力保护住了自己这个长得太漂亮的儿子。

    也正是因为这样,阮竹卿才会一心埋首书海,不愿与人交往。好在阮竹卿成年之后的长相跟小时候有了不小的变化,虽然还是很漂亮,但已经脱离了小时候雌雄莫辨的特点,加上一身的书卷气,整个人都显出了明显的男性特征,基本上不太会引起某些人特别的兴趣了。

    这么多年来福伯见惯了对阮竹卿心存亵玩之意的恶人,尽管这些人身份都没有薛冉这么高,可是真心对待阮竹卿的却一个都没有。在所谓喜欢阮竹卿的人当中,真正眼神清澈,一心一意只为阮竹卿着想的人只有薛冉一个人,薛冉是对阮竹卿最好的人,没有之一。

    “倘若我家公子得罪了什么人,王爷也愿意为他抵挡一切灾难吗?”福伯莫名其妙的出声,吸引了所有人的注意力。

    “什么意思?福伯,你是说阮竹卿得罪了什么人吗?他不是去年的状元吗?怎么会得罪人,什么时候的事,怎么得罪的人?”薛墨像查户口的一样,一连串儿抛出了好几个问题。

    “请王爷回答老奴的问题。”福伯根本就不搭理薛墨。

    “福伯,你的意思是说这次竹卿入狱是因为他得罪过人?是什么人,怎么回事,你快告诉我!!有我在,你别怕,实在不行还有太子哥哥和六哥呢,我还不信了,这大齐的天下有人比皇家地位还高吗?欺负人竟然欺负到我们头上来了?”

    薛墨对薛冉的白痴言论只能白眼以对,把阮竹卿扔进天牢的分明就是他皇伯伯,当今的圣上。薛冉说的没错,大齐的天下就数广仁帝地位最高了,他要想欺负谁,对方大约是没有还手之力了。

    “老奴恳请永安亲王殿下救救我家少爷吧。”福伯突然跪倒在地,端端正正地给薛冉磕起了头。

    “难道这里面真的有隐情?刚刚你怎么不说?”

    就是说了你也解决不了什么吧?所以福伯才会等太子和六皇子都来了,才开始吐露实情,薛冉冉你被蔑视了你知道吗?福伯很聪明地没接薛冉的话茬,而是自顾自地诉苦了起来。

    “我家少爷自幼长得漂亮,容易招惹一些豪门权贵的觊觎,这一点王爷您应该知道。”薛冉不好意思地摸了摸鼻子,他也是觊觎阮竹卿美貌的蛀虫一枚。“不过一般的权贵,我家老爷还能对付得来,毕竟那些人对少爷不是真心的,贪色和贪财对于他们来说是一样的,只要我家老爷把钱送够了,那些人总能放我家少爷一马。好在阮家虽然没有什么身份地位,却向来都不缺钱,加之少爷知道自己容易惹事,也不喜欢抛头露面,所以这些年来也算是相安无事。

    可是前年春节,东郡王召开了一次春宴,专门宴请地方上有名的商贾。这种宴会过去也时常有,不过是东郡王压榨这些商贾,从大家手里低价购买各类产物。往年这种宴会东郡王从来都不亲自参加,只派家中相关的管事出来跟大家交涉。正好前年,我家老爷想着少爷就要进京应试了,希望少爷跟几个常常来往京城的商户旧识结交一下,让那几家在少爷来京时帮着照应一下,便领着少爷亲自参加了这一年的春宴。

    谁也没想到,从来不曾参加春宴的东郡王竟然破天荒地出现在了春宴上,并且一眼就相中了我家少爷。我家老爷无奈,四处搜罗了许多的金银财宝,并且找来了十几个绝色美女送进了东郡王府,才让东郡王对我家少爷暂且放过。离了春宴,我家老爷立刻送少爷到了少有人知的最偏僻的一处别院,让他安心读书,而后就连少爷离家进京应试,都不是从本家的宅子走的。

    去年春节,少爷高中榜首衣锦还乡,老爷本来以为少爷这都已经是朝廷命官了,应该不用担心东郡王对少爷出手了,可谁料想,少爷刚刚启程返京,东郡王就给老爷去了书信,要少爷到京城后投奔东郡王世子,随时预备着回到东郡王身边服侍他。

    老奴启程来京的时候,老爷交给老奴一封书信,说信是阮家与少爷断绝关系用的,一旦少爷落入东郡王之手,就让老奴将信寄回阮家,让他们与少爷断绝关系,从族谱上除去少爷的名字,然后让少爷找机会自裁,免得苟活在世上,倍受侮辱。

    这一次王爷入狱,大家已经知道这是东郡王世子栽赃陷害的结果,那与反贼勾结的信件也是东郡王世子找人伪造的。如今王爷出来了,我家少爷却身陷囹圄,这摆明了是东郡王父子对我家少爷出手了。

    如果王爷不能将我家少爷救出来,老奴就把阮家这封断绝关系的信寄回去,然后劝少爷在天牢里一头碰死算了。”

    说完,福伯倒伏在地上抱头大哭起来。这一番故事听得薛埴薛墨等人面面相觑,没想到阮竹卿这么招蜂引蝶,东郡王虽说是出了名的男女通吃,可毕竟已经年纪一大把了,最近一些年也收敛了许多。能让东郡王惦记好几年的,阮竹卿虽然不是独一份,但也算得上少有了。

    “看样子这阮竹卿就是给阿冉你预备的了。”薛墨若有所思地摸了摸下巴。“你叫什么……福伯是吧?本殿劝你快些把这封断绝关系的信给阮家寄回去吧。”

    “什么?莫非是老奴猜中了,就是东郡王对我家少爷下的黑手?”福伯大吃一惊,难道东郡王的势力大到如此地步了,他要对朝廷命官出手,连皇家都管不了了?

    “跟东郡王是没什么关系的。”薛埴放下了茶杯,有些心潮起伏。薛冉是他从小护大的宝贝,现在就要归别人了。“最近闹出这么多事情来,不都是因为皇上不愿意让永安王留下子嗣么。看在冉儿与阮竹卿相互都有心的份儿上,皇上打算给阮竹卿赐婚,下嫁永安亲王。”

    “什么?这……这怎么可能?堂堂的亲王竟然要娶男妃?”福伯虽然知道这是一个比较好的结果,可心里还是很难接受,但不管怎么说,这总比落到东郡王那个老色鬼手里要好些吧?

    “没什么不可能的,皇上为了让阿冉绝嗣也算是机关算尽了,何况这赐婚的事儿是你家少爷亲自求来的,这你总该没什么话讲了吧?”

    

打赏本章    举报本章
这本书实在是太棒了,我决定打赏作品的作者!
100 铜板 300 铜板 1000 铜板 3000 铜板
5000 铜板 10000 铜板 30000 铜板 100000 铜板
打赏查看
送黄瓜送苹果送香蕉送笔记本送手机送钻石送跑车送别墅
标题:
内容:
评论可能包含泄露剧情的内容
* 长篇书评设有50字的最低字数要求。少于50字的评论将显示在小说的爽吧中。
* 长评的评分才计入本书的总点评分。

Copyright 2022 www.lcread.com All Rithts Reserved 版权所有,未经许可不得擅自转载本站内容。
请所有作者发布作品时务必遵守国家互联网信息管理办法规定,我们拒绝任何反动、影射政治、黄色、暴力、破坏社会和谐的内容,读者如果发现相关内容,请举报,连城将立刻删除!
本站所收录作品、社区话题、书库评论及本站所做之广告均属其个人行为,与本站立场无关。
如果因此产生任何法律纠纷或者问题,连城不承担任何法律责任。

关闭窗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