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第八十一章 非凡的大婚(1)

章节字数:2974  更新时间:14-10-22 17:32

背景颜色文字尺寸文字颜色鼠标双击滚屏 滚屏速度(1最快,10最慢)

    说句实在话,广仁帝对订下这件婚事的过程并不十分满意,整个过程把薛冉和阮竹卿两个人之前的感情抬得太高,最后他广仁帝放人赐婚有点儿显得被动了,好像是迫于方方面面的压力才这样做,这跟他原计划表现自己的宽宏大量一点儿都不一样,不过好在最终的结果是他最想要的,所以广仁帝对这件事也就睁一只眼闭一只眼了。

    赐婚的旨意一下,永安王府就为大婚的事忙活开了,王府内许多多年不曾开放的区域都需要重新打扫整修。

    原定王妃居住的西苑因为已经充当了客院使用,已经不能再用来装饰成新房了,大管事索性将薛冉居住的院落后身一个一直紧锁不用的院子拿出来当作王妃的居所,并且按照当初阮竹卿在时,西苑阮竹卿卧房的样式重新布置了一间新房,在其中还融入了不少薛冉的喜好。

    以大总管对薛冉的了解,只要薛冉和阮竹卿正是成亲,成为了夫夫,薛冉肯定会抛弃自己原来的居所,整天跟在阮竹卿的身后,那么他原来的院子也就没什么用了,包括秋艳在内的一干丫鬟小厮也都要跟过来,到时候说不定还要安排专门服侍阮竹卿的丫环小子们,这个院落到时候得有多热闹啊?

    这一边永安王府筹备婚礼暂且不提,阮家那边也快速地对这桩婚事做出了反应。早在阮竹卿被释放之前,福伯就将当初阮老爷给他的那封断绝关系的信寄出去了,也同时表明了皇帝要阮竹卿下嫁薛冉的意图。

    虽然心疼儿子,可阮家也知道胳膊拧不过大腿的道理,皇帝既然相中了阮竹卿,而且要用下圣旨赐婚的方式订下阮竹卿下嫁的事情,阮家是决计不能抗旨呢,那就只有认命一途了。

    所以阮家那边也做了一番布置,首先是阮老爷下令分家,把阮竹卿按照普通家族子弟的身份分了出去,然后又写了绝断书,声称将阮竹卿逐出家门,在族谱上也抹去了阮竹卿的姓名,彻底断绝了阮竹卿和阮家之间的关系。当然这也是广仁帝想要的结果,他不能让薛冉的‘妻子’有一个强大的家族,可供姜家勾连算计。

    说是分家,其实大家都明白这就是阮家给阮竹卿的嫁妆,这份嫁妆可是不得了,几乎分去了阮家一半的家产,这其中阮家在江北所有的店铺土地的房契地契,所有奴仆的身契都给了阮竹卿还不算,另外还给了他江南的一座茶园子的地契,外加几十万的银两和无法估算价值的金银珠宝,至于从前阮竹卿自己收藏的那些书籍字画,也毫无疑问的按照阮竹卿的私产论处,一同被送到了京城,而这部分东西在某些人的眼里也同样是价值连城的。林林总总算下来,所有财产都折合成银两的话大约要有几千万两,足够所有人惊掉下巴了。

    这么庞大的嫁妆,把京城一些看热闹人的嘴巴也给堵住了。永安王要娶男妻了有怎么样?满京城算上,谁家嫁女儿能出这么多的嫁妆?包括皇帝老子都要掂量掂量自己的女儿出嫁的时候给没给过这么多的钱!!必须要承认,永安王这次娶妻算是赚大发了。

    阮氏家族中的子弟当人也有人对阮老爷如此‘分家’提出了异议,然而阮老爷却说,族长我就这么一个儿子,就算是要分家,老子把自己的全部身家都分给儿子又有什么不可以的?

    阮氏家族虽然庞大,但主要的营生却都掌握在阮老爷的手里,也就是绝大多数族人其实是依附着阮老爷手里的生意而活着的。他那么说直接就堵住了许多贪婪的嘴,族长老爷肯挣钱养活你们就不错了,为了保护你们这些族人,把人家的儿子给撵出家族了,还不许人家把私产转移给儿子吗?若是不满你们倒是自己想办法养活自己去呀?

    外面的纷纷扰扰多么的热闹都与阮竹卿无关了,自从被放出天牢,阮竹卿就回到自己的宅子里安静地待嫁了起来,他不是闺阁女子,用不着自己绣什么嫁妆,所以不管家里人如何忙碌地为他筹备婚事,也好像都跟他没关系似的,每天只需要坐在自己的书房里安静的看书就可以了。

    说是安静的看书,只不过是没人来打扰他罢了,其实真正有没有看进去书上的内容只有阮竹卿自己知道。

    阮竹卿虽然从小就经常被猥琐大叔骚扰,早已习惯了男人对他的窥视,可真真正正嫁给一个男人的事情他却从来都没有考虑过,他自己也不明白,那天为什么就稀里糊涂地找广仁帝说出了要下嫁薛冉这样的话来了呢?仅仅是因为同情薛冉尴尬的身份和处境吗?那现在这种有些忐忑,还略带期待的心情又是怎么来的呢?

    阮竹卿目前只知道一件事是确定无疑的,那就是他不讨厌薛冉,也颇为喜欢和薛冉相处在一起,也许这就足够解释他为什么会安安静静地坐在书房里听着整个宅子里的人都为他的婚事而忙碌,心中还带着一丝淡淡的欣喜了。

    新年的脚步匆匆而来,那件轰动京城的婚事中的两个主角却都没有置身于新年的热闹当中。以往过新年,阮竹卿都要和父母族人在一起,就连去年阮竹卿进京赶考后高中状元都没能阻挡他回家过年的脚步,可是今年不行了,阮竹卿已经不再是江南巨商阮家的人了,阮竹卿突然觉得自己这个新年过得空虚寂寞难以忍受,就连福伯摆了一桌子的酒菜在阮竹卿的面前,他都有些无法下咽了。

    “少爷,您别难过啊。这所谓的分家所谓的逐出家门,其实意思是将来您自己单起一份族谱,以后这个家族的老祖宗就是您了,您也不用再去祠堂跪拜磕头了,以后都是子孙后代到祠堂里祭拜您,这多荣耀啊?…………您还记着阮家祠堂里那两尊老祖宗的坐像吧?以后那里面那个男的就是您了,呵呵呵…………”

    自己从小看大的小少爷如此落寞,福伯不得不想办法安抚他的情绪。

    “福伯,您别勉强自己宽慰我了。您忘了,等我嫁进永安王府,就是要记入皇家族谱的人,不会有专门祭拜我的祠堂,我要进的是永安王府的祠堂,就算那两尊坐像里有一个是我,也是那个女人像,男像应该是永安王才对。”

    阮竹卿心里有数着呢,要不是因为他要嫁与一个男人为妻,阮家也根本就用不着将他逐出家门,父亲这么做一来是和京城这些纷乱的势力争斗划清界线,二来也是为了保全江南阮家的一份脸面。阮家最引以为骄傲的儿子嫁与男人为妻,那不得让人笑话几百年啊?

    “少爷,您也知道,王爷他…………绝对没有想要轻辱您的意思…………”薛冉是什么样的人品,福伯清楚得很。

    “嗯,这事儿原本也怪不找他,向皇帝请求下嫁的原本就是我自己,说我脑子发热也好,说我自轻自贱也好,总而言之是我自己找的…………”这个心里上的坎儿必须要阮竹卿自己迈过去,别人帮不了他。

    “…………启禀少爷,永安王府来人了…………”门外小厮的禀报声,打断了餐厅里一主一仆的对话。

    “唤人进来吧。”阮竹卿空手抹了一把脸,把落寞的表情擦掉,换上了一如既往的淡然。

    “参见阮大人。”进来的是个熟人,薛冉的贴身侍卫之一郑锋。

    “别这样称呼,在下在朝中的官位早就停职了。郑大哥来此何事,但讲无妨。”从七品的小官被撤销了,等待阮竹卿的将是正一品的诰命封号,虽然这不是阮竹卿想要的,但地位的确比从前高出了许多。

    “今日大年夜,我家王爷寻思着大人头一次自己在这宅子里过年,怪冷清的,想要邀请大人过王府去一同守岁。”郑锋的邀请样阮竹卿心头一热,原来薛冉还记得他是第一次一个人过年,这宅子再大,能够坐在年夜饭桌子旁边的也只有阮竹卿一个人,就连福伯也是侍立在一旁而已,阮竹卿真的很寂寞。

    “多谢你家王爷有心了,不过赐婚的圣旨已经下来,按说成亲之前三个月我们是不能见面的…………”这是婚俗,现在他们在京城,又是皇家子弟的婚事,自然要遵守规矩。

    “王爷说了,婚期定在三月三百花归,严格的说是要从年初三算起才是正经的三个月不能见面,年初三之前你们还是应该可以见面的。现在您的身份还算是王爷的幕僚,大家一起过年没什么不可以的,今天王府的年夜饭,王爷把百里靖大人也邀请上了,您应该没什么不可以去的。”薛冉的细心体贴在此时表现得淋漓尽致。

    

打赏本章    举报本章
这本书实在是太棒了,我决定打赏作品的作者!
100 铜板 300 铜板 1000 铜板 3000 铜板
5000 铜板 10000 铜板 30000 铜板 100000 铜板
打赏查看
送黄瓜送苹果送香蕉送笔记本送手机送钻石送跑车送别墅
标题:
内容:
评论可能包含泄露剧情的内容
* 长篇书评设有50字的最低字数要求。少于50字的评论将显示在小说的爽吧中。
* 长评的评分才计入本书的总点评分。

Copyright 2022 www.lcread.com All Rithts Reserved 版权所有,未经许可不得擅自转载本站内容。
请所有作者发布作品时务必遵守国家互联网信息管理办法规定,我们拒绝任何反动、影射政治、黄色、暴力、破坏社会和谐的内容,读者如果发现相关内容,请举报,连城将立刻删除!
本站所收录作品、社区话题、书库评论及本站所做之广告均属其个人行为,与本站立场无关。
如果因此产生任何法律纠纷或者问题,连城不承担任何法律责任。

关闭窗口